☆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世态万象 >> 正文

年年半个月  热度:

 
更多

  广联塑胶模具厂会客室。
  老总陈广禾静心听完上门订货的客商赵俊讲完,敲敲烟盘推向赵浚,说:“抽支和气草。行。我努力。”
  赵俊敲敲玻璃圆桌上的订单,笑笑,说:“陈总,不能说‘努力’啊!行就行,不行就不行。”
  陈广禾拈起一支烟点燃,说:“行,2月28日前交货。”
  两人握手,道“再见。”赵俊感觉陈广禾握手无力,说:“开不得玩笑啊,老陈。一年之际在于春,这一单满意,一年的单都给你。还有明年、后年、以后……望合作喻快。”
  陈广禾说:“我十几年在这张圆桌上从没一句玩笑话。一定,一定2月28日前交货。”
  可陈广禾握手为何软弱无力呢?订单要接,底气不足;12年不太景气,13开年就有了订单哪能不接呢?但这订单交货日期太紧迫,2月28日要交货,2月15日前非出图不可。今天已是2月4日,制图室只2人,迫近春节,一个已请事假提前走了剩下的吴岗也马上就回川过年。
  送走客户,陈广禾想:咱来个广禾春节追吴岗,给他三倍工资——不,六倍工资也行;这批模具做下,稳住了一个客户,按客户提供的13年计划就稳住了200万的产值!
  12点下班铃声刚响,陈广禾拉上门急步走往员工食堂,在门口等了15分钟还未见吴岗到。
  “陈老总,你好。今天来看看员工的伙食?”晚来食堂的吴岗好友龙建生招呼陈广禾。
  “今天?”陈广禾说:“怪了,我不应酬客户哪天不在员工食堂用餐?”
  “哪?”龙建生问:“还不进去?”
  “我在等吴岗。”陈广禾说。
  “今天等不着了,吴岗响铃就往火车站跑。”龙建生说。
  往火车站跑!买票?陈广禾顿感失落:今年有些反常,十几天前一票难求——抢票软件竟应运而生,近几天反倒好买了,吴岗即便早没买到票走不成现在也可走了。丢下话给龙建生:“一会儿如果你见到吴岗,对他说我有要事找他。”就钻进自己的坐车。
  到了火车站,陈广禾停了车,直奔售票大厅没能找着吴岗,站在火车站门口伸长脖子360度搜寻。火车站广场可谓人山人海、彩云密布,肩扛手提的、拖儿带母的都往这火车站涌。中国虽然是人口大国,不应该让人口劳命伤财地如此流动呀!靠眼睛实在不行,陈广禾摸出手机给吴岗打电话。通了,还顺,先问候:“吴岗吗?”
  手机里吴岗回答:“是我。啊,你是陈总。啥事?”
  陈广禾说:“是我,陈广禾。向你拜个早年。你在哪?”
  吴岗说:“刚才我已接龙建生电话,说有好事。向我拜年,发奖金!我在往火车站的路上,一会儿就回来。”
  陈广禾说:“我们先见一面。地点,火车站左边吟泉咖啡吧。”
  吴岗急匆匆走往火车站。一路忆起与父母之间的情感纠葛:
  从记事起老爸老妈都是等自己睡觉后,再看看自己的被子是否盖好,才上床休息。还记得20岁生日那天,几位儿时朋友拉自己到OK厅喝啤酒唱歌,玩到下夜2点才回家,见老爸老妈还坐在沙发上没精打采地一啄一点头,老爸虽没责备只是点了点头……第二天却说话少生闷气。第三天早给爸打洗脸水时才万分内疚地致歉说:“爸,前夜我确实回家晚了,但我已是成人,爸妈不必过多担心该早点休息。”爸说:“儿子再大也挂在爸妈心肝尖尖上。”自此在外滴酒不粘并11点前一定归家。父母在心中的地位高过红太阳。可近年尤其是今年该执行爸妈哪条最高指示呢?记得出门东莞打工时爸妈说:“儿子別担心爸妈,当今不怕天各一方,只怕儿子没一个较为稳定的工作。只要儿子努力工作饭碗端得牢,爸妈心里就踏实。”后不久,打电话询问爸妈是否安康顺便问爸妈想念儿否?爸妈说:“你真问得怪,也想呀。”去年国庆前爸妈电话说:“你从小喜欢的邻居陶妹子,爸妈委托王阿姨给你说好了。”又寄来陶妹子的近照,信中说:“你看,这陶妹子不仅越发漂亮,还越来越懂事给爸妈买米买菜,一口一个爸妈叫得热烘烘的。这门好事能成,爸妈有人照应,儿子也可无牵无挂安心工作。可是,儿子知道陶妹子从小由她大姨带大,她说:‘我也喜欢吴哥,但得大姨面试批准。大姨13年春节回来,叫吴哥春节回来一趟吧。’”吴岗早就想看望爸妈了,半个月前削尖脑袋买得了火车票,可爸妈三天前又来电话变卦说:“陶妹子她大姨春节回不来,要4月初才能回家,望儿子也4月回家。团圆并非一定要春节那一天。”本来,这春节回家的老传统,吴岗也呼唤改革,彻底分流960万平方公里的人口大迁徙和尽量避免伴生的天灾人祸;对自己而言,尚能减轻春节回家向长辈拜年、向小辈发红包、向同辈好友礼尚往来的费用。一年一度的亲友团聚不一定硬要春节,每年有那么10天半月欢聚,畅谈人生、听听爸妈的心声就行了。当然,必不可少的费用还得开支,但起码能省掉一半。所以,吴岗到火车站是去退火车票。
  正走着,听前面两人高谈阔论,一口道地的家乡口音。两人拖着航空箱,背着旅行囊,肩上还用竹棍扛着不小的购物袋,吸引眼球的是其中一个魁梧大汉扛购物袋的竹棍上还拴有飘扬笑哈哈的塑料氢气球,忍不注主动搭讪:“两位哥子,是老乡吧,哪儿回家来?”魁梧大汉回头打量吴岗,说:“听你口音,咱是老乡。回家来?旅途才走半程。也算好,回国了。”回国?离乡背井的也要回家过年!吴岗又问:“哥子在哪个国家谋生?”魁梧大汉答道:“叙利亚帮人做生意。那儿在打战,乱得很。不过,没打战也得回家,龙的传人嘛,人人祈祷阖家欢乐;我女儿才9岁呢,见到爸爸会好高兴,这不,昨天逛了一天给她买了氢气球。可惜没买到回老家的飞机票,只买到了火车票。”吴岗想,这汉子健谈,说:“可你买到飞机票,也会叫你把可燃氢气放掉才能登机的。”魁梧大汉说:“就是,就是。这火车好,虽然时间长点,我受苦点,回到家,女儿一眼望见没放气、活生生、笑哈哈的氢气球就会扑进爸爸的怀里。哈哈哈,哈哈哈……”在兴奋的哈哈声中魁梧大汉像一个面人瘫在地上……
  “怎么的?”吴岗好不着急。
  魁梧大汉的同伴见吴岗着急,说:“没事。他高兴过了头,以前也发过,一会儿就没事了。”
  吴岗摸出手机打完120,说:“应该没事吧。他不是秦桧,是个好父亲,是心脏有毛病。但又何必千里迢迢硬要来凑火车站的热闹!”
  此时,一队坝坝舞班子扭着秧歌舞也来凑火车站广场的热闹。看看红色横幅“欢送回家过年”再看看跟在后面肩扛手提的队列,是欢送农民工兄弟乘火车。吴岗想,对农民工兄弟平常多一些关爱不更好吗,在春节之际在这人山人海的火车站大道何必要用这种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形式呢!
  一会儿听得救护车鸣笛开来。吴岗和魁梧大汉的同伴都叫嚷:“让开些,让开些,腾出空间。”
  魁梧大汉的同伴诚心对吴岗说:“真没事,我是见怪不惊了。至多20分钟就会清醒转来。兄弟你忙你的去吧。”
  凑巧,陈广禾找吴岗的电话响了。听完电话,吴岗又问清记下魁梧大汉同伴的电话号码又告诉自己要去“吟泉咖啡吧”才离开。
  吴岗抬头望了望“吟泉咖啡”四字,摇头感慨“什么吟泉!什么吟泉……”跨了进去。
  陈广禾见到吴岗,招呼入座,问:“牢骚干吗?别人的招牌惹了你!”
  吴岗说:“名不符实,名不符实!吟泉,给人古筝演奏流水叮咚的意境。这火车站是么?泉倒是泉,千万口泉水从地下涌出,汇成汹涌澎湃的钱塘江大潮或许还会泛滥成灾。”
  陈广禾揣摸吴岗此时心态,因势利导,说:“春节期间乘车乘船简直受活罪!”
  吴岗说:“是的,是的。”
  陈广禾说:“所以,我想同你商量件事。”
  吴岗问:“什么事?陈总吩咐,我听。”
  陈广禾说:“企业12年效益不好,员工平均才发800元年终奖。争取13年人平3000,按惯例,制图室也就是你吴岗就可以拿5000元。”
  吴岗想,这倒是好事,点点头让陈总继续说下去。
  陈广禾接下说:“今年开张就挺顺,已有200万的意向订单。”
  吴岗说:“恭贺老板发财,员工沾光。”
  陈广禾说:“问题是,第一批也就是样品,得2月28日前交货。”
  吴岗说:“陈老总找我,就是要我份内事制图马虎不得?老总不是对我的工作评定都是优秀吗!我保证至始至终贵在坚持,决不马虎。”
  陈广禾说:“还有一个问题。”
  吴岗问:“什么问题呢?”
  陈广禾说:“时间!吴工,你想想,2月28日要交货,2月15日非出图不可。”
  吴岗点头说:“是倒是。老总怎么想的呢?外加工制图,又怕失厂格!”
  陈广禾说:“咱厂有吴工制图,从没想过制图外加工。我是这样想的,如吴工春节加班,我陈广禾给吴工按劳动法规给三倍的工资。”话说到这儿停了停观察吴岗表情,又加重语气说:“给吴工六倍工资也行。”
  吴岗想到自己正是来退火车票的,说:“其实很简单。六倍工资,三天法定假就应付十八天的工资,老总给我半月的休假不就完了。我4月初回家。”
  陈广禾倒也痛快,说:“行。”
  吴岗说:“年年半个月哟!”
  陈广禾也实在,说:“年年半个月怎得了!”
  吴岗说:“有些资本主义国家也给员工年休假。再说,耍春节耍年休员工只能任选其一。也是为960万平方公里大迁徙大流动分流,美事一件。”
  陈广禾说:“好。”
  一个服务生走到吴岗身前,称:“先生。”
  吴岗见服务生文质彬彬,回道:“你好。啥事?”
  服务生说:“刚才一位先生要找一位老乡,谢谢给他打120电话。我听你口音与他相似,是你吗?”
  吴岗说:“是我吧。他在哪?”
  服务生说:“我叫他‘稍等,我给你找。’你等等,我请他去。”鞠躬转身走了。
  陈广禾笑吟吟说:“吴工说这‘吟泉’名不符实,这服务生为人态度就是一股泉水。”
  吴岗说:“是的,一股清泉。”
  魁梧大汉和他的同半来了。入座后,魁梧大汉对吴岗千谢万谢,说:“我常有晕倒的毛病,有医生说是缺氧有医生说是癫痫,总之一会儿就没事了。但也得向你道谢。”
  吴岗说:“别客气,别客气。都在外谋生,都难。你不是说‘龙的传人’吗。我们还是故乡人呢,应该,应该。”
  品咖啡时,陈广禾弄清了先前发生的事,问:“哪你还乘火车?”
  魁梧大汉的同伴说:“还乘火车。120把他拉到医院去时我已把车票改签为明天同一班次车。”
  陈广禾说:“明年不再千里迢迢好吗,到我的工厂上班?何必离乡背井呢!”
  “哪?”魁梧大汉和他的同伴都张口未语。
  吴岗说:“我们老总对员工可好呢,今年始又新增每年半月的年休假。明年还打算在咱家乡建新厂,据你俩在外打拼的经历,可作开路先锋。”
  陈广禾伸出手,问:“可以吗?”
  魁梧大汉和他的同伴都伸出双手紧紧握住陈广禾。
  吴岗伸出双手,将三双手握住,说:“在咱家乡聚会时,我设家宴庆贺。”


【世态万象更多精彩推荐】


《蓝盾(合订本)

故事林(合订本)

中华散文·我的故

吃田螺吃成“绿巨

北京行之我们来到

群主喊你吃饭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 管理登录 |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