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动物故事 >> 正文

神秘的动物园  热度:

 
更多

  一
  
  小王全名王得顺,今年二十八,未婚,长的虽然不是多么帅气,可是却也不算太难看,一米七五的个子使得小王原本瘦弱的身体看起来就像是一根火柴,高耸的鼻梁上架着一副复古的眼镜,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书呆子,可是,走近一看便会发现小王的两个眼睛明亮乌黑,充满了灵性与智慧。
  
  小王是一名湘城日报的记者,每天都会在湘城的各个地方辗转奔波,争取取得第一手的新鲜资料与新闻,湘城虽然不大,可是却也是一个重点的城市,人口流动量还是十分巨大的,每天所发生的事情与新闻还是很多的。
  
  今天,小王接到了上级领导的命令,要去调查一个动物园,说起这个动物园可不是一般的,它可是整个城市里唯一的一个动物园,每天人流量十分巨大,特别是放假的时候,大人们带着小孩来参观一些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稀少动物。
  
  动物园起建于2000年,据今已经有十四年的历史,本来当地政府是不太支持的,可是有一个富豪却是放出豪言,支持并赞助这次动物园的建造,有了富豪的钱财支持,政府的势力,动物园很快就建造了起来,占地面积十分巨大,足足有十公顷,里面的动物有五百多种,每年湘城动物园接待的中外游客就有一百多万。如此规模巨大的耗资在当时可谓是极其稀少的,满城上下的人们都知道了本城竟然要建造动物园,新闻,报纸每天都在播道这一事件。
  
  富豪为什么要建造一个规模如此巨大的动物园,根据当时的统计,光是动物园的建造就要花费数十亿,这还不算动物园每天的维护费,饲料费等一些乱七八糟的费用。
  
  富豪说这些都是为了湘城广大群众的利益着想,身为湘城出身的富豪当然更加希望自己的家乡更加美好,每次一到国家法定节日,许多的湘称人民便会去外地参观旅游,而动物园的建造,能够更好的带动湘城的经济发展,想想光是每年来这里参观的中外游客就有一百多万,很好的带动了当地的经济增长。
  
  小王一个人行走在马路上,络绎不绝的车辆往来穿息,此时正是早上的上班高峰期,看着这些路上的行人和车辆小王不禁想到了早上和领导的讨论的事情。
  
  今年的动物园十分古怪,自从换了今年的园长后,动物园的卫生情况是越来越差,根据当地的群众反应,在动物园的一公里范围都能够清晰的闻到一股刺鼻的臭味和一种说不清的医药味道。
  
  湘城动物园坐落在湘城的正中央,政府为了这座动物园的建造特地拨了一块城市最重要的地带,便是这城市中心地带。
  
  一个小时后,小王从客车上下来,跟着小王下来的还有几个人,在这里下车的一般都是要去参观动物园的或者游玩,可是如今的动物园臭气熏天,听说更有动物发狂攻击游客,这也就导致了目前动物园的稀落,这也就是这次小王来动物园的目的。
  
  这里不愧是市中心,繁华程度果然不是外围地区所能比拟的,小王所在的湘城日报工作地点便是在湘城的外围地区,目测就能够看出中心的人口流动量是外围的三倍,各种车辆穿行不息,大大小小的商场货场,各种各样的特色小吃以及摆摊叫喊之声。
  
  正当小王准备前往动物园采访时,听到了与自己刚才一起下车的对话,这便引起小王的注意。
  
  “哎,齐博,你听说了吗?最近不断的有记者前来采访湘城动物园,并且前来采访的记者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受伤。”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左右的胡渣大汉,一米八的魁武身材看起来非常凶猛,一头短短的小平头看起来很是精干。
  
  “刘洪,你说的我都知道,不用说都能够猜到这肯定是动物园搞的鬼,可是没有证据也是没用的。”齐博看起来就和小王差不多,都是那像火柴一样的身体,再配上那一头飘逸的长发,非常有做汉奸的潜能。
  
  小王不自觉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眼睛咕噜噜的直转,本来以为这是一件美差,轻轻松松就能完成,从这两人的话里不难分析出其中的难处,想要采访,可以,可是却要做好挨打的准备,可是,事情真的会有那么绝对吗?
  
  不等刘洪说话,齐博再次说道:“我最近都不敢独自一人前往动物园,听说那里现在特别古怪,不仅动物发狂,就连工作人员也是疯疯癫癫的,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顿了一下,齐博甩了甩自认为很帅气的发型压低声音说道,“不过我听说这些很有可能会和当地政府有关,至于有什么目的,呵呵,这些都是秘密,说白了,其实我也不知道。”
  
  小王不着痕迹的往齐博的跟前移了移,眼下两人正说的起劲,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小王的到来,依旧是自顾自的说道。
  
  小王再次从齐博的口中得到了一些信息,这次的动物园臭气熏天很有可能和当地的政府有关,可是,政府又为什么要这样做,要知道,现在的动物园可是间接的带动了全城的经济发展,当地政府这样做到底有什么目的。
  
  要是真的与政府有关,那么这也就能够很好的说明了为什么广大群众的举报和投诉没有效果,动物园已经是湘城的标志性建筑之一,它的问题一经发现就会立刻上报当地政府,毕竟身为湘城人都是会希望城市会越来越美好。
  
  半年前,当地政府就接到了许多的群众与旅游观光的中外游客的举报,说是动物园里现在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垃圾场,堆积成山的废便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味,漫天上下到处都是蚊虫苍蝇的身影,远在一公里的范围内都能够清晰的闻到这股恶臭,住在动物园周围的居民纷纷大声抗议,要求政府和动物园管理人员能够及时的清理这些粪便和垃圾,可是,过了几天,政府在官网上指出,这座动物园的建造根本就是个人私有的,政府无权干涉。
  
  再说这大富翁自从建造了这座动物园便去了外地,把动物园的管理权让给了最信任的老管家,老管家也就顺利的当上了第一任的动物园园长。
  
  这个老管家名字叫做李一罡,每天都兢兢业业的看管着动物园的一切,日子到也过的有滋有味,可是,自从半年前,李一罡的儿子李德胜从父亲手里接过动物园的管理权后,李一罡便有了老年痴呆,人也看起来木纳了许多。
  
  二夜探动物园
  
  湘城动物园果然不愧是全市最大的动物园,坐北朝南,远远望去就能够看到一块巨大的半圆形石柱怂立在动物园的门口,五个滚金大字“湘城动物园”在阳光的折射下闪着耀眼的金光。
  
  一条由水泥铺成的大道从动物园架设出来,大道边上是一排排的杨柳,可是,扑面而来的恶臭却是打乱了这一番美景,隐隐约约还能够听到一声声动物的吼叫。
  
  小王捏着鼻子环顾了一下四周,这里原本应该繁华的市中心此刻已经有些萧条,只有零星的几人还是捏着鼻子快速行走,动物园周围的许多商铺已经关门,只有几个小商铺还在期待着奇迹的发生,希望动物园和政府能够赶快解决掉此事。
  
  八月份的天空太阳酷似娇火,知了的吵闹声,苍蝇的嗡嗡声,蚊子的唧唧声不断传来,惹得人心烦意乱。小王来到了石柱跟前,测测的望了一眼石柱上的“湘城动物园”,嘴角不由得发出了一声冷笑,如此恶劣行为的动物园要是没有政府的镇压,估计早就被周围的街坊和游客给强行拆除了。
  
  动物园的售票处此时只有一个老人,记得去年也是相同的月份,小王和家里人来到了湘城动物园参观,当时的买票人可真是多,而且售票的多是一些赚取零用钱的学生,哪里会像现在,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小王都决定要好好的探查动物园,找到动物园为什么要这么做的原因。
  
  正当小王准备再进一步的时候,售票处的老头把头探了出来,大声吼道:“喂,你是干嘛的?鬼鬼祟祟的。”
  
  小王看着老头地中海的发型笑着说道:“大爷,你说我来动物园是干什么的,当然是来观看动物的,难道我还能有什么目的。”
  
  老头不屑的笑了一声,说道:“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干什么的,最近这半年来,行人和游客都越来越少,只有你们那些无聊的记者才会想要来这里采访。”
  
  老头的一番话就道出了小王的职业和目的,虽然只是猜的,可是也让小王感到这半年来老头没少应付这些记者,不过身为记者,首先要会做的就是能言善辩,当下也是不虚说道:“大爷,你的这番话可就说错了,难道现在来的都是记者吗?我也听到小道消息说了,来到这里的记者好像都被莫名其妙的打了,我要是记者难道我会不怕这样的无妄之灾吗?其实大爷,我也是最近刚回来的,想要来看看咱们城里的动物园,没有什么别的意思。”
  
  老头听了小王的话低头想了一下还是说道:“不行,小伙子,现在的动物园早就不是原来的的动物园了,哎,还有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你听我一句劝,最好还是不要调查的好。”
  
  小王依旧没有放弃说道:“大爷,我真的不是那些个什么记者,我就是想在咱们这里参观一下,再说了,动物园不就是让人观赏的吗!”
  
  老头看见小王如此冥顽不灵,当下也是愤怒地说道:“哼,我说了不让你进,还有现在的动物园都关门了。”
  
  老头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小王也只能不甘心的暂时缓和一下,说道:“既然大爷都如此说了,那么我也就只能够先行离去,不过大爷我是不会放弃的。”
  
  一个小时后,小王回到了湘城日报的办公地点,双手肘着头,闭上眼睛思考着该如何进入这个神秘的动物园,还有小王一直感觉那个售票的老头肯定知道些什么,一个个谜团不停地环绕在小王的心里,拨动着小王的心弦,让他不自觉地就想要解决掉这些疑团。
  
  突然,一个想法出现在了小王的脑袋里,既然白天不行,那么晚上只要小心点还是能够混进去的,既然决定了,那么白天就必须养足精神,晚上才能更好的行动。
  
  小王向领导请了一天的假期,回到家后,小王找了一把石灰,大约有拳头大小,接着小王又翻箱倒柜的找了一小瓶喷雾剂,倒掉里面的液体,换上辣椒水,做完这些后小王才感到对这次的夜探动物园信心十足。
  
  躺在床上,小王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在梦里小王像是刑警一样侦破了这次的动物园案件,大批的同事围绕在自己身边,照相机的闪光灯不停地闪烁,自己的手里还拿着一面锦旗,上面写着“为民除害”,美好的梦乡使得小王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可是突然,梦境一变,一颗子弹悄无声息的射进了小王的脑袋。
  
  “啊!”恐怖的梦境使得小王一下子惊醒,坐了起来,摸了摸头上的冷汗,又看了一下手机里的闹钟,发现已经下午六点了,八月的天黑的非常晚,小王最起码都要等到晚上八点半才能行动。
  
  小王下了床,到洗手间洗了把脸清醒清醒,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小王又想到了刚才的梦境,俗话说,梦境和现实总是相反的,可是,小王却认为这次的梦境好像想要告诉自己什么,所以,为了安全起见,小王决定用铁片做成护具,虽说是护具,可也就是简简单单的用绳子把铁片穿起来,护在自己的重要部位,做完护具,小王再次看了下时间,已经八点了,天色都有了一丝昏暗。
  
  小王为了这次的行动,特意换了一套比较紧的衣服,一个腰间挎包撇在小王的裤子上,再次检查了一下这次行动的工具,口罩,石灰,辣椒水,绳子还有强光灯。
  
  小王的手机是高像素索尼,小王的工作有时就会需要偷拍,所以,小王为了工作的方便便狠了狠心,花了两千多买了这个手机。
  
  检查完后发现没有什么拉下的,小王便开始从家里出发,一个小时后,公交车在距离动物园还有一里的地方便停下了。
  
  抬头看了一眼已经完全漆黑的天空,一座座高楼大厦遮住了天空的星辰,只能够看到自己头顶的。
  
  小王慢悠悠的来到了一家小吃店,从中午到现在小王都还没有吃饭,叫了一碗面,快速地吃完,又散了一会步,拿出手机看了一下时间,九点十分。
  
  从挎包里取出口罩戴上,周围浓烈的臭味立刻减弱了许多,虽然这里是市中心,可是此刻的大街上已经没有什么人了,只有一些路灯在宣告着街上的萧条。
  
  几分钟后小王来到了距离动物园一百米的地方,远远的还是能够看到售票处的灯光还是亮的,老头的影子在灯光下被拉的好长好长。
  
  绕着动物园走了一段距离,动物园的围墙上面布满了玻璃渣,不过,在厉害的机关也经不住时间的折磨,这不,转了有大半圈,才发现这里有一处最适合跳墙与攀爬,确定了地点,小王决定十二点在爬墙进去,午夜是最容易让人犯困的。
  
  三神秘的白骨堆
  
  夜色朦胧,万赖寂静,小王脚下用力一蹦,双手趁势抓住围墙,两脚再次借力,双手用力一提,好似一只敏捷的兔子,一下子就翻过了两米半的围墙。
  
  进到动物园里,那股恶臭便扑面而来,哪怕是有口罩的帮助可也依旧让小王有些不适应。
  
  小王行着猫步,向前移动,十二点的动物园除了一些动物的吼叫便再无声息,小王向着离自己最近的吼叫声前进,希望可以从这些动物的身上找到一些原因。
  
  一分钟后小王来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狐猴栖息地,借着月亮的光线,小王看到这些狐猴脾气的暴躁,去过动物园的人都是知道狐猴体格娇小,性格温顺,可是眼前的狐猴不仅疯狂嘶吼,还频频的打架斗殴。
  
  小王拿出了手机,调为摄像机,拉长了相机的焦距,小王从手机里观察着狐猴的一举一动,狐猴的脚下已经堆积了许多的粪便,看来动物园的清洁工很长时间都没有来清理这些粪便,从这些狐猴的活泼和吼声的明亮可以看出这些动物的食物还是非常不错的,可是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这些动物的脾气变得如此暴躁。
  
  小王从手机里的黑白影像看不出什么,决定到狐猴的园里去看一下。
  
  “吱吱。”
  
  暴躁的狐猴看到陌生人的到来情绪变得更加激动,一个个眦着牙,挥舞着前爪,一副进攻的样子,可是当小王走近狐猴他们便又像是受惊的兔子一样,慌忙逃蹿。
  
  小王拿出手机借着手机上面的手电筒观察着这些狐猴,希望能够找到狐猴暴躁的原因。
  
  狐猴的粪便在园子里铺了厚厚一层,有些是新鲜的,更多的则是干的,小王脚踩在这些干大便上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猛然,小王把手机往前一照,那里的干大便灰白的颜色上面竟然还有一层不明显的暗红,要不是手机的余光照到还真的不容易发现。
  
  小王走近了那带有暗红色的干大便,蹲下身来,也不顾这些大便的恶臭,拿起一小块仔细看着,突然,小王想到这些暗红色的东西是不是血呢?那么这些暗红色是血,可这又是谁的血呢?为什么会在这呢?不会是有些狐猴打架受伤了留下的?这些血会不会和这些狐猴的脾气暴躁有关?案件越来越扑朔迷离了。
  
  毫无头绪的小王从狐猴的身上目前找不到什么原因,只好前往下一个地点,长颈鹿园。
  
  小王借着月光远远的就看到了长颈鹿那长长的脖子和庞大的身体,它们吃一口树叶叫唤一声,在长颈鹿的园子里小王闻到了更加刺鼻的味道,长颈鹿的数量没有狐猴的多,可是它们体格庞大,吃的也就越多,拉的那就更是多了。
  
  小王一个翻身来到了园子里,长颈鹿和那些狐猴的反应一样,都是极其暴躁的,可是却又掩饰不掉它们害怕的样子,小王一动,那些长颈鹿也像狐猴一样跑到旁边,远远的注视着小王,低声叫唤,这些动物的反应出乎了小王的预料,按理说,这些动物都应该是见惯了人类,不应该会有这种表现才对。
  
  没有理会长颈鹿的叫唤,小王又用手机大概扫了一眼地下的粪便,发现这些粪便同样有着干涸的暗红色液体,不过没有狐猴那边的多。
  
  接着小王又把临近的几个叫唤的动物看了一遍,发现这些叫唤的动物园子里都有那些干涸的暗红色,那些到底是不是血呢?小王还无法得知。
  
  “吼,吼。”恐怖的虎叫声让人不自觉的就停下了脚步,“咕咚。”小王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前往虎园。
  
  一分钟后,小王终于做出了决定,既然都来了,还能因为害怕不调查虎园了,而且小王有一种预感,能够从虎园里得到一些意想不到的信息。
  
  小王快步的来到了虎园,这里的老虎大约有四只,两个躺着,两个站着,站着的两只老虎嗷嗷大叫,而躺着的两只老虎则安静了许多。
  
  站在虎园外面,手机的光亮快速地扫过虎园的每一处地方,发现这里也有那些暗红色的大便,猛然,小王发现那两只老虎躺着的地方竟然有一块白白的东西,像是骨头一样。
  
  小王想要快些下去看看那白色的东西到底是不是骨头,要是骨头的话很有可能是老虎吃剩下的,可是一般的动物饲养员是给老虎吃的应该是没有骨头的肉,这一个个问题缭绕在小王心里,使得小王恨不得插上翅膀飞进虎园,可是下面的四只老虎虎视耽耽的望着自己,自己就这样下去,保不准一下子就被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可是那么重要的一个线索不能就这样放弃了。
  
  怎么办呢?猛然小王想起了自己的防身物品,这些不仅可以用来对付坏人同时也可以对付一些凶恶的动物,小王麻利的从挎包里取出一把石灰,攥在手心里,跳进了虎园。
  
  四只大虎看到小王跳进虎园,纷纷嗷嗷大叫,两只侧卧的老虎也起身逼近,四只老虎发出的腥臭使得小王心里直发怂,手心里的汗泽打湿了石灰,双腿也在不停地打颤,小王突然有些后悔自己的决定了,可是当下还是要先躲过这一劫。
  
  小王和四只大虎对立着,大虎虽然嗷嗷直叫,一副凶悍的模样,可是小王还是能够感觉到这些老虎对人类的害怕,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是小王知道却是一件好消息,深吸了一口气,小王故作镇定,向前踏了一步,这四只老虎纷纷后退了好几步。
  
  果然,这些老虎的动作再次证明了它们对人类的害怕,小王右手快速一挥,被汗水浸湿的石灰快速飞扬,一下子就落到了老虎的身上。
  
  “嗷嗷。”小王没有理会老虎的叫声,快速的向着白骨跑去,那些石灰的效果顶多只能够坚持十来分钟,所以小王要快点行动,要是等老虎的眼睛能够看见,愤怒的老虎估计一瞬间就能够把自己生吞活剥了。
  
  这是一截只有小拇指长细的骨头,还有两处关节,怎么看都像是一截手指,这一发现让小王吓了一大跳,这,这该不会是人的手指头吧,那这里是不是发生了命案,可是为什么从来没有人发现呢?
  
  小王仔细的看了一下这块地方,很有可能这里就是埋藏尸体的地方,猛然,一个细小的土包引起了小王的注意,小王快速来到土包前面,双手用力的挖着,也不在乎这满地的粪便,要是尸体埋藏的太深,小王也没有办法。
  
  动物园里的土是十分虚的,可是这个土包的土却是十分瓷的,根本就挖不动,小王决定在挖一分钟,虽然知道见到尸体的希望很是渺茫,小王还是决定挖一下。
  
  一分钟后,小王没有失望,可是挖出来的却不是小王所想的一具人体,而是许多大大小小不同的和小王先前见到的骨头一样。
  
  嗷嗷,老虎的叫声再一次吸引了小王的注意,他知道这些老虎的视线就快要恢复了,当下快速的从坑里拿出了几块骨头放在挎包里,又把土包恢复原装,快速的离开了虎园。
  
  四老园长的日记
  
  探完老虎园小王就离开了动物园,回到家里已经是凌晨四点了,来到浴室美美的洗了个澡,去除了身上的臭味,躺在床上,小王又拿出了那几块神秘的骨头,仔细的看着。
  
  小王把这些骨头对着自己的手指头比划了一下,仔细一看,就会发现这些骨头和手指头还是有一些区别,这些骨头的前端都是非常圆滑的,更像是动物尾巴的尖端,等等,小王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可是却又抓不住。
  
  小王赶快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把手机先前录下来的视频发送到电脑上,电脑清晰的放着黑白的狐猴的一举一动。
  
  就在视频里狐猴跳跃的一瞬间小王按下了停止键,视频里狐猴的尾巴前端有一些不明显的弯曲,就像是被折断一样,不仅如此,视频里小狐猴的尾巴前端有一些肿胀,要是不去细细的观察是很难发现这些的。
  
  要是这些骨头真的是这些动物的尾巴骨,那么动物园又为什么要这样做,层层谜团再次包裹住整个事件,小王决定明天再去动物园瞧瞧,既然决定了一些事,小王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中午十二点小王才迷迷糊糊的醒来,洗脸,刷牙,做完这些事小王又在最近的餐馆吃了一顿午饭。
  
  小王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动物园,那股恶臭已经掩藏不住小王心里的疑惑,准备再次试试看能不能白天进去,晚上根本就看不太清东西。
  
  小王远远的便看到了那个地中海老头,老头还是像往常的日子一样,说是售票其实就是个看门的。
  
  来到了售票处,小王敲了敲售票处的玻璃,可是好长时间老头都不肯理会小王,怎么回事?小王看到这老头依然自股自的做着自己地事情,根本就好像是没有看到小王的到来。
  
  十分钟后,老头突然打开了窗玻璃直接问道:“什么菜煮不熟?什么菜洗不净?
  
  什么蛋不能吃?什么饼不能吃?
  
  什么河没有水?什么马不能骑?
  
  什么牛不耕田?什么火不烧手?
  
  什么球不能踢?什么珠不能摸?
  
  什么嘴不讲话?什么药没处买?
  
  什么刀不切菜?什么锅不能煮饭?
  
  什么事人人不愿做都得做?
  
  什么衣人人不爱穿都得穿?”老人说完这些谜语就没有再说话,只留下小王一个人在原地里思考着。
  
  五分钟后小王再次敲开了老头的玻璃说道:“生菜煮不熟,灰菜洗不净。
  
  脸蛋不能吃,铁饼不能吃。
  
  银河没有水,河马不能骑。
  
  蜗牛不耕田,鬼火不烧手。
  
  地球不能踢,眼珠不能摸。
  
  烟嘴不讲话,后悔药没处买。
  
  车刀不能切菜,烟袋锅不能煮饭。
  
  做梦人人不愿做但都得做。
  
  寿衣人人不愿穿但都得穿。不知老大爷我答的可对。”小王说完做出了一副谦虚的模样。
  
  老头听了小王的话嘴角不禁露出一丝微笑,点头说道:“呵呵,不错,你能够在我只说了一遍的情况下而且还是在如此短的时间内答出我所提出的问题,说明你很聪明。”
  
  小王没有接老头的话,因为小王的职业嗅觉告诉自己接下来老头说的话将会是一个重点。
  
  老头起身打开身边的抽屉从里面取出一叠厚厚的纸张,这些纸张都有些老旧,看起来岁月也是不短了,也不知道这老头到底想要干什么?
  
  老头把这些老旧的纸张递给了小王,深沉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你把这个带回去看看就会明白了,哎,只是可怜了我那命苦的老哥,你以后不要在半夜探寻动物园了,那对你是很危险的。”
  
  小王一听,心里猛然嗰蹬了一下,懊恼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头说道:“多谢老大爷的提醒。”
  
  “呵呵,无妨,你可真是够大胆的,连老虎的屁股你都敢屡一屡,够胆够胆,我虽然把你昨天的监控视频删了,可是谁又会知道还有没有备份,所以你要快些调查,好了,你快走吧。”老头说完不给小王反应过来就一下子把窗玻璃关上。
  
  原来小王听说动物园的监控器已经不知名的原因卸下,这才会放心大胆的夜探动物园,只是老头的一句话便让小王明白了这动物园不是没有监控器,而是全部变成了隐藏极强的针孔摄像头。
  
  回到家后小王急急忙忙的拿出老头给的这些破旧的纸张,这些纸张有些像是湿了又干了,有些则被人撕了又用胶带粘上了,有一些甚至还有几点零星的血液,不过这些老旧的纸张上面都有着为数不多的几行字体。
  
  2013年7月30日晴
  
  今天,动物园来了一批神秘人,他们说想要雇佣我的动物,给我开了一笔很大的钱财,我做梦都没见过那么多的钱财,不过,这些动物就像是我的孩子一样,所以我是不会去把它们雇佣出去的。
  
  2013年8月5日阴
  
  今天的天气阴沉沉的,总感觉会发生一些什么事情一样,不过我巡查了动物园一圈都没有发生什么事,不过我那不争气的儿子又去偷偷的吸食毒品,哎!
  
  2013年9月1日晴
  
  那些个神秘人上个月已经来过了三次,一次比一次开的价钱高,让我心动不已,可是,谁能够知道他们要拿这些动物做什么,不管是出于职业道德还是什么原因,总之我再次拒绝了,不过我那不争气的儿子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上个月突然转姓了,不再吸食毒品了,而且还时常来到动物园帮忙,呵呵。
  
  小王看了三篇日记便知道这是老园长写的,这些神秘人到底是干什么的,又为什么要雇佣动物园级的动物。
  
  2013年9月30日晴
  
  今天,我依旧像是往常一样巡视动物园,看望我的孩子们,不过,让我想不到的是我的儿子竟然和三番五次来到这里的神秘人有说有笑的,真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2013年10月15日阴
  
  今天,我偷偷的看到了我的儿子和那几个神秘人再次混迹在一起,我的儿子最近没事就往动物园跑,不过他不是来帮忙的,而是想要让我退位,他来接管动物园,他的性格我还不了解,一旦被他接管动物园很有可能就会挎掉的。
  
  2013年11月1日阴
  
  天气越来越凉,而我的心里也是越来越凉,昨天,我们动物园发生了一起投毒事件,当时他们在动物园商量怎么样才能够把我给逼下位,只是,让我想不到的是,这投毒的主意竟然是我的儿子想出来的。
  
  小王看到这一篇带泪的日记心里十分震惊,这个难道就是当时轰动全市的动物园投毒事件,当时的警方也只是草草的了事,说是什么动物园监管不严,根本就不是来寻找下毒的人,反而更像是想要找出动物园的问题来。
  
  2013年11月8日晴
  
  今天是我被迫下位整整一个星期,这些天我去政府和警局想要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对我动物园投毒案件重视,可是……哎!!!
  
  2013年11月30日晴
  
  最近动物园的卫生越来越差,清洁卫生的人员也被我那逆子赶走了,动物园里的饲养员也是重新换了一批,动物们总是半夜叫唤,吵的我心里像是有一个石头堵在心里一样。
  
  五揭露真相
  
  2013年12月1日晴
  
  最近我发现我的宝贝动物们吃饭情况很差,按理说就是换了饲养员虽然对动物有些影响,可是也不能有这么多的动物不吃饭,还有,我感觉我的动物尾巴有些奇怪……。
  
  2013年12月20日阴
  
  今天的天气就和动物园里的气氛一样,到处充满了阴沉沉的感觉,我的儿子最近根本就不允许我到动物园里,我感觉我就像是一个失足落水的可怜人,那么的孤独与无助。
  
  2013年12月28日阴
  
  我已经有一个星期没有来到动物园了,我听我的邻居说现在的动物园已经不能够停留了,变得臭气熏天,就连周围的居住民也受到了影响,抱怨不断,政府根本就不给解决的办法,只是简简单单的说了一句来推卸责任,可恶,咱们政府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还有我的儿子到底受到了什么鬼迷心窍。
  
  2014年1月1日晴
  
  今天中午我一个人来到了动物园,只不过现在的动物园显得冷冷清清,冰冷的空气里夹杂着动物的粪便味道,我在动物园里看到了动物的尾巴尖端就像是充血一样,肿的特别狠,而且动物的尾巴上面还沾满了黑褐色的血液,看起来已经干了一天,而且,这些动物的性格越来越暴躁,连我都不认识了。
  
  2014年2月1日晴
  
  今天我的心情非常混乱,我,我在家里无意的发现了一份文档,那上面竟然是密密麻麻的金钱交易,而且每笔的数目都是十分巨大,我现在真的非常害怕我的儿子干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2014年2月2日晴
  
  经过一夜的思考我觉得我应该问问我的儿子这些金钱到底是什么来头,早上吃饭的时候我终于问出了这些事,只不过儿子让我不要多管闲事,还狠狠的踹了我几脚。
  
  这是一张带血和泪的日记,可以看出老园长的心酸和痛苦。
  
  2014年3月1日阴
  
  今天在公园里我偷偷的看到了他们的交易,那里面竟然还有我的儿子,我真的是不敢相信,他们竟然是如此的丧心病狂,他们竟然利用动物来作为毒品交易的媒介,我清楚的看到了他们竟然把狐猴的尾巴尖端轻轻一拉就下来了,还露出了里面白色的骨头以及一包白色粉末物品,不用看都知道这些是毒品。
  
  2014年4月1日晴
  
  我已经整整一个月没有写下日记了,不过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就不能够再写了,这些天我一直装疯卖傻的,终于把他们的金钱交易账本以及罪证都记录在一个手机内存卡里,里面的摄案人员众多,有政府,富商等一些权贵之人,想要和他们斗争不仅需要勇气,还得有智慧。
  
  七里红星八里地,众生百态,金碧辉煌,烈马奔腾倒映时才是真相。
  
  日记写到这里就没有了,现在小王也屡清了头绪,终于知道动物园发生了什么,还有那些臭味为什么不除掉,动物园的血迹,动物们的狂躁,老虎园里那些神秘的骨头以及动物尾巴的不自然曲折,有了这个日记这些一切都串联在了一起。
  
  简单来说就是当地的政府高层与老园长的儿子狼狈为奸,竟然生生的把老园长逼下了位,不仅如此,他们竟然利用这些无辜的动物用来做掩藏毒品的容器,最后老园长发现了他们的罪证,想必他们也肯定是发现了老园长私藏了他们的罪证,最后才彻底把老园长逼疯了。只是最后这几句是什么意思?这应该就是老园长害怕日记被那些人发现并且找到那些对他们不利的证据,所以老园长才会设置出这个迷题,也怪不得那个老头会来考验自己。
  
  那个老头,等等,我到现在也只是听了那个老头的只言片语,要是老头和那些毒贩子是一伙的我解开了这道难题只会是帮了他们摧毁这唯一对他们不利的证据,要是那个老头真的和他说的一样老园长和他是老朋友,小王越想心里便越犯迷糊,也是越来越琢磨不透这个老头到底是哪头的。
  
  实在想不透的小王决定试着看能不能把这个迷题给解开,“七里红星八里地”这里的七里红星指的是七里红星街,这是一个有七里长的小吃街,而且红星街只有一条七里长的道路,街上各式各样的小吃让人眼花缭乱。可是这个八里地又是什么?还有这个众生百态又到底是个什么地方?金碧辉煌指的是华丽的物品还是什么?最后那个烈马奔腾倒映时才是真相这又是什么意思?
  
  小王绞尽脑汁想了半天也没有得到什么头绪,所以小王决定去迷题第一步的地方,说不定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发现呢!
  
  七里红星街距离小王所在的小区大约有十里路,乘坐公交车也得十几分钟,刚一下车,一股热浪以及顶沸的吵闹声不断袭来。
  
  各色各样的小吃散发着浓浓的香味,让人的舌头不由自主的分泌出唾液,八月的天气虽然热浪无比,可是却也顶不住人们对食物的热情。
  
  小王把七里红星街全部都逛了一遍,可也是感到没有什么发现,这个八里地到底是什么地方,等等,这个八里地该不会是就在红星街一里的地方,可是,红星街怎么说也是有两头的,要是我全部去探查一遍估计天都快要黑了。
  
  小王决定先去离自己最近的这头,走了半个小时,小王来到了这个所谓的八里地,这个八里地竟然是一片古董街,在古董街的中央地带好像还有一座关公庙宇,里面有好几座巨大的关公像,其中最壮观的关公像通体是用溜金渡的,看起来金光闪闪,好不威武。
  
  小王从小到大还没有来到过这个古董街,一是没有时间,二是没有必要,小王是一个记者,每天都在好的新闻上跑来跑去,第一次来到古董街的小王就像是刘姥姥进城,看看这,瞧瞧那。
  
  十分钟后小王来到了这座关公庙宇,一座五米高的溜金关公像进门就能够看到,关公像虎目瞪圆看起来就像是活过来一样,金光闪闪的关公像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神彩飞扬。
  
  此时虽然已经是下午四点了,可是阳光却依旧猛烈无比,把关公像的影子卡的老长了,小王走到了关公的影子下面,顿时感到凉爽了一截,就地找了个石头坐在上面,观察着行人的来来往往。
  
  猛然,一股熟悉的感觉从脑海深处迸发,众生百态还不会就是这里吧,关公是位大神,来到这里或者路过这里的人都会或多或少的停下观看,甚至有的还会许愿,这不就是所谓的众生百态吗。
  
  还有这金光闪闪明显指的就是这座溜金关公像,其他的关公像则是黄铜打造,看起来不如外面的这座关公像有神。
  
  只是最后的这一句又是什么意思,烈马奔腾倒映时才是真相,最后的真相估计应该就是老园长藏的那些罪证,小王已经可以明确的相信这罪证就是在这所关公庙里,现在只需要解决出最后一句就能够得到这些罪证了。
  
  既然现在已经有了头绪小王也就没有那么着急了,悠闲地坐在石头上感受着凉风的吹拂,真是妙不可言。
  
  第二天,小王依旧是像往常一样,早早的就来上班了,小王的领导还象征性的问候了几句,说什么要好好的保重身体,还有动物园的事也不能太急,这动物园的事也不是压了一天两天了。
  
  小王来到办公桌坐下,一个身穿休闲衣,留有三分平头,一抹小小的胡子显得主人挺有个性的,这个人便是小王的死党,陈浩,他们可是四年大学,最后毕业了竟然还在一起工作,而且,陈浩还有一个外号那便是“百事通”,谁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得到那么多的小道消息,反正你有什么想要知道的新闻找他就是没错的。
  
  陈浩看了小王有些无精打采,不由得打趣说道:“哎呦喂,咱们的王大才子有什么难题解不开吗?哦,我知道了,肯定是咱们王大才子找到心仪的姑娘了,是哪家的,说来让兄弟帮你参谋参谋。”
  
  小王一听不由得翻了一个白眼说道:“去去去,哪里凉快哪里呆着,正在想事情呢!”
  
  陈浩一听当即问道:“哦!是什么事情竟然能够难倒咱们的王大才子,你给我说说,我也帮你想想。”
  
  陈浩的话立马让小王的眼睛一亮,问道:“陈浩,你知道咱们湘城动物园售票处的那个老头吗?”
  
  小王的话让陈浩想了一下道:“知道,这个老头可不是一般人,他可是咱们记者的克星,一眼就能够看出咱们的职业,这不得不让我佩服,最重要的便是这个老头谁也不知道他的来历,我也只是知道这个老头是在半年前突然来到湘城动物园的。”
  
  陈浩的话立马提醒了小王,当时小王也是感到这个老头不一般,而且一般的人根本就不可能会分辨出他们的职业,唯有那些成功知名人士,见惯了记者才能够分辨出来,还有按理说一个毒枭的监控器能是一个看门老头进去的吗?种种证据都指向这个老头不一般,很有可能就是最厉害,也就是隐藏最深的幕后人。
  
  当下小王把接到任务来到动物园探查的事原原本本的告诉了陈浩,包括夜探动物园,老园长的日记还有自己看到老头的一举一动。
  
  陈浩沉思了一会道:“你的意思是这个老头是想要借助你的力量来寻找这最后的证据,而且,一旦你找到了这最后的证据,这个老头很有可能就会杀了你,嗯,这可是一个难题,怎么样才能不引起老头的注意还能够取到这罪证。”
  
  陈浩的话让小王也是一阵沉默,想不到先前的一次对自己好言相劝的老头竟然也是一个毒案的人员之一,真的是知人知面不知心,也幸好小王对老头留了一个心眼,要不然自己解开了问题,拿到了罪证,很有可能最先想到的便是这个老头吧!毕竟这些线索都是老头提供的。
  
  陈浩想了一下猛然拍了一下桌子,吓了小王一跳,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那些毒枭很有可能现在已经派人在监视你了,那么我们便可以利用这一点来造成一个假象,这样,然后再这样。”声音越来越小,只不过小王的眼睛却是越来越明亮,就连眼镜都遮不住这光芒。
  
  “哈哈,好,不过我们还是快些解开老园长的迷题吧,不然,我们的假象只能够成功一次,下次就没有机会了。”小王说道。
  
  陈浩也是收起了得意的笑脸说道:“嗯,按照你的意思这个罪证就是藏在这关公庙里,至于是什么地方那很有可能就是这最后一句,烈马奔腾倒映时才是真相,可是这烈马奔腾是什么意思,这关公庙里有马的铜像吗?”
  
  两人经过一个中午的思考也没有得出什么结果,最后还是陈浩拉着小王去吃饭,要不然小王可就真变成了书呆子。
  
  十二点的太阳就像是烈火一样烧烤着大地,卖雪糕的地方可谓是生意爆满。
  
  陈浩抬头看了一眼天空的太阳,用手抹了一把汗无力的说道:“晕啊,这太阳怎么这么烈啊,烧烤死我了。”
  
  陈浩虽然说的无意,可是落在小王的耳朵里却又是另一回事,猛然,小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暗暗说道:“哈哈,终于想到了,我终于想到了,陈浩谢谢你的提醒。”
  
  陈浩虽然还没有搞清楚情况,可是他那装逼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情况的,顿时说道:“哈哈,没事,你也不想想哥是干什么的,对了,你想到了什么。”
  
  小王没有说话,一把拉住陈浩就往湘城日报社跑去。
  
  “喂,王大才子,你不吃放了,你就算是再想到什么可也别忘了吃饭,你不饿我还饿着呢!”陈浩提醒道。
  
  小王根本就不理会陈浩话而是直接说道:“快走,我想,我已经得到了想要的答案。”
  
  小王的话让陈浩先是一愣随后想到了一种可能,轻声问道:“小王,你,你该不会是解开了老园长的难题吧!”
  
  小王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一下头,要不是陈浩就在小王面前否则根本就看不见小王点头了,当下也是赶快跟着小王来到了工作的地方。
  
  一到地方陈浩便立马问道:“小王,你解出了最后一句,不可思议啊,这么难得问题你是怎么想到的。”
  
  小王笑了一下,轻声说道:“这还不是要多亏你的帮忙我才能够想到,你想,烈马奔腾倒映时才是真相,既然关公庙里没有一匹马的雕像和马有关的东西,那么有没有可能会是什么东西和马有关联!”
  
  原来这个烈马奔腾倒映时指的是烈烈的太阳照射到关公像上所形成的影子最前端便是这罪证的埋藏地,要不是陈浩的提醒,小王估计也是不会想到的,毕竟这个题目的字面意思就是和马有关的,人们解决问题的第一步便是先看这字面意思,而老园长则完全把这一现象扭曲了。
  
  晌午按照十二生肖里的时辰排行便是午马,也就是太阳最为猛烈的十二点到一点,只要在这个时间段根据关公像的影子位置的最顶端便能够得到这关键性的证据。
  
  既然这个迷题已经解开,现在要做的便是兵分两路,一个去省里公安厅汇报,另一个则是吸引这些毒枭的注意,当然,为了安全起见,取出的罪证还是要复制一份的,既然小王已经被监视了,那么取罪证的便是这小王的死党陈浩。
  
  一个小时后,小王出现在了动物看门老头的地方,小王现在要做的便是尽可能的观察着动物园地一举一动和这个老头的动向,说实话,小王还真的不知道这个老头地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同时时间段,陈浩也拿回了那个小小的内存卡,里面的信息记录的却是十分全面,每笔账单都清清楚楚的记录在上面,还有湘城的政府以及一些富豪的信息罪证也是记录在上面,当陈浩打开里面信息着实吓了一跳,大大小小的官员涉及起来就有二十几人,由此便可以看出湘城政府混乱到了极点。
  
  一个小时后,陈浩乘车来到了省公安,举报当地政府以及毒贩子相关人员,其中便是以湘城市长为首的特大毒贩事件引起了省里的重视。
  
  两个小时后,陈浩出现在了动物园门口,对着售票处的玻璃敲了敲,提醒里面的小王出来,与此同时,省公安以最快的速度抓获了湘城市长马富贵以及大大小小的官员二十多个,同时在马富贵的房里搜索出一份文档,这里不仅记录着毒品的交易更有马富贵的杀人的罪证,根据文档的内容马富贵一共杀了五个人,其中有一个竟然只有十六岁,如此花好季节的少女竟然就这样被杀害,其行为恶劣到了极致。
  
  在抓捕了这些官员后,省公安立马准备盘查动物园这个黑暗的交易毒所,动物园里的毒品交易幕后人正如小王猜测的一样,是售票处的老头,不过,当老头看到警察的到来根本就没有一丝害怕,反而有一点解脱,还有老头的真实身份竟然就是十年前去了外地的大富翁。
  
  这场震惊全国的黑暗毒品交易不仅暴露当地政府的黑暗,同时也让人们对生活中的一些事情有了警惕。
  
  至于富翁当时为什么会有这种表情,有的人说是那个十六岁的小姑娘就是富翁的女儿,这次回来就是报仇的,还有的觉得是老园长的鬼魂半夜出来找富翁伸冤,至于到底是什么原因估计也就只有富翁自己知道吧。


【动物故事更多精彩推荐】


世界动物故事100篇

周六艾那姆的分享

闯进菜园的刺猬

度假的黑马

小熊尤克

黄鼠狼蛇腹夺子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 管理登录 |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