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天方怪谈 >> 正文

舍身  热度:

 
更多

  假期终于到了,大甄和他的同学兼死党小贾早就商量着怎么度过这个假期比较有意义。最后一致决定:过年后,去大甄他爸年轻时下乡插队的地方。一来体验一下当地的风土民情,二来可以锻炼一下自己的吃苦耐劳的能力。当大甄和小贾开心的把决定告诉大甄爸的时候,大甄爸沉默了。
  
  “你们不能去那里,条件艰苦不说,而且那个地方很神秘也很危险。”大甄爸打破沉默道。
  
  “我们知道那里很艰苦,但是我们就是要历练一下,不经历狂风的雏鹰,是不会翱翔天空的。我们都二十岁了,能够照顾自己了。况且我们只是去几天,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大甄劝说道。
  
  “是啊叔叔,您就让我们去吧。”
  
  经过大甄和小贾的再三劝说,大甄爸坐到沙发上,沉默片刻,点了支烟道:“好吧,不过你们要答应我,到那里后,不管遇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都不要惊慌,一切等回来后再说。”大甄和小贾连忙答应。然后,大甄爸给在下乡时认识的一个朋友通了个电话,将大甄和小贾的事情说了一下,让朋友帮忙照顾点。
  
  第二天早上,大甄和小贾迫不及待的买票准备出发了。临行前,大甄爸再三叮嘱大甄和小贾万事小心。火车缓缓开动了,大甄爸心中默默祈祷希望大甄和小贾平安无事。
  
  三个小时后,火车缓缓的停靠在一个县城的车站。大甄和小贾还在开心的聊着沿途的各种新奇事物。下车后,对于从未感受过大自然的孩子来说,空气是那么的新鲜,天空是那么的蔚蓝,大甄和小贾都陶醉了。
  
  “你们是大甄和小贾么?”一个陌生的大叔突然走过来问道。
  
  “是啊,你是我爸常提到的李叔吧?我代我爸向您问声好,这是我爸让我给您带的两瓶古井贡。”大甄说着,从包里拿出两瓶酒递了过去。
  
  “呵呵,你爸还惦记着我好这口儿。你们跟我来吧。”说着,走到一辆农用三轮车旁边。
  
  “上车吧,还有十几里山路哩。”李叔说着发动三轮车载着大甄和小贾就上了一条小路。
  
  一路上,大甄和小贾总是叽叽喳喳的向李叔问这问那,李叔也乐呵呵的回答着。当问到当地有什么不可思议的地方或事情时,李叔和大甄爸的表情一样,一脸的沉默。
  
  半响,李叔说:“孩子,我们这一带经常有盗墓贼出没,他们不知道从哪儿听说的,我们这里有明朝时的一个王爷的墓,总是三番五次的进村骚扰我们,不胜其烦。后来,甚至出现了械斗,有几个村民都被打伤了。所以说你们到这里后,不要随意的走动,一切小心呐。”
  
  说着,三轮车驰进了一个村子,李叔将车靠在一栋平房边。刚下车,从房子里出来一个女孩儿,年纪与大甄和小贾相仿,长得眉清目秀,面带微笑,两个浅浅的酒窝很可爱的出现在脸颊上。
  
  “爹,你回来了,这是大甄和小贾吧,我叫小凤。呵呵,我去做饭了,你们进屋吧。”说着,她就进了旁边一个低矮的屋子里,不一会就响起了勺子碰铁锅的声音。
  
  大甄和小贾随着李叔进了正屋,屋里的陈设很简单。正中间有一张四四方方的八仙桌,两边各有一张太师椅,后面墙上挂有一张不知是谁的画像,身穿道袍,须眉皆白,很是道骨仙风的模样。正屋两边是卧室。
  
  不一会,饭菜就做好了,很简单的农家菜,但是大甄和小贾吃的是津津有味。小贾还开玩笑说,谁能娶到小凤妹子就是最幸福的人了。正吃着饭,突然有一个人推门而入,约莫二十六七岁,梳着中分头,穿着很是非主流,右臂上有个龙形纹身。
  
  “呦,有客人呢。李叔,你就把小凤嫁给我王五得了,我家现在也算是咱村首富了,小凤嫁过去不会吃亏的。”这个自称王五的人说。
  
  李叔没有说话,小凤立即放下碗筷,冲着王五怒瞪凤眼道:“王五,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我是不会嫁给你的。另外请你不要再来骚扰我和我爹了。你赶紧走吧!”
  
  王五咬牙切齿道:“好,好,我知道你就是喜欢王林那个杂种,我哪天有机会了弄死他,看他还能勾引你不,哼!”说着,甩门而去。
  
  小凤和李叔都没有什么心情继续吃饭了,大甄和小贾也很知趣的说要去院子里透透气,就出来了。不一会,小凤和李叔也出来了,小凤的眼圈红红的,像刚哭过似的。李叔也是一脸的愁容,叹了口气,伸手从墙边拿起一把锄头出门了。
  
  小凤收拾完碗筷,拿了一把镰刀和绳子,说要出门去弄些柴禾回来。大甄和小贾也要积极参加,小凤无奈,只好答应了。
  
  出了门,一路向西走,渐渐的进入了一片树林里。树林里到处都是绿葱葱的树木,一条羊肠小道蜿蜒而上,遍地小草,一幅生机盎然的景象。大甄和小贾显得非常兴奋,一会指指这,一会看看那。与大甄和小贾不同的是,小凤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模样。大甄走上前,与小凤攀谈起来。
  
  “今天中午来的人是谁啊?你和李叔不太喜欢他。还有那个叫王林的是谁啊?”
  
  小凤沉默了一会儿,幽幽道:
  
  “王林是我的同学,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渐渐的我们相互吸引,我也喜欢他,他也喜欢我,而且双方的家长也都很赞成我们在一起。”
  
  “中午来的那个叫王五,从小父母早早去世了。他长大后整天不务正业,专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初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一段时间后,他从外面回来了,好像还发了横财。他回来没多久就带着礼品和媒婆来我家,向我爸提亲,要我嫁给他。他知道我和王林的关系,居然还来提亲,我当时就把他轰出去了。没想到他像苍蝇一样,赶都赶不走,我都烦透了。后来我妈突然病了,没钱治病,王五不知道从哪得到的消息,悄悄的去医院替我们交了钱。后来我妈还是因病不治去了。之后,王五突然到我家,说医院的钱是他交的,要不就还钱,要不就要我爸把我嫁给他。我爸碍于脸面,不能说什么,只好一直拖到现在。”
  
  大甄呵呵一笑,道:“没想到妹子还这么招人喜欢呢。”
  
  小凤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对了,王五打工回来的那天,还带回来一个模样很考究的人,在我们村周围转了转,不知道他和那人说了什么,那人好像很满意的样子,好像还给了他一笔钱,之后就走了。后来我们这里就经常有一些陌生人出没,好像是盗墓贼,听说是我们这里有明朝大官的墓,要过来盗墓,我们村的人都怀疑这些人与王五有关。”
  
  不大一会,三人就来到了一片乱石堆边。那些乱石像是一些雕刻物,有的还保有一些像某种动物的模样。而且,看似散乱的石头,仿佛蕴含着某种规律,但又难以言明是什么。小凤回头冲二人道:“好了,就这里了,你们在这里等下,我去前面打些柴禾。”大甄和小贾坚持要一起去。
  
  “我们来这里就是来吃苦的,这些活儿就交给我们吧。”
  
  小凤无奈,就和二人穿过乱石堆,来到一片更大的树林边,树林边站着一个人,高高的个子,小平头,年纪和小凤相仿。
  
  “小凤,你怎么了,好像哭过的样子?”说罢,还看了大甄和小贾一眼,一脸的戒备之色。
  
  “林哥,你这两天要小心一些啊,今天中午王五又来我家了,我把他轰出去了。出门前,他还扬言要对付你,我怕他会对你不利啊!”说着,小凤按捺不住感情,哽咽着哭起来。
  
  王林把小凤揽入怀中,轻轻的拍着小凤的背道:“别怕,我不怕他,他再骚扰你我就和他拼了。我就不相信他还能一手遮天不成。”说罢,又看看我们道:“这二位是谁啊?”
  
  小凤回过头来,介绍道:“这是我爹一个朋友的儿子和他的同学,放假了,想出来玩几天,放松一下。”
  
  “哦,不过你们似乎不该来这里的,这里不是很安全,你们要小心一些了。”说完,又指了指地上,“这是我打得一些柴禾,你拿回去吧,我再去打一些。”
  
  “恩,林哥你一定要小心王五啊。”
  
  王林没有回答,冲我们摆摆手,向林子里去了。
  
  大甄和小贾相视而笑,小贾还调侃道:“得,我还想体验一下打柴的乐趣呢,没想到有现成的柴禾了。”
  
  一行三人原路返回小凤家,大甄和小贾向小凤询问每天下午做什么工作,要帮小凤做一些工作。小凤的心情也明显的开朗起来,一会儿叫大甄拿些碎麦皮喂鸡,一会儿叫小贾提着桶喂猪,大甄和小贾也忙的不亦乐乎。
  
  太阳渐渐的向西落下,小凤说要去弄晚饭了,让大甄和小贾在院子里休息下。小凤刚进入厨房,电话铃响了起来,接着厨房传出了小凤歇斯底里的声音:“王五,你个混蛋!”说着,小凤从厨房里出来了,眼睛里发出愤怒的神色,大甄关切的问道:“小凤,你没什么事吧?”小凤道:“没什么事,我有点事要出去一下,等我爹回来了,就和我爹说我去找林哥去了。”说着就向大门外走去,大甄和小贾也没有多问什么。
  
  半响,李叔回来了。大甄和小贾上前接过李叔手里的锄头,对李叔说了刚才发生的事情。李叔的脸上闪过一丝愤怒,旋即回复平静,对大甄和小贾道:“你们在家里休息会儿,我去找小凤回来,正屋桌子上还有些干粮,你们凑合着先吃点。”
  
  “李叔,我们不饿,我们和你一起去找小凤吧。”大甄感到一丝不安,对李叔道。
  
  “没事的,这个疯丫头老是这样,家里来了客人也不知道安分点。你们就在家吧,我出去找就行了。”虽然李叔掩饰的很好,但是大甄还是从李叔的眼神中看出,李叔的话并非真实情况。但是李叔一再坚持,大甄和小贾也不好意思继续说下去了。随即李叔出门寻找小凤去了。
  
  大甄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23:47”。
  
  这么晚了,李叔和小凤还没有回来。大甄按捺不住等待的焦急,打电话向他爸要来了李叔的手机号码,给李叔打电话。但电话里始终是无人接听。良久后,大甄站起身来对小贾说:“我出去找找李叔和小凤,你在家等着,万一他们回来了,你就打我电话。”
  
  刚说完,大甄突然头晕的厉害,身子止不住的颤抖起来,汗水止不住的从额头冒出,仿佛承受着巨大的痛苦。小贾心中大骇,忙伸手扶住大甄。一分钟后,大甄身体停止了颤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小贾忙询问着他的情况。大甄摆摆手阻止小贾,深呼吸了几下,缓缓道:“刚才我也不知道什么情况,突然就头晕的厉害,然后脑子里出现了许多画面,在乱石堆那里,李叔、小凤、王林、王五都在那里,还有很多陌生人把他们围在中间。李叔和小凤好像晕倒了,躺在地上,王林正抱着小凤痛哭,王五不知道在大声的咒骂着什么。”
  
  说着,大甄似乎恢复了体力,站直身体,向大门外走去。到大门口后,对小贾道:“好像是王五带着人把李叔他们困住了,恐怕会对李叔他们不利。你赶紧找村子里的其他人帮忙,还有看看能不能联系下‘110’。我先去看下那里的情况。”小贾嘱咐了大甄一声小心,就向村子里面走去。
  
  大甄转向乱石堆的那条小路走去。白天看到的那些郁郁葱葱的树木、小草,在夜色的映衬下显得很狰狞。熟悉的羊肠小道也变得恐怖异常。大甄无暇观察周围景色变化,加快脚步,迅速的接近着乱石堆。当大甄到达乱石堆的时候,眼前的景象让大甄惊呆了。
  
  事情果然如大甄脑海剧痛时出现的画面一样,只不过,王林现在也已经晕倒在地,不省人事。这时,王五也已经发现了大甄。
  
  “果然是你。”王五咬牙切齿的说道。“果然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我苦心筹划的计划马上就要实现的时候,竟然被你破坏,让我功亏一篑。”
  
  “你把他们怎么了?他们好像没有对你怎么样,小凤的拒绝不至于让你丧心病狂吧?”大甄冷静的说。
  
  “好吧,让你在临死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好让你做个明白鬼。”说着,周围的人已经将大甄团团围住。王五也背着手走了过来。
  
  “这个地方叫栖龙村,顾名思义,这个地方栖息着一个像龙一样人物。说白了就是这个地方有一个皇帝似的人物的墓葬。这个墓的主人就是明末清初时期平西王吴三桂,身后的乱石堆就是墓的入口。”
  
  说着,王五用手指了指身后的乱石堆,继续说道:“当年吴三桂引清军入关,带给了中原大地的希望,也带给了中原大地的灾难。虽然吴三桂身份显赫,但中原多少人对他怀着愤恨的心。所以吴三桂很怕死后被人掘坟鞭尸,于是死后便葬到这里,并且将他的一批死士安排在这里组成了村落,一来可以掩护墓穴的所在,二来可以保护墓穴不被破坏。吴三桂生前对一个得道的道士有恩,那个道士就是小凤家墙上挂的画像上的人。那个道士在吴三桂死后,怀揣着感恩的心,在这里为他守墓,并且在护墓的死士中挑选了二人,作为弟子,传授武艺和道法。可惜的是,随着时间的流逝,武艺和道法大多失传了。时至今日,只有一种道法还存于世,这种道法就叫做‘舍身咒’!‘舍身咒’顾名思义就是舍弃施术者身体的某项能力,嫁接到任何人身上,从而让授术者获得一项与这项功能相关的特殊能力。这‘舍身咒’当世就我的父亲和小凤的母亲会施展。我父亲临死前将施展‘舍身咒’的口诀传给了我。我刚得到这个咒法的时候,很不屑于这个。但是当我在外打工时处处造人排挤,我当时就想要出人头地,我自己忍不住就试验了一下这个咒法,没想到成功了。我利用这个特殊能力,替一些倒卖文物的组织进行盗墓,他们给我报酬,使我过上了富裕的生活。你知道我舍弃的是什么,又得到了什么吗?”
  
  大甄没有说话,眼睛直直的盯着王五。王五突然大声的笑起来,笑着笑着就转成了哭泣:“我舍弃了我的生育能力,得到了一项特殊的能力‘再生’,就是身体受到伤害时,只要不是致命伤,都能快速的恢复。”说着,他从裤兜里抽出一把刀,突然向自己的大腿处扎去,紧接着,鲜血狂涌,接着他把刀从大腿上拔了出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只见伤口处的肉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的填补着伤口。不一会儿就恢复如初。要不是王五手中的刀上还有着鲜血,大甄很难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王五伸出舌头舔了舔刀上的血,转向大甄道:“我靠咒法不再为衣食住行烦恼时,我也非常恨这个咒法,是它使我失去了生育能力。当我沮丧我即将失去繁衍后代子孙的机会时,我突然想到小凤的娘也会这个咒法。本来我的打算是让小凤娘用咒法让我恢复生育能力,但是小凤娘死活不肯。我就使用了些小手段让小凤娘得病,然后逼迫小凤爹,没想到小凤爹根本就不知情。小凤的爹是在下乡时到我们这儿的倒插门女婿,所以小凤娘没有教他,我猜想小凤娘很可能将咒法传授给了小凤。果然不出我所料,小凤就是会‘舍身咒’的人。我之所以要娶小凤就是想要小凤对我施展‘舍身咒’,好让我恢复生育能力。小凤喜欢王林,对我很是不屑,这激起了我的怒火。今天我带人劫持了王林,威胁小凤给我施咒。没想到她不但不按照我的话做,反而对我恶语相向。正在这时,小凤爹也来了,我也顺手挟持了小凤爹。当我准备继续威胁小凤时,小凤突然晕了过去。实施过咒法的我知道,这是小凤施展了咒法。但是不是向我施展的,而是对你施展的!”正说着,王五得眼睛里闪烁着凶恶的目光。
  
  “王五,这也算是老天有眼,让你这种人断子绝孙。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小凤对我施咒后,我获得的特殊能力是‘感知’。我可以感知到我曾经去过的任何地方正在发生着什么。”大甄正说着,眼泪不自觉的流淌而下。“按你说的,如果我得到的特殊能力是‘感知’的话,小凤舍弃的应该是他大脑的思考能力。王五,你真是卑鄙啊!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竟然害的小凤家破人亡!”
  
  “我得不到的东西,任何人都休想得到!既然你获得了小凤施咒后的特殊能力,那你就给我去死吧!上,把他给我弄死!”王五计划失败,越发的疯狂起来,他的手下人也都准备扑向大甄。
  
  “啪”,突然一声枪响,四周突然涌出很多身穿警服的警察。“不许动,双手抱头蹲下!”警察实时的控制了现场。大甄迅速的冲向小凤等人,双手抱起小凤道:“快送往医院。”警察也已经将王林和李叔一起抬到了车上,送往了县里的医院。
  
  “很遗憾,似乎是休克导致的大脑缺氧,小凤的脑细胞已经大量死亡。我们已经进了最大的努力,但是病人苏醒的可能性很低。”医生叹息道。经过一番救治,王林和李叔已经脱离危险,但小凤却成为了植物人。“小凤啊!”王林和李叔双双扑到小凤的病床前,哭泣起来。
  
  几天后,在大甄和小贾的帮助下,王林和李叔带着小凤回到了家。大甄和小贾商量了下,偷偷给李叔留了2000块钱,就坐上了返程的火车回家了。
  
  王五的同伙很快被判了有期徒刑,而王五本人因为杀害小凤母亲、将小凤弄成植物人,被判了死刑。
  
  警察联系了当地的文物保护机构,说明了情况。文物保护部门随即对整个村子进行了实地探查,发现那片乱石堆就是一个墓的入口。
  
  大甄和小贾回到家后,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大甄爸。大甄爸也止不住的潸然泪下。“大甄啊,这就是世界,自私自利的人总是贪婪的,为了自己的私欲而蔑视别人的生命。”
  
  大甄和小贾的假期结束了,返校继续完成他们的学业。起初,大甄还用特殊能力查看过小凤,后来大甄感觉这是对小凤的不尊重,就不再使用了。
  
  一年后,大甄爸突然接到了李叔打来的电话,说是小凤竟然奇迹般的苏醒了。大甄听说后马上打电话给李叔询问情况。
  
  原来这个‘舍身咒’施咒后,如果受术者不用得到的特殊能力,受术者会慢慢的失去特殊能力,而施术者也会慢慢的恢复失去的能力。大甄后来没有使用过这一能力,而使小凤恢复了过来。大甄得知后,感叹世间事真是好人有好报啊。


【天方怪谈更多精彩推荐】


网上“杜甫很忙”

被吹散的云

雨夜惊魂

赚钱离婚

离奇的凶宅案

空中楼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 管理登录 |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