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天方怪谈 >> 正文

凭栏望  热度:

 
更多

  华灯初上街头,仙音大陆仙音城的西郊废园里,潇子正站在废弃楼阁的阳台,凭栏而望。他的双眼暗淡无神,心跳和呼吸都异常微弱,若不走近,恐还以为是个死人。其实,这并没有什么大不了,潇子的朋友都知道,这只是他在思考问题而已。
  
  “糊涂啊,四年前别人几句激将竟受不了,而立下重誓归隐,不得出山,我的剑,我的琴可都还很新啊!”一阵阴风吹来几片乌云,挡住了月光,使没有灯火的废园更加阴暗了,恰如潇子此刻的心情,“罢了,我不能出山,可我可以教别人啊,我只要躲在幕后就可以了,哈哈哈哈!”潇子暗笑几声,跃下阁楼,饮恨剑出鞘,便在废园中舞起剑来。
  
  西郊琉璃亭,一个美丽的少女正在抚琴,琴声悠悠,胜似天籁。司马青衫曾形容的大珠小珠落玉盘,也比不过这琴声一二。琴声美,人更美,少女静静地坐着,一股灵气浑然天成,仿佛人间精灵一般,娇小的身材分外玲珑,脸上虽有面纱,看不出真容,但那露出的肌肤之柔嫩光滑,更胜过了婴儿,冰肌雪肤也不过如此,可谓人间绝代佳人。
  
  少女静静地抚琴,一个中年妇人轻轻地来到亭外,看她的脚步,便知是一名武林高手。感觉到有人靠近,少女停止了抚琴,双眼却依然盯着湖面。
  
  “小姐,后天就是十年一度的神医大会了,夫人让你早点回去休息”,中年妇女望着少女的背影,恭恭敬敬地道。
  
  “兰姨,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告诉我娘,我一定会拿到第一的!”少女自信地道,说完便飞出了琉璃亭,踩着湖水而去了。
  
  “唉,小姐,兰姨和夫人一样,都相信你能赢,可是有一家他们的势力太大,若得不到第一,他们一定会对你不利的啊!”
  
  西郊废园,潇子刚收剑而立,一丝衣衫和风的摩擦声突然传入了他的耳朵,他立即笑了笑,闪身飞到园子门口,将大门打开了,就在他打开大门的时刻,少女也正好在门外落下。
  
  “哼,又被你发现了,坏哥哥,你就不能装看不到我么?”少女撒娇道。
  
  “哈哈,幽儿妹妹,我是开门迎接你的大驾光临啊,难道你还非要翻墙啊?”潇子笑着道。对于幽儿,他是很喜欢的,就像亲妹妹一样,虽然他的性格已变得很阴郁,很冷漠,但对这个妹妹,却是十分关心的。
  
  “哼,算你说得有理啦!”幽儿娇哼一声,见潇子只是静静地望着她,没有任何防备,突然一笑,抬手洒出一团粉,然后向右一跃,翻过墙跳进了废园中。她一进入废园就吓了一跳,因为潇子正站在她面前静静地看着她。
  
  “嘻嘻,潇哥哥,你身法好快哦!”幽儿瞪着大眼睛道。
  
  “那是,也不想想你哥是谁!想当年,你哥的名字都能吓的小孩不敢哭!”潇子得意地道,完全没注意到幽儿突然多了什么。
  
  “啊,蛇,快拿开!”潇子正得意着,幽儿突然把手中的东西靠近了他,他立即吓的倒退好几步,额头上惊出数滴冷汗。
  
  “嘻嘻,潇哥哥胆小鬼,幽儿都不怕。”
  
  “潇哥哥是高手,高手都有,都有独特的脾气啦!好妹妹,快把它拿开,太,太吓人了!”
  
  “嘻嘻,没毒的啦,潇哥哥干嘛那么怕?”幽儿有晃了晃手中的“蛇”,靠近了潇子几步。潇子吓的瑟瑟发抖,倒退不停。“嘻嘻,不吓你了。潇哥哥,这个只是个玩具啦,仿真度有点有点高而已啦!”说着便把那“蛇”收了起来。
  
  “呼”,潇子深深吐出一口气,一屁股做到了地上,“幽儿,以后可不许吓哥哥了!”
  
  “以后也可能会没机会了。潇哥哥,如果有一天我消失了,你可不能忘了我啊!”
  
  “傻丫头,没发烧吧?说什么胡话呐?”潇子说着伸手摸了摸幽儿的额头,又摸了摸自己的,“不热啊?说什么胡话呢?虽然潇哥哥的音杀功力如今只剩下一半,可是剑法却超过了曾经的音杀功,放心,有潇哥哥在没人可以伤害你,除非他先杀了潇哥哥!”说到这里,潇子突然豪气万千,“哥哥当年可以独战天下,如今更胜往昔!”
  
  “潇哥哥,谢谢你!”
  
  “谢什么?我可是你哥哥,当然要帮你啦!”潇子摸了摸幽儿的头接着道,“你快回家吧,不然你娘又要着急了。”
  
  “嗯,我回去了,潇哥哥晚安!”
  
  两天后,神医大会开始了。神医大会是十年一次的医界排名大会,因此不仅是对于医界,对于整个江湖,都是十分重要的。其参加的人数自然是非常多的。基本上凡在江湖上有点名气的医者都会参加的,但能笑到最后的却很少。
  
  经过层层选拔,层层淘汰,最后只剩下了西域白旄山的欧阳十,中都星辰宫的丁一冬,以及神音门的幽儿争夺前三甲了。
  
  “我宣布,本界神医大会,医王争夺赛,正式开始!”主席台上,上界医王欧阳煞郑重地道,他的眼睛扫过三位选手,对欧阳十是鼓励,对丁一冬是蔑视,对幽儿却是威胁。
  
  “哼,我就不信你们白旄山竟敢如此无法无天!”幽儿心道。
  
  很快比赛就开始了,大会不知从哪里找来三个快死的伤病患者,让三位选手进行救治。很快,几柱香的时间过去,比赛结束了。三位选手都停了下来,幽儿无意间望了欧阳十的病人一眼,发现他的身上那些看似很严重的伤口,竟然是假的。“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幽儿暗自道。
  
  评委们很仔细的检查了自愿者的伤,果然判定欧阳十为第一。幽儿很生气,她偷偷对那个自愿者发了一枚银针,自愿者吃痛之下跳了起来,上衣滑落,竟不见一道伤口。
  
  “呦,呦,作弊啊!”丁一冬大声道,“大家看好了,有人作弊啊!”
  
  “废物,滚!”欧阳煞怒喝一声,一脚将那自愿者踢死了。
  
  “呀,毁灭证据啊!白旄山果然霸道!”丁一东嬉笑道。
  
  “是啊,欧阳前辈,既然欧阳公子是作弊,那这排名?”幽儿也开口道。
  
  “哈哈哈哈,欧阳十作弊,我自会处理,还轮不到你们管!”欧阳煞满身煞气地道,“我宣布,本届医王幽,医侯丁一冬!哼!”说完后,他又重重哼了一声,转身离去。“丁一冬你们星辰宫为正邪两道不耻,杀你怕脏了老夫的手!幽吗?哈哈,或许十儿会喜欢。哼,敢和我白旄山作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欧阳煞眼神不善啊!”路旁的大树上,潇子静静地坐着,看着欧阳煞道,“可惜我现在不能主动出手了。那么,我便想办法把他们引到废园去吧。”想到这,潇子突然跑到了幽儿回家的必经之路等待起来。很快幽儿就来了,潇子便以祝贺为名,邀幽儿去废园了。幽儿觉得他们不会这么快动手,加上她也想多陪陪潇哥哥,便跟他去了。她却不知道,他们身后不仅有几个人,还有几条蛇跟着。
  
  北郊白旄山酒楼的豪华大厅里,欧阳煞端坐在主位上,欧阳十紧挨着他坐着。在他们周围,还环坐着一群凶神恶煞,他们都是白旄山的精英,此次跟随欧阳煞而来就是为了对付神音门。换句话说,就算幽儿这次把第一让给了欧阳十,白旄山也是不会放过她的,不为别的,只为她是神音门的少主人。虽然神音门曾经是天下第一正派,但如今她早已没落。最最重要的是,据刚破译的西域古籍中的消息,仙音大陆第一神器似梦琴便是神音门的镇门之宝流水琴。这是欧阳煞发誓也要得到的,白旄山庄只是仙音大陆西域的二流势力,他在医界是顶级的势力,但论武力就差的太远。虽然平时有很多门派愿意帮他做事,但谁不希望自己的势力更强一些呢?此刻他们正在谈论下一步的行动,刚才有探子来报,幽与一陌生男子去了西郊废园,在里面摆了一桌精致的点心,似乎是陌生男子在像她道贺。欧阳煞大笑三声,他以为那陌生男子只是一个巴结幽,想要进入神音门的废人,根本不足为虑,但为了完美抓住幽,并以之威胁神音门主,使她乖乖献上流水琴,他还是决定带上所有人出发。
  
  很快西郊废园就到了,潇子正和幽儿正坐在废楼的阳台上,品尝着点心。幽儿眉头紧锁,似乎在担心着白旄山庄的报复,而潇子却微微的笑着,左手拿着一块点心,右手端着一杯茶,没心没肺的吃喝着。“潇哥哥,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快走吧,欧阳煞出了名的小肚鸡肠,他不会放过我的,你和我这么近,他也一定会迁怒与你,你斗不过他的!”
  
  “傻妹妹,没斗过怎么知道?放心吧,不会有事的。就算真的斗他不过,唯死而已,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躲在女人的后面?连斗一斗都不敢,算什么男人?”潇子一口吃掉手中的点心,漫不经心的说道,突然,他感到一股冷飕飕的气息,凭栏向外望去,“我的天啊!”他大叫一声,往屋内飞去。
  
  幽儿赶紧往外望去,目光所及竟是密密麻麻的毒蛇,毒蛇中间站着一群人,正是白旄山庄欧阳煞一行。“真卑鄙!”幽儿在心里想到,“竟然出动这么多的毒蛇,潇哥哥最怕蛇了,我要保护他!”想到此处,她猛的站起来,凭栏望着欧阳煞一行,大声道:“你们为了杀我这么一个小女子,竟然出动这么大的阵仗,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哈哈哈哈”,欧阳十望着楼阁上孤独的幽儿大声淫笑道,“幽姑娘,你的小白脸呢?关键时刻跑了吧!告诉你,哥哥我才是真正的男人,你应该跟我才是!”
  
  “哈哈,对,咱十哥可是有着让女人欲仙欲死的宝贝!”白旄山庄的其他人也跟着起哄了,幽儿气的满面通红。她和潇子只是兄妹之情,他们却故意曲解,不仅骂自己和潇哥哥,更是对自己极尽侮辱,她很生气,决定要和这些人同归于尽。就在她拔出袖中剑准备跳下去时,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只见他一身红衫,头戴紫竹簪,怀里还抱着一把古琴,古琴散发着冰冷的气息,冷的人心颤。只是这心颤单单对毒蛇和白旄山庄的人管用,对幽儿却是那么的温暖。因为这人影不是别人,正是潇子。
  
  “东方问情,你,你是东大陆的,你怎么在这里,你不是退出江湖了吗?”欧阳煞望着一身红衫的潇子,恐慌的说着。
  
  “我就是你侄子口中的小白脸,不在这里,我又在哪里?”潇子,哦不,现在应该叫东方问情,淡淡地道,“幽儿是我妹妹,敢打她的主意,你们注定要死!”
  
  “哈哈,少骗我了,你不是不能主动出手吗?”欧阳煞好像想到了什么,又有些有恃无恐了,“我们退走就是,绝不敢再打幽姑娘的主意!”
  
  “你知道的不少啊,”东方问情淡淡地道,“可惜有些东西你始终不懂!当初与我打赌那人说过,当群蛇出现时赌约自动作废!哈哈,那人向来有活神仙之称,果然料事如神,是你们这帮凶徒该当灭亡之时!”话闭,他又看向幽儿,“小幽,看潇哥哥为你杀光这些坏人好不好!”
  
  “嗯,谢谢问情哥哥!”
  
  “叫我潇哥哥!”
  
  琴声突兀的响起,天气越来越冷,毒蛇门都冻僵了身躯,移动不得,欧阳煞一行人也只能靠内力抵挡着寒流,丝毫无法移动。终于雪花开始漫天飞舞,随着琴声飘来飘去,飘到毒蛇身上,便把毒蛇冻成了冰蛇,飘到恶人身上,便把恶人冻成了冰人。等到琴声终了,凭栏望去,哪还有一个活物?全成了冰雕。东方问情叹息一声,猛地一划琴弦,便听到一堆破裂的声音,原来是那堆冰雕碎成了糜粉。
  
  “潇哥哥,你好酷哦!可是你叹息什么呢?”看到潇子轻易杀了所有坏蛋,还完成了毁尸灭迹,幽儿不由开心地道。
  
  “我的美味的蛇羹啊!要不是我一半音杀攻的功力给了活神仙,现在还没完全修炼回来,有怎么可能做不到留下几条蛇做蛇羹吃呢!”潇子似乎忘记了什么,很诚实地回道。
  
  “潇哥哥,你混蛋!”幽儿突然记起了潇子装作怕蛇的样子,大怒道,“你竟敢骗我,你不是很怕蛇嘛!”说完,她就拿着剑向潇子攻去。
  
  “幽儿,你听我说嘛!”潇子赶忙放下琴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叫道,“幽儿,你听我说嘛!”
    “不听,不听,就不听,打死你个骗人的东方问情,打死你个骗人的潇哥哥,打死个骗子……”


【天方怪谈更多精彩推荐】


网上“杜甫很忙”

被吹散的云

雨夜惊魂

赚钱离婚

离奇的凶宅案

空中楼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 管理登录 |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