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天方怪谈 >> 正文

暮山雪狐  热度:

 
更多

  宣州城有一个叫陈家圆的猎户,被知府杖令进入暮山搜捕暮山雪狐。暮山雪狐是一种生活在恶劣环境种稀有狐种,长着一身厚白毛发,它的毛发温暖如火,光滑似玉,洁白胜雪,是制作披肩绝佳材料,同时制作出来的披肩是达官贵人所钟情的
  
  这次杖令搜捕雪狐的,除了陈家圆之外,还有其他十多个同城猎户。他们被限在十天内搜捕十只雪狐,否则被杖打50重棍,这50重棍打完后,估计是后半生要在床上度过。
  
  陈家圆混在猎户中间,低着头在悬崖边前进。对于这次的雪狐搜捕,他一点底都没有。暮山雪狐非但稀有,还是一种异常凶猛的野兽,据说拥有一双锋利无比的前爪,能撕破人肉。前些日子,便有一些在暮山放野猪夹的猎户不小心踩到雪狐尾巴,结果疯起来的雪狐把他的脚丫撕成两半。
  
  而这次搜捕是公然招惹它们,所以这些雪狐对他们肯定更加凶暴,有几个猎户被分尸是意料中的事了。
  
  “该死的知州!只想着自己的加官进爵,讨好上司,却从未替我们的性命着想过!”一个猎户愤然道。
  
  “哥,你小声点,万一吵到雪老爷,发生雪崩,我们都得葬在这里。”另一个低声提醒道。
  
  “你说得没错,我们不该为这种知州卖命!反正和雪狐拼搏也是死,回去也是死,不如现在散了,各奔各路!”一个猎户对大伙说。
  
  “可不是,但知州扣押着我们的家人,又如何逃得了!”另一个猎户低声叹道,接着所有人都沉默了。
  
  猎户们抱住一团,越走越慢。天上的雪越下越多,路上的积雪堆得有一尺多厚,踩进去,脚就像绑了铁块,半天才能拔出来。这样反复踩拔,还未和雪狐打斗,这些猎户们的体力逐渐被耗光。
  
  正当猎户们走过悬崖角落时,突然从悬崖下面传来了几声女人的求救声。带头猎户喘着气对大家叮嘱说:“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大家都只需赶路。”
  
  陈家圆为人善良,不能见死不救。他一听见呼救声,马上放下肩膀上绳索,把头伸出悬崖向声源俯瞰。随着烟雾散去,逐渐看清声源处一个美少女坐在悬崖壁伸出的一块岩石上呻吟呼喊,她的小脚腕被一只生锈的野猪夹夹破了,流了不少血。
  
  陈家圆马上把情况转告给带队猎户。
  
  带队猎户说道:“现在是什么时候,还想着救人?若不能在天黑前走出悬崖找到山洞过宿,我们要不就冷死,要不就掉下悬崖摔死!”
  
  这时候,悬崖下的女子听见了他们对话后,立即变得凶恶起来,向他们张牙舞爪,像遇见了杀父仇人似的。
  
  带队猎户又道:“你瞧瞧,她还是一个发羊癫的女子,带在身上不但拖慢行程,还随时有危险可能。”一边说着,一边捧起脚下石块,向悬崖下的女子砸去,以便断了陈家圆救人的念头。
  
  “嘿,你要干嘛?”陈家圆抢过他手上石头,激动地说。
  
  “我要杀了她,否则她会害死我们所有人。”带队猎户固执地说,并且又捧起一块石头。
  
  陈家圆气疯了,一脚把他踹倒在雪地上,大骂:“你这疯子,不救人就算还要杀人,你简直禽兽不如!”
  
  带队猎户无所谓地站起来,拍了拍棉衣上的雪,然后带着一群猎户继续赶路,似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这正印证了他开始说得那句话“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大家都只需赶路”。
  
  他们一走,陈家圆马上对悬崖下的女子进行施救。他把随身带来的绳索捆在附近大石头上,然后把另一端垂到悬崖下。接着便一边摇晃着绳子,一边对那女子客气道:“嘿,姑娘,请把绳子绑在自己腰上,让我拉你上来。”
  
  女子愤怒地甩开陈家圆放下来的救命“稻草”,并且睁圆着眼睛像仇人般瞪着他骂道:“收起你假惺惺的面孔,我不需要你们的可怜!你们把我害得这么惨,我巴不得吃你们的肉,喝你们的血,以解心头之恨!”
  
  听了女子的话,猎户马上便懵了,依照话意思,似乎是他把她推下悬崖,使她踩到布置在下面的野猪夹。
  
  尽管他被无故冤枉了,但依然耐心地对女子劝说。
  
  女子冷笑道:“你无需苦劝,我是不会接受你假惺惺的施舍。除非你让我吃了你的肉,吸光你的血!”说完,女子眼中露出凶光。
  
  “随便你。”陈家圆爽快地答应了,他的语气十分坦诚,并不像信口雌黄。就连一直咒骂他的女子听了这句话后,也突然哑言,觉得他疯了。
  
  女子吊在绳索的一端,被猎户一点点地拉扯上来。猎户只觉得女子十分轻,轻得好像只有一只羊羔那样,只出了一点点力气,就把她从悬崖下面拉了上来。
  
  从悬崖下面把她拉上来后,女子的整个人才清晰地展现在他面前,这个女子长着一副精致的脸蛋,一卷乌黑秀丽的长发和一个妙曼的身姿,她整个人散发着无穷的诱惑力,让自认为定力超群陈家圆也不觉对她着迷。
  
  女子坐在地上定了定神后,抬头便看见猎户目不转睛盯着自己看,似有想入非非之状,不觉心中升起一团无名之火。此时,女子只想着新仇旧恨一起算,于是举起一双尖尖的利爪,对准着猎户面门疯狂刮来。
  
  猎户突然惊醒,然后对她大喊道:“且慢!”
  
  女子听见喊声,立即把利爪收了回来,冷笑道:“别以为我会心慈手软不敢杀你,仅仅是因为看在你拉我上来的份上,让你说出最后遗愿。”
  
  猎户淡笑道:“姑娘,你的脚上有伤口,如果长时间bu医治,有可能会感染造成终身残废。所以,请让我为你包扎伤口后,再杀我也不迟。”一边说着,一边从衣内取出家里带来的金疮药和白色扎布。
  
  看他语气和动作,猎户是真心真意帮女子医治。女子平生第一次遇到处处为人着想对她那么好的男人,不知不觉中便消除了对他的偏见,产生淡淡的爱意。
  
  猎户为她包扎好伤口之后,便闭上眼睛盘坐在一旁。
  
  女子抚摸着包扎好的伤口,竟然幻想起和猎户牵手在雪地里奔跑的场景。
  
  女人就是那么感性,只要你某个动作或者某件事情打动了她,她们就会向你暗许芳心,认定你就是她一生中的白马王子。
  
  女子醒来时候,看见猎户老实地闭着眼盘膝坐在面前,随时方便她提起利爪杀他。
  
  过了一会,猎户才开口从容说道:“现在你可以杀我了。”
  
  见女子久久没动手,猎户像意思到什么,舒眉道:“如果姑娘怕吃了我的肉喝了我的血不干净会拉肚子,大可以叫我走到悬崖边,然后轻轻在我后面一踢,纵使你力气够不着,我也会为你义无反顾往前一跳,以解姑娘心头之狠。”
  
  “我不想杀你。”良久,女子才开口道,“我下不了手,我感觉你就像我的亲人!”
  
  “下不了手……但你答应了要杀了我。”猎户强调说。
  
  “为什么你那么急想着去死?”女子忍不住问道,世界上所有人都想着如何长生不老,而唯独他如此性急想着去死。
  
  “因为我的死,可能会换来我儿子的一条命。”猎户答道。
  
  “为什么?”猎户此话一出,女子感到事情变得更加扑溯迷离。
  
  猎户道:“我是宣州城里的猎户,有一个七岁的儿子。前天知州为了讨好上司把我的儿子扣押在监狱里,并杖令我们猎户进入暮山搜捕雪狐。知州以我儿子为要挟,我们只能乖乖听命,这还不,如果我们每人不能抓到一只雪狐,便将我们杖打五十大板。因此,我们唯一办法就是竭尽全力去搜捕雪狐,拔下它们身上的毛发,但雪狐生性凶残,见人就杀,根本没人可以近得了它的身,所以不管我们全力以赴去搜捕雪狐,还是空手而归,等待我们猎户的都只有死。既然不管我们怎么做都要死,不如就死在姑娘手下,我死了没所谓,只是苦了我的孩子从此没爹没娘,要流落街头乞讨,他还那么小,我如何忍心他成为乞丐,因此我希望在我死后,姑娘能够把我儿子抚养成人,那样我便死而无憾了。”
  
  说完,猎户才慢慢地睁开眼,眼睫上的白雪纷纷掉落。只见面前的少女双瞳泛红,泪水不断从里面涌出,落下的泪水把身上的轻纱打湿了一大遍。她哭了,一个叫喊着要吃他的肉喝他的血的人竟然哭了。
  
  “我不该对你说这番话,因为你是一个有良心的人。有良知的人都应该被感动。”猎户叹道。
  
  “我……我不知道你的遭遇是那么惨……我当初错怪了你!”令她感动流泪的不止这些,还有他善良处处为人着想的为人。
  
  “看来你的确是一个有良知的人,那我更放心去死。我的儿子以后就要靠你了!”猎户站起身,身上积雪哗啦啦地掉落,他头也不回地往悬崖边上走去。悬崖深千尺,掉下去必将粉身碎骨。
  
  “我知道你是一个有良知的人,下不了手。但时势所逼,我不能不死!”
  
  猎户寻心的决心异常坚决,眼看着猎户快走到悬崖边上,女子却无法阻止他。一时之间,她焦急万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
  
  忽然,女子灵机一动,对已经到达悬崖边上的猎户大喊道:“难道你就这样死了,抛下我这个受伤的姑娘不管不理?”
  
  沉寂一会后,猎户忽然仰天大叫:“老天爷,你既然给了我死的决心,为什么在死的一瞬,又给了我活下去的理由!”
  
  “因为你命不该绝。”女子欣慰道。
  
  陈家圆背着女子,向女子家中艰难走去。
  
  女子家的方向是猎户们前进的反方向,不知道走了多远,身边的积雪竟然越来越浅,一些青青野草还破雪冒出来,大有春来冬去的势头,而现在却才刚刚进入冬季。猎户除了发现一些野草外,竟然还看见了几只雪狐跟着自己走。它们的毛发竖起来,怒目瞪着猎户,伺机而动。它们好像遇到了杀父仇人似的。
  
  猎户放下女子,欲拔出羽箭,射杀雪狐。女子马上制止他,道:“我答应照顾你儿子,请不要伤害它们,再说你未必打得过它们。”
  
  雪狐凶残成性,杀人如麻,猎户想到这儿,单凭一人之力,根本杀不了这么多的雪狐,于是只得收下弓箭。这时,女子向周围雪狐轻轻一拂袖,所有雪狐就像听到鸣鼓收兵的号令,咻一声向后隐退。
  
  猎户看见后甚是惊讶,对女子道:“这些雪狐那么听你的话,难道都是你饲养的?”
  
  女子笑道:“我的家族在暮山生活了上千年,经常与雪狐打交道。在打交道中,老一辈便学到驱赶雪狐的方法,这就是祖辈传下来驱赶雪狐的方法!”
  
  猎户不说话,似信将信的样子。
  
  又过了一段时间,才到达女子家中。
  
  猎户放下软玉,然后就迅速退到木屋门口,说道:“我已经把你送回家了,我可以放心去寻死。对啊,我叫陈家圆,你叫什么名字?”
  
  “她是我的孙女,叫仙仙,你和我家仙仙是什么关系?又为何要急着寻死?”依偎着仙仙旁边的鹤发老奶奶说道。
  
  于是,仙仙把事情原委说给了老奶奶听。
  
  老奶奶听后,愤然道:“现在昏官当道,鱼肉百姓,这样的官不值得为他们卖命!”
  
  “所以我才去寻死!”猎户道。
  
  “雪狐是稀世狐种,凶猛野兽,别说是抓十只,就连拔到他一根毛都难。”老奶奶叹道。
  
  “所以我才去寻死。”猎户道。
  
  仙仙听后倍感难过,这么一个好人,上天却一点不怜悯,处处逼害他。
  
  仙仙把老奶奶扶到一边,对她轻声说:“奶奶,他们猎人虽然与我们有血海深仇,但他是一个天大的好人,又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我绝不能看着他寻死……”
  
  老奶奶听后,十分惊讶,但又没有其他方法,只好这样做。
  
  奶孙二人在房间里呆了很久。最后只见奶奶捧着一个包裹出来,放到猎户手上。猎户把它拆开,发现里面装着的是满满的雪白的雪狐毛。猎户又惊讶又疑惑,问道:“这些雪狐毛是怎么得来的,难道你家真的是饲养雪狐的。”
  
  老奶奶道:“你别问太多,知道太多反而对你不利。你拿着它到衙门赎回你的儿子,然后离开宣州城。”
  
  猎户再三拜谢,然后匆匆离去。
  
  一路上,他做上记号,以便来日前来答谢。
  
  回去之后,陈家圆把儿子赎了出来。那些抓不到雪狐的猎户纷纷来陈家圆家中盘问他。陈家圆经不起盘问,把事情经过完完本本告诉了他们。猎户们随着标志寻回那户人家,但早已经人去楼空。
  
  第二天,没有救仙仙的猎户被问责,全部被重打五十大板,有好几个猎户被当场打死。
  
  其中,一个猎户为了一己私心,故意在知州面前诬陷陈家圆私藏雪狐毛。昏庸无能的知州听了他的种种诉说,觉得陈家圆的雪狐毛获得的过程存在许多疑点。于是,连夜派兵抓拿陈家圆,进行严刑拷问。陈家圆提前得知消息,便收拾细软,抱着儿子逃离宣州城。出了宣州城,后面的衙役仍然拿着利刀叫嚷着对他穷追不舍。无奈之下,陈家圆只好躲进环境异常恶劣的暮山。
  
  本以为从此可以摆脱追兵,却没想到追兵里有猎户,在猎户的带领下,官兵顺利追上陈家圆。陈家圆感到大祸临头,走投无路。与其被知州害死,不如在这里死个全尸,于是抱着儿子在悬崖边上纵身一跳。
  
  官兵伸头往悬崖下俯视,只见悬崖下全是烟雾,看不清下面的情况。正所谓生要见人人要见尸,在猎户带领下,衙役们迅速来到到悬崖底进行搜寻。
  
  陈家圆醒来时候,以为自己已经到了地狱。他抬头看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并不是被鬼差押着,而是坐在一块岩石上。原来自己还没有死。
  
  儿子也没有摔伤。他低头看见岩石上有血积,是昨天的。只觉得这块岩石越看越熟悉。再由血积终于联想到是昨天仙仙受伤时坐着的岩石。
  
  靠近悬崖壁上有一个能让两个人通过的洞穴。陈家圆摸洞前进。过了不知多久,父子俩才走出洞穴。洞穴外面是一个偌大的盘地,盘地上密密麻麻长满桃树,枝头上挂满嫣红的桃子,树下还有三五群罕有的雪狐在嬉戏。盘地四周都是些悬崖峭壁。这里就像世外桃源一般,十分迷人。
  
  陈家圆在洞口看了半天,也想不出这里是什么地方。
  
  突然,仙仙竟然莫名地从一棵桃树上跳下来,落到陈家圆面前。
  
  仙仙不像以前那样穿着一件轻纱,而是裹着厚厚的棉衣。
  
  陈家圆满腹疑惑,正要开口问仙仙的时候,她已经抢先问道:“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陈家把被人诬陷,遭官兵缉拿,然后跳崖自尽的过程告诉了她。仙仙听后,轻叹一声:“昏官当道,好人屡遭小人陷害,不过你可以放心,这里他们永远找不到。”
  
  “你怎么知道他们找不到这里?”陈家圆问道。
  
  “因为通往这里的道路只有一条,那就是你来时的那一条,我们只要把它堵上,外界就永远找不到这里。”仙仙道。
  
  “所以,你以后就可以在这里生活,不用再担心被昏官小人陷害。”
  
  “但这里到处都是雪狐,这些雪狐凶残成性,迟早会杀死我们。”陈家圆看着满地奔跑的雪狐,颤抖着嘴巴道。显然对它们仍然十分惧怕。
  
  仙仙唤来一只小雪狐。小雪狐跳到她的肩上,伸出湿漉漉的小舌头舔仙仙的精致的脸庞,仪态十分可爱。
  
  仙仙道:“雪狐生性善良可爱,后来由于猎户们的招惹他们,残杀它们,才使它们性情大变,见人便杀。”
  
  看样子,雪狐的确不是什么凶残的野兽。
  
  这时候,一只老雪狐地走了过来。摇晃了一下身体后,突然变成了仙仙的奶奶。
  
  陈家圆大吃一惊,惊道:“雪狐怎么变成老奶奶?”
  
  原来,仙仙和老奶奶都是修炼千年的雪狐。这时,陈家圆想起仙仙在悬崖壁的岩石上受伤一事,原来那条通道是雪狐道,所以猎户才在岩石上放夹子,而仙仙的呼救升其实是想让这里的雪狐听见的,却不料被他们先听见了。
  
  老奶奶怒道:“你现在明白了我们为什么有雪狐毛发送给你了吧。仙仙为了赎回你的儿子,散尽千年修来的法力,把千年雪毛从自己身上一根根拔下来,交给你。”
  
  老奶奶又扯了扯仙仙的衣服,道:“我们雪狐没有了毛发,不但法力尽失,还会因为失去了保暖衣具而被冷死,所以仙仙才要穿厚厚棉衣保暖,否则早被冷死。而你却一点良心都没有,竟然叫猎户们来将我们赶尽杀绝,抢走我们身上的毛发。幸好我们提前移址才幸免于难。”
  
  仙仙道:“公子对我有救命之恩,小小毛发何足挂齿。”
  
  陈家圆深受感动,拜倒在地上,对仙仙拜道:“仙狐姐姐,你竟然用自己千年法力赎回我儿子,此恩,我即使为你做牛做马都要报还的。”
  
  从此,陈家圆在这里安定下来,每日与仙仙服侍老奶奶,日子过得很美满。后来,在老奶奶主持下,陈家圆与仙仙成亲,不久后,诞下一个女儿。随着儿子和女儿日渐长大,时间的流逝,陈家圆产生思乡之情。
  
  后来,他们把堵闭十年的唯一通往外界的道路打通。他们一家老小便从通道走到外界,回到宣州城。
  
  这时候,原先的知州已经被革职,来了个新知州。这个知州处事公正,为民请命,人人爱戴。他们回到宣州后,新知州听闻他们的故事,被他们舍身救人的精神深深打动。于是,知州撤掉猎户的罪名,还为他们新建一个房子,让他们在那里安家。
  
  在宣州城生活了几年里,一切风平浪静,没人来打雪狐的主意。宣州城是一个富饶的地方,常有强人帮衬,于是,仙仙便唤来许多雪狐帮忙城里人看家护院,强人被雪狐打退几波后再不敢来这里侵犯,从此人们改变了对雪狐的不好的偏见。陈家圆回乡生活几年后,便离开了。但他们的故事却永远流传下来。


【天方怪谈更多精彩推荐】


网上“杜甫很忙”

被吹散的云

雨夜惊魂

赚钱离婚

离奇的凶宅案

空中楼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 管理登录 |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