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天方怪谈 >> 正文

魇  热度:

 
更多

  我穿梭在城市中,穿梭在四通八达的道路里,双脚不自觉的用力,一次又一次疯狂的转弯,一次又一次的上坡,一次又一次的冲下。呼呼的风声刮过脸庞,却吹的毫无直觉。只是,太黑了。黑到我看不见一点光亮,暗成了黑夜交织的雾,暗得似乎可以触碰,像那工厂里的黑烟,到处都是,却没有很违和。穿梭、穿梭、穿梭,黑色的城。
  
  前面是一座桥,好像一个黑色的框,不,是门吧?
  
  在桥顶,黑色的风越来越大,吹得我头发一动不动。月亮只有一半半,乌云飘荡在广阔的城的天上,可怜的月光照下来越发惨白,暗淡得让我觉得可悲,明明被黑暗吞噬就好了,为什么还要无力的照射在地上?单腿撑着车,挺直了背可以看见小半个城市,高高的楼孤立得像个火柴。“哈哈!”我不禁笑出声来,可怜那可怜的城市,又有那么一丝恐惧。
  
  不再多看,我滑着冲下桥去,风吹过耳畔,我不禁打了个哆嗦,有点冷?是,好冷。离桥底越来越近,桥下的事物渐渐清晰——满头红毛绿毛抽着烟的流氓、衣着暴露、卖弄着腰肢和胸脯的女人、一摇一摆拎着酒瓶的醉汉……他们游荡在这另一边的城市下,黑暗的雾气似乎有点消散了,我清楚的看见了他们倦怠的神情,以及那令我为之颤栗的堕落的狠毒的眼神。一个流氓突然看见了我,塞在嘴里的烟头立刻吐了出来:“喂……你是?……喂…别走啊。”他莫名的那渴求的眼神终于让我最后一丝安定消失了,灰白的轮廓在夜色中一点点的向我靠近。“呃啊!”我闷哼一声,双腿颤抖地用力踩着车,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不禁想起了我的父亲,难以让我忘却的多少年前的他,晚上喝醉了酒就是游荡在这个地方,被流氓勒索,最后因为执意不肯给钱被流氓们用酒瓶砸破了头,被推进了河里,妈妈后来出来找他的时候只有河面上被人群围观的一具浮尸了,观望的小孩戏虐着:“没用的人早就该死啦!”我知道,我知道没用的人本就该死,但,起码他是我的父亲啊。后面的醉汉和女人仿佛被流氓呼唤起来,我从回忆中惊醒,他们就像要饿死的狼看见了兔子一样,叫喊着冲我跑来,凄惨的叫声在黑夜里回荡着,我想起了那泡的鼓胀胀的尸体,想起来哭肿了眼的我的母亲,恐惧窜了上来,我疯狂的踩着脚踏板,腿有点麻麻的,我知道这是我恐惧时的生理反应,但我还是挤进了每一点力气踩着,我怕死,我怕像我父亲那样游荡在着不明所以的黑夜中被毫无知觉的杀害,毫无感觉的死亡,耳边的叫声越来越大:“啊!啊!不要走啊!不能走啊!快回来啊,呜啊…”带着哭腔的声音刺激我的每一点细胞:“呃啊!!!”我仿佛听见了车链碎裂的声音,身后传来疯狂吐息声和无尽的欲望之音,我仿佛可以感觉到女人的手指甲已经触碰到了我的后背,我的眼泪已经不知道是急还是害怕早就流了下来,我的牙齿上下打颤着,我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背后的咆哮声越来越小,我的双腿早就麻木了,还是本能还是驱使着我离开,哪怕多走一厘米也让我更加安心。不知道走了多远,时间好像根本没变一样,周围还是一片黑暗,唯一那可怜的月光也彻底被黑夜吞噬了,很远很远的地方还有一点点灯光亮着,我多了一点点可怜的安心。黑夜下默默矗立的高楼压迫着我的神经,我想我终于体会到了那深水潜水员的恐惧,不是死亡的恐惧,而是那最为可怕的孤独吞噬着你每一点的勇气,连考试都我母亲送的我到现在才体会到着我本早该体会的恐惧。
  
  “嗯?”一个声音传来,我回头看去,顿时充满了希望——那是一个中年人,胡子拉渣的,但是和蔼的笑着,急切的我刚刚想回答。“轰隆!”一阵惊天的轰鸣声传来,我和中年人同时调头望向了附近的一栋楼房,楼房顶部不断落下一块块的土渣。土渣?我内心突然一阵不详的预感传来,每次一有这种感觉的时候,都会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楼房还似乎在不断颤抖着,震动的幅度越来越大!是地震了吗?但为什么我的脚底没有震动?我张大了嘴,惊诧的望着这高耸入云的楼。“咔嚓!!!”终于到了极限,更大的震动声传来。“嘿嘿,既然你都来了,太幸运了,就让你看看吧,看看吧。”中年人挥舞着手,一脸奇怪的笑容,就、就像杀了自己仇恨多年的仇人般的快乐。“嘣!”地上扬起了一片灰尘。我的嘴巴已经张到了不能再大!楼!竟然弯曲了?!我的身体僵硬了,我突然想起来我小时候吃过的一个叫绿舌头的冰棍,刚从冰箱里拿出来的时候是很僵硬的,但慢慢的解冻了后就成了软塌塌的果冻,一边垂了下来,就像一个恶心的舌头。这栋楼就像绿舌头一样,从楼顶开始慢慢从侧面垂下,越来越快,弯曲的楼身吱吱作响。“嗯?怎么?我难道不厉害么?”中年人一脸怪异地望着我。我已经不知道说些什么了,于是我带着内心的惊颤,一言不发地望向他的脸,却好像怎么也看不清。“为什么、为什么你们每个人都要这样?难道我做的还不好吗?难道我还不够吗?不够吗?!啊?!!”中年人突然莫名地怒吼起来,那似乎比大楼塌陷般还响的声音刺痛着我的脑袋。我终于看清了他的脸了,我不想看清,我根本不想看清,那是一张小丑的脸,血红色的妆、血红色的泪,还有那疯狂的笑容。“哈哈哈……不可以?我就让你们看看吧,看看吧!”于是,入云的楼顶就像巨人弯下了身体,站着把头捣向了地面。“嘭!!!!”我的天仿佛都要塌陷了,地上的灰尘弥漫在整个天空,楼已经弯成了一个倒U字,插在地上,一动不动。空气不再震动了,一切如此寂静,那位不知道是怪物还是人的小丑开心的跳起舞来,叫着奇怪的语言,向我狂笑着,可悲的望着我,就像看一个小丑?但他自己本身也是一个小丑啊,那疯狂的笑声让我几乎落荒而逃,总觉得,我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再也不想理睬他了,我恢复了点力气,跳上车飞快的溜走了,当然不是害怕,我怎么会怕这种人呢,怎么会怕呢……
  
  茫然的我继续踩着踏板,沿着陌生的道路,来到了陌生的地方。
  
  没有目地的我找着光亮,找着哪怕熟悉的每一点事物,远方的一点白光亮起来了,迷途的我找到了方向,找到了归途。不顾酸麻的小腿,我咬着牙踩着踏板风一样的冲到了光亮处,巨大的屋子的轮廓出现在了我的眼前。那不是一点光亮,而是数以千计的亮点,闪烁着像一座城市!我沉寂已久的希望浮现了!用力、用力、再一次用力努力地向光亮冲去!
  
  ……
  
  好大,好大是我现在想的唯一一件事,大到震撼我心的屋子,大到我怀疑一我的力气是否可以打开的大门,一切都太大了。我把车放下一边,轻轻地向屋子走去,虽然我不确定,但是我还是小心翼翼的走着,怕惊动任何东西。
  
  “呼~”门被我用力的推开,虽然我费尽力气,但是它还是太沉重了,随着一阵风浪,我看到了里面,屋子的里面。
  
  我已经不知道用什么来形容我此刻内心的心情了,也许只有如果我是鬼的话,才不会被眼前的一切所撼动吧。数万?数百万?数亿?!不,也许是无穷无尽的,人。
  
  我不知道是否该叫他们人,灰白的皮肤,不动的眼睛,后脑、是后脑吗?被一个巨大的钩子勾住,数亿的“人”被挂在空中,传送带的上空,像、像极了玩具工厂,但是他们下垂双手和垂直的双腿、那地下的头颅,像极了悬空的、悬空的死…。人。我哭了,眼泪不禁狂涌而出,滴在光洁的地板上,脆响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屋子,回响在我的脑海里。我终于还是承受不住了,一个人,我一个人,遇见了游荡的恶魔、变态的小丑,现在面前的无数的死人是怎么回事?!我霎那间意识到,我陷入了一个陷阱,再也逃不出去的陷阱,死人们笑了,笑地让我跪坐在地上,裤子上出现了湿迹,我颤抖着望向那。,,人?那不是人,那是石膏,是石膏做的人偶,他们的笑容都是如此的机械如此的古板,就像按下了开关的玩具,嘎嘎的吱吱的响着,就像在嘲笑着我的弱小……
  
  过了很久,跪坐在地上的我终于可以控制自己的身体了。我努力支撑起自己的双腿,望着不断移动的传送带和上方的人偶,颤抖着的小腿肚子支撑着我的身体向前走,我并不想向前走,但我不知怎么觉得,如果回头的话,会让我后悔一生。我穿过一圈又一圈的传送带,我尽力不去看这些人偶,但偶尔可以听到他们身上的白灰脱落声,沙沙的声音回荡在这个工厂,让我的腿又软了一分。眼泪已经流尽了,不知道从何而来的一点点勇气支撑着我离开,离开这里……
  
  我痛苦地走着,眼睛疯狂地到处寻找着每一丝的希望。
  
  我走着,走在这无尽的地狱般的道路上……
  
  突然,我停止了,是静止了。
  
  一个女孩蹲坐在地上,双手抱膝地坐着,黑色而修长秀发垂落在地上,遮盖在白色的连衣裙上,她的头低着,一动不动。
  
  第一时间,我想起的不是这是一个美丽的女孩,而是,这里有人!一个和我一样的女孩,有血有肉的人类啊,如死灰般灭迹的希望的火焰,又冒出了火苗。
  
  “喂?……”我按捺住内心的狂喜和…。一丝的不安。女孩抬起了头,睡眼朦脓的样子很漂亮。“你,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女孩没有回应我,她呆滞着望着我,玻璃般的眼睛,如此华丽,却没有神采。我心里“咯噔”一下,突然觉得有点不太对劲,但又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错。她和我对视着,沉默着,沉默了不知道多久,女孩开口了,薄薄的唇瓣轻启:“你,要去哪里?”“我要离开。”我瞬间回应了她,没有一丝忧郁。女孩再次的沉默了,她低下了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那…你…又来这里干什么?”我弱弱的问道。“来?……我一直都在这里啊。”女孩突然笑了,毫无预兆的笑了,微微笑容却如此迷人,勾勒的嘴角深深映在了我的心里,让我忘记了恐惧,也,忘记了疑问——她为什么一直在这里。
  
  突然一声尖啸,我激烈的颤抖了一下,缓缓的回头望去。成群的什么?我不知如何去说明,刚刚游荡的女人们、流氓们、醉汉们如潮水般涌来,女人那可怜的衣服在跑动的时候早已几乎全部脱落了,干瘪的身体了露出来;绿毛红毛的流氓和邋遢的流着鼻涕的醉汉流着口水,鼻涕口水恶心地缠绵在空中。我脱兔一般站了起来:“快走!快走啊!他们来了,他们来了啊!”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恐惧,他们比起灰白的人偶,明明更亲切,不,更像人类,但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如此发自内心的害怕,是因为我父亲那天夜里的事故吗,还是那河上的浮尸让我不敢面对城市那另一面的黑暗?少女还是一动不动,即使我在她的耳旁叫喊着,她还是不理睬我,我急得发疯,明明可以自己离开,但是却不舍得放弃她,我想不是因为对一个刚刚见面的女孩的一见钟情什么的,而是怕一个人在这城市里的孤单吧,黑暗压迫着你的神经的痛苦是谁都无法体会的。他们越来越近了,我一狠心想把少女拦腰抱起,但是……好重,不!是我没有力气。说到底,我也只是一个孩子,看见流氓打架都会害怕的逃走,在这怪异的人偶的工厂里被一群不知道怎么形容的东西追逐,只有本能的摆动双腿逃走,有把女孩抱走的想法也只是我可怜的怜悯心在作祟吧。
  
  我的太阳穴鼓胀胀的,眼睛开始花了,额角的冷汗潺潺流下,我明白这是我恐惧的反应。终于我承受不了了,我咬牙望着女孩,一字一句的说:“不要死!”愧疚和无奈如潮水般涌来,我还是放弃了女孩。她始终没有望向我,低着头,把头埋在怀里,长长头发掩盖了她的脸,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混蛋!”我低吼了一声,眼泪又止不住的留下来,不是离别,而是恐惧、怨恨,怨恨为什么要在这个地方,为什么不得不放弃,我像不明所以的道路狂奔而去。
  
  终于忍不住,我还是回头望了一眼,我想这应该是我这一生最不应该的决定了,眼前的一幕让我停下了丧家犬般逃跑的脚步。
  
  “人”群停下了脚步,立在女孩面前,丧尸般的眼神里闪烁着欲望和贪婪。女孩缓缓地抬起了头,没有笑容也没有哭泣,波澜不惊?不,女孩回头向我望了一眼,那恐怕是我这一生都永远无法理解的情感,平淡、无奈,那是自觉接受审判的眼睛,那是被命运压迫后在无数次反抗然后失败后的丧犬的平淡!我缓缓地张开嘴巴,深吸了一口气,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
  
  “人”群动了,女人缓缓踱步着,来到女孩的面前,其他的人也走到她的面前,一切都是如此的肃穆和谐。“嘭!!!!!!!!!”上天仿佛都要塌陷了,惊天之音传来,缓缓移动的传送带停了下来,数亿的钩子和挂在上面的人偶停了下来,就像有人按下了工厂的开关。“人”群爆裂般的声响传来,密密麻麻的人群涌动着,流氓、女人、醉汉一拥而上,女人干瘪枯谢的指甲划破了女孩幼小的身躯,干瘪而又脏硬的手撕裂了女孩皮肤,掀起了一块块柔嫩的皮肤,鲜红的血液染红了女人的手掌,被掀起的皮肤下连着一片片的肌肉,触目惊心。其他男人撕扯着她的头发,剥开她的指甲,一切如此疯狂,女孩依然平淡的看着自己被残忍的虐杀。大块大块的肌肉被扯开,露出黄白的脂肪点点流下身躯,身下早已成了一滩血泊,柔软的黑色秀发杂乱地飘荡在血泊上,女孩微微的喘息着,美丽的眼睛透出绝望。女人尖叫着,男人狂欢着,一次又一次撕扯着女孩的身躯,鲜红的肠子“哧溜”被扯了出来,如同刚刚蜕皮的蛇滑溜溜的蠕动着,女孩即使再镇静,也咬破了嘴唇,闷哼了一声,眼泪点点地流了出来。我的牙齿简直都要咬碎了,我感觉到了这个世界对我,对这个女孩无尽的怨恨,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我不停地问着自己,为什么我努力遵守着城市的规则、世界的规则,我低着头生活、低着头微笑、低着头服从……为什么即使我费劲心血用尽气力到头来还是无法改变一切,不敢面对父亲的死、不敢面对小丑、不敢拯救这个女孩。我抬起头,眼泪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流下,我沙哑地嘶吼着:“老天!为什么一直要让我一个人!!!!!!!!”我跪倒在地上,哽咽着哭泣,哭泣着自己的孤独和无能。女人、流氓、醉汉停下了,只剩下一堆支离破碎的尸体,每个人手上都沾满了鲜血,他们对望着,然后默默消失了。只留下地上一滩红得发黑的血液。
  
  我的头很痛,我看到了女孩破碎的尸体所在的地方,原来是一个盘子——一个直径一米的盘子。“哈!”我轻轻的笑了,没有毛骨悚然,只有那种拼尽全力到头来却还一无所获的悲伤。
  
  “轰……”机器又转动起来,工厂又开始运转,传送带继续运作着,我什么都听不见,怅然若失地向前走着。终于走到了传送带的尽头,被巨大黑色钩子勾住的石膏人偶被缓缓送进了一个炉子,一个黑色的铁炉子,人偶在血红的火焰中灼烧,残忍的火舌舔遍了他的每一寸皮肤,人偶的皮肤开始泛黄,我看到了——人类的皮肤在缓缓长出,白色眼珠开始变的像人的瞳孔,指甲渐渐成型了。我开心的笑了,原来,真的是宿命啊。
  
  我找到了出口,就在那火炉的后方,有一条遥远似到天际的轨道,我顺着车轨走着,回忆着女孩的脸,却怎么也回忆不起来。
  
  ……
  
  我站在桥顶的边上,依着栏杆,吹着淡淡的晚风,夕阳的灿烂映照在波光闪耀的河面上,我默默地想着——
  
  也许,有些东西,就像镜中的世界,永远触碰不到。
  
  也许,自以为战胜命运的人,其实早就被命运的齿轮无情的碾压,骨骼破碎、血肉模糊。


【天方怪谈更多精彩推荐】


网上“杜甫很忙”

被吹散的云

雨夜惊魂

赚钱离婚

离奇的凶宅案

空中楼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