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天方怪谈 >> 正文

来客  热度:

 
更多

  第一个闯入者
  
  这是一间普通的小店,但却有它不普通的一面,只是进店的人都没有发现这一点。
  
  当一位脸色苍白的中年妇女闯进来的时候,店员小李正在柜台后面一脸微笑地站着。谁看到那微笑,都会觉得很温暖。
  
  店里面只有一张桌子,桌子旁边有四把椅子,中年妇女进来后直接坐在了其中一把椅子上,“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小李一脸微笑地走过去,把手里的一杯水递给了中年妇女:“喝杯水吧。”
  
  中年妇女接过水,从衣服兜里拿出一粒药吃了下去,然后说:“我刚刚见鬼了!”
  
  小李并没有表现出很惊讶的神情,什么也没有说,但是也没有回原来的地方,像是准备聆听中年妇女的遭遇。
  
  中年妇女心有余悸地开始讲述了起来……
  
  晚上,她老公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赶上家里没有咳嗽药,她便一个人出来到药店买药。时间已经不早了,夜黑风高,她在漆黑的马路上走着。突然,她听到一丝奇怪的声音。
  
  那声音就像是从隔着一处草丛的另一条道路上传来的,她心里好奇,便悄悄地走过去,躲在草丛后向对面的街道看去。结果,她看到一个年轻的女孩正倒在地上,像是遭受着极大的痛苦,翻来滚去的。
  
  她当时以为那个女孩是犯了什么病,想要上去看看,但是又想起在网上看到的很多骗局,就迟疑了一下。就在这迟疑间,她看到了恐怖的一幕:凭空出现了一双手,狠狠地掐住了女孩的脖子。
  
  她惊得浑身一震。一转眼的功夫,她发现那双手没了,但是时间不长,就又出现了。也就是说,有一双时隐时现的手此时正掐着女孩的脖子。
  
  妇女感到呼吸越来越急促,不由地用手抚住了胸口。
  
  随即,一阵眩晕感传来,她眼前一黑,就坐到了地上。等她恢复意识后,发现天还是黑着的,她自然顾不得给老公买咳嗽药,站起身就跑,没头没脑地撞进了这个小店。
  
  看得出来,中年妇女非常激动,讲这些经历的时候,她的手一直捂着自己的心口。
  
  小李安静地听完,笑着说:“到了这里就没事了,好好歇一歇,等人齐了你就可以走了。”
  
  中年妇女眉头一皱:“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李微笑着摇了摇头,没有解释。
  
  与此同时,又有一个人风风火火地冲了进来。
  
  “鬼,有鬼……”那个人进来后就大叫。
  
  这么巧,今晚来的人都见了鬼?中年妇女疑惑地看着进来的人,进来的人也看着她,结果,那个人竟然惊恐地大叫了起来。
  
  进来的是位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看上去有些柔弱,和中年妇女一样脸色十分苍白。
  
  男子惊恐地指着坐在那里的中年妇女,说:“鬼,她是鬼——”
  
  刚刚见鬼,现在居然有人说自己是鬼,中年妇女一时之间反而不知道说什么了。
  
  小李微笑着走到男子跟前,说:“有什么话坐下来说,先歇一歇嘛。”说着,他搀扶着男子的一只胳膊,来到了桌子前,坐在了中年妇女的旁边。男子对中年妇女是充满恐惧的,他不想在这个小店里停留,更不想挨着中年妇女,但是当小李的手扶上他的胳膊后,他竟然没有一点儿反抗的余力,身子仿佛不是他自己的一样……
  
  救人反见鬼
  
  小李的手轻轻地搭在男子的肩膀上,男子就感到肩膀重如千斤,再也站不起来了。他回头求助似的看着小李,差点儿哭出来:“哥们儿,这个女的是个鬼啊,我亲眼看到的。”
  
  小李看着男子,轻轻地说:“说说你的经历吧。”
  
  男子看自己立刻离开是不可能的了,叹了口气,便开始讲了起来:
  
  男子今天加班,从公司出来的时候已经没有公交车了。像他这样的打工族,坐公交对他来说都已经很奢侈了,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打车的想法,于是步行向出租屋的方向走去——反正也就八站地,走走就到了。
  
  夜色很浓,不过男子并不担心什么,因为他身上就揣着几十块钱和一部山寨手机,没有值钱的东西。
  
  可就在他刚走到一个拐角处时,突然看到前面一前一后闪过两个人影。借着月光,他看到那是一男一女,女的在前面,男的在后面。他立即看出来那俩人绝对不是情侣或朋友关系,因为前面的女孩看上去慌慌张张的——一定是后面那个男的图谋不轨。
  
  可是男子胆子很小,身体也很瘦弱,从来就没有干过见义勇为的事情,遇到这种情况,他反而显得比那个女孩更加慌乱。但是那一男一女所走的方向,正是他回家的方向,他不得不跟在那俩人的身后,心惊胆战地走着,希望这一切只是一个误会。
  
  但是还没等他走几步,就看到那个高大的男人冲到了女孩的跟前,一把把女孩扑倒在地。女孩自然发出尖叫求救,但是这里夜黑风高,周围的店铺都关了门,她这种求救根本不会引来别人——可能这也是歹徒选择在这里下手的原因。
  
  这一幕就发生在眼前,男子更加紧张起来,心都快要跳出嗓子眼儿了,僵在那里迈不动步子。
  
  女孩的尖叫声越来越弱,男子觉得自己浑身越来越冷,心跳越来越快……他感觉自己快要承受不住了,快要崩溃了,他为自己的懦弱感到恶心。终于,他弯下腰,捡起一块砖头,挪动着有些发麻的双腿,走到了那个压在女孩身上的高大男人身后,猛地将手里的砖头砸了下去……
  
  当砖头第一下落在那个高大男人的后脑勺上时,男子看到那个男人回过头凶狠地瞪着自己,没有犹豫,第二下砖头又砸了下去。然后一下接着一下,直到把那个高大男人从女孩的身上砸倒在了地上,一动不动。
  
  那个女孩慌张地从地上站起来,边整理被高大男人弄乱的衣服边跟他道谢,然后便转身跑开了。
  
  女孩说什么他基本没有听进去,因为刚刚他的脑海中是空白的。现在那个男人躺在血泊之中,恐怕凶多吉少了。就算自己没有打死他,现在女孩走了,自己也要负很大责任。想到这里,他转身就跑。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他突然被一个东西绊了一下,差点儿跌倒。回过神来,他赫然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他本来以为自己遇到了鬼打墙,又回到了之前的地方,但是仔细一看发现自己想错了——那是一个女人。
  
  但是突然遇到一个躺在地上的人,他也感到头皮有些发麻。正考虑要不要看看这女人是死是活时,却发现女人慢慢地站了起来。
  
  在惨白的月光照射下,他赫然发现那个中年女人脸色竟然苍白如纸,更加恐怖的是,她的脚下没有影子……
  
  第三个
  
  男子心有余悸地讲述完,抬起手指向了身旁坐着的中年妇女:“就是她,我看到的那个女鬼就是她。”
  
  中年妇女早就不乐意了:“你放屁,你才是鬼!我要是鬼我自己会不知道?你是之前杀了人,吓傻了吧?”
  
  男子不依不饶:“如果你不是鬼,你怎么可能比我先到这里来?我当时看到你后,逃跑的速度比刘翔差不了多少,你怎么可能先我一步到这里来?除了鬼,正常人能做到这一点吗?”
  
  中年妇女站起来指着男子大骂:“你、你不要胡说八道……”
  
  “好了……”这时,小李适时地插了一句话,“不要吵了,喝口水,平静平静。”
  
  听了小李的话,男子和中年妇女就像是听到了圣旨一样,果然平静下来,都端起面前的碗喝起了水。那样子就像是两个被老师刚刚教育过的淘气的小孩子。
  
  看到这儿,小李脸上的笑容又浮现出来。像是听到了什么动静,他一扭头,脸上的笑容更多了:“欢迎光临。”
  
  进来的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只是她浑身都在发抖,显然之前也遇到了很恐怖的事情。女孩进来后,看到坐在桌子前的男子,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是你?!”
  
  男子也看到了女孩,也表现得很吃惊——那竟然是之前被他救过的那个女孩。他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她。
  
  “进来吧。”小李笑看着女孩,温柔地说,“喝杯水,压压惊。”
  
  女孩不由更加瞪大了眼睛:“你怎么知道我受惊了?”
  
  小李认真地说:“从你的脸色看出来的。”
  
  女孩叹了一口气,缓缓地来到桌子前,坐在了男子的身边、中年妇女的对面。而从女孩进来到现在,中年妇女一直都在盯着她,眼睛中流露出的却是恐惧的神色。直到女孩坐到自己的对面,中年妇女才“蹭”地一下站了起来,脚下的椅子被碰倒在地。
  
  女孩看到情绪激动的中年妇女,不明所以,问:“你、你这是怎么了?”
  
  中年妇女的声音都在发颤:“你、你是鬼——”
  
  女孩点了点头:“对,我见鬼了。”
  
  中年妇女使劲儿摇了摇头:“我不是说你见鬼了,我是说……你也是鬼。”
  
  女孩翻了翻白眼儿:“神经病,出来忘吃药了吧?我今天都够倒霉的了,你还来给我添堵。”
  
  “你……”
  
  中年妇女还想说什么,却被小李打住了。小李把倒在地上的椅子扶起来,然后让中年妇女坐下,接着对女孩说:“说一说,发生了什么事?”
  
  女孩看着小李那双清澈的眼睛,没有犹豫便说:“是这样的……”
  
  女孩的遭遇
  
  “今天我的一个朋友过生日,我去参加生日会,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结果还打不到车。还好聚会地点离我家不是很远,我便一个人朝家里走去。让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居然会被人盯上……”女孩说到这里,感激地看着身旁的男子,“还好这位大哥救了我。我谢过他,起身就往家里跑,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的。”
  
  女孩一边往家的方向跑,一边无声地落着眼泪,她发誓以后再也不一个人走夜路了。
  
  走着走着,女孩突然感觉浑身不舒服。她放慢脚步,把手伸进自己的衣服想要挠一挠,可是却在自己的后背上摸到了一只手。
  
  她的身子一下子僵住了,颤巍巍地转过身,发现自己周围并没有任何人。也就是说,正有一只没有主人的手贴在自己的身体上。想到这里,女孩更加害怕了,想要把那只手拿出来扔掉,但是却发现那只手竟然是“活”的,她使劲儿拉它的时候,感觉到它也在拉自己。
  
  女孩不得不把另一只手也伸进了衣服,想要用两只手来对付那一只手。可是随即,她感觉到衣服里又出现了一只手,那不属于她的两只手紧紧地抓着她的手,像是要把她的手臂折断,紧紧地别在了一起。
  
  女孩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两只手却再也无法从自己的衣服里拿出来。与此同时,她感觉到那两只手掐住了自己的脖子,窒息的感觉越来越重……
  
  女孩讲到这里的时候已经“呜呜”地哭了起来:“我今天怎么这么倒霉,先是遇到歹徒,然后遇到鬼,差点儿被鬼杀死……”
  
  她的话音刚落,中年妇女又站了起来:“你不是差点儿被鬼杀死,而是已经被鬼杀死了,因为我亲眼看到你的脑袋……你的脑袋被那双鬼手给掐断了。”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诡异起来。
  
  女孩听了这话,顿时愤怒地说:“你还咒我死,你才死了,你全家都死了!”说着,她竟然站起来,伸手朝中年妇女的脸上抓来。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中年妇女乱叫着,胡乱地抵挡着,结果一不小心碰到了女孩的脸。
  
  中年妇女的手并没有多大力气,女孩的脑袋却直接从脖子上被推了下来,“骨碌碌”地滚到了地上。
  
  时间仿佛静止了,屋子里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过了一会儿,女孩幽幽的声音才响起:“我果然已经死了。”发出声音的是地上女孩的人头,同时,没了头的身子蹲下身,把自己的人头捡了起来,安在了脖子上——女孩又恢复“正常”了。
  
  最后一个人
  
  男子和中年妇女都站了起来,惊恐地看着眼前的鬼女孩。
  
  谁知女孩看着中年妇女却笑了:“我之前不知道自己是鬼,现在知道了反而觉得很坦然,因为再也不用恐惧鬼了。对了,你不用怕我,因为你也是鬼。不信你对着镜子看看!”
  
  这是今天第二个“人”说自己是鬼了,中年妇女不由得心里一紧,转身朝身边的镜子看去——镜子中,她看到的自己竟然满脸肿胀,而且脖子处出现了好几块儿尸斑。
  
  中年妇女“啊”地大叫一声,差点儿坐到地上,与此同时,她看到自己的脚下并没有影子。中年妇女也“呜呜”地哭了起来,不得不接受自己已经死了这个现实。但是就在它哭着的时候,它又发现了一件事。
  
  中年妇女也笑了起来,同时对着男子说:“你看看你的脚下。”
  
  知道屋子里有两个鬼,男子已经吓得快要尿裤子了,对于中年女鬼的话自然不敢有所反抗,听话地低下了头。但是看了一会儿,他没有看出什么异常,便问:“我、我的脚下怎么了?”
  
  中年妇女皱着眉头说:“你不觉得你脚下缺点什么吗?你的头顶有灯光,可是你的脚下却空空如也……”
  
  一听这话,男子猛地反应过来——自己的脚下没有影子。
  
  男子彻底疯狂了:“怎么会这样,我怎么也死了?我是什么时候死的?”
  
  中年妇女也很失落:“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这才是最可悲的事情。”
  
  女孩也深感同情,表示对于自己的死也一点儿印象都没有。
  
  三个人——不,三个鬼研究了半天也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这时,它们都把目光落到了旁边半天没有说话的小李身上。
  
  男子问:“我们三个都是鬼,你不害怕吗?”
  
  小李摇了摇头。
  
  三个鬼同时问:“为什么?”
  
  小李笑着说:“因为我知道你们三个是怎么死的,你们想不想听听?”
  
  三个鬼瞪大了眼睛,不由自主地点了点头。
  
  小李幽幽地讲了起来,指着女孩:“先说你吧。你是被那只鬼手掐死的,这位大姐也看到了,你就是这么死的。这位大姐呢,她患有严重的心脏病,今晚见鬼了,结果导致心脏病发作,死了。也就是说,这位小哥说的话是真的。”
  
  男子这时说:“对啊,她们都死了,都有人看到。可我又是怎么死的呢?”
  
  小李一挥手:“你看到女鬼……这位大姐心里很害怕,身子一点点儿向后退去,结果被什么东西绊倒了——地上有一块尖尖的石头,你倒地时太阳穴正好撞在了石头上,当场死亡。”
  
  原来如此。三个鬼听完,都蔫了下去,都为自己悲惨的命运叹息。
  
  可是就在这时,它们却听小李说道:“最后一个来了。”
  
  到底怨谁
  
  这回进来的是一个高大的男人。
  
  看到这个人,男子和女孩再次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是你?!”
  
  没曾想,高大男人看到它们两个,只是冷哼了一下,然后就在桌子前的最后一把椅子上坐了下来。他接过小李递过来的水碗,喝了一口水,才气呼呼地说道:“没想到我常年打雁,这次却被雁啄了眼睛。”
  
  男子和女孩指着高大男人对中年妇女说:“就是他,要不是因为他,咱们三个都死不了。咱们三个一起弄死他。”
  
  原来,这个高大男人就是那个非礼女孩的歹徒。
  
  中年妇女一听,也“哇哇”大叫起来。
  
  看着三个“人”都露出十分狰狞恐怖的鬼脸,想要联手对付自己,高大男人并没有表现出恐惧之情,而是冷静地说:“放屁,关我什么事情?把好心当成驴肝肺,现在你们居然还这样对我?”
  
  听了这话,三个鬼停了下来,同时问:“你好心?你倒是说说你怎么好心了?”
  
  高大男人叹了口气,说:“你们啊……”
  
  高大男人是一个阴阳师,说白了就是捉鬼的。今天晚上,他在街上逛着的时候遇到了一个鬼,就去抓,结果发现那个鬼竟然藏进了一个女孩的衣服里。
  
  当时他也是心急,怕那个鬼对女孩下毒手,于是没有解释便上前按倒女孩,想要把那个鬼从她的衣服里弄出来。结果就在这时,他感觉到后脑勺传来剧痛……
  
  高大男人说:“你们说,要是我把那个鬼除掉了,你们还会死吗?都怪那个打了我的王八蛋……”
  
  听到这些,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半响,大家把目光又都投到了男子的身上——他才是导致这一切发生的罪魁祸首。
  
  高大男人说完这些,站了起来:“我就知道你们会到这‘灵魂客栈’来,所以才到这里告诉你们真相,希望你们能死得明白一点儿,死后不要记恨我。算了,这就是你们的命,认了吧。再见,有缘咱们来生再会!”说着他就要走,却被小李拦住了。
  
  高大男人不乐意了:“怎么,你不认识我了,咱们可是打过很多次交道的?你们是害人的,我是救人的,你经营你的灵魂客栈,我走我的独木桥,咱们可是一直都井水不犯河水的。”
  
  小李点了点头:“但是这次你不能走了,因为……你也已经死了。”
  
  “什么?”高大男人一听这话更加怒了,“别跟我闹啊,我还有事,先走了!”
  
  “你不信问它。”小李指着男子。
  
  高大男人看向那个用砖头打了自己的男子:“你、你把我打死了?”
  
  男子咽了口唾沫,艰难地点了点头。
  
  原来,大家都死了。也是因为大家都死了,才会相聚到这个灵魂驿站来。那么,这个“灵魂驿站”到底是什么样的地方呢?
  
  这时,外面又走进来一个“人”……
  
  尾声
  
  这次进来的是一个身体虚无缥缈的、让人看一眼就能认出它是鬼的鬼。它进来后对小李说:“一切都办好了。”
  
  小李满意地点了点头,转头对四个刚刚死去的人说:“我这个灵魂驿站是灵魂聚集地,但是到我这里来的灵魂绝对都不是自愿的,因为我要把来到我这里的灵魂卖给阴间,那样我可以得到很多好处。但是附近不是总有死人,于是我不得不想一些办法——我从阴间租了一个鬼,就是它,没有人死的时候我就让它到外面去杀人,然后把魂魄带回来,供我献给阴差换取好处。本来今天我只让它杀一个人,结果你们却……我知道你们很恨我,但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啊……”
  
  说到这里,小李突然打了个响指。
  
  就在这时,突然好多个手拿镰刀、身穿黑斗篷的“人”从外面涌了进来……


【天方怪谈更多精彩推荐】


网上“杜甫很忙”

被吹散的云

雨夜惊魂

赚钱离婚

离奇的凶宅案

空中楼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