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天方怪谈 >> 正文

棺材里伸出一双手  热度:

 
更多

  一、一幅黑色棺材画,把史山的六十寿宴搅得人心惶惶
  
  史山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的六十岁生日居然过得这么冷冷清清!
  
  他是上个月从关山市文化局长的位子上退休的,退下来才十五天,离六十岁生日还有半个月,他便给原来几位最贴心贴肉的中层干部打电话,征求办生日宴的建议。没想到他们都支支吾吾,有的说到时候再定,有的说可能要出差,还有的从来电显示上看到是史山的电话号码干脆连电话也不接,原打算在市宾馆办酒席的计划只得被迫取消。史山怎么也没想到如今的世态炎凉竟到如此程度!生日的当天,史山在家里做了两桌菜,他总侥幸着还会有人来,等到中午十二点,平时在他鞍前马后屁颠屁颠的一个也没来。幸好,女儿、女婿、外甥、外甥女都来了,还有一位史山压根儿没想到的客人、市公安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亓移山也来了。亓移山和史山是高中的同学,又是儿女亲家,只是两人自从三十多年前因棺材山文物案闹矛盾以后,便一直形同路人,互不理睬。十年前,史山的儿子与亓移山的幺姑娘一同考入北大,两人由同学升格为恋人。史山知道后极力反对,后来尽管史山曾以脱离父子关系要挟儿子,三年前儿子和亓移山的女儿还是在深圳结了婚,但史、亓两家仍一直保持着冰炭关系。这次亓移山的突然到来,史山深感意外,有点受宠若惊。一阵诧异与沉默后,两双三十多年没有握在一起的手终于握在了一起。
  
  就在史山与亓移山及女儿女婿围桌举杯谈论时下的世态炎凉、人情冷暖时,院子的门铃声骤然响起。保姆吴妈去后很快拿着一卷东西回到大厅,说是一位戴墨镜的年轻人送给史局长的生日礼物,年轻人不肯进屋,东西交给她就匆匆走了。
  
  史山有些激动,总算还有人有点人情味,便急不可耐地撕开包卷着的报纸,发现里面是一幅装裱精致的画轴。展开画轴,史山的眼睛气直了,鼻子气歪了。原来画上画着一副黑色棺材,从棺材里伸出一双手捧着一枚铜钱,其画意十分明显:死(史)要钱!
  
  史山一声大叫,将画轴摔得老远,刚刚摆脱压抑气氛的生日宴被这幅来历不明的画又搅得索然无味。搞了二十多年刑侦案的亓移山,此时此刻也十分尴尬,尴尬之余他没有参与史山一家子对送画人是谁的猜测,独自一人将画轴摊开在沙发的靠背上,用鹰隼般的眼神在画面上扫来扫去。兴许是办案的职业习惯,亓移山看着看着倒还真的看出了名堂。他将史山喊到画前,指着棺材盖前伸出的双手上的那枚铜钱说:“老史,你看这枚铜钱特不特别?”
  
  史山近前细看,不由心跳加速脸红脖子粗。原来,画上的铜钱不是一般的铜钱,铜钱上画有两只形态逼真、栩栩如生的凤凰!
  
  “看来,这画画人不是一般的人,他比较熟悉古代钱币,好像对三十多年前的棺材山双凤钱血案有所了解。他是谁呢?真是怪事!”亓移山倒剪双手走来走去地自言自语。
  
  二、六名考古队员突然遭杀,稀世国宝双凤铜钱无影无踪
  
  随着亓移山的自言自语,史山的记忆闸门豁然开启,淡忘了几十年的棺材山双凤钱血案又浮现在眼前。
  
  那是1969年的4月。大别山区最大的农业学大寨工程——棺材山水库破土动工。在进行水库涵闸基础的深挖中,挖出了古墓群。古墓中主人的尸体保存完好,并有大量的陪葬物品。那时节,搞文物考古专业研究的老同志都被当作反动学术权威靠边站了,史山是两年前分到关山市文化局的本科生,出身又好,接管市文化局的工宣队决定,由史山和一年前从部队转业到市文化局的亓移山带队,赶赴棺材山掘墓考古。
  
  史山在大学学的是文物考古,从主墓棺材里一块完好无损的绸绢上绣着的篆刻“曌”字判断,古墓群属唐代古墓。“曌”为唐代女皇武则天造的字,喻意自己为一代明君,普照天下。拥有“曌”字绸绢的死者,说明不是皇亲国戚,就是后宫之人。古墓里出土的陪葬物除了十分罕见的“曌”字绸绢外,还有约一万枚重30公斤的双凤铜钱,此铜钱背面铸有一对展翅欲飞的凤凰,正面铸有“周圣神帝·天授年制”字样。史山翻阅了大量资料后得知,这些双凤铜钱系公元690年9月,武则天正式改国号为周、年号为天授、称金轮圣神皇帝时,命铸钱监司铸造双凤铜钱以取代通行天下的唐中宗弘道钱。新任丞相狄仁杰知悉后,便以皇帝陛下是龙的化身,周皇虽是女性,但仍是龙的理由,劝说武则天打消了要颁行双凤铜钱的念头,已铸成的万枚双凤铜钱样品暂存放于铸钱监司处。不久,铸钱监司突然失踪,双凤铜钱样品也不知去向。现从墓中出土的其他物品和双凤铜钱推断,棺材山古墓中的主人十有八九是当年失踪的铸钱监司。这万枚双凤铜钱正是未曾发行的武则天铜钱,为国家稀世珍宝,罕见文物!
  
  因古墓群掘考工作的安全需要,棺材山水库工程指挥部临时停止了涵闸的基础施工,用木栅栏围住古墓群,史山和亓移山以及考古队的另六名队员就吃住在古墓群旁边的帐篷里。掘考工作进行到第三天,绣有篆刻“曌”字的绸绢因史山的考古队没有特殊技术处理剂,已开始变色,如不及时处理,这罕见的国宝将会自行毁掉,史山决定让亓移山带着“曌”字绸绢赶赴省博物馆。就在亓移山走后的当天晚上,考古队惨遭洗劫:六名考古队员被人杀死,史山身中九刀,在医院里抢救了三天三夜后死里逃生,墓里的30公斤双凤铜钱被歹徒全部劫走!
  
  亓移山从省城赶回棺材山,已是第五天了。六名考古队员已全部埋葬,史山也脱离了危险住在棺材山区医院里。作为考古队负责安全保卫工作的副队长、军人出身的亓移山,在悲痛欲绝、义愤填膺之余,对血案现场进行了一番细致的观察后,就考古队员的被杀死和双凤铜钱的失窃提出了几点质疑:一是包括史山在内,七名考古队员同时遇害,现场却没有什么搏斗痕迹,足以证明犯罪分子不是少数人,应是十几人以上的团伙作案,否则,是难以将七名血气方刚的考古队员置于死地的。二是血案现场虽然被当时的抢救民工所破坏,但现场仍然存有少量的呕吐物,而且还有不少死蚂蚁、蚂蚱等动物尸体,这说明呕吐物中可能含有有毒成分。三是被劫走的30公斤双凤铜钱不是小数目,当时破四旧、横扫牛鬼蛇神运动风起云涌,各交通要道、村村组组都有红卫兵和民兵巡逻队,歹徒是难以将国宝古钱顺利带出棺材山的。为此,亓移山去医院看望史山时说出了心中的疑虑,并建议对已安葬的考古队员开棺验尸,同时组织当地的民兵队伍对棺材山开展封山管制、全面搜查,以防双凤铜钱流失。史山对亓移山的怀疑和建议十分反感,认为亓移山是在他还未痊愈的伤口上抹盐,是对已死去下葬的考古队员的亵渎和污辱,二人争得面红耳赤。那时候,公检法机构全被无产阶级专政的铁拳砸烂,加上当时主持市文化局工作的市工宣队负责人怕麻烦,六名死去的考古队员的家属也极力反对开棺验尸,亓移山的怀疑和建议自然无法实施。再后来这事也就不了了之,而史山和亓移山却为此事留下积怨,虽同在一个单位却互不理睬。后来文革结束,恢复公检法机构,亓移山被调到市公安局搞刑侦工作,五年前才提拔为市公安局副局长;史山不到四十岁时就被提拔为市文化局副局长,九年前又成为市文化局的一把手,在仕途上史山比亓移山就幸运多了。
  
  三、一咬牙骨,史山在自己的身上连刺九刀
  
  棺材山系大别山的余脉,蜿蜒二百多公里,因盛产做棺木的紫香柏树而得名。在革命战争年代,这里是红十四军、红十六军的诞生地。这天上午,一位身着灰色风衣风帽、头戴宽边墨镜、身背大背包的大个子,来到山上的烈士纪念碑下,围着碑旁的紫香柏树直打转转。
  
  此人就是史山。生日那天,亓移山的一番自言自语勾起了史山对棺材山的挂记。生日一过,史山就只身搭车来到棺材山。三十多年弹指一挥间,山上的烈士纪念碑似乎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除了那四株紫香柏树长高了长粗了一切依旧。史山似乎对那四株紫香柏树有着特殊的兴趣,摸了又摸?熏看了又看,心里似乎有什么心事。
  
  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史山才离开烈士纪念碑,来到离纪念碑一千米左右的一片坟地里。兴许是长期无人祭扫的缘故,坟包子早被荆棘茅草包围,如果不是竖着一块“关山市考古队员之墓”的石碑,谁也猜不出这下面还葬着坟墓。
  
  史山将扯来的一把野菊花堆在墓碑下,又从随身的大背包里拿出一瓶茅台酒,几包鸡腿、火腿肠、蛋糕、面包等食品摆在碑前,然后趴在地下一遍又一遍地叩头。史山打开茅台酒瓶,先洒了一些在坟包上,接着脖子一仰“咕咚咚”喝下了小半瓶。半瓶酒下肚,史山忽然禁不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自言自语地说:“六位兄弟,我史山来看你们了。三十多年啊,我瞒了三十多年,兄弟,我不是人,是我害死了你们,我死有余辜啊……”
  
  史山哭一阵子,喝一口酒,再哭一阵子,再喝一口酒,就这样边哭边诉说出了那场血案的前后经过。
  
  那天,亓移山下山去省城后,史山去了一趟水库建设工程指挥部,想请指挥部支援十几个民工帮助清除古墓群的浮土。不巧指挥部的负责人都不在家,史山留个便条后又急匆匆返回考古现场。一路上,史山发现棺材山特别的美,自己的心情也特别的舒畅。他看到沿途树林中长有不少肥肥嫩嫩的山菇野菌,便脱下中山装采摘了一包带回帐篷。碰巧由指挥部选派的做饭民工到山下买米,要等第二天一早才能赶回。傍晚,史山便亲自掌勺为钻墓地辛苦了一天的战友们做了一锅香味扑鼻的山菇汤。就在史山同六名队员准备共进晚餐的时候,指挥部通讯员赶来说,指挥长要他迅速到指挥部商议派民工的事。史山放下刚端起的碗筷,就随指挥部通讯员去了指挥部。两个多小时后,史山从五里多地的指挥部赶回考古帐篷,一掀门帘,史山目瞪口呆:地下一片狼藉,到处都是呕吐物,六名考古队员全部死亡且惨不忍睹,有的爬着,有的躬着,有的身旁抓出了深坑,手指甲抓脱了血糊糊的。
  
  吓得心要跳出口、脑袋要爆炸的史山思维却异常的清醒:这是食物中毒!毒源就是他采摘的蘑菇!史山痛不欲生,欲哭无泪,在那个以阶级斗争为纲的特殊年代,一次毒死六人而自己安然无恙,你纵然浑身是口也辩不出令人置信的理来。史山不想死,强烈的求生欲望使他恶向胆边生,想出了一个保全自己的残忍办法。他举起防身的匕首,在六名刚死去的考古队员身上一阵乱捅,然后将30公斤双凤铜钱埋到烈士纪念碑旁的一株紫香柏树下。在对现场进行了一番伪装后,史山咬着牙骨在自己的腿部、颈部、肩部以及五脏的边沿连刺九刀……
  
  四、烈士碑旁的四株紫香柏树,一夜间被人挖倒三株
  
  奔波、疲劳、悔恨、悲痛,再加上酒精的催化,史山哭着说着不久便不省人事,昏倒在考古队员的墓前。当他睁开眼时,已躺在一张木板床上,一位四十岁左右的中年汉子坐在身旁。见史山醒来,中年汉子才长长地嘘了一口气:“哎呀,总算醒了。你呀,好动情,男子汉大丈夫来扫墓祭坟居然哭昏了,真是少见!”
  
  中年汉子告诉史山,他叫王大汉,是纪念碑林场的场长。昨天傍晚他同三名护林员巡山时,发现了昏倒在坟地上的史山,将他背回了林场。山里人朴实好客,王大汉指挥林场的炊事员特意做了一大海碗野鸡汤面,史山吃过后,精神好多了。他问王大汉是不是山里人,有没有听说过三十多年前棺材山古墓血案的事。王大汉说,他今年才三十八岁,小时候听人说过修水库时挖出了古墓,死了六个挖墓的人,其他的事就不知道了。史山掏出工作证,告诉王大汉,他是关山市文化局原局长,搞文物考古的专家,现在已经退下来了,当年棺材山的古墓考古,他是队长。这次来一是祭扫昔日的战友,二是想将当年没有带走的古钱币带回去。史山说到这里从包里拿出五张百元钞塞在王大汉的手里说:“王兄弟,我老了,想请你帮忙把古钱币挖出来,还有哩,就是要保密不能对任何人说起此事。这500块钱就算是给你的辛苦费。”
  
  王大汉连连摆手:“史局长,给你帮忙可以,保密也没问题,但是这钱我是绝对不会收的。”史山很感激王大汉,也喜欢上了这位憨厚朴实的山里汉子,仍坚持要王大汉收下钱。就在王大汉坚持不收与史山推来推去时,出门巡山的护林员气喘喘地跑进屋来:“王场长,你快去看看吧,烈士碑旁的四棵紫香柏树昨晚被人挖倒了三棵!”
  
  “什么?紫香柏!”史山触电般地一惊,手中的钱一甩,跌跌撞撞地掉头就往烈士碑冲去。
  
  昨天傍晚还是挺拔而立的四株紫香柏树已有三株东倒西歪,树根部分留下三个大坑。史山不顾一切地跳下烈士碑左侧的坑里双手猛扒起来,沾有麻袋碎片痕迹的土块很快被扒了出来。“双凤钱!双凤钱!天啊!我的双凤钱,是谁挖走了双凤钱!”史山号啕大哭,双手扒出了血还在继续扒。
  
  史山埋在地下的麻袋三十多年了,全部变成了碎片与泥土合二为一了。30公斤的双凤铜钱无疑散落在深土中,别说是夜晚,就是大白天也不容易被取得干净。可王大汉和几位护林员用了一上午时间,将埋双凤铜钱的土坑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出一个铜钱来!
  
  是谁挖走了双凤铜钱?愤怒之余,史山冷静地回忆着近几天所发生的一切:神秘的棺材画;神秘的送画人;双凤铜钱被神秘地挖走;这一切集中到一点,就是这个神秘的人熟悉棺材山的古墓考古和双凤铜钱血案的内幕!三十多年来,史山提心吊胆,守口如瓶,就怕亓移山会旧事重提,这也是他不理睬亓移山的根本原因。对文物考古研究史山是孜孜不倦,先后发表过十几篇很有影响的论文,有五篇还被国外权威刊物转载。他深知双凤铜钱的价值分量,曾动过念头:是否将双凤铜钱挖出来献给国家?可是那闪念很快被“十分危险,切勿妄动”的警示所吞噬!而亓移山早在三十多年前就对他史山伪造的歹徒抢劫杀人的现场心存质疑,如果不是那荒唐岁月中的混乱无序制约了亓移山的追查,其后果是不堪设想。自从生日那天亓移山突然造访后就连续引出了神秘的棺材画和双凤铜钱被神秘挖走,这说明几十年来亓移山暗中在一直窥视着他史山,在等待着破案的时机。只是史山搞不明白,亓移山是怎么知道双凤铜钱埋在烈士碑旁的柏树下的呢?
  
  史山正在绞尽脑汁思索着答案,包里的手机突然“嗡嗡嗡”地响了起来,开机一看,显示屏上一串号码时隐时现:13013000110。是亓移山的电话!那天过生日,史山对亓移山留下的名片上奇特的手机号印象特深。此时此刻,史山脑子里充满了对亓移山的愤恨,见了亓移山的手机号如同火上浇油,当即咬牙切齿地将手机扔进了土坑。
  
  五、棺材画再次出现,将史山引进神秘的山洞
  
  双凤铜钱不翼而飞,史山万念俱灰,决定返回关山市。他谢绝了王大汉的挽留,赶到了半山桥棺材山水库管理处招待所。上山前,史山就在招待所里住了一晚上,刚进房间放下行李,一酒糟鼻男子闯了进来,并手快脚快地关上了房门。
  
  史山愕然一惊:“你是谁,要干什么?”
  
  酒糟鼻“哼哼”一笑:“我是谁?你先别管,我想问,你还要不要棺材里伸出一双手的画?”酒糟鼻边说边从身上掏出一卷画轴,双手一抖,与史山生日那天不明真相的人送来的画一模一样。
  
  “你是亓移山派来的?亓移山在哪里?双凤铜钱是你们挖走的?”史山两眼血红,双手抓住酒糟鼻连声呼喊,“还我的双凤铜钱!还我的双凤铜钱!”
  
  “史局长,先不要激动,你收拾好行李跟我走,就会知道答案,也会见到你的双凤铜钱。”
  
  听说能见到双凤铜钱,史山二话没说,挂包一背跟着酒糟鼻子就走。二人七弯八拐,爬坡下岭,入棘钻林地走了两个小时,来到一个山洞里。洞里灯火通明,一台微型发电机在悠悠地运转着,十几个大汉围着一位披肩发男士在商量着什么。史山与披肩发打了个照面马上一声惊叹:“嗬?怎么是你呀,关山雨!”
  
  关山雨原是关山市文化局一街道文化馆的创作辅导干部,擅长书画,自称是大画家关山月的嫡传弟子,蓄起披肩发山羊胡,一副艺术家的派头。十年前他停薪留职去了深圳,三年后回到关山市开办了一个关山雨书画院,做买画卖画生意倒也十分红火。关山雨的书画院开张那天,史山还应邀去剪过彩。
  
  “史局长,没想到吧,咱俩会在这里见面。真是缘分呀!”关山雨打着响指,踱着方步一脸的喜悦。
  
  “亓移山和你们是一块的?亓移山在哪里?”
  
  “亓移山?亓移山和我们是一块的?”关山雨一阵冷笑后咬牙切齿地说:“我与亓移山是死对头,如果现在他站在我的面前,我会将他一口一口地咬死!”
  
  史山打了一个哆嗦:“双凤铜钱、双凤铜钱是你们挖走的?”
  
  “不错。”
  
  “快把双凤铜钱还给我!”
  
  “还给你?你口吃灯草,说得轻巧!双凤铜钱是你史山的私有财物?”
  
  “不是,它是国家的文物,我要将它交给国家。”
  
  关山雨哈哈大笑:“你史山要将它交给国家?三十多年前你为啥不交?你当了十几年的关山市文化局长,对文物作那么多研究的时候为什么不交?再说,你史山现在将双凤铜钱交给国家会有什么好处?要知道有六条人命死在你的手上,你血债累累,不判你死罪也会判你死缓,不信,咱俩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史山满头大汗、浑身发软,一屁股坐在地上:“这、这些事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清楚?还能比你史大局长的光辉形象更清楚?”
  
  随着关山雨的手势,几名大汉打开了早已准备好的录像机,袖珍电视屏幕上马上出现了亓移山进入史山院内、史山家冷冷清清的生日宴、史山围着烈士纪念碑紫香柏树转圈子、史山在考古队员坟包上哭诉以及几个小时前史山、王大汉等在土坑里寻找双凤铜钱的清晰画面。
  
  “怎么样,史局长,这画面精彩吧?”关山雨关掉电视机,得意地说。“我关山雨明人不做暗事,八年前我就是香港专门经营文物的BEA集团的头目,手上除了飞机、大炮之外什么都有,只要有值钱的包括人头我什么都卖。史局长是关山市文化界的名人,对文物的研究我们的头头是如雷贯耳。五年前,我们的老大就获悉了无价之宝双凤铜钱的信息,也开始对你进行了跟踪监视,对棺材山进行了搜寻,可惜一无所获。还真感谢关山市政府把你从局长的位子上换了下来,在你的六十岁生日宴席上,我们用棺材画投石问路,没有想到第二天就把你引上了棺材山,更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把双凤铜钱弄到了手。”
  
  史山愤怒地站了起来:“你们阴险、卑鄙、无耻!”
  
  关山雨阴阴一笑:“史局长,不能这么说嘛!我们阴险、卑鄙,那你毒死六名考古队员,还将他们戳杀十几刀,又伪装凶杀现场,使国宝双凤铜钱蒙尘几十年,你还混上了文化局长的宝座,算不算阴险、卑鄙?”
  
  史山被诘问得无话可说,痛苦万分地低下了头。
  
  关山雨伸手托住史山的下巴,语气轻佻至极:“不要自卑嘛史局长,咱们俩是秃子笑癞子——一路的货色。当年你那样做,是为了生存;今天我关山雨这样做也是为了生活,为了生活得比别人更好。只要咱们携手合作,我关山雨最讲哥们义气,绝对亏待不了你!”
  
  “双凤铜钱已被你们挖走了,你还找我干什么?”
  
  “问得好!咱实话实说。这双凤铜钱的确是价值连城的国宝,但它是未流通的孤品,加上你的有意尘封,在国际文物市场还不是很有名气。咱们老板高瞻远瞩,今天早晨在美国指示我,要请你史局长入伙,写一篇关于《唐代未流通的周圣神帝·天授双凤铜钱的发现及价值》的论文。凭你在文物考古界的名气和影响,再加上我们的特殊手段,在国际权威专业刊物上刊出来不成问题。这样,就可以把双凤铜钱炒得热热乎乎,双凤铜钱的价值也就会扶摇直上。到那时,这万枚双凤铜钱就是一万座金山,世界首富的桂冠就轮不到比尔·盖茨了。”
  
  “在这里写论文?天大的笑话!怎么写?”
  
  关山雨挥手打断了史山的插话:“这不用你操心,你所需要的全部资料,包括《英国大不列颠百科全书》,我们都给你弄来了。”
  
  此时的史山不再惊恐,反而异常的镇静:“关老板,我史山要是不写呢?”
  
  “我很自信,史局长不会不写,因为知识就是财富,你不可能不希望获得财富!你是我们这一行的国宝级人物,老板特意指示,你在这里写论文,吃的、乐的、包括女人应有尽有,不管你要什么我们都会给你弄来。论文完成,就给你整容出国,美国、英国、日本任你挑。当然,史局长也有选择不合作的自由,那不要紧,我们会让共产党收拾你的,六条人命再加上30公斤罕见国宝双凤铜钱的失踪,关山市的刑场会留下你史局长的身影的。何去何从,史局长,大脑可是长在你的头上啊!”
  
  史山一番沉默后说:“你说得天花乱坠,我也不会轻信,没有见到真正的双凤铜钱,你就是杀了我也不会写这论文!”
  
  关山雨招来两个头目一阵耳语后,两人很快从内洞里抬出两个小铁箱,关山雨打开铁箱,抓起一把铜钱炫耀地在史山眼前晃了几晃:“史专家,你检验检验,看看这是不是你用六条人命换下来的真国宝?”
  
  史山翻出挂包里的高倍放大镜,反复验看了几枚后,双眼模糊了,泪水止不住地滴落在铜钱上。关山雨问:“怎么样?看了铜钱,也掉了眼泪,说明这钱不假,该你表态了,这论文写还是不写?”史山一番沉默后点了点头。
  
  六、纪念碑林场突然失火,四名护林员被烧死
  
  史山被骗进山洞的第二天,亓移山接到了当地派出所的报案后立即赶到了棺材山,没料到棺材山纪念碑林场深夜突然起火,场长王大汉及三名护林员被活活烧死在场部屋内。村里人在救火中发现林场场部的两只猎狗被毒死,门窗都被人用铁丝捆死,显然是犯罪分子故意纵火。幸好那天晚上没有风,林场场部四周又都是几十年以上的紫香柏树不易燃烧,才没有造成大面积山林火灾。
  
  从考古队员墓地上的祭品和烈士纪念碑紫香柏树被挖倒,亓移山异常的清楚,史山已到过这里,而且可能找到了失踪三十多年的双凤铜钱。三十多年来,六条人命和双凤铜钱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有好几次他想和史山推心置腹地谈谈,可史山见了他似仇人见面分外眼红。“文革”结束调到公安系统后,亓移山几次想打报告要求上级对当年考古队员凶杀案重新立案侦察,但他拿不出任何证据与破案线索,加上史山又是他的儿女亲家,更令他在思想上有所顾虑,犹豫再三仍然不敢采取任何行动。史山的生日前夕,他接到远在深圳的女儿女婿的电话,小两口再三恳求他出席史山的生日宴,亓移山也想趁此机会和史山推心置腹地好好谈谈,便欣然同意了女儿女婿的要求,没想到史山的生日宴被来历不明的棺材画搅得不欢而散。当天下午,亓移山就飞往南方出席一个紧急案情通报会,会上国家安全部、国际刑警组织通报了境外一黑社会势力最近活动十分猖獗,与国内的文物倒卖犯罪团伙勾结,目标盯住我国流失在民间的珍稀文物,其中包括对失踪了几十年的唐代钱币孤品双凤铜钱的寻找由地下活动转为明目张胆。亓移山一听到双凤铜钱,马上联想到史山生日宴上来历不明的那幅画,便借上卫生间的机会,拨通了史山的手机,可史山竟不接电话!由此推断,林场的纵火案是犯罪分子的杀人灭口而且与双凤铜钱有关,凶手极有可能就是上级通报的境外文物倒卖集团的成员。在此同时,亓移山的心里也掠过一丝阴影:如果他的推断成立,双凤铜钱只有史山一人知道,那么现在双凤铜钱是在史山的手里还是在犯罪分子的手里?史山与纵火案有无关系?史山与犯罪分子是相互勾结还是犯罪分子控制了史山?这一切都是谜,只有找到史山才会真相大白。
  
  棺材山很快进入了戒严,大批武警、公安、交警按照亓移山的指挥封锁了山下的交通要道,对进出山口的车辆和行人进行了严格盘查。省厅刑侦大队侦察员在亓移山的带领下,会同市武警刑警特警对棺材山进行了拉网式的搜捕。时间过去了五天,除了破获十几起一般的盗窃抢劫案外,仍找不到犯罪分子和史山的一丝踪影。这天,在南山守卡的市公安局副政委紧急呼叫,南山半山腰突然发生火灾,大火蔓延迅速有可能造成大面积山火。亓移山当即向市局指挥部报告了火情,并现场调集了上千群众赶赴火场协助灭火。调度完毕亓移山正准备赶赴火场,北山下守卡的武警又报告一辆运载七副棺材的小货车冲卡,现被扣下。思索再三,亓移山决定先赶赴北山路卡。

[1] [2] 下一页


【天方怪谈更多精彩推荐】


网上“杜甫很忙”

被吹散的云

雨夜惊魂

赚钱离婚

离奇的凶宅案

空中楼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