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天方怪谈 >> 正文

碎尸案  热度:

 
更多

碎尸案
  
作者:柔情似水
  
  “不好了,不好了,死人了。”充满惊悚的尖叫声打破了牛家寨的寂静,一位穿着朴素的中年男子吓得连滚带爬的往村长家里跑去。很快这个惊人的消息传遍了整个寨子。村里人心惶惶,不知道怎么会有这样可怕的事情。在男子的带领下,村长和村里其他胆大的男人们一起进到山里,在男子的指引下看到了在杂草丛生的山坡上那一节节被肢解的尸体。
  
  “呕……呕……啊……”恐怖的尸体,腐烂的气息直叫众人呕吐不止,仿佛这里变成了人间地狱。“快……快去……报警,报警啊!”村长再也冷静不了,颤抖着声音大喊起来。很快,好几辆警车就开来了,上面下来很多警察,将现场重重围住勘察案发现场。警察将尸体收拾好带走,开始立案侦查。警察局的沃森探长对这起恶性杀人碎尸案件相当的感兴趣,他敏锐的嗅觉感受到这件事情的背后隐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要破案件,首先要弄清楚这具尸体到底是什么人,经过法医的鉴定,这是一具女尸,年龄大约在29岁左右,在残留的左大腿处有一个明显的红胎记。死亡时间大约是在48小时以内,在死者的手指甲缝里发现有一些男性的毛发,可以假设这是死者临死前抓挠对方留下的。沃森探长仔细的研究着手上的这些资料,他内心在大胆的假设:这很可能是一起感情纠纷案,女子死亡时间不长,说明她很可能是周边的居民。自己得查查这两天报案的失踪人口。
  
  理清思路之后,沃森探长喊来助理马青一起开始工作。很快,马青查到了在青阳镇的一户叫周阳的男子报案,说自己的妻子失踪一天多了,年龄29岁。沃森探长强忍住内心的狂喜,让派出所通知周阳来认尸。通过残余的肢体,周阳看完之后便确认了,这是她失踪的妻子李冬梅。出警察局的时候,周阳脸上的表情很复杂,眼角没有眼泪,但眉毛一直紧紧的皱在一起都快成疙瘩了。嘴角微微颤动,好像想说什么,但终究还是把话硬生生的咽回来肚子里。
  
  沃森探长觉察到周阳一定是知道什么,他决定第一步就从李冬梅的老公着手了解。李冬梅是个怎么样的人呢?她在什么样的家庭生活着?杀死她的人和她有什么样的深仇大恨?第二天一早,沃森探长查到周阳的住处后便驱车前往。周阳家是一座低矮的平房,破旧不堪,屋内墙壁被烟熏的黑漆漆的,也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看一眼便知道日子很难过的人家。而周阳呢?本人皮肤黑的就像抹了碳似的,头发乱糟糟灰蒙蒙的,衣服也上居然有很多的破洞,灰一块白一块似乎很久都没洗过的样子。看到沃森探长和助理马青来了之后,眼睛里有一丝丝的闪烁不定但又极力想掩饰,好像想隐藏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周阳先生,我们这次来就是想尽早侦破案件,我们有些问题请您如实的回答。”沃森探长坐在一把黑色的木椅上,开门见山的说。那把椅子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好像显得承受不住似的求饶。
  
  “嗯,好,长官,您问吧!”周阳低眉顺眼,老实的回答着。他坐在一把矮小的凳子上。
  
  “你和李冬梅是什么时候结婚的?”
  
  “四年前,相亲后结的婚。”
  
  “你们的夫妻感情怎么样?”
  
  “嗯,还好……最初还好。”
  
  “那后来呢?”沃森探长换了个姿势,翘起了二郎腿。
  
  “嗯,后来我们的感情就变得平淡。”
  
  “那为什么呢?”
  
  “因为……因为我的收入不高,李冬梅嫌我我不会挣钱,跟着我吃苦受罪,天天抱怨日子没法过了。”周阳说着,脸上的表情变得哀戚。
  
  “那李冬梅在死前有没有不对劲的地方,平时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呀?”沃森探长追问道。
  
  “没有,她平时不太和邻里说话。”
  
  “哦,那她失踪前有没有说要去什么地方?”
  
  “也没有。”
  
  “那我们可以看看她的房间吗?”
  
  “嗯,好吧。”
  
  沃森探长和马青在周阳的指引下进到李冬梅生前的卧室,发现卧室不大,里面有一张双人床和一个梳妆台外加一个半旧半新的衣柜。梳妆台上的东西很多,和这个屋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上面有三只颜色不同的口红,一盒粉底,一瓶香水,以及一些金银首饰。最引人注目的要属桌面上的一张照片,显然那就是李冬梅。照片上的李冬梅穿着一身玫瑰红的旗袍,将苗条的身材衬托的完美。那一丝巧笑倩兮真是勾人魂魄,这个女人很美丽。“嘎吱”马青好奇的打开衣柜,里面有一些时新的衣服,无不显示出这个女人热爱生活,热爱打扮。
  
  时间已经不早了,沃森探长决定回去和马青好好研究一下,理清思路看下一步怎么办。回到警察局,沃森探长就问马青:“你对这个案子怎么想的?”马青微微皱眉,然后有条不紊的说:“这个死者李冬梅长相好,和他的老公一点也不般配。加上周阳说‘现在和李冬梅的感情平淡了’,是不是说明李冬梅外面有人了。依据周阳的收入水平,李冬梅桌上的金银首饰,和衣柜里的时新衣服都需要很多钱,他是负担不起的。所以我怀疑李冬梅外面有人。”
  
  “那杀死李冬梅的人很可能就是周阳?”沃森探长大胆的假设。
  
  “探长,我经过观察觉得这个想法还不能肯定。毕竟我们也没有周阳杀人的证据啊。我建议在确定之前我们还得再了解了解,如果确定真的是李冬梅外面有人,并且查清楚她的这一段婚外情我们才能让案件浮出水面啊。”马青精明的头脑不得不叫人佩服,当是沃森探长就是看中这一点才选择马青的。
  
  经过三天的秘密走访调查,从附近的居民口中查出了一些蛛丝马迹。李冬梅果然外面有人,那个男人就是青阳镇上一个开精品店的老板——朱齐。朱齐长相帅气,身材魁梧,最重要的是很有钱。李冬梅就爱逛这样的店,她出众的外表也迷倒了朱齐,一来二去俩人眉目传情就勾搭上了。这个消息周阳很快也知道了,被戴了绿帽子他气的恨不得打死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可是他性格懦弱,气归气,但是就知道忍着,他好言好语的劝着李冬梅,但是李冬梅对他唾之以鼻,不屑一顾。
  
  沃森探长和马青一起去了镇上找到了朱齐,这个男人坐在店里正看着电视。一看到警察进来,他有点慌张,赶忙站起来有点紧张的说:“您好,请问有什么事情吗?”
  
  “你是朱齐吗?我们是警察,现在有一宗杀人碎尸案需要你协助一下。请问你认识照片上的这个女人吗?”马青说着,递过来一张李冬梅的照片。
  
  “不,不认识。”朱齐矢口否认。
  
  “你再好好看看。”沃森探长注视着他说道。
  
  “不……不认识。”朱齐摇摇头。
  
  “呵呵,那您知道最近发生的杀人碎尸案吗?”沃森探长问。
  
  “嗯,知道,知道。我想我可能帮不上您们什么。”朱齐心虚的说道。
  
  “那好,如果您想起什么记得联系我们,这是我的电话。”沃森探长递过名片。
  
  回到警局,沃森探长说:“马青,你觉得这件事情谁才有可能是凶手?”马青来回的踱步,一会低着头,一会儿又咬咬下唇,然后说:“我觉得朱齐的身上嫌疑比较大。因为他极力想撇清自己和李冬梅的关系。我们应该再找周阳了解情况,他最后一次见李冬梅是什么时候,知不知道她要去见的是谁?”
  
  “砰砰砰…..”轻轻的叩门声,周阳闻声打开家门,“你好,我们还有点情况不太明白想找你了解。”马青说道。
  
  “好的,请进。”周阳一侧身让他们俩进来了。
  
  “你的妻子李冬梅是不是和一个叫朱齐的人有来往?你知道吗?”
  
  “……”周阳一语不发。
  
  “嗯?”沃森探长发出疑惑的声音。
  
  “嗯,是的,他们俩……他们俩是一对狗男女。”周阳愤怒着低吼。
  
  “那你最后一次见到李冬梅是什么时候?”
  
  “知道她死的时候是24号,我是在23号的上午见到她的,那天她精心打扮好就出去了,我也管不住,只好任由着她在外面……”
  
  “那你知不知道她要去哪?”
  
  “知道,就是镇上开精品店的老板朱齐那儿。”周阳沉吟了片刻,继续说:“之后我就没见到她了。后来见她没回来,我上朱齐那儿找她,朱齐却说根本没见她来。”
  
  “啦啦啦啦啦啦啦……”沃森探长的手机响了,他接过电话后眼睛突然发出亮光,挂断电话后对周阳说:“今天就谈到这吧,我还有事就不打扰了,如果你有什么话想补充的尽早到警局联系我。”在路上马青问:“为什么急着走?”“你记得李冬梅的尸体是残缺的吗?剩下的部分现在已经被人找到了,在另一个山坡上发现的。现在已经被送到局里了。”沃森探长急切的说着,车子开的飞快。
  
  “哦,那真是太好了。”马青眉头舒展开来。
  
  来到局里,沃森看到一对衣着朴素的中年男女正在等候。警局的小赵对沃森探长说:“这两位就是报案的人员。他们有重要的信息可以提供。”沃森探长听了之后高兴的对这对夫妇打了声招呼:“你们好。请问是怎么发现的。”
  
  “事情这样的,警察同志。就在24号晚上大约1点的时候,我听见我们家的几条狼狗狂叫不止,怀疑有贼来了。于是我悄悄的爬起来,然后向院子里张望,只看见一个黑影向我家院子里扔了什么很大的东西,我们家的狗都争抢着要吃。我赶紧爬起来去阻止,那个黑影看见有动静就赶紧跑走了、我打着手电筒一看,吓坏了,那东西居然是人身体,有一条小腿,一条胳膊血肉模糊,还有一只脚。我吓……吓坏了。”男的哆哆嗦嗦的说。
  
  “那为什么第二天没有报案呢?”沃森追问。
  
  “我们怕报案了,警察一时抓不住罪犯,那罪犯便趁机报复我们。所以,我和妻子就把那骨头埋在了山坡上。”那位妇人急忙说道。
  
  “那为什么又选择报案呢?”马青很好奇。
  
  “因为……因为…..我们似乎被鬼魂缠上了,每到晚上一点的时候,我们家总能听到女人悲惨的哭泣声,还会传来‘我死的好惨啊,你们为什么不帮我’,这让我们都快崩溃了。”妇人惊恐的回忆道。
  
  “哦,这样啊?谢谢你们的帮助。”沃森探长回到办公室,镇定的看着马青说:“你心里认为谁是凶手了?”马青茫然的摇头,耸耸肩说:“我还是一头雾水啊。你知道了?”“我怀疑是朱齐。”沃森好像有把握。“嗯,是有可能,他明明就认识李冬梅,却死也不承认,这充分说明他的心虚。如果是周阳杀人的话,他是没有能力短时间内将尸体分这么远的地方扔掉,他没有车。从他家到青阳镇再到另外的一个镇上开车都需要两个小时半。朱齐的轿车正好可以做到。那么朱齐为什么要杀掉李冬梅呢?”
  
  “沃森探长,有人找。”沃森探长走到办公室外面,一眼就看见黑皮肤的周阳正四顾张望。“嘿,周阳,这儿呢?你找我对吗?来吧!”他挥舞着手喊周阳。周阳小跑着来到探长的办公室坐下。“你是不是有什么想补充的?”马青问。
  
  “是的,我一直对李冬梅的背叛耿耿于怀,觉得尊严都被丢尽了,不过她死了,我还是选择原谅她,想到她死的那么的惨,我心里也不太好受。有件事我一定要说。”
  
  “你说。”马青在一旁做笔录。
  
  “李冬梅在死之前的一段时间一直吵着要和我离婚,说她要嫁给那个有钱的男人。我对她也心灰意冷了,也随她的便,想什么时候离通知一声就行。那天她走之前,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朱齐很快就会离婚娶我的’,我怀疑朱齐是不是不愿离婚,李冬梅的性格又泼辣,是不是在逼迫的时候…....”周阳慢慢的说着。
  
  “谢谢你跟我们说的这些,这对我们的案情很有帮助。”沃森探长决定要和马青再去暗中调查一次朱齐。秘密跟踪了三天三夜,沃森探长发现朱齐特别的疼爱老婆,陪老婆买菜逛街,回家还做饭拖地,把老婆伺候的无微不至,典型的好男人呀。这样的男人会去找情人?
  
  对了,当时在李冬梅的指甲缝里不是发现男人的毛发吗?只要取得朱齐的毛发与之一比对问题不就迎刃而解了?那怎么取得呢?这个好办。
  
  沃森探长找了一位身材高挑,妙龄的坐台小姐,让她到朱齐的店里假装买东西,然后故意对产品表现出挑剔,当引起矛盾的时候坐台小姐便使劲的扯住朱齐的头发,如果朱齐要打这个小姐的话沃森探长和马青就立即赶来阻止,劝解。一切都和计划好的一样,顺利的取得了毛发。经过检验,发现李冬梅指甲上的毛发就是朱齐的。
  
  警局立即下发抓捕朱齐的文件,当朱齐被抓住关进监狱,沃森探长和马青一起审问他。“朱齐,说说你为什么杀死李冬梅的吧。不要狡辩,我们在李冬梅的身上找到了你的毛发,可你却还口口声声说不认识她。你们之间的事早就被传得沸沸扬扬了,坦白从宽吧!”
  
  朱齐在法律面前低下头,一点一点的说:“是我杀了李冬梅,她该死。24号那天中午,我妻子上班去了,我和她在家里吃了午饭,后来我们在卧室发生了关系。她要我离婚,和她结婚。我不肯,我妻子17岁就和我在一起了,陪着我打拼事业,才有了今天这样富足的生活。她说,你要是不离,我就上你妻子单位和她说我们的关系,看你怎么办。我苦苦求她,可是她却不依不饶。后来她穿衣服想要出门,我被逼急了,便拿出裤带子死死地勒住她的脖子,把她杀死了。杀死她后,我便想着怎么处理她的尸体,她个子高,很重。要把她弄出去很不方便,于是我就用菜刀把她分了尸,分三次把丢出去。怕被人发现,于是我夜里开车到处找山坡。丢最后一包尸体的时候,惊动了山脚的一户人家的狗,于是我想狗应该会吃,所以急急忙忙的把尸体就丢进小院里给狗吃了。我知道我犯得罪天理不容,但是我最对不起的是我的妻子,请让我在死前和我的妻子见最后一面,好吗?”
  
  朱齐的妻子知道事情后,痛苦流涕,但是她直到朱齐被枪毙都没有去,她只当生命里从没出现过这样一个人。


【天方怪谈更多精彩推荐】


网上“杜甫很忙”

被吹散的云

雨夜惊魂

赚钱离婚

离奇的凶宅案

空中楼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