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天方怪谈 >> 正文

用生命较量  热度:

 
更多

  枫县女法官金桂凤,今天在丈夫大明的陪伴下,准备去省城医院动手术。大明见她仍穿着那身深蓝的法官制服,皱了皱眉:“桂凤,你不是去上班,而是去医院,换身衣服吧。”
  
  金桂凤摇摇头,苦笑着回答:“我呀,上了手术台不知能不能下来,让这身制服陪我走完最后几个日子吧。”
  
  大明一听心就痛了:“桂凤,你就不能说些吉利话?”
  
  一年前,金桂凤突然脑子痛,痛起来脑门像被劈开一般。她在枫县被老百姓称为金青天,接的案子特别多,无暇去医院检查,痛了就吃几片止痛药片。三个月前,她去省城开会,抽个空才去医院做了个脑CT,结果让医生大吃一惊,医生指着片子上的鸽蛋大一块影子说:“同志,肿瘤已经侵害到你脑子的要害部位,快把家属找来,立刻住院动手术。”
  
  金桂凤一下惊呆了,怎么会是这样?一阵惊惶之后,她很快镇静下来,问:“医生,手术有没有风险?”
  
  医生坦诚地告诉她:“你已经错过了手术的最佳时机,但总比不做好,做了还有一线希望。”
  
  金桂凤把诊断单同片子悄悄带回家藏好,不让丈夫大明知道。不久前,大明打扫卫生,才在柜底发现妻子的诊断单同片子,立刻把片子拿到县人民医院,请当医生的朋友看看,朋友吃惊地告诉他:桂凤脑子里长的肿瘤是最危险的一种,怎么拖到现在?恐怕动手术也晚了……当天晚上,当金桂凤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大明红着眼睛朝她吼:“桂凤,这么大的事为什么瞒我,你还要不要命?就是有天塌的事,明天也要上省城动手术!”
  
  金桂凤故作镇静地笑笑,说:“好,听你的,待我手头的一个案子办完,你就陪我去。”
  
  不管大明怎么发火、苦劝、淌泪水,金桂凤硬是办完了那个案件,心里没有了牵挂,才决定在大明的陪伴下去省城医院动手术。
  
  可是,当他们下楼刚把一辆出租车招过来,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就拦住金桂凤哭喊:“金法官,宋乡长、颜老板说的话不算数,我们银湖村老百姓的日子过不下去了。我老婆子也被赶出医院,只剩下一口气,你要替我们做主啊……”
  
  就是为了银湖村的事,金桂凤的病才拖下的。有个姓颜的老板看中离县城十来里远的银湖,准备在那里建造度假村。很快,地皮批下来,由乡里代为拆迁。谁知道官商勾结,本来少得可怜的拆迁费被层层克扣。在一片哭喊声中,银湖村百多户房屋被强行拆迁,有个叫赵阿发的老人,用身子顶住张牙舞爪的铲车,宋乡长叫人把他拖开,轰隆一声,房子倒塌,里边发出一声惨叫,病瘫在床上的赵阿发老伴被压在瓦砾间……豪华的银湖度假村建起来了,成为有钱人的天堂,可怜银湖村的拆迁户至今还有不少住在临时搭盖的草棚里!
  
  银湖村的拆迁户四处上访,没有任何结果,他们只得去找金桂凤。金桂凤含泪听完他们的控诉,一拍桌子,毅然接下了这桩民告官商勾结的棘手案子。也就在那时候,省城医院查出了她脑子里的肿瘤。她担心上了手术台下不来,与其死在手术台上,不如趁活着抓紧把这个案子办了。她忍着常人难以忍受的病痛,硬是冲破层层阻力与来自各方面的干扰,替银湖村拆迁户讨回了说法,迫使颜老板按省市有关规定补足了拆迁费。同时,赵阿发的老伴也被送到医院,直到治好出院的所有费用均由拆迁方负担。
  
  想不到,宋乡长同颜老板出尔反尔!金桂凤安慰悲伤的赵阿发老人:“你放心,这事我一定马上替你们解决。”
  
  大明急忙阻拦说:“桂凤,不是说好了去省城动手术吗?”又转身对赵阿发说:“老伯,实在对不起,金法官的病很重很重,一刻也不能拖。让她动了手术回来,再替你们办案,好不好?”
  
  赵阿发想起来了,金法官去银湖村找他们了解情况时,常常用拳头捶脑袋,看来脑子里一定生了什么。他们村有个女人就是脑子生东西没几个月就死掉的。他一拍脑袋,无限悔恨地对金桂凤说:“我好糊涂,你快去治病,村里的事搁一搁。”
  
  金桂凤拉住老人的手说:“不,这事一刻也不能搁,都怪我没有做好工作。我的病没事的,上车吧,我跟你回银湖村。”
  
  大明急得快哭了:“桂凤,你怎么这样糊涂啊……”
  
  金桂凤朝丈夫一瞪眼睛,把他拉到一旁低声说:“别让老人听到担心。”接着她又深情地望着一脸焦急的丈夫,说:“大明,真对不起你,这些年让你跟着我受苦,为我担心。可眼下的银湖村有多少人睡在四面透风的草棚里,有多少家庭饱受煎熬,甚至赵阿发的老伴还生命垂危,看着这些我能安心去省城动手术吗?去了省城,如果下不了手术台,他们的事谁管啊……”
  
  大明知道妻子的脾气,再拦也是拦不住的。望着远去的出租车,两股泪水淌下来,他的心像刀绞般痛苦……
  
  把老人送到银湖村后,金桂凤又吩咐出租车司机把车开到乡政府。可乡政府哪有宋乡长的影子?金桂凤心急如焚地在办公室里等着,随着时间分分秒秒的过去,她额头上淌下了涔涔冷汗。一旁的乡秘书知道她在为银湖村的拆迁户着急,他敬佩金法官的敬业精神,悄悄把宋乡长的秘密手机号码告诉了她。金桂凤很快打通宋乡长的手机,愤怒地问:“宋乡长,你在哪里?”宋乡长先是一愣,接着打哈哈,说他在外面考察,要半个月后回来。金桂凤大声说:“你作为一个乡长,为什么言而无信?我要你立刻回来,银湖村的拆迁户等不及了!”
  
  宋乡长拉长声音说:“我在千里之外啊,怎么赶回来?金法官,我劝你还是多关心你自己吧!”说罢,关了手机。
  
  她怎么等得了半个月,到那时,不知自己还在不在人世。她摇晃了一下,扶住办公桌,脑袋又像被锯子锯开一般,疼痛难忍,她握拳不住地捶着脑袋,并且大口大口喘气。乡秘书一看这模样,明白金桂凤忍着怎么样的病痛,心里十分感动,顾不得日后宋乡长的报复,又气愤地告诉她:“金法官,宋乡长根本没有出去考察,这些日子,他一直躲在银湖度假村,乡里的工作用电话遥控。”
  
  金桂凤“啊”了一声,她怎么也想不到宋乡长原来在同她捉迷藏!
  
  乡秘书越说越气愤,抖出了法院判决后宋乡长同颜老板又在拆迁补偿费上做手脚的内幕,听得金桂凤咬牙切齿,怒火中烧,也深深责备自己工作没有做彻底。她一口气跑出乡政府大院,叫了辆摩托,把她送到银湖度假村。当她掏出5元钱付车费的时候,驾驶员一推,说:“金法官,我认识您,您是为老百姓申冤办事的金青天,我怎么能要您的钱?”说完,掉转车头走了。金桂凤眼睛发热,心里说:“就冲着这样纯朴的老百姓,我为他们死也情愿。”
  
  银湖度假村坐落在碧波荡漾的银湖畔,后靠一座满目葱茏的小山,凤景极佳。金桂凤为了办这个案子,来过许多次。她一个包厢一个包厢地寻找,在三楼神仙厅外听到里边噼里啪啦的洗牌声,轻轻推开门,只见宋乡长同颜老板,还有其他两个老板模样的男人在打麻将,赌兴正浓,金桂凤进来也没有觉察。宋乡长面前高高堆着一叠百元人民币,显然是颜老板他们故意输给他的。金桂凤气得眼睛直冒火,大喊一声:“宋乡长!”
  
  这喊声犹如一声霹雳,把宋乡长震得蹦起来,他怎么也想不到金桂凤会找到这里来。他推倒牌,挪开钞票,尴尬地说:“金法官,你——”
  
  金桂凤讥讽地说:“宋乡长,你在手机里不是告诉我远在千里之外考察吗?原来是在麻将桌上考察啊?”
  
  宋乡长支吾道:“嘿嘿……我们玩几把。”
  
  金桂凤怒不可遏地说:“这么多的钱堆在你面前,还说玩几把?你身为一个共产党员,一个管七八万老百姓的乡长,当你在度假村过着神仙一般快活日子的时候,你知道不知道,银湖村还有多少拆迁户呆在四面通风的草棚里?你知道不知道赵阿发的老伴被赶出医院,高烧不退,生命垂危?宋乡长啊,你心里究竟装着点什么,我真替你脸臊!”
  
  其他两个老板模样的男人一看情况不妙,站起来溜了,颜老板则坐着不动。
  
  宋乡长拉下脸说:“别说得那么难听,乡里有乡里的难处,颜老板给的拆迁补偿费,我也没乱花。”
  
  “你撒谎!”金桂凤一口气怒斥宋乡长乱花老百姓血汗钱的一桩桩事实,“颜老板给银湖村的拆迁补偿费,让你买一辆车就花去了20万,在你的带领下,几个乡领导所谓的出国考察又花去十几万,还近几年在饭店欠下的吃喝费五六万……还说没有乱花?那是百多户银湖村拆迁户的养命钱啊,你真狠得下心!”这情况,都是刚才在乡政府听乡秘书反映的。
  
  宋乡长被揭了底,恼羞成怒,露出一副赖皮相说:“不错,钱我花掉了,金法官,你说怎么办?”
  
  金桂凤一拍桌子说:“谁花的谁吐出来,一分不能少!”
  
  宋乡长冷笑一声,说:“我不落实呢,你能把我怎样?”
  
  金桂凤说:“我死盯着你,你跑到哪里,我盯到哪里,直到拆迁补偿费全部落实到银湖村拆迁户手里。”
  
  宋乡长一听哈哈大笑,双手一摊说:“那好吧,我的金大法官,我保证不会跑,你呢,就在这儿开个房间盯吧……”其实,早在一个多月前,他就从县医院的朋友那儿得知金桂凤脑子里长了肿瘤的消息,不管动不动手术,她活着的可能性都很小。眼看兑现银湖村拆迁户补偿金的期限已到,钞票已用光,他灵机一动,来个金蝉脱壳,躲起来再说,拖它一个月、两个月,你金桂凤也就差不多了。可他做梦也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追到了这里!此刻,他看到金桂凤额头上冷汗直淌,脸色越来越灰白,便又装出很诚恳的样子说:“金法官,我佩服你的敬业精神,可是,你不能用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啊,我有的是时间,可你的时间很宝贵。说实在话,像你我目前这种情况,你肯定较量不过我。”
  
  一直没有开口的颜老板站起来,冷冷地说:“金法官,还是看病去吧,保你的命要紧。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我可担当不起。对不起,我要走了。”
  
  “颜老板,你也不能走!”金桂凤突然张开双手,大声喊:“你的补偿费也没按照法院判的交足,今天一同交清!”
  
  “我要是不交呢?”
  
  “法律不会放过你,良心和道德会审判你!”
  
  “哈哈,什么法律,什么道德,老子有钱就有一切,你小小一个法官又能把我怎样?”颜老板仰天大笑。
  
  “你……你太放肆了!”由于气愤过度,一阵电击般的头痛猝然袭来,金桂凤的脑袋像被千万根钢针戳着,一阵比一阵厉害,这在以前从来没有过。她全身颤抖,本能地攥紧双拳,想砸自己脑袋,以减少痛苦,但她不想在他们面前示弱,她咬住牙关,拳头越攥越紧,指甲竟然深深掐进掌心,鲜血从双掌淌下来。
  
  宋乡长同颜老板惊呆了,如此坚强的女人他们从没有见到过。
  
  宋乡长怕真出了意外,惊慌地说:“金……金法官,你……你快去医院。”
  
  金桂凤一咬牙齿,把胸挺起来,斩钉截铁地回答:“我现在是在执法的岗位上,你们不把拆迁补偿费交到银湖村拆迁户手里,我决不离开!”
  
  就在这时,一阵声浪从窗外涌进来:
  
  “金法官,你在哪里?”
  
  “金青天,你快出来啊!”
  
  “闺女哇,你的病不能拖哇……”
  
  原来,赵阿发老人回到银湖村,越想越不安,立刻喊上拆迁户们赶到乡政府。乡政府说金法官离开了,他们又来到街上,一面喊着金法官,一面寻找。刚好遇上刚才载金桂凤的摩托车驾驶员,告诉他们金法官去了度假村,于是,他们一路飞跑着赶来,在楼下一声声深情地呼喊。
  
  金桂凤从窗子里伸出头去,激动地喊道:“乡亲们,我没事,你们回去吧!”
  
  村民们看到了金桂凤,一齐跪下:“金法官,我们不能没有你,求求你快去省城动手术,金法官……万一有个啥,叫我们怎么办啊?!”
  
  金桂凤双眼含泪,哽咽着说:“乡亲们,我也求你们了,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要宋乡长和颜老板兑现你们应该得到的一切!我对不起你们啊,让你们受苦了……”
  
  看着这惊心动魄的场面,宋乡长麻木的灵魂霎时间被震醒了,他狠狠地朝自己抽了一个耳光:“我好混蛋!”然后抱起快倒下的金桂凤,直往楼下奔。金桂凤的身子好轻啊,像团棉絮。他怎么也想不明白,这个瘦弱的脑子里长了肿瘤快走到生命尽头的女法官,竟然有着如此坚强的意志!他一面奔跑一面喊:“桂凤,你要挺住,我送你去医院……桂凤,你要给我一个改正错误的机会啊,桂凤,我错了……”
  
  宋乡长把金桂凤抱到楼下,放进自己的小轿车。金桂凤一身庄严的法官制服已经被冷汗浸透,她用微弱的声音说:“宋乡长,谢谢你,我相信你会把老百姓的一切真正装进心里,我……我可以放心去了……”说完,慢慢合上了眼睛。
  
  颜老板跟下来,看到宋乡长把车子开得飞快,银湖村的拆迁户们追赶着车子,一声声喊着:“金法官……你要挺住!你不能离开我们……”他双腿突然一软,朝飞驰而去的小轿车跪了下去……


【天方怪谈更多精彩推荐】


网上“杜甫很忙”

被吹散的云

雨夜惊魂

赚钱离婚

离奇的凶宅案

空中楼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