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天方怪谈 >> 正文

被追杀的幸存者  热度:

 
更多

  我在凌晨4点左右的时候来到了位于紫金山上的南京人工智能实验中心,为了给早上8点将要被执行死刑的一个犯人做一些心理辅导。今晚将是那个犯人渡过的最后一个夜晚,据公安部门的人说,犯人显得有点躁动不安,所以他们希望我能给这个犯人提供一点帮助。我是一名心理医生,这样的请求对我来说是分内的工作,所以我并不介意深夜前来。可老实说,这是我第一次对一个知道自己即将死亡的人做类似的工作,心里难免有些忐忑。
  
  当我驱车来到实验中心的时候,感觉到山上有着明显不同于闹市的安静。实验中心掩映在茂密树丛中,显得很不起眼,低矮的围墙环绕着一栋3层的四平八稳的灰色砖楼,看起来像上世纪的中学宿舍。一条蜿蜒的小路延伸到这里,除了这栋小楼周围并没有别的建筑。
  
  当我的车靠近的时候,实验中心的安保系统马上识别了我的身份,然后请求对我的车辆的控制权,在征得我的同意以后,系统控制我的车来到了小楼门口。实验室的研究员林亦和一个警察已经等在那里了。林亦还是老样子,雪白笔挺的实验服纤尘不染,显得一丝不苟。他是我的大学同学,好像自从我第一天认识他起他就是这个样子。他旁边的警察看起来三十多岁,显得倒很随和,没有警察的那种严肃感。
  
  “这位是方安警官。”林亦一见面就给我介绍。方警官马上伸手道:“李博士你好,刚才就是我打电话请你来的,这么晚麻烦你真是不好意思。”
  
  “没关系,如果能有所效劳那也是我的职责所在。”我说道,“我想先听听犯人的一些情况。”“他是一个系统漏洞。”林亦没头没脑的说。念大学的时候,林亦几乎就是一个书呆子,那时他把大部分的时间都放在了图书馆和实验室,老实说,他并不是一个有趣的人,但知识却很渊博,跟他在一起总能学到点什么,所以那会儿我们俩倒是能聊得来。
  
  “系统漏洞,什么意思?”我对这个回答感到不着边际。
  
  “他本来应该在30年前就死去的,可是不知什么原因,他竟然一直活到了现在,我想一定是我们的‘生命代换调节系统’存在什么问题。”林亦答道。
  
  我知道,林亦所说的“生命代换调节系统”是指一套总部设在上海的计算机控制系统,这个系统控制着全球的人造大脑,会在一个人的寿命达到150岁时将他的大脑关闭,也就是说会杀死他,所以民间都把这个系统叫“阎王系统”。
  
  “也就是说这个人现在已经180岁了?”我边走边问,这时我们已经走到了林亦的办公室,整个楼里面似乎都没什么人,显得很安静。
  
  “是的,我想一定是这个系统还存在什么漏洞才让他活了这么长时间,可是我们还没查出结果来。”林亦眉头紧皱地说,他这一定为了能找到这个“漏洞”费了不少心思。
  
  “他已经失踪三十年了,一直没有下落,直到昨天我们才在格林兰岛附近的一座小岛上发现了他。他本人一定知道他是怎么逃脱的,可是他一直心神不宁,我们无法从他那了解到任何情况。”方警官说道。
  
  “既然这样,你们为什么还要急着处死他呢,他到底做了什么?”想不到警方昨天才找到这个人,今天就要处死他,这让我吃了一惊。
  
  “他触犯了《人类生存权益法》。你知道,这部法律是由人类生存权益委员会制定的,世界上任何人触犯该法律都必须立即执行死刑,甚至都无需审判。我们也只是在执行法律。就我本人来说,我对这个人也深表同情。”方安警官一脸无奈的说。
  
  “可是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部法律有这么苛刻。”我不解地问。
  
  “那是因为这部法律从来没有以这样的形式执行过,严格来说,他是第一个触犯这部法律的人。”方警官解释道。
  
  “这是什么意思?”我愈加不解地问。
  
  “你知道,一个人经过改造最多能活150岁,然后他就必须接受死亡,这是一个我们从小就知道的常识。可你知道这是为什么?”方警官反倒问我。
  
  “那是因为在自然情况下人类的极限寿命大约是120岁左右,可是经过改造以后,一个人的寿命可以轻松的突破120岁,极限寿命可能难以估计。但是如果人人都活那么长的话,地球的人口将无限增长,我们的资源不足以供给这么多人口,我们的社会将会崩溃。所以法律规定,经过改造的人最多可以比自然人的极限寿命多活30年,也就是150岁。除非一个人不经过改造自然的活到超过150岁——但这是不可能的,一个人如果活到150岁,那么他就必须接受死亡,这是他对于社会的责任。”我回答道。
  
  “其实一个活到150岁的改造人,他的生存权就自动交给了‘人类生存权益委员会’,然后委员会下属的‘生命代换调节系统’会控制这个人的死亡。”林亦补充道。
  
  “是的,”方安警官接着说道,“五十多年来,这个系统一直运转良好,所有活到150岁的人都顺利的死亡了。所有经过改造的人的身份信息都会记录在‘世界改造人名单数据库’里面,每一个改造人的死亡信息也都会登记在这个数据库里。但30年前警方就发现有一个改造人本来应该在那时候死亡的,可是我们却一直没有收到他的死亡信息——他失踪了。警方一直想确认这个人的死亡信息,可是这个人一直杳无音讯,直到最近我们才偶然发现了他。既然找到了他,那么法律就应当被立即执行。”
  
  “可是每一个改造人的脑部不都是与‘生命代换调节系统’远程联系,并在其死亡的时候受其控制吗,系统怎么会也找不到这个人?”我不解地问道。
  
  “一切都还是个迷。李博士,如果你能让他平静一点,或许我们就可以从他那里了解点情况了。”方警官说道。
  
  “我只希望我能帮助他平静的走完最后一程,这个人其实并没有做出什么伤害别人的事,只是比别人多活了几年。”我忽然对这个人有某种同情感。
  
  “是的,所以我们也希望能尽量地帮助他。”方警官说道。
  
  “明白了,”我说道,“能不能给我介绍一下他的身世,然后我去跟他谈一谈。”
  
  “这个人叫黄安邦,生于1986年,以前是一个成功的商人。他在自己60岁的时候,也就是2046年,将自己的心脏更换为人造心脏,随后十几年间又更换了其它一些器官。2077年,他为自己更换了人造脑,是世界上最早更换人造脑的人之一。根据生存权益法,他应该在2136年死亡,可是从那之后他就消失了。这就是我们能知道的关于他的大概情况。他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人,没什么特别的。”方安警官介绍说。
  
  “明白了,那请你们带我去见他吧。”我说道。
  
  林亦和方安警官带我坐电梯到了地下5层。原来这个表面看起来不起眼的研究中心其实却别有洞天,它的地下有着更广阔的空间。里面的模拟日光使那里看起来像是白天。据林亦说,将研究中心的主体建在地下倒不是为了隐秘,而是地下建筑更加稳固所以也更加安全,而且现在的模拟日光技术也使得白天和黑夜地上同地下的界限更加模糊了。位于地下的实验室看起来倒更加忙碌一点,不时能看到工作人员来往。
  
  两人带我到了关着犯人的房间的门前,我跟他们说只要我一个人进去就可以了。很明显他们知道里面关着的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人,所以很放心的让我一个人进去,就各自准备自己的事情去了。我轻轻地敲了一下门。
  
  “请进。”里面的人回答道,他的声音听起来显得有点疲惫。
  
  我推门进去以后,发现房间不大,里面只摆了一张书桌和两只沙发,书桌对面坐着的人看起来五十多岁,在我进来之前他在看一本书。
  
  “你好,我是一名心理医生,我叫李攸。我希望能跟你聊聊,但愿我没有打扰你。”我先做了个尽可能显得没有敌意的自我介绍。
  
  “其实我并不怎么能看得进去,只是在装模作样而已。”那个人微微一笑,他那种带着善意的笑容使我刚才略有些紧张的心立即放松了下来。说着他已经将刚才看的书合上,站了起来,伸出手跟我握了握,然后他指了指靠墙的沙发示意我坐下来。这个人中等身材,头发有些灰白,眼神里露出一丝疲惫,但绝不会让人想到他是个罪犯,满脸的和善使他看起来就是一个邻家的老先生。
  
  “一定是方安警官请你来的吧?”待我坐下,他才坐下问道。
  
  “你怎么知道?”我有些好奇。
  
  “他是个好人,我从眼神里能看出来,他一定是看到我焦躁不安才请你来的。”
  
  “是的,你看的很准。”我由衷地说道。
  
  “呵呵,活了这么多年了,我对人的感觉从来没骗过我。”他的脸上显出几分愉悦。
  
  从这个人身上我看不出来有什么焦虑,反而显示出一种阅尽世事的平和,这倒让我怀疑方安让我来有点多余了。
  
  “老实说,我现在正想找个人说说话呢,你来的正是时候。”他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
  
  “刚才你在看但丁的《神曲》?”我从他已经合上的书的侧面看到了书的名字。
  
  “是的,”他低头看了一眼那本书,微笑道,“或许你会觉得这样读书有些老派,但是从我们那个年代过来的人,我觉得只有手捧着这种纸质的、实实在在的书才算是真正的读书。”
  
  “我能理解,我也尝试过这种读书方法,其实效果不错。”我说道。
  
  “是啊,一页页的翻书也多少能让人平静一点。”
  
  “这是一本描写人死之后的经历的书。”我想找一些共同话题。
  
  “你也看过?”他显得有些惊喜。
  
  “只是了解一点,书里面说善良的人会进入天堂,或许死亡并没有那么可怕。”我试着安慰他。
  
  “我明白你的意思,谢谢。”他和善地说道,“之前我确实对这一切有些恐惧,但别担心,现在我已经平静多了。其实我并不畏惧死亡本身,我只是害怕死后的那种未知感。”
  
  “能跟我说说你的故事吗?”看到他那种坦然的神情,仿佛待会要去朋友家里做客,我顿时轻松了不少。这时我突然对他的经历充满了好奇,我想一个跨越三个世纪的人说的经历一定比历史书上读到的要精彩。
  
  “能在生命终结以前跟人回顾自己的一生是再好不过了。从哪说起呢……我出生在1986年,那是知识大爆炸时代的前期,但与现在比起来我们的生活就传统的多了。关于那个时代你知道什么?”他反问道。
  
  “那个时代并不太突出,普通的历史书都是一笔带过,我想值得一提的就是中国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崛起的吧。”我试着说道。
  
  “是啊,我们年轻的时候都还不敢想象中国有一天会主导世界,可这一切我却在我有生之年见到了。尽管那个时代显得有点平庸,但也正因为如此,才使得我们那一代人能够了解更早时代的人们的生活。我小的时候,即便在中国都有人晚上还用蜡烛照明!”他停顿了一下,看到我一脸惊讶他才接着说道:“所以我认为我们是承上启下的一代人,联接两个明显不同的时代,这是我们那一代人的伟大之处。
  
  “那时候,我像其他人一样,到学校接受教育,然后成家立业,再然后过着平静的生活。可是世界在改变,而且变得越来越快,这是生活在我们那个时代的每一个人都能感受到的。新技术层出不穷,新产品朝夕间更新换代,曾经引领时代潮流的东西转眼间就会被时代碾压,包括人。我们这些曾经的新生代在我五十多岁的时候已经被年轻人视为老古董了。这时候人体改造技术为我们带来了希望。
  
  其实人体改造技术的萌芽早就有了,我年轻的时候就听说过有人移植了人造机械心脏。那会儿只是听说,感觉还很新鲜,后来这样的事就越来越不足为奇了。那时人造器官出现了两种趋势,一种是通过克隆获得有机器官,另一种是机械器官。一开始人们倾向于克隆的有机器官,很多身体出现病变的器官都可以通过这种方式跟换为新的,这完全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但我本人却从一开始就更青睐机械器官,后来的事实也证明我的眼光没错。2046年我更换了自己的心脏,因为在那之前我的心脏就不太好,当时我感觉自己一下子年轻了20岁!从那之后我就认定这种技术将改变世界。
  
  后来我又陆续的更换了自己的一些其他器官,我在76岁的时候将眼睛换成了人造的,从那以后我就又有了婴儿般的视力,我感觉自己的生命重新绽放了。新技术使人类的寿命大大的延长了,但这还不够,直到人造脑的出现。
  
  那时候人们对人造大脑的研究取得了突破,2062年上海的一家实验室率先制造出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造大脑。这个大脑用人造神经元完全模拟人脑的结构,具有人脑的全部功能——尽管它的体积在现在看来实在太大了。当时的工程师甚至赋予了它以人类的感情,它的智力达到了人类16岁左右的水平,能像人一样与别人进行交流。当时这个新闻震惊了世界。但问题随后而来了,几乎全世界的人们都在激烈辩论是否应该赋予它以一定的人类的权利。最终的结果你是知道的,后来的历史书上也都有,那就是人们认为如果放任这种技术发展,人类社会可能会被这种人造智能所取代,所以世界上第一个人造大脑被销毁了,而且国际间也立法禁止了相关研究,如同早先禁止克隆人的研究一样。
  
  后来的事情大概你是很熟悉的,得益于科学家对人脑结构的解析,人造脑并没有就此销声匿迹。人们想到了一个利用此技术的两全其美的办法,那就是将人类的记忆移植到人造脑里面,这样的话,拥有人类记忆的人造脑还是在维护人类的利益,是人类生命的延续。这种技术刚出现的时候我已经90多岁了,我没有像同时代的大多数人一样采取观望的态度,而且那时候我的记忆力也已经每况愈下,我知道我不能再等了,于是我接受了当时几乎还处于实验室阶段的人脑移植技术——我将自己的大脑也换成了人造的了。这样做,一方面是出于我对更换人造器官的好感,另一方面也由于我那时候在商业上的成功,要知道当时这种移植手术只有不多的人才能负担的起。很幸运,我的手术取得了成功,我活了下来。”
  
  “能跟我说说第一次使用人造脑的时候的感受吗?”现在我们对记忆移植技术已经司空见惯了,但我很想知道第一批采用这种技术的人的感受,而我眼前的这个人几乎是这些人里的一个活化石。
  
  “当时,我感觉自己只是睡了一觉醒来,我还是我。只是我的脑袋有时候会发热,我能在头上摸到人造脑透过脑壳散发出来的热量,我能明显的感觉到我的脑壳与大脑间的摩擦,如果摇头的话还能听到脑袋里面金属轻微的震荡声……我意识到我的大脑变成了一堆零件。一开始我对这一切都很不适应,不过慢慢的也就变习惯了。或许真正的我当时已经死了,而现在的我只不过是他的一个影子。”说这些话的时候他的眼睛凝视着我,显得有点感伤。
  
  “那后来呢?”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我才又问道。
  
  “后来,我获得了新生,继续随着这个世界前行,人体改造技术也越发成熟了,移植人造大脑的人越来越多。其它相关技术也在进步,比如皮肤更新技术。年龄的鸿沟缩小了,人们再也无法从一个人的外貌来判断一个人的年龄。人们似乎再也不用惧怕死亡了,直到有一天我们这样的人越来越多。尽管当时的人口出生率大大下降,但全世界的人口还是在不断增加,世界因此不堪重负。问题还远不止如此,更严重的问题是改造人逐渐把持了社会的高层,社会的新陈代谢变得缓慢,年轻人与改造人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大,我们的社会逐渐失去了以前的活力。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死亡是一个人对于社会和他人的责任,经过长时间的争论,我们最终在2112年成立了‘人类生存权益委员会’,再后来,150岁以后必须死亡成为了一项人人都需要遵守的法律,这些你都是知道的。”
  
  “还有一个问题,你是怎么在150岁之后还能活下来的?”我尽量委婉得问道。“这个很简单,因为我从没有为我的脑袋做过什么更新。”他有点得意地说道。
  
  “什么?你是说的大脑从手术后一直用到现在!”我惊讶地问道。
  
  “是的,后来的人造脑又增加了一些花里胡哨的新功能,像什么可以将眼睛的视力弄得跟望远镜一样好,或者是弄得嗅觉和狗一样之类的新功能,我对这些统统不感兴趣,我觉得还是接近自然的人最好。我们的第一代人造脑出现的时候还没有生命更新系统呢,后来我才知道,如果进行大脑更新的话就会在里面安装一个与生命更新系统联系的装置,我一直歪打正着没更新过自己的大脑。好在我的这个老古董一直没出过什么问题,所以我的脑袋跟生命代换系统一点联系也没有,也接收不到它的死亡控制命令。”他说这话的情形看上去像一个恶作剧得逞的小孩。
  
  “你现在使用的还是八十多年前制造的第一代人造脑!”我还是忍不住感叹道。
  
  “是的,正是因为这样我才躲过了死亡。你知道,在发出死亡命令的前1年,生命代换系统就会提醒当事人注意,但我却一直没有收到这样的提醒。本来我在2136年已经做好了死亡的准备,可是我却一直活了下来。我知道我的行为是违法的,本来我应该去自首,但对死亡的恐惧使我选择了逃避。30年来我几乎离群索居,一直在漂泊。我没有一个同龄人,即便在人群里我都会感到孤独。我早已经厌倦了这样的生活,我想念我那些死去的朋友,或许我马上就可以见到他们了。”他平静的说完这一切,似乎是在期盼什么有意思的事情。而我的眼睛却有些湿润。
  
  这时候我听到了几声敲门声。进来的是方警官:“时间快到了,请准备一下吧。”
  
  黄安邦缓缓的站了起来,对我微微的笑了一下:“这是每个人的归宿,与其他人相比,我已经很幸运了,我了无遗憾。”他似乎是在安慰我。
  
  方安带着我们走到了一间实验室门口,林亦已经在等着我们了。
  
  “这么说,今天你是刽子手了?”我想开句玩笑活跃下气氛,可其他人只是勉强礼貌的笑了笑,这种时候谁的心里都会有些伤感。
  
  “你不会感到痛苦的,就如同睡着了一样。”林亦对黄安邦说道。
  
  “只是这次再也不会醒来了。”黄安邦长出了一口气似地说道。他转向我和方安,伸出手和我们紧紧地握了握:“谢谢你们。”
  
  看着实验室的金属门沉沉的关闭,我才问方安:“他们会怎么处死他?”
  
  “很简单,只要关掉他的大脑然就行了。”
  
  “然后呢?”
  
  “实验室只负责关闭他的大脑。他的脑部和其他人造器官有关会被取出回收,遗体会被火化然后安葬,当然这就是其他部门的事了。”他说完,我们俩都不再说话,一起在门外等待“死刑”的完成。
  
  一个多小时后实验室的门才又重新打开,林亦走了出来。
  
  “什么情况,怎么用了这么长时间?”方安问。
  
  “他又是第一个。”林亦笑道。
  
  “什么意思,什么叫‘又是第一个’?”我对这句话感到莫名其妙。
  
  “最近我们在做一个根据‘人类生存权益委员会’授权的实验,叫做‘复制记忆计划’。简单的说就是将人的记忆以程序的形式保存下来。刚才我们在实验室收到了委员会的授权,对他进行了这个实验,成功了——他的记忆以数据的形式保存下来了。”
  
  “也就是说,他还没有死?”我惊奇地问道。
  
  “是的,只要将他的记忆植入人造脑他就又能复活了。”
  
  “可是这项实验有什么意义呢?他的身体已经死了,难道将来可以给他一个全机械身体吗?”我追问道。
  
  “不,即便机械身体对资源的消耗要小一点,可是地球也没有资源来供养更多的人了。”
  
  “那这项实验的意义何在,只是将人的记忆冻结在储存器里?”我不解的问道。
  
  “这是一个全新的计划的一部分,现在全世界的人工智能实验室都在为此努力。我们计划用计算机构建一个虚拟的现实世界,这个虚拟的世界将会和现实世界一样丰富,现实世界的一切里面都会有。这个虚拟世界构建完成后人的记忆会被植入进去,人就可以继续生活在这个世界了。”
  
  “什么,这怎么可能?”我吃惊地问道。
  
  “是的,这个计划刚刚起步,完全构建这个虚拟世界可能需要几十上百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但成功是完全有可能的。”
  
  “所以你们现在就在搜集人的记忆,以便让他们未来生存在那个虚拟世界?”
  
  “是的,一个人的记忆就是未来虚拟世界里一个活生生的人。这个人真幸运,他是第一个将记忆成功保存的人。如果整个计划成功,人在150岁以后还可以继续生活在另一个世界里,从这个意义上说,人类将获得永生。”
  
  ……


【天方怪谈更多精彩推荐】


网上“杜甫很忙”

被吹散的云

雨夜惊魂

赚钱离婚

离奇的凶宅案

空中楼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