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天方怪谈 >> 正文

谁拿了我的东西  热度:

 
更多

  周栗是一名高三学子,成绩优秀,深受各科老师及班主任的喜爱。父母是公司小职员,有一个妹妹,读高一。有两个很要好的闺蜜和一个隔壁班的男朋友,虽处于临近高考的阶段,却过得相当悠闲滋润。但是在距离高考两百二十五天的时候,班上来了一位转学生,将周栗美好的生活搅成了一滩浑水。
  
  林梓涵就是那位让周栗恨之入骨的转学生。林梓涵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女生,刚转过来就被班里男生赞为班花、女神,而且模拟考的成绩更是超越周栗位于班上第三,年级二十。甚至连周栗的男朋友何至桓都时不时假装不经意的向她打听林梓涵。从根本上讲周栗是很小气的女生,尤其是在这方面,所以她越看林梓涵越不爽,越看越不顺眼,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但她又是个虚伪的女生。尽管心里很不舒服,但在班上还是和林梓涵关系不错,并把自己的两个闺蜜介绍给林梓涵,在外人看来她们四个是很要好的朋友。在男朋友向自己打听林梓涵时也会笑着轻松的回答,没有一点儿不耐烦。也就只有她的两个闺蜜,胡冰和吴甜知道她的小心思。因为她们三个聚在一起时经常诟病林梓涵,这成为她们三个之间的小爱好,乐此不疲。
  
  周栗在家人面前一直都是乖乖女的形象,性格温和,成绩优秀,待人友好……总之就是一个完美的女儿和姐姐。反观妹妹,与她大相径庭。叛逆,初一就开始交男朋友,与社会上的人打交道,成绩勉强可以自费上周栗所在的高中,但是在家里还算听父母的话。晚饭时妹妹提出要换手机,说自己的手机用了三年,也不是新款,拿出去朋友都笑话她。父母始终是心疼女儿的,但考虑到经济情况没有做声。周栗提议,要不你先用着我的吧,我用你的,我也高三了,不经常用手机,最多接收下老师的短信或给爸妈打电话。妹妹不情愿的努努嘴,但看爸妈都不出声,只好同意周栗的提议,周栗的手机也就刚买两个月,也算是比较新款的智能手机。
  
  高三上学期快要结束了,但迎接他们的并不是愉快的假期,而是无休止的补课。即使教育局对于高校补课的事发过禁止文函,但对于周栗所在的市重点高中来说并不起作用,补课还是照常继续,只是取消了晚自习。高三学子还是风雨无阻的上课。
  
  最近何至桓打听林梓涵的事越来越频繁,周栗终于爆发,与他吵了一架,不欢而散。连续三天了两个人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周栗也不再假惺惺的与林梓涵交好,而是远远的视而不见。
  
  周六周栗约两个闺蜜来家里看书,期间周栗一直心烦意乱无法专心。她开始绕着书房走来走去,将书架上的书抽出来又放进去。突然看到一本牛皮纸质的日记本,她好奇地抽出来端详。封面没有任何图案,只在右下角写着琪智二字。琪智貌似是外婆的名字,难道这是外婆的日记?周栗想。翻开日记本,看到清秀的字迹整齐的排列在纸页上,上面的内容大概是讲述给人家房子看风水遇到的问题,还记录了一种使人丧命的方法,周栗越看越觉得背脊发凉。“喂,小栗你在干嘛?”吴甜突然拍了一下周栗,周栗吓得大叫一声,把日记本掉在地上。“这是什么?”胡冰捡起日记本,轻轻拍了下封面的灰尘,问道。
  
  周栗犹豫了一下,边翻开日记本边说,“这是我外婆的日记本,我外婆在我五岁的时候就去世了,我对她印象不深,有一次我无意间听到爸爸和妈妈在讨论外婆,说外婆是被恶鬼缠身才去世的,我当时并不相信,但是你们看,这里面记录了外婆帮人驱赶脏东西的具体事件,还有……”周栗停了一下。“还有什么?还有什么?”胡冰好奇地催促道。周栗深深地看了她们一眼,说:“还有,怎样让人不知不觉死亡……只要将你想杀的人的私人物品放在自己床底,用一把刀压着,晚上你会梦到自己进到一间房间里,里面会有一张石台,上面放着一把刀和那件物品,只要你在上面画个叉,那个人第二天就会不知不觉的死亡……”空气似乎凝结了,没有人说话,只能听到细微的呼吸声。胡冰和吴甜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敢置信。
  
  “哈哈,瞧你们吓得,骗你们的,我外婆确实是在我五岁的时候走的,也算得上是一个,恩……帮人看风水的吧,其他都是骗你们的。”周栗的笑声打破了诡静的气氛。“好啊,小栗你个坏蛋,竟然吓我们。”吴甜边说边用手假装捶打周栗,三个人又重回愉快的氛围。
  
  凌晨一点半,周栗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子里老是想着今天看到的日记本,尤其是那个杀人方法。周栗没有骗她们,日记本上的确记录着那样一个杀人方法。试一下吧?周栗内心的恶魔在蠢蠢欲动。可是万一是真的……想着想着,她睡着了。
  
  一夜无梦。生物钟六点半就起床的周栗,就算是周末最迟八点半也起床了,今天很反常的睡到十二点才起来,还是妹妹叫她吃午餐了她才被吵醒的。做了一下午的习题,周栗伸了个懒腰,随手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有一条未读短信。“我们分手吧。”是何至桓发过来的。看着短信发了一会儿呆,周栗还是无法相信何至桓要和自己分手的事实。他们认识了十二年,在一起三年,她宁愿相信自己出现了幻觉也无法接受他要和自己分手。眼泪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心揪在一起,脑子里只有那句,我们分手吧。周栗发泄似的把笔袋狠狠的扫到地上,然后抑制不住大哭起来。她把自己重重的摔到床上,趴在被子上痛哭流涕。晚饭也没有胃口吃,浑浑噩噩的在床上半睡半醒。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的眼神不再呆滞,咻的一跃而起,在撒了一地的文具里寻找什么。突然愣住,缓慢的从地上捡起一块橡皮,这是林梓涵前段时间借给她的,一直忘了还。然后周栗拉开书桌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削铅笔用的美术刀,嘴角扯出诡异的弧度,迅速爬到床边,将橡皮和小刀叠放在床底,拉上窗帘,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很快她就进入了梦乡。她梦到自己走在一片森林中,雾气很大,两米开外的事物几乎看不清,她小心翼翼的摸索着前行,森林里静得诡异,只有她踩着落叶发出的清脆的声响。大约走了五分钟,她隐约看到前面有一间屋子。她想,这应该就是外婆日记本上说的房间了吧。她很害怕,但是脚步不受控制的往那间屋子走去,仿佛有人牵引着你,游离间已经到达了门口。看着轻薄的木门虚掩着,她轻声问了一句:“有人么?”无人回应。她又很小心的敲了下门,“有人么?”这时雾气中似乎有一个黑色的影子一闪而过,周栗吓了一跳,轻声叫了出来,迅速推开木门进去然后将栓子栓上。她快速的喘了几口气,眼神瞄到身前大约一米五处有一张石台,石台上摆放了很多物品,还有各异的刀,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家具。她找到了林梓涵的那块橡皮,拿起橡皮上压着的美术刀,延对角切出一个X形状的沟壑,随后脖子被人狠狠的敲击,便晕了过去。
  
  床头的闹钟在六点半准时响起,周栗伴随这一阵酸痛在浑噩中醒来。她不适的动了动肩膀,真实的疼痛感让她头皮发麻。她赶忙爬起来,寻找昨晚放在床底的橡皮和刀子,但是床底空无一物。她开始害怕起来,不知所措。“姐,吃早餐了,姐,姐……”
  
  “啊,哦哦哦,好。”周栗魂不守舍的回答道。
  
  “你怎么了,一大早的跟丢了魂似的……”妹妹一边嘟囔着一边走去饭厅。
  
  周栗也不懂自己是怎么来到学校,坐在教室里的,她的眼神一直盯着林梓涵的座位。可是早读过去了,第一节课过去了,第二节课过去了……一直到大课间都不见人。
  
  “嘿,我刚才去老师办公室交作业,你们猜我听到了什么……林梓涵啊,今早被发现死在房间里了,据说是昨晚突然猝死的……”邻座的一堆男生聚在一起小声的讨论。
  
  “啊!怎么会这样?”“是啊,是啊,怎么会突然就……”
  
  他们的声音越来越大,引起更多的人往这边靠拢,但是周栗已经什么都听不进去了,她神情呆滞的望着手上的圆珠笔,就连同学不小心撞到她跟她说对不起也毫无反应。
  
  放学后,胡冰和吴甜将她拉到不引人注意的地方。“小栗,你怎么了?今天魂不守舍的?”吴甜担忧的问周栗。
  
  “对啊,你到底怎么了?”胡冰问。
  
  “我,我没事……”周栗始终低着头。
  
  吴甜和胡冰对视了一眼,然后吴甜小心翼翼的问:“小栗啊,那个,听说林梓涵昨晚猝死了,是不是……”“不是,怎么可能啦,我都说了那个方法是骗人的了,我只是,只是……至桓和我分手了。”不等吴甜问完,周栗就急忙的解释道。
  
  吴甜二人见周栗一副沮丧的样子,就算还在怀疑也赶忙安慰。“没事没事,你还有我们呢,何至桓不要你是他没眼光,前些日子我还看到他送东西给林梓涵呢”,周栗抬头很悲伤的看了一眼胡冰,然后缓慢的低下头,眼神中透着杀意。
  
  回到家后的周栗拼命寻找吴甜和胡冰的私人物品,她不允许有人知道她不可告人的秘密,即使是对她有一点点的威胁都不可以。终于,她在衣柜里找到了去年冬天吴甜来她家住时不小心遗落的袜子,可惜的是并没能找到胡冰的东西。
  
  睡觉前,周栗如法炮制的将一切准备就绪,就进入了梦乡。这一次她并没有看到黑色的影子,很顺利的进入到那间屋子。割破了袜子,并没有如上一次一样被击晕。周栗饶有闲情的反动石台上的东西,蓦地发现,那不是自己的会考证么,怎么会在这里?有人想杀自己?对,一定是这样的。看来那个人还没想动手,我要将它拿走。然而就在周栗伸手的一瞬间,她醒了。闹钟在床头努力的震动摇晃,发出滴滴的声响。周栗恼怒地将闹钟狠狠的摔在地上,心里毛骨悚然。现在是不可能再睡觉去将会考证拿回来的了,只能等到今晚,只要我早点睡,应该能赶在那人之前。可是到底是谁要杀我?周栗百思不得其解。
  
  今天吴甜果然没有来学校,据说在来学校的路上遇到了车祸,当场身亡。胡冰课间把周栗拉出去,一到没人的地方立马甩开周栗的手,质问道:“是不是你?一定是你。小栗,你怎么能这样,一个林梓涵还不够么,你还要伤害多少人才肯罢手?”这一连串的质问让周栗恼怒了,她瞪着胡冰,语气强硬的说道:“你凭什么说是我?你有证据么?没有证据就不要在这血口喷人,我告诉你,如果人是我杀的,何至桓我不会放过,你也逃不掉!”周栗说完掉头就跑。她知道了,一定是吴甜和胡冰想杀自己,也就只有她们知道那个方法,一定是的。现在吴甜死了,那么下一个就是胡冰了。周栗跑回教室,经过胡冰位置时顺手拿走了一只签字笔。
  
  吃完晚餐,洗了澡,连累在书桌上的作业都没写,周栗就迫不及待的将胡冰的签字笔和新买的美术刀放在床底,七点半就上床睡觉了。可是她翻来覆去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她试着数羊,数到三百二十七只便觉得心烦意乱。然后她试着听歌、听书,都不起作用。她开始烦躁。新买的夜光闹钟显示已经十一点十五分了,她闭着眼,脑子一片空白……
  
  “啊——”一声尖锐的女声划破清晨的薄雾,周栗的妈妈被吵醒,睡眼朦胧的走到阳台,想看下到底发生了什么。只一眼,整个人就清醒了过来。只见周栗穿着睡衣躺在楼下被血液浸得暗红的水泥板上,双手张开,双眼紧闭,嘴角带着微笑,似是很享受的沐浴清晨的暖阳。
  
  妹妹拿起床头响着铃声的手机,按下接听键,娇柔的说:“喂,是至桓哥啊……”


【天方怪谈更多精彩推荐】


网上“杜甫很忙”

被吹散的云

雨夜惊魂

赚钱离婚

离奇的凶宅案

空中楼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