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天方怪谈 >> 正文

玩失踪变真失踪  热度:

 
更多

  一
  
  我独自一个人,坐在草坪上,捧着一本书,静静地看着,呼吸着早晨的空气,感觉真好,不经意的抬头,却看见了几个床便衣的警察,“身高一米七二,年龄二十五岁,便衣民警,还可能是这所大学的常客,刚从餐厅调查过。”我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还没等我起身,那人便走到了我面前,“你好,我叫何明,是个警察,”“我知道,”还没等他话说完,我便打断了他,“你刚刚到过餐厅,而且,对这里很熟悉。”“你怎么知道的?”“这很简单,首先,你一直那个小本子在不停地记录,不停的问人,其次,你的身上有一点油烟味儿,再次,你能准确找到校园的流动摊位,这些,还不能说明问题吗?”“果然厉害。”“多谢夸奖,我是个侦探迷,这些,小意思。”“好吧,我就开门见山了,你的室友,林琪,从五天前和家人争吵离家后,便与家人失去了联系,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据说你们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琪琪呀,前天我还和他一起去图书馆呢,前天晚上她还在宿舍,昨天早上她就不见了。”“她不见了,你也不着急?”“看你这话说的,我着什么急,昨天我没有课,所以前天晚上熬的晚了点,我醒来都十点了,她在宿舍才不正常呢。”“也就是说,前天晚上,你们还在一起,昨天早上十点,她不见了。”“最起码,在宿舍,是这样的。”“那么,前天晚上她有什么异常吗?”“异常?有,每天晚上她都睡得很晚,有时候我都睡醒了一觉了,她还没有入睡,昨天晚上,她却睡得特别早。”“好,最近不要外出,有些事情,我还要找你在了解。”“好的,何警官。”
  
  送走了何警官,我也收拾起书,朝宿舍走去,我也想知道,琪琪前天是怎么了。回到宿舍,手机上显示了一条短信,短信是琪琪发来的,“黛黛,我最近有点事,不能回学校,替我去请假,不用担心我。”我把短信提供给了何警官,当我们给琪琪打电话时,她的电话,一直是关机,这让我们都想不通。等等,我好像想起了点东西,琪琪一直说她想去青岛,去看大海,她不会是独自去青岛了吧?我在琪琪的床上找到了她的日记,我不喜欢别人翻我的东西,当然也不会去翻其他人的东西,可是这是特殊时期,大不了回头跟琪琪负荆请罪,我打开了她的日记,日记里记载,琪琪因为男朋友的事和家里人吵了架,买了去青岛的火车票,一来去看看大海,二来让自己冷静冷静,三来,也是最重要的,躲过那个对自己猛烈追求、收到家里人喜欢、自己却不喜欢的男生。“这个琪琪,这么大的事怎么不跟我说啊。”我一边抱怨着,一边通知何警官,我向学校请了假,动身来到了青岛。刚到青岛,便接到了琪琪的电话,“黛黛,救我,救我。”“琪琪,琪琪,琪琪你怎么了,说话呀。”琪琪的电话被硬生生的挂断了,“不好,琪琪有危险。”无奈之下,我只好赶快通知何警官,何警官联系青岛当地公安局,拦住了青岛所有的交通要道,然后便开始了撒网式搜索,可还是一无所获。这怎么办,琪琪危在旦夕,我真的快急死了。就在此时,我又接到了琪琪的短信,“黛黛,有没有被我吓到,我没事,你放心,照顾好宿舍的小猫。”等我把短信拿给何警官时,他立马就泄气了,“什么?这小丫头吃饱了撑的没事干,逗我们玩儿?”可是我知道,琪琪有危险,“你能不能看清楚再说话,”我没好气的说,“你这话什么意思?”“你确定你经常来我们学校?”我这是疑问句,不是肯定句,“我当然肯定。”“那,我们学校根本不允许住宿学生养小动物你知道吗?”“等等,你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琪琪一定有危险,她没有办法明着说,所以只能这么做。依我看,我们还是快速定位出琪琪在哪里的好,就趁现在,要不一会儿,她的手机又要被关了。”何警官和其他的几个警官定位出了琪琪的具体位置,我们马上前往,但我们还是晚了一步,我们到的时候,琪琪已经,已经,已经没有了呼吸。
  
  二
  
  琪琪呀琪琪,你走了,我真后悔自己没能早察觉出你的异常,琪琪,你放心,我一定替你找到凶手。琪琪被钝器击伤,流血过多而死,这个地方是个郊区,没有监控,现场一片狼藉,有明显的搏斗痕迹,但有价值的线索不多。好在到处都是泥土,路上留下了汽车碾轧过的痕迹,警方兵分三路,一路沿着车辙印追击凶手,与拦路的警方相互配合,第二路则留在现场,继续搜寻有用的线索,第三路则负责排查琪琪的社会关系。琪琪身上的衣服,不是她的,有很明显的折痕,在衣服上,警方提出到了两个人的指纹,一个是琪琪的,另一个,居然是清风的,在这件衣服的里面,才是琪琪自己的衣服。琪琪很喜欢这件衣服,但是衣服没有口袋,于是她就自己在衣服里缝了个小口袋,琪琪的手很巧,简直是天衣无缝,这个小口袋,也只有我和琪琪两个人知道。在她的小口袋里,我发现了一个小小的锦囊,锦囊里是一小缕头发。这个锦囊我认得,是琪琪自己缝的,她也送了我一个,我把那个做成了香包挂在宿舍里。何警官把这一小缕头发拿去检验,检验的结果,我根本无法接受,头发的主人,正是清风。追查车辙印的警察,也有了线索,车子上没有一个指纹,但是在后备箱里,发现了凶器,上面有指纹,给我们拿来的车子的照片和车牌号,我是认识的,是清风的。什么?清风杀死了琪琪。这个想法一出来就吓到了我自己,显然,何警官他们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们找我要清风的照片,无奈,我只好给了他们一张清风的“剪刀手”照片。我不信,打死我我也不信啊,清风是琪琪的男朋友,两人的关系非常好,这怎么可能啊。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趁着琪琪的尸体还没有拿去尸检之前,我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遍她的尸体,在她的手腕上发现了一个很不起眼的小伤口,其他的,也只有等尸检报告出来了才能知道了。我在脑子里拼命拼命的搜索着琪琪的社会关系,从我认识琪琪以来,少说也快三年了,琪琪是个很开朗、很天真的女生,有时候得罪了人,自己也不知道,好像,好像,好像琪琪是得罪过一群人。我记得那时我们上大二的时候,也是因为清风,有个女孩跟琪琪抢清风,琪琪自己把人给得罪了,那个女孩当时就放出狠话来,说要琪琪好看,还暗中勾结了一些校外人员,会不会是……
  
  我私下里打电话给清风,他根本就不知道琪琪来了青岛,他自己也根本没有去过青岛,还有他的车是家里的,现在有他的父亲支配,具体车在哪里,他也不知道。可这一切线索全都指向了他,我是愿意相信他的话,可我要怎样向警方证明这一切呢?最难办的是,清风没有办法证明案发当天,他不在青岛。我该怎么办啊!
  
  三
  
  我再一次给清风打电话,要他火速赶到青岛,还要他把琪琪的日记也带过来。清风一听琪琪出事了,真的是飞着过来的,这就跟让我肯定了清风不可能是凶手。可是为什么现场留下的全是清风的指纹,这一点,我真的想不通。警方已经对清风刑拘了,不行,想要找到凶手,我需要清风的帮助,我对何警官说出了自己的观点,好说歹说才同意让清风暂时出来,但要接受二十四小时的监视。监视就监视吧,总比关在里面强。我一直在想指纹的问题,而清风呢,就坐在角落里,默默地读着琪琪的日记。指纹好像有些奇怪,我用手分别握住衣服和棍棒,我好像明白点了。我向何警官要求通过电脑对在现场找到的指纹进行比对,果然不出所料,指纹有重叠的痕迹。何警官也发现了这一点,在警方的实验中发现,手在握住不同的东西时,在东西上留下的指纹是不完全相同的,而在现场找到的指纹,不论是在衣服上也好,在凶器上的也好,完全一样。“这也就是说,有人得到了清风的指纹,假冒清风杀死了林琪。”何警官若有所悟地说,“我想也是。”“但是,不能就凭这一点说明清风是无罪的。我们还需要更有力的证据。”“这点我知道。”
  
  等我找到清风时,他已经泪流满面了,“清风,你怎么了,琪琪已经走了,我们能做的就是帮琪琪找到凶手,给琪琪一个交代,你也别太难过了。”我虽这么说,可我心里也不好受啊,“黛黛,你看。”清风拿着琪琪的日记本让我看:家里人又在逼我和清风分手了,我不想这样,我不想把我的一辈子就这么托付给一个我根本不爱的人,T,我该拿你怎么办?清风,我又该如何面对你?我们的海誓山盟,我不想背弃。如果上天可以让我自己做选择,我宁愿给我爱的人当情妇,也不愿嫁给一个我不爱的人。同学两年多,我是了解琪琪的,家里的逼迫真的快压死她了。不过,这个T是谁?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琪琪提起过。我拿起日记,在日记里掉出了一张白纸,依琪琪的脾气,她是不会把一张白纸夹在她的日记里的。我把白纸交给了何警官,在警方的帮助下,我们很快了解到了纸上的东西:我好害怕,现在真的是两个人来爱我,让我做一个选择,两个选一个,谁来帮我。我想过告诉黛黛,可我该怎么跟她说,追我的是你一直暗恋的那个东西,不行不行,我害怕。黛黛,谢谢你一直帮我周旋,我得罪了人,自己也不知道,没办法,这就是我。但我真的很害怕。大家看的是一头雾水,琪琪东一脚西一脚的说什么呢?为什么一直说她害怕?我想我知道凶手是谁了。
  
  四
  
  我拉着清风,躲过了警察的监视,坐上车,悄悄的回到我们的大学,等我们再次出现在青岛,我们还带了一个人过来。刚到青岛,我老远的就看到了警察,我让清风看住我们带来的人,自己去跟警察交涉,在交涉中,不是会向他们所在的方向望去。我要警察去找来琪琪的父母,今天晚上,在公安局,我便要把杀害琪琪的凶手,公之于众。我和清风,还有那个人,我们三个在青岛玩儿了一天,我站在海边,让海风轻抚我的脸颊,也拂去我脸上的泪水,“黛黛,你怎么了?”说话的是清风,我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其他人之后,擦了擦眼泪说:“我没事,就是想琪琪了,琪琪,她一直想来看看大海。”“黛黛,你放心,凶手,一定会找到的。”我点了点头。
  
  到了公安局门口,那人却不想进去了,“黛黛,我看我看还是回去吧。”“怎么了,说好的今天来青岛,全听我的。”我装出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一边嘟着嘴,一边手无从乱舞,“可,这……”“算了,我也不逼你了,你不愿意进去,你走好了。”我更不高兴了,挣脱了清风拉着我的手,一个人向黑暗处走去,“好了,好了,黛黛,我陪你进去还不行吗?”“这还差不多,这样吧,你送我到门口,就在前面一点,这可是咱们说好的。”“好吧。”那人硬着头皮答应着,清风在一旁简直看呆了,要不是他知道实情,肯定被我的演技给忽悠了。
  
  我们一行三人,来到了门口,我打开了门,里面坐着穿着便服的何警官和琪琪的父母,“是你?”看来眼前的这个人,着实吓到了琪琪的父母。那人想走,却被门口的警察拦住了,“怎么了?还不进去?”我完全换了副口气,对那人说道。等那人进去,清风咬着我的耳朵说:“最佳女演员,黛黛。”我微微一笑,拉着清风也进了房间。
  
  五
  
  是的,那个被我们带进房间的人,就是杀害琪琪的凶手,琪琪日记里提到的“那个对自己猛烈追求、收到家里人喜欢、自己却不喜欢的男生”,那个“T”,也是我一直暗恋的那个人,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在海边流泪的原因。我做了个深呼吸,便开始了。“说吧,你为什么要杀琪琪?为什么要嫁祸给清风?”“事到如今,我也瞒不住了,我承认,琪琪是我杀的,因为她的眼里只有清风,不管我对她多么好,她也不会甜甜的叫我一声‘天天’,却总是叫他为‘小风’,留给我的,只有个T。既然我得不到,那么其他人也别想得到,我宁愿毁了她。我跟着琪琪出了学校,买了车票来了这里。我知道琪琪一直想看看大海,于是一下车我就挟持了她,我先把她带到海边,然后便把她拉到了郊外的房子里。因为清风照相喜欢“剪刀手”,所以我暗地里做了他的指纹,我要把这一切都嫁祸给他。要不是你节外生枝,现在我早就在国外了。”“你的意思是说,我打乱了你的计划。”“像你这样的女人,就应该早死,我真后悔没把你也骗到青岛,把你也一起结果了。”说着,T便向我扑来,但很快被警察按住了,可是琪琪的父母,依然对清风怒目而视,“指纹是T的,琪琪衣服里锦囊中的头发是我的,叔叔阿姨,是琪琪要这么做的,她说,这样我就可以一直在她的身边了,这是琪琪的日记。”琪琪的父母,接过日记,默默的看了起来。何警官示意把T带下去,“等等,我还没说完。”我把他们拦了下来,“我问你,”说着,我哭了,“你是不是,是不是,在杀琪琪之前,你,你……”我几乎连话都说不成了,“黛黛,你还知道什么,倒是说呀。”清风急切地说道。“你,你,你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做了些不该做的事。”“我,我,我没有。”“看来是了,你个畜生,你居然杀了琪琪,还欺负她。”“黛黛,你说什么!”“清风,相信我,他,他真的,真的欺负了琪琪。”我猛然向后退,身体重重的靠在了桌子上,“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法医都没有检查出来,你是怎么知道的。”T有些不安的问道,“在琪琪的左手腕上,有一道小小的伤口,起初我也不敢想,直到你说出要‘毁了’琪琪,我才想到的。我和琪琪都很喜欢推理小说,小说中难免会有这样的情节,琪琪曾经对我说过,要是她也有这样的经历,她会选择自杀。琪琪是个敢说敢做的女孩,把琪琪的伤口和你的话联系到一起,就不难想到了。你在我们发现琪琪的几天前那样做,法医当然很难发现了。”我长叹了一口气,“把他带走吧,我不想再见到他。”警察把T带了下去,而我的泪,却怎么也止不住了,“结束了,结束了,总算是结束了。”我跌跌撞撞的走出了公安局,连夜坐车回到了学校。
  
  早晨的阳光依然是那么温暖,而我,却不能再像以前那样,淡然地坐在草坪上看书了。


【天方怪谈更多精彩推荐】


网上“杜甫很忙”

被吹散的云

雨夜惊魂

赚钱离婚

离奇的凶宅案

空中楼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