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天方怪谈 >> 正文

丝绸包裹的骨灰匣  热度:

 
更多

  叶子软软的趴在凌风的身上,看着凌风那棱角分明的英俊的脸庞,闻着凌风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男人特有的气息,叶子深深的陶醉了!
  
  叶子真的很爱很爱凌风,爱的甚至超过了爱自己。轻抚着凌风那下巴上浓密的胡子茬,叶子闭上眼睛尽情享受着那幸福的感觉。
  
  凌风一直心不在焉的任凭叶子的摆布,眼睛定定的望着前方,思绪早已经飞到那个小小的玩具店那里。
  
  一间不大的门面房,一个女人静静的斜靠在门口。女人的脸很白很白,白的像石膏,浓浓的睫毛下一双静如清水的眼睛凄楚的望着前方。长长的乌黑的卷发披在腰间,身材丰满凹凸有致。
  
  记不清从什么时候起,凌风在下班的路上看见了这家玩具店,看见了那个让人无限爱怜的女人凄楚的眼神。
  
  记得那一天女人冲他微微的一笑,满脸的笑意露出浅浅的两个酒窝,凌风醉了!
  
  从那一刻起,凌风心里就掀起了层层的波澜,女人的笑魇深深的烙印在了凌风的眼里心里。搅得凌风寝食难安,鬼使神差的直奔那间玩具店而去。
  
  女人依旧的靠在玩具店的门口,依旧静静的用她那双凄楚的眼神望着前方。看见走过来的凌风,女人又点点头露出了那个让凌风痴迷的笑魇!凌风慌乱的点点头掩饰不住慌乱的脚步逃也似的跑开了。
  
  凌风再也抑制不住每天都赶往玩具店的脚步,只为了看一眼那门口的女人,只为了那匆匆一瞥的眼神。想到女人的笑魇,凌风心里颤动着忍不住露出了满脸的笑意。
  
  叶子看着凌风那陶醉的笑意不解的问道:“怎么了?想起什么高兴的事情了?看你笑的那么的暧昧!”
  
  猛然被打断思绪的凌风看了一眼趴在身上的浓妆艳抹的叶子,突然感觉好恶心,厌恶的推开叶子抓起衣服摔门而去。
  
  走在人潮拥挤的大街上,凌风苦恼的一脚踢开路旁的一个空矿泉水瓶,自己这是怎么了?想想自己和叶子是发小,是青梅竹马的恋人,自己从来就没想过这辈子会爱上别的女人,会像今天这样粗鲁的对待叶子,会这样的厌恶叶子!
  
  不经意的抬起头,不禁苦笑了一下,原来自己不经意的又走到了玩具店的这条街上。
  
  远远的看见那个女人还是那样的依靠在门口,还是那样一动不动的望着前方。
  
  凌风的心立刻悸动了起来,为什么每次只要一想到这个女人心里就会不由自主的悸动不已?呼吸也会急促起来,总担心自己哪里不好会让那个女人感觉到讨厌!自己为什么会在意一个陌生女人对自己的感受?
  
  凌风局促不安的慢慢走了过来,眼神不由自主的偷偷看着女人那雕塑一样静静的美!
  
  女人看见了他,露出了那个足以让凌风的心融化了的笑魇,冲着凌风招了招手。凌风痴迷的慢慢的跟着女人走进了玩具店里。
  
  屋子里很暗很暗,暗的只有一丝丝的光线勉强能看清眼前长长的走廊。凌风慢慢跟着女人走进了一间屋子里,女人转回身来轻轻的搂住了凌风的脖子,闻着女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栀子花的清香凌风倒在了女人的怀里…
  
  当第二天凌风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垃圾箱的附近,身旁围了一群指指点点看热闹的人。
  
  凌风莫名的一下子爬起来,逃也似的跑回了家里。疲惫的凌风怎么也想不明白,昨天明明是和那个女人走进了那间玩具店,自己怎么就会睡在大街上?
  
  摸摸自己酸疼的腰,凌风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倒在床上就呼呼大睡起来。熟睡中的凌风被一阵电话的铃声吵了起来,电话里传来了叶子那恼怒的声音,质问凌风为什么昨天摔门而去?为什么这两天不联系叶子?
  
  凌风一句话没说,厌烦的挂断了电话。看了看手机已经晚上九点多了,凌风起来抓起衣服决定去那个玩具店去找那个让自己心醉的女人,问问为什么要把自己丢在大街上?
  
  来到那条街上,凌风奇怪的发现,自己怎么也找不到那家玩具店了!整条街上竟然没有一家玩具店!
  
  凌风焦急的寻问街面上的店铺,竟然众口一词这条街上就根本没有开玩具店的!
  
  凌风的心沉到了谷底,一直往下沉往下沉,沉的好痛好痛!正在凌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的时候,一个年长的老者把凌风拽到了一旁。
  
  “小伙子,三年前这里是有一家玩具店,开店的是一个年轻的长得很漂亮的一个女人。可惜年纪轻轻的在一天夜里被人杀了,听说现场那是一个惨!从那以后这条街上就再也没有人开玩具店了。”老者指着一件门面破旧的房屋“就是那间,你看从那以后这里就一直空置着,听说里面闹鬼,房子一直都租不出去。”
  
  凌风顺着老者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心里不禁咯噔一下子傻愣在了那里。是那间,是那间女人出现的玩具店,仔细望去依稀还能看见那破旧的招牌上印着乱七八糟的玩具图案!
  
  凌风都不知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只是觉得身体好沉重好沉重,大脑一片空白。凌风蜷缩在沙发上,怎么也不不敢相信自己所遇到的一切是真的。
  
  那个让自己心动的女人竟然是一个已经死去几年的鬼!无法驱赶的恐惧但同时还有更无法驱散的思念,那张让人心悸的笑魇,凌风痛苦的狠狠撕扯自己的头发。
  
  一阵凉风吹过,屋子里的灯忽然都暗了下来,嗤嗤的发出短路的声响。凌风茫然的抬起头,一个女人那熟悉的身影正向自己飘过来。
  
  一头长长的卷发在滴答滴答的向下流着鲜红的血液,一张满是鲜血的脸上布满了一道道深深的伤痕,鼻子耷拉着只剩一点皮肤斜挂在脸上。眼睛只剩下下两个血淋淋的血洞还在兀自的向外咕咚咕咚冒着血沫子。
  
  一身白色的睡衣上也是血迹斑斑,一片片殷红刺目的血色像晕开的花朵布满整个身体。
  
  凌风蜷缩在沙发里望着眼前血迹斑斑的女鬼,他明白是她来找他了。女人向前探着身子,那张血淋淋的脸贴到了凌风的脸上,一股浓重的血腥气让凌风感到窒息,凌风“啊!”的一声推开眼前的女鬼跳到了地上。
  
  女鬼转回身嘴里发出喋喋的怪笑又一次的向凌风逼了过来…
  
  正在这时,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咚咚咚!咚咚咚!凌风看了女鬼一眼,快速的跑到门口打开了房门。
  
  叶子一头就闯了进来,进门抓住凌风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打“好你个凌风!一直不理我是吧?我倒是要看看是哪个狐狸精把你迷住了?”原来叶子半夜三更的前来是来捉奸的。
  
  凌风抓住疯狂捶打自己的叶子狠命的就往门外推,叶子更加愤怒了,挣开凌风的双手就跳到了屋里。
  
  “我倒要看看是哪个狐狸精让你这样对我?”猛然叶子看见了站在当地的鲜血淋漓的女鬼“啊!”的一声腾腾腾倒退好几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我的事情你少管!”凌风上前一把抓住跌坐在地上的叶子拉扯着从门里就扔了出去。砰!的一声,门被重重的关上了!
  
  一双柔情似水的眼睛,一张惨白的脸,一袭洁白的连衣裙,一头像瀑布的卷发,丰满雍容的气质。那个让凌风悸动的女人出现在了凌风的面前!
  
  屋子里的灯彻底的灭了,一股淡淡的凌风熟悉的栀子花的香气扑鼻而来,女人轻柔的抚摸着凌风的下巴,火热的嘴唇狠狠的吻在了凌风的双唇上…
  
  第二天,当惊魂未定的叶子带着几个好友再次来到凌风家里的时候,屋内已经空无一人,凌风莫名的消失了!
  
  一列开往南方的火车上,凌风悠闲的拿着一份地图在查看着S市的地理位置。在他的身旁放着一个小小的盒子,盒子被一方黑色的丝绸布料紧紧的包裹着。
  
  如果你打开那个小小的盒子你会发现那个盒子前面有一张女人的照片。长着一双柔情似水的大眼镜,梳着长长的卷发,照片的下面写着女人的名字:赵雅芳。
  
  飞驰的列车很快就把凌风带到了S市,下了火车凌风把黑色的丝绸包裹的盒子小心的装到背包里,大踏步的像向某个小区走去。
  
  一栋豪华的别墅里,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正悠闲的品着茶,看着眼前那个臃肿不堪的老婆,眼神不由自主的瞄着那正在擦地板的年轻保姆圆圆的屁股。
  
  想想自己走过的路,自己一个农村走出来的娃,靠着一张女人喜欢的脸和三寸不烂之舌,一步步的靠女人上位,走到今天可以说很是不容易!
  
  愚蠢的女人,女人都是愚蠢的!这是杨明给所有女人下的定义。这许多年来,被自己抛弃的女人一个又一个,今天终于靠着现在这个臃肿肥胖的女人得到了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别墅洋房,豪华汽车,过上了真正富豪的生活!
  
  回想起自己所抛弃的所有女人,只有一个女人深深的刻在了自己的心上,就像一根永远无法拔出的鱼刺每每想起都会让杨明心惊肉跳!
  
  那确实是一个好女人,真的很好很好!无论从样貌气质还是各个方面都让杨明难以割舍,无奈只是一点没有什么钱,无法给杨明想要的生活。
  
  她太爱杨明了,在杨明勾搭上现在这个富豪老婆的时候她还是不明智的死死缠住杨明不放,无奈在无数次的纠结中杨明最后选择了对她痛下杀手,残忍的杀死了她!
  
  杨明还清楚的记得那天夜里,在一阵缠绵过后望着凶残的一刀一刀刺杀自己的杨明,女人那惊诧愤怒的眼神最后说了一句做鬼也不会放过杨明的话倒在了血泊当中!
  
  杨明记得很清楚,女人死不瞑目,那双曾经让自己痴迷的眼神哀怨的盯着自己。于是杨明又狠狠的把那双眼睛挖了出来扔在地上踩了个稀烂!
  
  转眼三年过去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不知为什么杨明总是会莫名的想起那个女人,那个叫赵雅芳的女人!
  
  收回思绪,杨明看着眼前晃来晃去保姆那圆圆的屁股不禁淫心激荡,恨恨的看了一眼臃肿的妻子,转身回到卧室休息去了。
  
  夜半的时候,门口传来了门铃声,保姆从监控里看了一眼并没有什么人的影子。奇怪了!那叮铃铃的门铃声一直在响个不停。
  
  无奈打开了房门,门口根本就没有人,一个方方正正的用黑丝绸布包裹着的小黑匣子端端正正的被放在门口的地上。
  
  保姆疑惑的把黑匣子拿了进来走到客厅里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正在看电视的杨明夫妻两一看问“这是什么东西?刚刚是谁来了?”
  
  “不知道,门外没有人,只看见门口地上放着这个东西我就给拿进来了。”保姆回答着走了出去。
  
  额?夫妻两看着眼前的方方正正用黑丝绸包裹的小匣子怎么看怎么感觉到那么奇怪!就在杨明打开外面的黑色丝绸布的那一刻,看到黑匣子前面的照片杨明大叫一声把手里的黑匣子扔了出去。桄榔一声黑匣子掉在了猩红的地毯上,散落一地灰色的骨灰。
  
  杨明妻子看见丈夫那见了鬼一样的表情,站起身来到小匣子前想要看个究竟,当她看明白这是什么的时候也惊惧的倒退好几步坐在了沙发上。
  
  “保姆!保姆这是谁送来的?快让保安来看看这是怎么回事?”杨明妻子大声的叫着保姆,“一定要查查这是谁搞的恶作剧,究竟想干什么?”
  
  在一旁筛糠的杨明一见慌忙的拦住了妻子“算了,算了!只不过是一个恶作剧,别查了,扔出去就是了。”
  
  杨明心里明白这是有人知道了自己杀害赵雅芳的事情,所以才会把赵雅芳的骨灰盒送到自己的家里,目的应该是想勒索自己点钱财,所以才想着把事情压下来,绝对不能让自己那富豪老婆知道一点点关于赵雅芳的事情。
  
  就这样那散落一地的骨灰被保姆打扫干净连同那个骨灰匣一起被扔到了小区的垃圾箱里。
  
  心惊肉跳的度过了一个晚上,一大早还没等杨明夫妻两起床,门外响起了保姆惊叫的声音!
  
  骨灰盒!昨天被扔掉的那个骨灰盒正静静的躺在客厅的茶几上。骨灰盒上女人那一双柔情似水的大眼镜正静静的望着室内的一切!
  
  杨明彻底的崩溃了,再次的阻止了老婆那强烈的报警的想法,二次的让保姆把骨灰盒给扔了出去。
  
  到了晚上,夫妻两还没从惶惶不安中走出来的时候,令人惊异的一幕又出现了,不知什么时候那个骨灰盒又端端正正的出现在了茶几上!
  
  就在一家人惊惧不已的时候,室内的灯啪的一声都灭了,屋子里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
  
  啪的一声响,骨灰盒自动的打开了,一缕白烟轻飘飘的飘散在半空中,缓缓的缓缓的围绕着被吓傻了的杨明身上不停的转来转去…
  
  慢慢的形成一个人形,一个女人的笑声传了出来。啪!的一声,室内的灯全都亮了,眼前的一切让所有人都争相的向门口跑去,想快速的逃离这里。无奈门被死死的关上了,怎么打也打不开。
  
  大波浪卷发打着缕披在腰间,还在滴答滴答的向下躺着鲜红的血液。满脸道道醒目的伤痕肉皮绽开翻卷着,两个没有眼睛的血窟窿在咕咚咚的向外冒着殷红的血泪,鼻子歪歪扭扭的挂在脸上。
  
  “你看看这是什么?”女鬼手心里两摊乌戚戚的肉饼就拿到了杨明的眼前“这是我的眼睛,你还我的眼睛!”女鬼向杨明猛地扑了过去。
  
  在杨明的连声惨叫声中,女鬼手里多了两个圆圆的血疙瘩“哈哈,这是你的眼睛。”女鬼一甩手扔在了地上,用力的用脚踩踏着那两个肉疙瘩。
  
  女鬼又抓过来倒在地上的杨明,手里一把明晃晃的小刀一下一下的在杨明的脸上胡乱的划着…
  
  听着杨明那凄厉的惨叫,杨明的妻子和保姆吓得魂飞魄散双双晕死了过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杨明慢慢的没有了意识…
  
  等几个人都醒过来的时候,几个人惊异的发现,屋子里的女鬼没有了。杨明摸摸自己的脸还是好好的,并没有被挖去双眼,整张脸上一点伤痕都没有,只有那黑色的骨灰匣还静静的摆放在茶几上。
  
  杨明妻子恨恨的看了一眼杨明,转身走到门口想要离开这个可怕的家。奇怪的是房门怎么也打不开,根本出不去了。
  
  抓起电话一看,电话竟然也都变成了黑屏不能用了。三个人慌乱的想要找到任何一样与外界联系的东西,无奈都失败了!
  
  这就是说几个人被与外界隔离了,谁也别想着出去了。杨明恼怒的抓起一把椅子狠命的向窗户砸去,砰!一声椅子弹了回来砸在杨明的身上,杨明哎吆哎吆的倒在了地上。
  
  骨灰盒里传来了女人咯咯的娇笑声“都别想着出去了,你们静静的看我表演就好!”
  
  杨明妻子吓得扑通一声就跪了下去“我不知道你是谁?我根本就不认识你,求求你放过我们一家人吧!”
  
  “你问问你丈夫我是谁?问问他都对我做了些什么?他不顾几年的情分残忍的杀害了我!而且还挖去了我的双眼,割掉了我的鼻子,毁去了我的容貌。而且还把我的眼睛扔到地上狠狠的踩碎!一切都是为了能和你过上富豪的生活。”
  
  “哈哈!我说过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他,如今我来了,怎么样?我会慢慢的把他对我所做的一切都做给你们看的哈哈!”骨灰匣里传来女鬼那快意的笑声。
  
  “你!”杨明妻子拖着她那肥硕的身躯来到杨明面前“她是谁?她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你这个畜生!”劈头盖脸的对着杨明就是一顿好打。
  
  杨明瘫倒在地上,知道今天这一劫说什么也躲不过去了!他推开肥胖的妻子,跪着爬到骨灰匣面前“芳芳,我不是人!我错了,求求你饶恕我吧!我愿意给你偿命,愿意到地府去陪伴你以赎回我的罪孽。”
  
  说完,杨明猛地站起身抓起骨灰匣就扔了出去。咣当一声,骨灰匣掉落在了地上,里面那灰色的骨灰散落了一地。
  
  “哈哈!我让你来找我复仇,我既然能杀了你我就不怕你!做鬼怎么了?做鬼我也不怕你,去死吧飞灰湮灭吧!哈哈…”
  
  杨明又跑到散落的骨灰上面又是踢又是踩踏,咬牙切齿的想把赵雅芳再一次的弄死。
  
  “咯咯咯!你玩够了没有啊?我在这里呢!”一个貌美的女人站在了杨明的面前。
  
  一身粉红色的连衣裙紧紧的束缚着女人那凹凸有致丰满的腰身,长长的卷发披散在肩上。白皙的脸庞一双水汪汪的大眼镜,长长的睫毛抖动着正笑盈盈的看着杨明。
  
  “芳芳!你还是那么美丽!”看着美丽的赵雅芳杨明竟然一时忘记了眼前的一切,似乎回到了和芳芳在一起的时间。
  
  女鬼没有答话,只是笑盈盈的伸出双臂把杨明按倒在了地上,一把明晃晃的小刀狠狠的刺进了杨明的胸口!
  
  女鬼伸手从杨明的胸膛里掏出了一颗还在兀自砰砰跳动滴着鲜血的心脏,满脸笑意的大口吃了起来,血顺着女鬼的嘴角淌了下来。
  
  “啊!”杨明不断的惨叫着,女鬼每吃一口杨明就凄厉的惨叫一声。“疼吗?你的心会疼?”女鬼笑的花枝乱颤咬的频率更快了。在一声接一声的惨叫声中,杨明又晕死了过去。
  
  等杨明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好好的并没有被挖心!眼前也没有了赵雅芳的身影。
  
  妻子和保姆相互搂抱着躲在沙发的一角里瑟瑟发抖,那只黑色的骨灰盒又端端正正的摆放在了茶几上。
  
  就这样几天折腾下来,杨明被女鬼赵雅芳折腾的死去活来,一幕幕人间的惨剧在上演。
  
  等到了第七天的头上,外面的人终于打开了与外界失联了一周的人家的房门。
  
  屋子里的情景吓坏了在场所有的人!满屋子的鲜血喷溅到哪里都是,就连茶几上的茶杯里都盛满了鲜红的血液。
  
  一具被剃成白骨的人体骨架完整的趴在地上,旁边摆放着人体的一条条的碎肉还有五官,那两个圆圆的眼珠子定定的看着门的方向。
  
  最可怕是一套完整的人体内脏整齐在摆放在一个长长的浴盆里面,心肝肺老肠子老肚子一样不少。
  
  在客厅的沙发上还平铺了一张完整的人皮,完整的都可以拿去实验室做标本!
  
  屋子里两个幸存的女人只剩下一双空洞的眼神和痴傻的表情,不管问什么都只是不停的嘟囔“骨灰匣!骨灰匣!”三个字。
  
  在回北方的列车上,在列车经过一条大桥的时候,凌风怀里抱着那个黑丝绸包裹的骨灰匣打开列车的窗户,纵深跃进了桥下滚滚的江水里。
  
  他要与心中最爱的女人永远在一起,无论她是什么!  


【天方怪谈更多精彩推荐】


网上“杜甫很忙”

被吹散的云

雨夜惊魂

赚钱离婚

离奇的凶宅案

空中楼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