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天方怪谈 >> 正文

诡宴  热度:

 
更多

诡宴

作者:风雨如书
  
  楔子
  
  路,依然望不到尽头。
  
  漆黑的夜幕下,只有风吹着树林的声音,就像是人“沙沙”的脚步声。陈池看了看手机,信号还是不到一格,他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去。
  
  大学住校第一晚,宿舍的人都在讨论一个问题:最恐怖的东西是什么?
  
  有人说是鬼,有人说是精神病,也有人说是人心。
  
  陈池却说是黑暗。
  
  无可预知的黑暗中,沒有人知道里面究竟藏着什么,或许是一头野兽,或许是一个陷阱,又或许什么都沒有。
  
  就像此刻一样,沒有路标,沒有人烟,手机沒有信号,世界仿若末日,只剩下他一个人在行走。这种被抛弃的孤独感,让他感到万分恐惧。
  
  穿过一片树林,前面依然还是树林。
  
  陈池彻底失望了,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如果不是自己沒看清楚上错了车,现在也许早已经到了目的地。他揉着发酸的小腿,靠着一棵树,长长地叹了口气。
  
  月亮探出了头,在微弱的月光下可以看到,这棵树长得非常茂盛,一些树枝几乎完全遮挡住了旁边那块山石。不经意撩开树枝,陈池愣住了,这块石头上居然有字。
  
  那字是刻上去的,似乎有些年代了,他仔细辨认了一下,竟然是繁体的“离魂庄”三个字。在那旁边还有一些小字,他伸手拂了拂石头表面的灰尘,准备凑过去仔细看看,结果脚下一滑,整个人栽向了石头背面。
  
  石头后面是个斜坡,陈池的身体顺着斜坡滚落了下去……
  
  一、白发女人
  
  陈池睁开了眼。
  
  眼前一片漆黑,四周静悄悄的,就像坟墓。
  
  “有人吗?”他想站起来,头却碰到了什么东西,生疼。
  
  这里是什么地方?陈池慌忙伸手去摸索自己的背包,幸运的是,包还在。包里有手机、打火机,还有吃的东西。他拿出手机,手机屏幕微弱的光亮照出一个封闭的狭窄空间,就像棺材一样,只是在顶部有一个指头大小的洞。
  
  “有人吗?”陈池用力敲打四壁。沒有人回应,只有些许灰尘落下来。他想起自已迷了路,经过一片森林,后来看到一个石头,石头上有三个字,离魂庄,然后自己便失足栽了下去。
  
  离魂庄,这里是离魂庄吗?陈池睁大了眼,冷汗涔涔。
  
  在手机光亮的指引下,陈池开始寻找出口,可这里除了头顶那个小洞,似乎再无其他缝隙。他从包里拿出一个十字螺丝刀,对着那个小洞的左边一尺处进行挖掘,这是建筑学里最基本的三点破壁的原理,陈池是在美剧《越狱》里看到主角用这个办法破墙,才知道这个理论是多么的牛叉。
  
  十分钟后,陈池感觉头晕手软,螺丝刀挖掘的地方沒有任何反应。他的呼吸越来越重,小洞透进来的空气俨然不够他心跳加快后所需的氧气。
  
  陈池擦了擦脸上的汗水,拿着螺丝刀四处敲了敲,左边的墙壁发出了空洞的声音。这个声音让陈池来了精神,他把身体窝起来,拿螺丝刀对准其中一个点,用力钻起来。果然,十几分钟后,螺丝刀钻透了墙壁。
  
  一点成功后,后面的两点顺利完成,最后陈池照着三点中间用力踹了过去。
  
  “噗通”一声,墙壁破了。陈池闻到了一股浓重的腐朽味道,他捏着鼻子爬了出去。
  
  当视线适应刺眼的光亮后,陈池惊呆了,他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一大片坟墓中间,而自己爬出来的地方就是一座坟墓。这些墓碑一座接一座,所有的墓碑上都贴着同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女人,头发雪白,两只眼睛却透着血红的光芒。这些诡异的坟墓让陈池感觉浑身冰冷,这到底是什么诡异的地方?是谁把我埋进了坟墓里?
  
  陈池四处望了望,墓群旁边有一座破庙,庙门挂着一块黑色的匾,上面有三个古香古色的大字,“回魂殿”。
  
  陈池穿过墓地,走进庙里。里面一片萧条,灰尘飞扬,中间是一尊残破的女性神像,看起来和墓碑上的白发女人有些相似,只是她的头歪着,看起来像是被人砍下来了一样。
  
  “你不该出来。”神像忽然说话了。
  
  陈池吓了一跳,盯着眼前的神像,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不该出来的。”神像又说话了。这一次它的头从身体上面滚下来,摔到地上,滚到了陈池面前。
  
  陈池往后退了两步,脚下不知道绊到了什么,一下子摔倒在地上。
  
  二、离魂庄
  
  神像怎么会说话?
  
  陈池站起来,绕过那颗人头,走到了神像后面。说话的当然不是神像,而是一个藏在神像后面的女孩。
  
  “咯咯咯咯……”女孩看着陈池脸色青白的样子,笑个不停。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你又是谁?”陈池一脸暴怒。
  
  女孩的笑容顿时凝固了,怯怯地说:“我叫梦瑶。”
  
  女孩和陈池年龄差不多,衣着朴素,头发绑成很多辫子,似乎和陈池常见的城市女孩有些不一样。
  
  “这里是什么地方,有其他人吗?”陈池又问。
  
  “这里沒有人,你也不是人。”梦瑶说。
  
  “什么?”陈池愣住了。
  
  “这里沒有人,来这里的都是死魂,都是白娘娘的死魂。”梦瑶瞪着大眼睛说道。
  
  “死魂?”陈池越发疑惑了。
  
  这时,外面突然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像是有什么野兽在呜咽。梦瑶脸色一变,慌忙拉着陈池躲到了神像后面。
  
  陈池这才发现,神像的后面有一个暗道。梦瑶拉着陈池下了暗道,然后一直往前走,大约走了十几分钟,前面有光亮渐渐出现,那是一个出口。从出口走出来,陈池看见一个村落出现在眼前。此时已经是黄昏时分,整个村落在暗淡的光线下显得有些氤氲。
  
  “这里就是离魂庄。”梦瑶说。
  
  “果然是离魂庄!”陈池的心一下揪紧了。
  
  “你叫什么名字啊?”梦瑶推了他一下。
  
  “我叫陈池。对了,这里怎么去汽车站呀?”陈池脱口说道。
  
  “哈哈,陈池。”梦瑶笑着转了个圈,沒有回答他的问题,径直向前走去。
  
  陈池一连问了好几次,梦瑶都沒理他,他只好跟着梦瑶走进了村庄。整个村庄静悄悄的,似乎沒有人,梦瑶走到其中一座房子面前,推开了门。
  
  这是一座老式的房子,中间是正堂,两边是走廊,走廊的尽头才是房间。正堂的门口站着一个老婆婆,她穿着一件黑色长衫,驼着背,一脸诡笑地看着陈池。
  
  “奶奶。”梦瑶走到了老婆婆面前。
  
  “我是南城的学生,无意中来到这里,请问这里有到南城的车吗?”陈池看着梦瑶和老婆婆问道。
  
  “你想离开这里吗?”老婆婆笑眯眯地看着他。
  
  陈池点了点头。
  
  “你看看那里。”老婆婆指了指正堂内的一面镜子。
  
  陈池走了过去,然后他的脑子嗡的一下响了起来。
  
  镜子里除了景色,什么都沒有,陈池、梦瑶、梦瑶的奶奶,都不在镜子里。陈池能看见自己的背包凌空飘着,却看不到人。
  
  只有鬼魂才从镜子里看不到自己。
  
  三、阿宝
  
  陈池怎么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死了。他用力掐着自己,脸上生疼,这是真实的感觉,可为什么自己在镜子里找不到影子呢?
  
  “吃饭了。”梦瑶冲他喊道。
  
  吃饭?鬼魂也要吃饭吗?陈池皱了皱眉头,走了过去。
  
  正堂里有两个人,除了梦瑶的奶奶还有一个男孩,男孩的脸上涂着红色的颜料,戴了一个财主帽,眼睛直勾勾地看着前面。
  
  桌子上摆着三个盘子,盘子里是苹果、白蜡烛、元宝。
  
  “我们吃这个?”陈池失声叫道。
  
  “很好吃的。”那个男孩目光呆滞地看了陈池一眼,拿起一根白蜡烛,塞进了嘴里。
  
  “这是阿宝,还沒有回魂。”梦瑶的奶奶看着陈池说。
  
  陈池坐了下来,从三盘食物里,他拿起了一个苹果。苹果有些软,带着腐烂的味道,窜入喉咙,滑入胃里。
  
  梦瑶拿着元宝,仿佛那是美味的面包,吃得津津有味。
  
  一场诡异的晚餐,谁都沒有说话。
  
  “阿宝,跟奶奶进屋睡觉。”吃完饭,梦瑶的奶奶扶起了旁边的阿宝。
  
  阿宝站了起来,却突然栽倒在陈池面前。慌乱中阿宝一下子抓紧了陈池的手,然后往他手里塞了一个东西,又迅速松开。
  
  陈池愣住了,还沒反应过来,阿宝已经被梦瑶的奶奶带走了。
  
  正堂左边的客房是梦瑶安排给陈池休息的地方,房间里沒有床,只有一口棺材。陈池心事重重地躺进了棺材里,拿出刚才阿宝塞给他的东西,那是一张纸条,上面只有一句话:“凌晨三点,村口的河边。”
  
  这是阿宝给他的信。他要干什么呢?
  
  陈池闭上了眼,脑子里一片混乱,迷迷糊糊中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听见有人拍打棺材,然后盖子被推开了,梦瑶笑嘻嘻地低头看着陈池。
  
  “你怎么不睡觉?”陈池问。
  
  “我带你去看好看的。”梦瑶说。
  
  陈池从棺材里出来,跟着梦瑶出了房门。
  
  穿过走廊,走出大门,他们来到了村子外面。梦瑶低着头,走得很快,陈池看着她,心里有些奇怪。
  
  “我们要去哪里?”陈池停住了脚步。
  
  “河边。”梦瑶沒有回头。
  
  “去河边做什么?”陈池疑惑地盯着她。
  
  “你说呢?”梦瑶缓缓地转过了头。她的头发很长,垂在面前,有风吹过来,头发被拨开,露出一双血红的眼,跟着她的脸突然裂开,无数黑色的虫子从里面蜂拥而出。
  
  “啊──”陈池悚然一惊,睁开了眼睛。
  
  眼前一片漆黑,他依然在棺材里。
  
  刚才的噩梦让陈池浑身冰凉,他从棺材里面爬出来,然后走出房间。站在院子里,想起刚才的噩梦,陈池不禁心有余悸,梦瑶这个女孩身上带着太多疑问,看起来单纯无比,实际上疑点颇多。
  
  手机还剩一格电,现在是凌晨两点,距离阿宝的那个约定还有一个小时,陈池不想再等下去了,他打开门,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
  
  夜幕下的村子并不安静,偶尔会有人从身边经过,最开始陈池还有些躲闪,后来他发现这些人根本就不会看他,仿佛根本看不见他一样。
  
  穿过村落,陈池很快来到河边。
  
  沒有月光映照的河面看起来黑乎乎的,仿佛一个死气沉沉的老人。
  
  沒多久,后面的草丛中传来细细碎碎的声音,一个人影从草丛里钻了出来。
  
  “是阿宝吗?”陈池问。
  
  “是,我来杀死你。”对方说着便用力朝陈池撞来,陈池打了个趔趄,一下栽进了身后的河里。
  
  河水瞬间淹沒了他,他想挣扎,但是下面有双手拉住了他,用力拽了下去……
  
  四、混沌世界
  
  陈池被一阵音乐声惊醒,曲调哀怨连绵,似乎是丧乐。
  
  梦瑶奶奶家的正堂,已经变成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天,白色的地,白色的床,白色的家具,所有的一切都是白色,只除了房子中间的那口棺材是血一样的红色。
  
  棺材上面放着一个录音机,录音机里放着丧礼音乐。
  
  陈池坐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被人换了,竟然变成了寿衣,头上也戴了一顶和阿宝一样的帽子。
  
  门被推开了,一个人走了进来,是梦瑶。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陈池急切地问道。
  
  “你不该偷跑出去的。”梦瑶摇了摇头,坐到了他身边,“我从庙里见到你便想救你,本来你只要安心地在这里度过三天就可以回去,可是现在你回不去了。”
  
  “什么意思?”陈池愣住了。
  
  梦瑶叹了口气,说出了事情的真相。
  
  古人说,人死有三离,第一个阶段是魂离,第二个阶段是魄离,第三个阶段则是游离,也就是真正的死亡。人死七天后会回魂,七天内他的灵魂在一个混沌的世界,经历人死后的三个阶段。
  
  离魂庄就是这样的一个混沌世界。
  
  每一个死去的人来到这里,都会经历死后三离,才真正的死去,或者复活。如果你能找到一个替代者,杀了他,那么就能退回到上一个阶段,直到复活。阿宝就是一个沒到回魂时间的鬼,他利用陈池使自己成功摆脱死局。而陈池现在到了魂离的状态,接下来再经历后面的两个阶段,他便彻底死去了。
  
  陈池直直地望着外面,外面阳光灿烂,却驱不散他内心的阴霾。
  
  这就是死后的世界吗?
  
  曾经,陈池想象过人死后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是黑不见底的深渊,还是像神话里说的一样,又或者是西方说的天堂?他沒想到竟然会有这样一个混沌状态。
  
  在这里,人已经不是人,却可以选择复活或者死去。如果自己现在要想复活,只能杀死别人。
  
  “你呢?你又是哪一个阶段的?”陈池忽然想起了一个问题,抬头问起身要离开的梦瑶。
  
  梦瑶愣了愣:“我?我是这里的人,永远不会经历死后三离。”
  
  望着梦瑶忧伤的背影,陈池心中也是百感交集,他感觉自己真的已经死了。
  
  “你被梦瑶骗了。”突然,一个低低的声音传来。
  
  陈池回头一看,旁边坐着一个人,竟然是阿宝。
  
  “好啊,是你!”陈池一下火了,伸手揪住了他的衣领。
  
  “你误会了,推你下河的根本不是我,我去的时候你已经掉进河里了。我和你一样,只想离开这里,我不想做这里的活死人──”阿宝说着,“你想知道她们的秘密吗?”
  
  “什么秘密?”陈池愣住了。
  
  阿宝凑到陈池耳边说:“我约你去的那条河,河道中间有个暗穴,暗穴里面有一个房间,那里就是他们的秘密。如果你想知道,去那里一看就知。”
  
  陈池的后背感觉一阵发麻。在这个鬼魅的离魂庄,到底应该相信谁呢?
  
  五、秘密
  
  河边沒有人,四周阴风阵阵。
  
  陈池盯着漆黑的河水,心里犹豫着,真的能相信那个阿宝吗?如果梦瑶说的是真的,那么阿宝一定是骗他,这样自己有可能进入第二个阶段,距离复活的机会越来越远了。可如果阿宝不是骗他呢?
  
  几分钟后,陈池跳进了河里。河水淹沒他的身体,他憋着气往下摸索着,很快发现了一个暗穴。他用力划动着胳膊,钻进了暗穴里。
  
  暗穴里沒有水,一个后天修建的走道狭长逼仄,走在里面感觉很压抑难受,陈池却很开心,因为他觉得阿宝是对的,自己就快接近事情的真相了。
  
  走道的尽头是一扇门,门开着一条缝,有光亮从门缝里透出来。
  
  陈池迟疑了几秒,推开了门。
  
  里面的空间很小,只放了一口棺材。棺材的顶端吊着一盏煤油灯,散发着暗淡的光亮。陈池走近了那口棺材,棺材里躺着一个人,头朝下,只能看见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寿衣。
  
  陈池吸了口气,慢慢伸出了手。他的手刚碰到那个人,那人的身体突然翻了过来,露出一张惨白的脸,竟然是阿宝!
  
  阿宝的胸前贴了一张黄色的符咒,符咒上是一些诡异的字体。陈池鼓起勇气,伸手摸了摸阿宝的脸,他的脸阴森硬实,似乎放在冷库里冻僵了一般。
  
  “嘻嘻,哈哈,嘻嘻,哈哈。”
  
  突然,陈池听到了几声诡异的笑声,声音似乎是从棺材下面传来的。他向阿宝的尸体下面看去,棺材的底板有一道缝,有光从下面透上来。陈池想了想,把阿宝的尸体从棺材里搬了出来,然后在棺材里四处摸索,他很快摸到一个凸起,摁了下去。
  
  棺材底板瞬间打开,陈池的身体一下滑了下去,几秒后,落地的陈池发现自己来到了一间宅院前。
  
  这间宅院是古代建筑,其中一间屋子里有灯光,笑语喧哗。
  
  陈池悄悄走了过去。
  
  屋子的窗户半开着,里面坐满了人,大约有七八个,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们围着一张桌子,正在兴高采烈地吃着什么。
  
  一个男孩低头的瞬间,陈池看见桌子中间摆着一个巨大的盆子,盆子里躺着一个人。
  
  陈池脑子里“嗡”的一声,他们在吃人!
  
  一只手忽然从背后搭到了陈池的肩膀上。陈池猛地跳了起来,回头一看,一个陌生的男人站在他的身后。
  
  “你来了,一起去吧。”男人笑着说,露出了白森森的牙齿。
  
  陈池想推开他,但是他牢牢地箍着陈池的手腕,然后他被男人拉进了屋子里。
  
  六、死人宴
  
  屋子里的人很热情,男人把陈池拉到了座位上。
  
  陈池看到盆子里的人,那的确是一个死人,闭着眼睛,甚至已经散发出腐烂的味道。
  
  陈池再也忍受不了胃里的翻滚,他推开男人,趴到墙边吐了起来。
  
  其他人沒有理陈池,继续兴高采烈地吃着,仿佛在享用一席盛宴。
  
  陈池从房子里跑出来,刚才的呕吐让他身体更加虚弱了。
  
  “你怎么在这里?”梦瑶突然出现了,她满脸惊讶地看着他。
  
  “我,我……”陈池沒有再说下去,他的头又开始晕了,连走路都像踩在棉花上一样。
  
  梦瑶慌忙拉着他往外走。他晕乎乎地跟着梦瑶走出宅院,又走过一个阴暗的过道,似乎还进了一扇门,最后他来到一个摆满鲜花的房间,房间里弥漫着香气,就像是陈酿的女儿红,陈池感觉沒进了酒香,醉到了心里。
  
  这一醉,他睡了很久。醒来时陈池发现自己躺在一个陌生的床上,床单是粉色的,有淡淡的香气弥漫在鼻息间。
  
  梦瑶坐在床对面的桌子边,正在梳理头发。
  
  这是梦吗?
  
  陈池揉了揉晕沉沉的脑袋。
  
  “你醒了。”梦瑶转头看着他,“昨晚你去了死人宴,差点就回不来了。”梦瑶说。
  
  “死人宴?”陈池想起昨天晚上的经历,胃里不禁又一次翻腾起来。
  
  “你又被阿宝骗了吧?如果你吃了死人宴,那么你就将进入三离的最后一个阶段,游离。”梦瑶说道。
  
  “我不管什么三离,我要离开这里!”陈池再也接受不了这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他歇斯底里地喊了起来。
  
  “你出不去的!这里都是白娘娘的死灵,除非找到替身,沒有人能离开这里。”梦瑶的奶奶出现在门口,目光沉沉地盯着陈池,“你知道为什么你能一次又一次安然无事吗?”
  
  “为什么?”
  
  “因为梦瑶央求我救你回来。从你第一次爬出棺材,走到娘娘庙开始,那时如果不是梦瑶带你离开,你早死了。”梦瑶的奶奶叹了口气。
  
  陈池拍了拍脑袋,他真的迷乱了,阿宝、梦瑶、梦瑶的奶奶,他该相信谁呢?
  
  七、爱情
  
  古城有村,昼伏夜出,村民不语,恍若幽魂。一日,一货郎误入。整村无人。入夜,人影绰动,货郎问路,众人不语。货郎随走,到尽头,忽见一座山神庙,众人入庙,货郎入,即慌乱离开,失足滚下山路。后人语,古城村落名为离魂庄,山神庙是离魂庙,一入离魂庙,人不再是人,鬼不再是鬼。
  
  这是外界对离魂庄的描述,但是这些情况陈池以前并不清楚。看着手里这些泛黄的资料,还有一些报纸上的报道,他的心沉了下去。
  
  “离魂庄就是这么个与世隔绝的地方,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离不开。只在每年的白娘娘寿辰,离魂庄的死魂都要去娘娘庙给白娘娘贺寿,白娘娘会从所有死灵里挑出一个,然后将他复活,送回人间。这个传统千百年来从来沒有变过,即使有外面的人闯入,他们也会被封闭到棺材里面,等到人死后死魂出来,继续留在离魂庄。你是第一个从棺材里爬出来的活人,也是整个离魂庄惟一的活人。”梦瑶的奶奶说着叹了口气,“你知道梦瑶为什么要救你吗?”
  
  陈池摇了摇头。
  
  “因为我曾经答应过她,如果真的有活人能从棺材里爬出来,那么我就让那个人带着她离开这里。”梦瑶的奶奶说出了事情真相。
  
  “可是我还不明白──当时我看镜子,里面的确沒有我的影子,还有昨天我在死人宴上,为什么他们沒有发现我是活人?”陈池不解地问道。
  
  “整个离魂庄的镜子都照不出人,包括河面、井水。至于你说别人为什么沒有发现你是活人,这个很简单,你还记得第一次我喊你吃饭,饭桌上只有三个菜,你吃了苹果。”梦瑶的奶奶说。
  
  “是的,不过苹果似乎烂了。”陈池点点头。
  
  “那些苹果并不是一般的苹果,而是供果,吃了它,你的身上就有了和死魂身上一样的味道,所以别的死魂不能发现。但是阿宝知道你是活人,他也知道我会让你带走梦瑶。”
  
  “我明白了,难怪阿宝一次次害我,其实是不想让梦瑶离开。”陈池顿时醒悟过来。
  
  “阿宝一直想和梦瑶结阴亲,只是梦瑶一直想要离开这里,并沒有答应阿宝。而我也希望有一天真的有个人可以带着她离开这里,回到人间。今天晚上整个村子的人都会去娘娘庙贺寿,到时候我会让梦瑶成为可以离开离魂庄的幸运儿,这件事你一定要听我的安排,否则你就会永远留在这里了。”梦瑶的奶奶低声说道。
  
  “好。”陈池点了点头。
  
  梦瑶的奶奶离开了,屋子里只剩下梦瑶和陈池。
  
  “谢谢你。”陈池说话了。
  
  “应该我谢谢你。”梦瑶坐到了他身边。
  
  “如果真的离开了,你最想做什么?”陈池问道。
  
  “我不知道啊,就是跟着你啊,你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梦瑶看着他。
  
  “女孩子总要嫁人的,你怎么可能一直跟着我啊!”陈池笑了起来。
  
  “那我就嫁给你,我不要嫁给阿宝。”梦瑶说着低下了头。
  
  陈池的脸顿时红了,他无意间抬头望了外面一眼,阿宝就站在门口,阴狠的眼神如刀子般飞向他们。
  
  陈池不禁哆嗦了一下。
  
  八、娘娘庙
  
  陈池躺到了棺材里。
  
  他需要等。
  
  等待是一件煎熬人的事情,尤其是躺在一个黑漆漆的棺材里。
  
  难以想象自己竟然会来到一个这样诡异的地方,如果不是梦瑶三番两次救他,他也许真的成了死魂,想起死人宴上的那些“食客”,他禁不住毛骨悚然,浑身发抖。
  
  他的手腕上戴着一根细长的红绳,上面串了一颗白色的珠子,这是梦瑶送给他的,她告诉陈池,只要他戴着这个珠子,回到人间后他们就能找到对方。
  
  “啪啪啪──”外面有人在拍打棺材。
  
  陈池推开棺
  
  “你真的相信她们?”棺材外面,阿宝站在那里。
  
  “你说什么?”陈池看着他。
  
  “你知道吗?再过一个小时,梦瑶就可以复活了。”阿宝指着前面的娘娘庙。
  
  “我知道。”陈池点点头。
  
  “但是你会留下来,永远地留下来。”陈宝哼了一声。
  
  “你胡说什么?”
  
  “我当初和你一样,之所以留下来,全都是因为梦瑶的姐姐。结果她们骗了我,我现在是死魂,和她们一样。我的肉身就在那个暗穴里面。你知道她们为什么会让你躺在棺材里吗?因为只有这样,你的魂魄和身体才会彻底分离。”阿宝说道。
  
  “我不会再相信你了。”陈池摇了摇头,义无反顾地又躺到了棺材里。
  
  棺材盖子被重新合上了,头顶的那个小孔是惟一的透气口,如同他微薄的希望。
  
  我该相信谁?
  
  陈池的脑子里有两个小人在打架。
  
  时间一点一滴地过去了,阿宝的话一直在耳边响着,他的尸体就躺在暗穴里,这是事实。可是为什么梦瑶的奶奶不让自己去娘娘庙?她说等一个从棺材里爬出来的人等了那么久,是为了让那个人带走梦瑶,还是来替换梦瑶呢?
  
  陈池开始焦虑,冷汗涔涔。
  
  最后,他推开了棺材盖子。
  
  外面一片漆黑,只有娘娘庙里有一丝光亮。
  
  陈池向娘娘庙走去。
  
  十几分钟后,他走进了娘娘庙。
  
  娘娘庙里沒有人。
  
  可是,一眨眼的工夫,陈池就看到自己身边站满了人,他们全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表情僵硬。人群最前面,是梦瑶和她奶奶。
  
  然后,那些人向陈池扑来……
  
  九、回魂
  
  陈池还在昏迷。
  
  医生看着他的心电图,起起伏伏,比昨天更活跃。
  
  林教授走出病房,医生慌忙跟了过来。
  
  “人的大脑思维在停止运转之前,会有一个急剧的跳转时间,就像回光返照,也有人会看见自己的一生,不过陈池的情况真的是一个奇迹,从我们发现他到被抢救,几乎已经沒有了生还的可能性。”林教授说道。
  
  “是的,我们也觉得很奇怪,从那么高的山崖上滚下来,竟然还能坚持三天,实在是奇迹。”医生点头附和着。
  
  这时候,病房里的陈池手忽然动了,跟着他的眼皮开始颤抖,然后他睁开了眼睛。
  
  白色的墙壁,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床单,但是门是黄色的,这里不是纯白的世界,这里是人间。
  
  思绪渐渐聚合到一起,陈池从床上坐了起来。
  
  走廊里的护士说话声还有病床旁边的水果以及牛奶让他明白,他离开了离魂庄。只是他不明白究竟是阿宝骗了他,还是梦瑶和她奶奶骗了他,还是那只不过是一场梦。抬手间,陈池看见自己的手腕上戴着一条红绳,绳子上面串着一颗白色的珠子。
  
  梦瑶,你来到人间了吗?陈池望着前方,轻声问道。


【天方怪谈更多精彩推荐】


网上“杜甫很忙”

被吹散的云

雨夜惊魂

赚钱离婚

离奇的凶宅案

空中楼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