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天方怪谈 >> 正文

悲情代孕  热度:

 
更多

  李琴下岗后因无一技之长,一直没有找到工作,然而屋漏偏遭连夜雨,丈夫身患肺癌住进了医院。李琴这时哪里拿得出高昂医药费,医院催逼如再不交钱就给病人停药,李琴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苦苦哀求,医院才答应再给她三天时间。丈夫入院之初,亲朋好友能借的都借了,李琴此时到哪里去筹措这笔巨额的医药费?更何况身边还有一个需要抚养的四岁的儿子!走出病房时,李琴是打劫的心都有。
  
  天无绝人之路,就在李琴感到绝望时,有个人来到她身边。这个人是谁?说穿了就是个“医托”。她名叫王丽,四十出头,是医院里的一个钟点工,由于在医院干久了,认识不少医生。如今医院大多实行的是“看病与工资”挂钩的机制,医生就诊的病人多那么工资就高,药开得多医生的钱就挣得多。可是另一方面,医院内部别的规定也不少,致使医生也不敢明目张胆与别科室的医生抢病人,这一来医院里就造就了一些靠医生吃饭的“医托”和靠“医托”挣钱的医生。王丽找到李琴,是有笔大买卖出手:替李琴看病的刘大夫认识一对夫妇,男的叫杜春发,女的叫杨秋妹,这夫妇俩做服装批发生意,是有钱的主,然而他们也有不如人意的地方,即这对夫妇人到中年,却没孩子,尤其是杨秋妹,比老公更急,三天两头跑医院,由此也认识了刘大夫。刘大夫告诉她,虽然现在有许多科学手段能促使她怀孕,比如利用试管将双方卵子精子收集起来,而后进行人工培育,可是这些手段因为杨秋妹有先天性的心脏病,因而也不能采用。
  
  见钱眼开的刘大夫说:“办法嘛也不是没有,关键是……”刘大夫斜视着对方,一副神秘的样子。
  
  在商场摸打滚爬了十多年的杨秋妹,一看对方那种神色,就揣摸到了对方那番话的意图,于是从坤包里抽出一沓人民币,将20张“老人头”推到刘大夫面前,说:“大夫,只要你能让我有孩子,我不会忘记你的恩德,这是2000元,是一点辛苦费,事后我再报答你!”
  
  面对眼前求子心切的女子,刘大夫说:“现在关键是你不能生孩子,虽然我愿帮你培育一个新生命,可是这一切必需要个第三者。这样吧,你能不能找位育龄妇女,医院利用现代化医学手段,将成功的胚胎植入她体内,由她代你生孩子?”
  
  杨秋妹迟疑地说:“你说代孕?”
  
  刘大夫用笔在办公桌上一边敲击一边说:“看来只有这个办法!”
  
  “只是……我上哪找这样一个人,谁愿帮我生孩子?”杨秋妹对此心里没有底。
  
  刘大夫意味深长地道:“俗话说亏本的生意没人做,杀头的买卖有人干,何况帮人生孩子又不是贩毒抢银行!只要你愿意出钱,我这就叫人帮你去找代孕婆。”
  
  “那全托刘大夫了,不过这代孕的费用——”
  
  刘大夫伸出一只手。“5000元?”杨秋妹问。
  
  刘大夫嘴角一撇,说:“5000元现在连条名贵犬都买不到,5万元。”
  
  杨秋妹心里觉得贵了点,但还是同意了。谈妥后刘大夫找来王丽,将2000元中介费交给了她。王丽拿到“中介费”自然十分卖力,她在刘大夫的引导下,凭借一张三寸不烂之舌便成功地说服了李琴。尽管此时落到李琴身上的代孕费用只有3万元,然而有了这3万元,丈夫不但可以继续进行治疗,而且还不用承担债务!不就是怀胎十月吗,这跟自己生孩子有啥两样?这活她接。
  
  不久,李琴怀上了杨秋妹夫妇的孩子,丈夫在医院进行“化疗”也有人替她买单。不料就是这样,打击还是接踵而来。李琴虽然不再为丈夫治疗的费用担心,可是丈夫病情已入晚期,医院虽说不间断对病人进行“化疗”,把李琴代孕的钱花了个精光,丈夫还是仅仅多活了两个月便撒手西去。
  
  李琴一次又一次哭得昏死过去,刘大夫担心李琴这样一次一次哭昏情绪失控,可能导致流产,若肚子里的孩子流产,自己的“过手费”不但拿不到,杨秋妹一翻脸那后果就更难预料了。刘大夫当然不想看到杨秋妹找上门来提出“终止合同”,他只能亲自上阵,将李琴由尸体上拉下来,安慰道:“你要节哀顺变,我们都尽了最大的努力了,你务必要为你肚子里的孩子着想……”作为一名代孕婆,李琴此时连悲痛的权力都没了,只能把眼泪往肚子里吞……
  
  办完丈夫丧事,李琴把所有精力都用在呵护肚子里的宝宝上。与此同时,杨秋妹对李琴肚子里的孩子那种关切程度也并不亚于李琴,毕竟李琴孕育的生命是她的骨肉。她不但对代孕婆饮食起居进行科学合理的调配,而且还特意从家政公司找来一位小保姆负责李琴的日常生活。除此之外,她还买来各类有关母婴的书籍、胎教的VCD碟片,给李琴做胎儿教育之用。
  
  经过艰苦难熬的十月怀胎,孩子终于生了下来,让李琴及杨秋妹都没料到的是李琴居然生下的是双胞胎!代孕协议规定李琴只负责为杨秋妹孕一胎,现在生下两个,杨秋妹高兴得差点引发心脏病。孩子生下来,杨秋妹要将两个孩子抱走,李琴死活不干,说:“我帮你代孕一胎你抱走一个孩子我没意见,但现在是两胎,这超出了协议规定的范围,如果你两个孩子都抱走,那么请你支付我另一个孩子的费用!”
  
  怎么办?此时杨秋妹虽然不情愿再付一笔庞大的代孕费,可也不愿将自己的“亲生骨肉”留给代孕婆。杨秋妹思来想去,终于凭借在商场练就的处世手腕,一脸微笑地说:“李琴,这孩子是我的我肯定要抱走,你仅仅是代孕。至于说到协议有缺陷我承认,你为生一对双胞胎辛苦了我也承认,这样,本着咱们姐妹不伤和气,你在妇产科的这些费用和月子里面工资及身体所需的滋补品均由我买单,另外一次性我给你补偿2万元代孕费,毕竟咱们姐妹之间有着良好的‘业务’往来,往后说不定还有‘合作’的机会,这样你瞧行不?行,两个孩子我抱走!”
  
  刚开始,李琴提出“超生”的费用,不过是个借口,其实她是舍不得怀里那两个可爱的孩子,这孩子毕竟是她身上掉下的肉!痛苦的考虑再三后李琴终于妥协了。
  
  这次代孕经历,李琴深有感触,那就是不论做女人也好,做妈妈也好,一定得有钱,有钱即使不能生育,也可以雇用别人代孕。坐完月子,李琴开始想往后继续替人代孕,作为一位下岗女工,此前不是围着逝去的丈夫转就是围着灶台转,自己并没有多少谋生技能,还有一个小儿子需要自己独力抚养!做代孕婆未尝不是一条挣钱之道,但找位需要代孕的有钱人还真不容易,不过好在她已经认识医托王丽。这不,她抓起电话,要约王丽吃饭。
  
  两人见面,亲热得不得了。王丽干的就是医托,自然不会有钱不挣。她一听对方让她帮着找需要代孕的人,一口答应,说:“行,我手头还有一个想要孩子的‘二奶’,这事我帮你牵线搭桥,不过这介绍费……”
  
  “这是4000元,算你的跑腿费!”李琴爽快地从坤包拿出一把钞票推至王丽的面前,说:“今后我们长期合作!”
  
  见李琴这么爽快,王丽于是将手头上的“指标”给了她,心想李琴不是说今后她们长期合作吗,对方正处在育龄期,跟她“合作”没错,跟她“合作”自己岂不是又多了一条挣钱渠道?如果行情好,将来干脆干“孕托”!
  
  这样,在王丽的中介下,不久李琴又大起了肚子,不过就在这时,刘大夫因代孕的事被医院宣布停职检查,王丽被医院辞退,李琴也一下子陷入…… 


【天方怪谈更多精彩推荐】


网上“杜甫很忙”

被吹散的云

雨夜惊魂

赚钱离婚

离奇的凶宅案

空中楼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