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天方怪谈 >> 正文

无头石佛被盗记  热度:

 
更多

  “妈的!又输了!这个月第三次输了!活见鬼了!”天刚蒙蒙亮,李二狗从村里一户人家出来,狠狠地踢了路边一个石子。钱没捞着,又输了个精光。
  
  一夜没合眼的李二狗找张床就想睡。他快三天没回家见他的婆娘了。刚一回到家,迎面撞见了他的婆娘。
  
  “这几天跑干啥去了,是不是又跑哪胡混去了?整天就知道混混混,人家能混出钱来,你倒是也拿回来几个钱花花!”还没等李二狗缓过神来,李二狗的婆娘先开了口。
  
  李二狗一夜没合眼,实在疲乏,最主要是输了钱,没了心情,话也不想接。
  
  “破瓦房准备啥时候换洋房呢?人家婆娘娃都吃香喝辣的,你准备啥时候让你婆娘娃过好日子呢?”李二狗的婆娘见李二狗不搭话,像蔫了的茄子,继续呛话。
  
  李二狗头也不抬,径直走向床边,衣服也不脱,盖了被子,倒头就睡。
  
  “一天小钱看不上,大钱挣不来,正事也不干。跟了你我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只听李二狗的婆娘在厨房喊得更大声了。
  
  这话听得耳朵都长茧子了。他心烦,翻来覆去睡不着,难以掩饰的是他的焦虑。
  
  男人焦虑是因为事业,李二狗焦虑是因为他没有事业。
  
  没办法,老娘双眼失明,婆娘要吃饭,女儿要认字。
  
  “睡个觉都不得安生。”李二狗心里嘀咕道。睡也睡不着,他一咕噜坐起来,下了床,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了一盒烟,烟盒已经揉巴得不像样子了。他取出最后一根烟,点着后,把烟盒揉成一团,用力朝门口扔去,他也只能这样撒气了。
  
  烟还剩大半截,他死死地把烟摁灭在地上,穿上鞋就往出走。
  
  婆娘见李二狗又要出门,吼道:“二狗,你又准备干啥?”
  
  “挣大钱!”李二狗头也不回地说,快步走到了大门口。
  
  “啥时候挣了大钱再回来,挣不了大钱就别回来了,我怕你妈看见你寒心!”李二狗的婆娘朝着李二狗远去的身影撂下了几句风凉话。
  
  李二狗重重摔门而去,门锁砸在门上弄出了不小的声响。
  
  不翼而飞
  
  从家里出来的李二狗像丧家之犬,来到了老八家。
  
  李二狗:“八哥,最近有活么?”
  
  老八:“你想有啥活?”
  
  李二狗:“只要能挣来大钱!”
  
  在婆娘面前抬不起头的李二狗觉得很窝囊,他急需一笔钱来让婆娘正眼瞧他一眼。
  
  老八:“能钱大钱的活,就怕你不敢干。”
  
  李二狗:“啥活我不敢干?”
  
  老八:“你真敢干?”
  
  老八拉着李二狗,在他耳边悄声细语。
  
  “什么,悟真寺的无头石佛?那你也敢动?那可是冒犯神灵!”李二狗大惊。
  
  原来,悟真寺是秦城有名的古寺院,距今已经有一千六百多年的历史。早在1957年就被列为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别看庙小,可有尊大佛。悟真寺大殿内靠墙放了一具无头石佛。佛身高约一米,从造型和刀法上判断,应该至少是唐代的东西。
  
  “不敢干了吧?本来我想一个人干,看你穷得在婆娘面前都抬不起头了,想拉你一把!唉,就知道你没出息!”老八噎了李二狗一句。
  
  “那东西我找行家看过了,能值大钱!”老八张开了手掌,做了个手势,“值这个价!”
  
  “5万?”李二狗猜到。
  
  “5万?你是属驴的吧!50万!”老八正准备伸手打李二狗,“事成五五分!”
  
  一听能弄大钱,李二狗从凳子上蹦起来说,“干!有啥不敢干的!”
  
  “以前干过么?失过手么?”李二狗不忘问这件事安全与否。
  
  “你看老哥我像失过手的人吗?”老八没好气的说。
  
  这下李二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两人一拍即合,约定第二天晚上二半夜行动。第二天一大早,两人来到秦城租了一辆面包车,又准备好了圆木棒、线手套、手电等工具,又买回来白酒、啤酒、花生米和一大堆吃的,两人在老八家窝了一天没出去,吃饱喝足就在老八家睡到二半夜。
  
  二半夜一到,老八和李二狗开着租来的面包车来到了悟真寺附近。车熄了火,他们翻墙进入悟真寺院内,撬开大殿的门,进殿之后,依稀有个半身人型的东西靠在墙角。近看是个佛身,没有头。
  
  “这么沉的东西咋搬?”李二狗显然没见过这阵势。
  
  “搬?搬到猴年马月去了?你还没我家狗灵性!把佛身放倒,用圆木棒滚!”老八是这行老手了,干这些事眼睛闭着都干了。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他俩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无头石佛从大殿移到了寺院门口,两个人废了老鼻子劲才把无头石佛抬上了面包车车厢。为了掩人耳目,只好用麻袋套着佛身。
  
  正在发动面包车准备走时,李二狗毛手毛脚的,弄响了车喇叭。
  
  老八吓出一身冷汗:“你不想活了!小心点儿!”
  
  石佛是弄到手了,藏在哪里又是个问题,在路上,两人商量,李二狗家是破瓦房,屋里也乱糟糟的,平时村里的人也没人愿意去他家串门,就放在他家比较安全。
  
  车开到李二狗家,眼看天快亮了,李二狗和老八趁着街上还没什么人,把无头石佛放在了李二狗家后院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用塑料纸盖着,要是不主动找,谁也发现不了。
  
  刀与枪的较量
  
  老八想风声过了再把“货”卖掉,李二狗着急用钱,就想快点出手,换点钱过逍遥日子,这样也能堵住婆娘的嘴。他还没见过这么多的现金。在什么时候“卖脏”这件事上,他俩第一次产生了分歧,并发生了激烈的争吵,钱影子还没见着,哥俩先闹起了内讧。
  
  无头石佛一直放在李二狗家,李二狗心里盘算着,“这跟你分,我只能分25万,不如我自己卖了,就说只卖了30万,给你15万,还剩35万是我的!”李二狗想到这里不由得暗暗佩服自己的“精明”。
  
  急于出手的李二狗没有门路,就悄悄把话撒给了道上的人。
  
  很快消息传来,混迹道上多年,很有江湖声望的虎爷第一个有意购买。
  
  电话里,虎爷说:“现在风声这么紧,我敢出40个钱(行话:1钱等于1万)都是高价!”
  
  李二狗咬得很死:“行家看过了,说值50个钱!”
  
  古玩界一有风声,准逃不过秦玉林的顺风耳。古玩店老板秦玉林不知从哪里也得知了这个消息,放话说出价50个钱。李二狗有点犹豫,想多卖一点。卖给虎爷,他不甘心。卖给古玩店老板秦玉林,道上的虎爷肯定会找自己麻烦。这下可好,古玩界和道上的人都知道了,东西没卖出去,惹了一身骚,这让李二狗着实犯了难。他心里盘算着:“既然两方都想要,两方都不能得罪,那干脆谈判。你们两方谁商量好了价格,谁出价高我卖给谁。打起来了也跟我没关系。”
  
  虎爷得知古玩店老板秦玉林和自己抬价,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摔了杯子,骂道:“妈的!还有我虎爷想得到而得不到的东西?”
  
  虎爷的一个手下说:“虎爷想要的话,兄弟们直接给虎爷您抢过来不就完了吗?还用给钱?”
  
  虎爷火更大了:“我现在可是企业家,能干那明抢的事儿吗?”
  
  虎爷晃着酒杯中的红酒,两眼像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样,死死盯着杯中的红酒,说:“好,你安排他们来会所见面!我亲自会会他。”最终三人约定在虎爷自己开的“虞美人休闲娱乐会所”见面商谈。
  
  在会所门口,古玩店老板秦玉林正好和李二狗碰了个正着,进了会所,里三层外三层,最后一层还有门童把守。秦玉林1961年生人,在秦城一带,可是个响当当的“名人”---因“玩石头”而出名。但他是个跛子,走路一瘸一拐,他正要进去,门童看他怎么也不像个古玩店老板,就给拦了下来,说:“对不起,我们老板办公室只能贵宾进入。”
  
  “贵宾?我就是贵宾!”只见古玩店老板秦玉林伸出手,狠狠地甩了门童一巴掌,留下了5个红红的指头印。
  
  想当年,古玩店老板秦玉林也是个有故事的人。他变成跛子是因为多年前一场两派斗争,秦玉林在别处因为和别的帮派斗争,被对方弄折了一条腿,后来就退出了江湖,在秦城转行做起了古玩生意。
  
  进到虎爷办公室之后,虎爷早已等候多时。
  
  虎爷坐在宽大的老板桌后的老板椅上,正在闭目养神,用余光瞄了一眼,看见秦玉林和李二狗都进来了,眼睛也不睁地问了一句:“来啦?坐!”
  
  虎爷手下开门见山的问:“货在哪?”
  
  “东西现在不在我身上,不过在一个很安全的地方。”李二狗掏出掉了漆皮的手机,手机上有张模糊的照片。
  
  虎爷手下接过手机,让虎爷看了看,虎爷当即表示也出50万。秦玉林再加价:“我出55万。”
  
  虎爷大怒,“跟我抬杠?再过一会,我可就只能出价30万了。多一分都没有。今天我能拿到也得拿,拿不到也得拿。”
  
  秦玉林也不示弱:“这么说,虎爷是志在必得了?虎爷可不能干吓唬人的事儿。”
  
  虎爷本来想吓唬秦玉林,让他退出。没想到秦玉林一点也不示弱,双方剑拔弩张,形势非常危急。
  
  李二狗见形势不妙,借口尿急要上厕所,过了很长时间还没见回来,虎爷手下跑厕所一看,人早都溜了。
  
  虎爷手下悄声跟虎爷说:“既然他跑了咱就放长线钓大鱼,看看他把货藏在哪?”
  
  秦玉林一看,说道:“既然谈不拢那就不谈了,我就先走了。有机会再来做客。”
  
  虎爷看着秦玉林的背影说道:“我一定会拿到无头石佛的!我得不到的东西,我会毁了它,谁也别想得到!”
  
  秦玉林头也不回地说:“那就走着瞧!”
  
  秦玉林和虎爷的谈判不欢而散。
  
  狸猫换太子
  
  古玩店老板秦玉林怕虎爷派人暗中跟踪李二狗捷足先登,怕得不到无头石佛,就把此事透露给了秦城文物稽查大队副队长孙大伟,早已和孙大伟是熟人的秦玉林也不避讳,开门见山直接说:“我知道失窃的无头石佛是谁干的。我先报案,然后稽查大队把无头石佛收回,然后我再想办法用高仿品替换。咱来个“掉包计”!最后少不了你的!”稽查大队副队长孙大伟说:“这事我必须得和稽查大队队长马虎通个气。”
  
  秦玉林直截了当地说:“你开个价。”
  
  孙大伟有点为难的说:“这件事我还得跟我们“一把手”说。我不拿事。”秦玉林要东西心切,对孙大伟说:“办法你想,你们大队长的工作你负责做,钱不是问题,事成之后,少不了你那一份儿。”
  
  当晚,孙大伟就告诉秦玉林说,办法想到了,你找人做个模样差不多的石佛,我们来他个“狸猫换太子”。
  
  第二天,秦玉林高高兴兴地来到秦城公安局报案,公安机关迅速成立专案组调查无头石佛案。经调查,公安机关在李二狗家里搜到了无头石佛。这个时候石佛正安静地端坐在李二狗家破瓦房的角落。
  
  早已听到风声的李二狗早都跑得无影无踪。老八得知这个消息气得火冒三丈地骂道:“李二狗你个狗东西,吃谁的饭砸谁的锅,你迟早挖你家祖坟!”
  
  过了一个月,秦玉林跟孙大伟发短信,“东西已经做好。”孙大伟找到稽查大队队长马虎,说古玩店老板秦玉林想以20万的价格买走无头石佛。大队长马虎和秦玉林并不陌生,也算熟人,只是问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如何给上级交代?因为无头石佛是收缴的文物,必须要登记造册入库的。
  
  孙大伟将之前早已准备好的计策全盘托出,马虎迟疑了一会,同意了,只是再三叮嘱他安全第一。依照计划,马虎给秦城文管所所长打电话,说当天会派副大队长孙大伟将无头石佛送过去,走完交接手续,让文管所的工作人员注意查收登记。当天中午,其他职工均已回家吃饭,孙大伟给秦玉林打电话,让火速带着早已准备好的“高仿货”来文物稽查大队。
  
  秦玉林早已在面包车上等候多时,挂断电话驱车直奔文物稽查大队。
  
  见了秦玉林,文物稽查大队队长马虎问:“东西带来了吗?”秦玉林指了指面包车车厢,马虎走到车厢,看到了一尊无头石佛的身躯,秦玉林连忙给马虎点烟,“兄弟做事你放一百八十个心。”
  
  很快几个人将真石佛搬到了面包车车厢,几个人和真佛对比了一下,几个人都觉得挺像回事,足以以假乱真,然后以最快速度将真石佛卸到了秦玉林古玩店的隔间。
  
  秦玉林将真石佛安顿好后,副大队长孙大伟然后直奔文管所,到了文管所,工作人员看了看无头石佛,因为之前一直没有拍照留档,所以真石佛有什么特征都不清楚,工作人员看差不多就查收了,文管所所长随后给稽查大队队长回复:“收到无头石佛一件。”
  
  秦玉林分三次付给孙大伟21万(给孙大伟1万好处费),孙大伟拿到钱后,给了马虎10万元。
  
  宝物最终还是到了秦玉林的手中。玩古玩多年的秦玉林果然有手段。
  
  法网恢恢
  
  李二狗潜逃后,坊间都传这事是李二狗干的,没人知道老八也参与了偷盗无头石佛的事儿。风声过后,老八又回来了,他干偷盗、贩卖文物生意多年,跟各个古玩店老板也算熟人,有一天,他来秦玉林的古玩店转悠,看看有没有新得的宝贝。秦玉林也没把他当外人,把他带到了店里的隔间,在隔间的角落,老八隐约看见了一尊无头石佛,他便上前询问这佛是哪里得来的物件。
  
  老八一看这个无头石佛分明就是自己辛苦盗来的,怎么现在躺在别人家里,气不打一处来,他自得手以来就没再见过无头石佛。东西一直放在李二狗家。今天见了,他忍不住上去想摸一把,就像抚摸自己失散多年的孩子一样。
  
  秦玉林开玩笑地说:“只许看,不许摸哦。”
  
  秦玉林接着问老八:“你看这东西值几个钱?”老八摇了摇头。
  
  秦玉林难以掩饰成就感:“这东西有人已经高价要收了,出价六十个钱!”
  
  老八什么也没说。
  
  后来,秦玉林又带着老八转了一圈,介绍了很多新收回来的物件,老八一个字也听不进去。老八左思右想也想不明白,无头石佛怎么能在秦玉林的手中,他想探个明白。
  
  晚上,他约秦玉林到饭店喝酒。
  
  老八:“老哥,咱哥俩好久不见,我最近不在咱秦城,听说秦城发生了好一些事情,你跟老弟讲讲呗!”
  
  秦玉林:“你还真别说,最近确实发生了好几件大事。”
  
  老八若无其事地问:“什么大事说来听听呗!”
  
  秦玉林:“悟真寺那无头石佛是李二狗那家伙干的,他着急出货,虎爷和我都想要,但是虎爷这人都是大老板了,还小气到不行,就是出不上价,还不肯松手。”
  
  老八心里怒骂李二狗这个狗东西。
  
  秦玉林:“后来还是我聪明,我举报给了稽查大队,让稽查大队把东西先收了,然后我再想办法。”
  
  老八很好奇地问道:“想什么办法?”
  
  老八想从秦玉林嘴里套出点货,不停给秦玉林灌酒,秦玉林明显喝得不成人样了,满嘴胡话,说走了嘴,就将和稽查大队队长马虎、副大队长孙大伟合伙偷换文物的事儿一股脑全抖了出来。
  
  送秦玉林回家之后的老八躺在床上很是窝火,横竖都是气。那一夜他做了激烈的思想斗争。如果报案,自己也会被牵连,脑子里就像打架一样,他想通了很多事儿,年龄也大了,也没有个正经营生,整天都是偷偷摸摸,何时是个头,不是今天被抓就是明天被抓,迟抓早抓,迟早都是个抓,最后他决定自首。
  
  站在派出所的大门的老八,抬头看见“秦城公安局”这几个字,心里默念:“事情因我而起,今天也将因我而终。”他挺起了腰杆走进了派出所的大门。
  
  “警官,我要自首!”从派出所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老八向公安机关举报了秦玉林和文物稽查大队队长马虎、副大队队长孙大伟勾结倒换文物的事儿。经调查,事情属实。老八因为认罪态度良好,并有自首情节,从轻发落。秦玉林、李二狗、马虎、孙大伟等人很快被抓获归案。
  
  无头石佛的真身终于回到了文管所。


【天方怪谈更多精彩推荐】


网上“杜甫很忙”

被吹散的云

雨夜惊魂

赚钱离婚

离奇的凶宅案

空中楼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