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传奇故事 >> 正文

蓝眼雪妖  热度:

 
更多

蓝眼雪妖
  
作者:鲁奇
  
  一、白衣女孩
  
  沈唐是从朋友余桐那里得知滑雪场雪妖的事,他当时觉得余桐是在和他开玩笑,并没有放在心上。
  
  但是,提起雪妖,沈唐却不由得想起自己经常做的一个梦,梦里,他坐在冰山上,整个世界都是白色的,一群群企鹅排着队从他的面前走过,游入大海。他还听到有人对他说话,断断续续听不清是什么…这个梦一直困扰着沈唐,他想弄清梦的缘由,但一直没有结果。
  
  不久,余桐提出要与沈唐一起去滑雪。沈唐很高兴,他说是去看雪妖吗?余桐没有说什么,只是目光游离地看着别处,然后点点头。
  
  两天后,沈唐和余桐踏上了去滑雪场的路。
  
  沈唐在一家娱乐杂志做编辑,他主要负责搜集台港影视圈明星的近况及奇闻趣事。可是他却并不属于“八卦”中人,他对自己的工作毫无兴致,对那些所谓的明星也不屑一顾。他唯一感兴趣的便是摄影,他的摄影作品曾在日本的摄影大赛中拿过大奖,在国内也备受关注。他的作品绝大部分表现的是雪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喜欢拍雪景,也许雪是有生命的…
  
  这次他决定和余桐去滑雪场的目的也是为了拍雪景。
  
  去滑雪场需要坐一天的火车,途中,余桐很少说话,沈唐只好独自坐在车窗前欣赏窗外纷飞的雪花,浮想联翩。
  
  午后,沈唐感觉非常无聊。车厢内的人很少,坐在对面的余桐闭着眼睛,似乎已经进入梦境。沈唐给女友打了一个电话,两个人聊了很长时间。这期间,沈唐并没注意坐在他对面的余桐,等他打完电话时,才发现余桐已经不见了。
  
  不一会儿,余桐回来了,他坐下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知道我刚才去哪里了吗?”
  
  沈唐笑了笑,“去哪里了?”
  
  “去给雪妖打电话了。”余桐声音很小,眼睛瞪得圆圆的。
  
  沈唐感觉余桐很有趣,因为余桐开玩笑的时候从来不笑,因此,沈唐也一脸严肃地说:“那你和雪妖女士都说了些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余桐说:“她想请你为她拍个写真集。”
  
  沈唐依然板着脸:“好啊!”
  
  余桐笑了笑,不再说话,低着头,开始一声不吭地看书,并拿出笔在书上画来画去,嘴里嘟哝着,听不清楚。
  
  沈唐觉得余桐很有趣,无缘无故地说起什么雪妖,一定是一个女孩的名字。沈唐很好奇,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后来,他终于忍不住了,便对余桐说:“那雪妖到底是什么样子呢?”
  
  余桐抬起头,把手中的笔扔到一边,开始用手指在空中画起来,他很认真,像在给什么人化妆。
  
  不一会儿,他停下了手,对沈唐说:“她就是这个样子,你看清楚了吗?”
  
  沈唐点点头,表示看清楚了,实际上他一头雾水。
  
  他拿出相机开始摆弄起来,心情也渐渐地好起来,他有种预感,那就是这次旅行可以拍到一流的摄影作品。
  
  他擦着相机,遽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眼前晃动。
  
  沈唐慢慢抬起头,正对着他的是车厢上方的电子显示屏,起初显示屏上是滚动文字,介绍下一站是哪里等,可是,沈唐却感觉在滚动文字的下面可能会有什么出人意料的东西会随文字其后滚动上来。
  
  他抱定这样的想法,双眼紧盯着滚动文字不放。
  
  一行行的文字滚了过去,接下来,沈唐看到了一块白色的东西从电子屏下方滚上来。
  
  那白色的东西一点点地滚了上来,像泡沫一样,渐渐地升上来,沈唐感到浑身僵直,颤抖不止。
  
  少顷,那白色的东西已经滚到了电子屏的正中央,那东西的原貌也显现出来了。
  
  那是一个白衣白发浑身雪白的女孩,她的眼睛是蓝色的,脸形非常好看,白色的发丝像被风吹起一样飘动着,纤细的发丝如雨雾般虚幻,身体轻盈如雪。她那美丽的蓝眼睛注视着沈唐,嘴唇翕动着,似乎在对沈唐说着什么,可是沈唐却什么也听不见。
  
  沈唐突然想到自己手中的相机,于是迅速地对准电子显示屏,“咔嚓,”相机发出好听的声音。他看到显示屏上的女子对他莞尔一笑,美丽的嘴角微微上扬,转过身,随之消失得无影无踪。
  
  显示屏上恢复正常,麻木的文字依然滚动着,就像一切都没有发生一样。
  
  这时,余桐回来了,他坐下后说:“下一站就是滑雪场了。”
  
  沈唐望向窗外,天已黑了下来,借着路灯,依稀可见漫天飘飞的雪花。
  
  二、余桐从缆车上掉下去了?
  
  沈唐和余桐在车站旁的一家旅馆住了一夜,第二天才去滑雪场。
  
  滑雪场的半山腰是一栋五层楼,是专门供滑雪爱好者吃住的地方。楼的样式像一座城堡,设计精巧,四周环境优美,站在山腰一眼望处,漫山的皑皑白雪尽收眼底。
  
  滑雪场人很多,沈唐和余桐领了雪具便坐上缆车向山顶爬升。
  
  沈唐和余桐坐在同一个缆车上,虽然缆车是随着山的坡度而建,但若在爬升的过程中向下望去,也颇令人心惊胆战。
  
  沈唐虽然没有如此胆小,但还是不愿向下望。独自目视天空,想起多年前采访过一位明星,当沈唐问起明星最害怕的事情是什么,明星的回答很简单:坐缆车。
  
  沈唐想到此处不由得转过身,却发现余桐不见了。
  
  沈唐向脚下望去,一点踪影也没有。
  
  余桐掉下去了?
  
  沈唐到达山顶时直接报了警。
  
  很快,旅游区的保安便赶到了现场,沈唐说明了情况,保安和滑雪场的员工开始上山搜索,沈唐走在队伍的前面,感觉怪怪的,他低头思索着,余桐突然从缆车上消失是为什么呢?难道会是雪妖作怪?
  
  沈唐抬起头时,发现天空中已下起了细雪,沈唐和保安们沿着缆车的车道往山上走,沈唐的心情很焦急,所以脚步变得快起来。
  
  不知走了多久,细雪已变成了鹅毛大雪,乌云黑压压地悬在头顶,沈唐感觉空气变得稀薄,温度骤然下降。沈唐下意识地拉起大衣的衣领,他转过身,发现身后一个人也没有,四周空旷而宁静,如入梦境。先前跟着他的那些保安早已不知去向,他正要回去寻找,发现在前面不远的山顶处有个黑影在蠕动。
  
  那个黑影是一个人,正慢慢地往沈唐这个方向滑过来,沈唐这才发现,那个人是余桐。
  
  余桐脸色阴沉,很生气地对沈唐说:“你在这里干什么?”
  
  沈唐很诧异,说:“我在找你啊!你是怎么从缆车上下来的?”
  
  “缆车?我根本就没有和你坐缆车啊!我们早晨领了雪具不是就分开了吗?你坐缆车,我步行去山顶。”
  
  沈唐有点摸不着头脑,“可是我明明记得坐在缆车上的人是你啊?”
  
  余桐伸出手指,在空中莫名其妙地画了画,颇为踌躇地说:“是我?”
  
  “明明就是你,你怎么可以不承认呢?”沈唐有些急了。
  
  “我知道是谁了,回到滑雪场旅馆我再告诉你。”
  
  接下来,两个人默默地往滑雪场旅馆方向走。沈唐在想,余桐为什么要对自己撒谎呢?
  
  三、他说话的声音变成了女人
  
  进了旅馆,两个人还了雪具,回到房间。
  
  沈唐关好了门,说:“现在可以告诉我那个人是谁了吧?”
  
  “是我。”
  
  余桐低着头,脸色很难看,表情恐惧而紧张。
  
  沈唐坐了下来,对余桐说:“那你刚才为什么说不是你呢?”
  
  余桐说:“刚才,刚才我是怕雪妖听见。”
  
  “怕雪妖听见?”
  
  “是的,只要有雪的地方便会有雪妖,刚才我向你撒谎是我不好。”余桐说。
  
  “没关系的。”
  
  余桐走到门口四下看了看,然后坐回到沈唐的旁边,小声说:“早晨出来的时候我碰到了雪妖。”
  
  “雪妖长得什么样子?”
  
  “我并没有看到她,只是可以听到她的声音,我听到她的声音对我问好,还悄悄地告诉我不让我说话,所以我一直没有说话。后来,我和你一起上了缆车,雪妖也和我们一起上了缆车,我能感觉到她一直在我的耳边,她看到了你,说这次她可以实现拍写真集的愿望了。她说以前她曾经去过日本的北海道,她的妈妈是北海道的雪妖。一次她去看她的妈妈,从她妈妈那里得知有个中国人拍雪景拍得特别好,如果可以让这位摄影师为自己拍上一些照片,来生便可幻化成人。雪妖的生命很短暂,只有三百年,三百年是一个轮回,轮回到了,雪妖便会化成水,溶入江河湖泊,或者流入汪洋大海,被水吞没,永远失去记忆——我们雪妖的命运就是这样,遗憾,幸好遇到了你…”
  
  沈唐惊愕地发现余桐说最后一句的时候,竟变成了女人的声音。难道这就是余桐所说的雪妖的声音?
  
  余桐的目光凝滞,张大着嘴,好像潜伏在余桐体内的那个女声看出了沈唐的异常。
  
  原来刚才说话的并不是余桐,而是潜伏在他体内的另一个人在说话,会是雪妖吗?
  
  沈唐问自己,还没等他做出判断,余桐像被木棒打晕一般,闭上眼睛,合上嘴,躺到了床上。
  
  一道白光从沈唐的眼前掠过,像云朵一样漂浮在沈唐眼前数秒,尔后,倏地飞出窗子,消失在窗外的黑暗中。
  
  沈唐用力摇着躺在床上的余桐,他大喊着:“余桐,余桐!”
  
  余桐的嘴角动了一下,慢慢睁开眼睛,诧异地看着沈唐的脸,说:“沈唐,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刚才你说话时变成了女人的声音。”
  
  “哦,这个样子啊?”余桐笑了一下,很快。
  
  沈唐有点急了,说:“你知不知道,刚才我非常着急。”
  
  余桐坐起来,说:“你听到了雪妖的声音?”
  
  “是的。”沈唐很不屑。
  
  余桐喝了一口水,说:“刚才我说话时前面的大部分都是我自己说,但是后来,雪妖说她也想说几句,我便让她说,没想到会吓着你。”
  
  沈唐喘着粗气,感觉自己被愚弄了,气愤地说:“我不相信什么雪妖,一定又是你在搞鬼。”
  
  “你到现在还不相信雪妖?今天在缆车上,她让我闭上眼睛,说给我一个惊喜。我听她的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我听到她在耳边说睁开吧!我就睁开了眼睛,当我睁开眼睛时才发现,自己竟然站在半山腰的滑雪场上,我抬起头,看到你正坐在缆车上四下张望。看到你焦急的样子真是有趣。为了不让你发现,我躲到了大树的后面,然后从山腰滑雪到山的另一侧,在那里滑了一阵子后,我才决定回来,回来的路上正好遇到带人来找我的你。”余桐偷笑了一下,拍拍沈唐的肩,“雪妖对我说已经和你见过面了。”
  
  “没有。”沈唐坚定地说。
  
  “不要不承认,是在火车上,难道你忘记了。”
  
  沈唐这才想起火车电子显示屏上的那个白衣女子,她就是雪妖?
  
  沈唐有点生气,他不喜欢被别人愚弄。于是,他决定不和余桐说话了。
  
  这时,电话铃响了,沈唐气冲冲地接起电话。
  
  对方是一个好听的女孩声音,她说:“你好,是701房间吗?”
  
  “是,你是谁?”
  
  “哦,是这个样子的,我是滑雪场的导游,是杨先生预订的。”
  
  …
  
  放下电话,沈唐说:“我们不需要导游的。”
  
  “这座山很大,好的景致也数不胜数,你这次来这里不就是想拍一些艺术感好的照片吗?有个导游会方便得多,而且不容易迷路。”
  
  沈唐想发火,却又觉得余桐的话并不无道理,自己的确该准备一下了,如果能拍出一些雪景佳作,也不虚此行。
  
  四、导游女孩是个透明人
  
  第二天,沈唐见到了电话里的导游女孩。
  
  女孩看上去十七八岁,淡黄色的头发刚刚过肩,眼睛深处隐匿着淡淡的蓝。她见到沈唐时仰起脸,在阳光下粲然一笑,那一刻,沈唐感觉她的身体好像是透明的,似乎顷刻间所有的阳光都能穿身而过,令人有种沐浴阳光下的温暖感觉。
  
  一句话,导游女孩像个透明人。
  
  沈唐、余桐、导游女孩从滑雪场旅馆出发,一直向北走。群山被厚厚的白雪覆盖着,遇到好的雪景沈唐便会迅速拿出相机抓拍。
  
  导游女孩走在沈唐前面,讲解每条道路每座山峰的故事,余桐默默地走在最后,一声不吭。
  
  沈唐走在导游女孩背后,望着女孩被风吹得飘动的发丝,心里有种很不踏实的感觉,脚下软绵绵的,根本无法断定下一步的虚实。
  
  由于女孩的头发很长,所以沈唐一直没有看到女孩的耳朵,沈唐想方设法从各个角度看女孩的耳朵,可最终还是没有如愿——女孩耳朵的部分始终被头发掩盖着,猜不透这种掩盖到底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沈唐后来想,女孩会不会没有耳朵呢?再后来,沈唐的想法更大胆了,女孩为什么要把自己的耳朵和脖子围得这么严实呢?而且他还觉得女孩走起路来有点轻飘飘的,像雪一样。
  
  女孩除了有头以外,衣服里面会不会是空的,没有身体,只是一团空气呢?
  
  沈唐越想越觉得恐怖,而且他感觉女孩给他们带的路越来越陌生,天阴沉沉的,越发使人感觉冬天的寒冷与漫长。
  
  为了驱赶心中的恐惧,沈唐不停地换角度找景致,不停地拍照片。
  
  后来,女孩突然停下了,对沈唐说:“我累了,休息一会儿吧!”
  
  沈唐点点头,三个人坐下来,女孩坐在沈唐的旁边,双手插在衣服里。后来,她站起来,对沈唐说:“给我拍张照片好吗?”
  
  沈唐默默地点点头,女孩说:“我来选景。”
  
  沈唐跟在女孩身后,走了很远,来到一座山峰脚下,女孩站在一棵樟子松下,摆好了姿势,对沈唐说:“可以照了。”
  
  “好的。”沈唐说,“笑一下,笑一下相片洗出来会更漂亮的。”
  
  女孩板着脸,不笑。
  
  沈唐又说了一次,笑一下吧。
  
  女孩仍然板着脸,一点想笑的迹象也没有,似乎有意与他作对。
  
  沈唐不再催促,胡乱地按了快门。
  
  照完照片,三个人继续往前走,天色暗了下来,太阳好像被一层薄纱遮住了一样,阳光有点混浊。
  
  天快要黑了,可是谁也没有返回的意思。
  
  五、蓝色的心
  
  天黑时,沈唐提出回滑雪场,可是却发现已经迷路了。
  
  女孩依然走在最前面,沈唐走在中间,余桐走在最后。
  
  沈唐看了一下温度计,温度已经下降到了零下摄氏27度,可是他却一点也没有感觉到冷。是自己的衣服保暖吗?不管衣服有多厚,在这样寒冷天气下能一点不冷吗?是自己在做梦吧?做梦的时候也许不会觉得冷。
  
  走着走着,沈唐好像听到了有人在叹息,是那种充满遗憾的叹息。好像就在耳边,声音很小,几声叹息后,沈唐的耳边传来断断续续的歌声,歌声由远而近,像是从敦煌莫高窟的洞穴中飘出的。
  
  “你冷吗?”
  
  一个女孩的声音在沈唐耳畔响起。
  
  “你是谁?”沈唐停住脚步,环顾四下,余桐已不知去向,只有导游女孩站在离沈唐不远的地方。
  
  “我是雪妖。”
  
  声音是从导游女孩那里传来的,月光下,导游女孩的帽子遮住了她的头脸,沈唐看不清楚,便走近了一些。
  
  “别过来。”导游女孩冷冷地说。
  
  接着,沈唐看到导游女孩飘了起来,风中她的身体软塌塌的。接着,导游女孩开始脱衣服,脱下衣服后,沈唐惊呆了。
  
  导游女孩的身体竟然是雪做的。
  
  她张开双臂,雪花纷纷落下,她像蚕一样从雪中解脱出来,她的身体变成一股白色的烟雾,缓缓落到沈唐的面前,她那晶莹剔透的身体闪着白色的光芒。
  
  “难道你就是雪、雪妖?你想做什么?”沈唐结结巴巴的,他为雪妖的美丽而感到窒息。
  
  “我是来找你帮我拍照片的。”雪妖说。
  
  沈唐这才发现,眼前的这个女孩正是他在火车显示屏上看到的那个。
  
  沈唐惊异地望着眼前的女孩,说:“你真的是雪妖?”
  
  “是的。”她的声音突然苍老了许多,有些沙哑。
  
  沈唐说:“你怎么了?”
  
  她笑了笑,轻轻地飘到沈唐面前,说:“你看看我的样子吧!”
  
  沈唐看到她的脸上已经布满皱纹,苍老得像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
  
  “怎么会这样?”
  
  “因为我老了,今天是我三百年生命中的最后一天,又到一个轮回了。幸好这次我找到了你,而我也如愿地被你拍进了照片,下一个轮回中我可以变成人了。”她气喘吁吁地说,头上白色的发丝开始脱落,像柳絮一样纷纷扬扬飘飞到黑暗中。
  
  “那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呢?”
  
  “因为我有这个。”她说着扬起左手,轻轻地在眼前拂了一下。
  
  她把手伸到沈唐的面前,摊开手心,沈唐看到她的手心闪着蓝色的光,两颗蓝色的圆球体飘在她的手心,旋转着。
  
  沈唐再看她的脸,发现她的眼睛已经不见了。
  
  原来,她手中的圆球是自己的眼睛。
  
  “这是怎么回事?”沈唐说。
  
  “你是不是去过日本,而且拿过国际上的摄影比赛大奖?”
  
  “是的。可是这和你的眼睛有什么关系呢?”沈唐说。
  
  “这不是眼睛,这是你前世的心。”
  
  她的声音很慢,沈唐很惊讶:“这怎么会是我的心呢?”
  
  “这确实是你的心,其实你一直怀疑自己为什么喜欢拍雪景,现在我告诉你吧,你的前世和我一样,你也是一个雪妖。”
  
  “我是雪妖,怎么会呢?你别骗我了!”
  
  “我没有骗你,你的前世确实是一个雪妖。而且你还是我的哥哥,我们都生活在南极,我们的父母是南极的冰山神,从小我们便生活在冰心里,后来,我们长大了一点,父母便把我们托付给了一只年迈的企鹅,送出了冰心,他们说我们应该独立地生活了。开始时,老企鹅伯伯和我们过得很好,过着安定的日子。我喜欢飞翔和潜水,而你则喜欢用法术制造一座又一座的冰山,我没有眼睛,我总是处处碰壁。后来,你经常背着我出去,带我飞遍大海。可是,有一天,当我们回到老企鹅家的时候,却发现老企鹅伯伯失踪了。我们飞了三天三夜才找到已经死去的企鹅伯伯。他是被一座倒塌的冰山砸死的,那座冰山是你用法术变的,冰山的倒塌是由于地球的温度升高而造成的。”
  
  “后来,父母告诉我们,地球温度的升高是因为人类肆无忌惮地破坏环境,污染了大气层造成的。冰山在融化,海水在上涨,我们雪妖的生命也危在旦夕,可是我们自己却什么也不能做。这些道理大家都知道,可是你却偏偏不信。那以后,你不再陪我说话,不再背我去听海,我看不到你,可是我却能听到你愤怒的吼叫,你飞到世界各地去下雪,你固执地认为下了雪,气温便会降下来,地球的温度便会恢复正常,可是你错了,你的做法是徒劳的,你一直不能接受雪落下后很快便会融化的事实(在某些地方),后来你疯了。”
  
  “你说我疯了!”沈唐说。
  
  “是的,你确实是疯了,你一直怀念老企鹅伯伯对你的爱,你不能接受他死去的事实。你开始四处制造冰山,没有节制地下雪,造成一些地区的雪灾,冰山的增多致使海水再次上涨,海水淹没了城市和海岸,使成千上万的人类无家可归。当你看到那些四散奔逃的人类时,你笑了,发疯地笑。”
  
  “为了制止你的行为,母亲把你带到了日本的北海道,请求那里的雪神为你治病。我和母亲在那里陪了你五十年,雪神也为你治了五十年的病,你的病被治好后,雪神为了惩罚你滥用法术的行为,决定收回你的法术,将你变成一个人。在你即将变成人之前,你掏出了自己的心放在我的手中,轻轻地揉了揉,你的心变成了两个闪光的蓝色球体。你亲手把蓝色球体安到了我的眼眶上,从此我便有了眼睛,你说不管你走到哪里,也不会走出我的视线…”
  
  沈唐的眼睛湿润了,他到现在还不清楚,眼前这个白色的妖怪对他说的话是真是假,但是,他确实是被妖怪讲的故事感动了。
  
  雪妖用手托起两颗蓝色的球体送到沈唐的面前,说:“还给你吧!”
  
  沈唐向后退了一步,“为什么要还给我啊?如果还给我了你不是什么都看不见了吗?”
  
  “没有关系的,因为我已经不需要它了。”雪妖说着将手推向沈唐。
  
  沈唐看到那两颗蓝色的球体缓缓地飞进了自己的身体。
  
  雪妖那白色的身体慢慢地升上天空,消失了。
  
  六、雪妖回来了
  
  天亮时,沈唐才走回滑雪场。
  
  他走到滑雪场山脚下的时候,余桐正带领着几个保安迎面走过来。
  
  “沈唐,你去哪里了,我们找了你一夜。”余桐说。
  
  “昨天你不是和我在一起吗?并且跟着导游女孩一起去拍雪景。”
  
  “你在说什么啊?你失踪了一天一夜。”余桐焦急地望着沈唐。
  
  沈唐很生气,说:“余桐,你在说什么啊!你又在撒谎了,你怎么能不承认呢?昨天明明我们是在一起的,可是中途你却把我扔下,一个人走了。我的相机里可有我们一起拍的相片。”
  
  “我怎么会和你一起拍照片呢?我们前天才来到滑雪场的,昨天一大早我们便乘缆车上山滑雪,没想到缆车快到山顶时,你却失踪了。”余桐说。
  
  “你说我在缆车上失踪的?”沈唐愣愣地望着余桐。
  
  余桐认真地点点头,脸上找不出一点说谎的痕迹,看来余桐说的话也许是真的。
  
  回到滑雪场旅馆时,沈唐听到滑雪广播还在播放寻找他的启事,他终于明白了,余桐并没有说谎。
  
  可是沈唐一直弄不明白,事情到底是从哪里发生变化的呢?如果按照余桐的说法是坐上缆车后,他失踪了,一切变得诡异莫测。那么,沈唐却清晰地记得火车上余桐说起雪妖的事,还说什么雪妖要请沈唐拍写真集的事情,这件事不应该是假的吧?
  
  沈唐向余桐问起雪妖的事,余桐却笑了,他说:“雪妖,我马上把她给你叫来。”
  
  说完,余桐打了一个电话。
  
  半个小时后,从门外走进了一个二十多岁的高个子女孩。
  
  女孩笑脸盈盈地走到余桐身边说:“你这么急着叫我来做什么,不是说好了明天去滑雪吗?”
  
  余桐对沈唐说:“她就是雪妖。”
  
  沈唐仔细打量一番女孩,非常惊讶:“她是雪妖?而且还要让我给她拍写真集?”
  
  女孩微笑着走到沈唐跟前,说:“原来您就是沈先生啊!久仰大名,我的网名叫雪妖,是余桐的女朋友,很早便想请您帮我拍一套写真集了…”
  
  沈唐这才明白了一些,可是他还是不明白,那火车上显示屏上的白衣蓝眼女孩又是谁呢?他问起余桐,余桐

[1] [2] 下一页


【传奇故事更多精彩推荐】


中华传奇(合订本

传奇故事·上旬(

传奇故事·下旬(

今古传奇(2005-2

一尊石砚的背后

传奇故事100篇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