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传奇故事 >> 正文

鲁子荣怒打小白龙  热度:

 
更多

  明朝正德九年,广西桂柳一带有位富商名叫万陵广,效仿信陵君,广结天下人,门下门客甚众。门客三教九流,多数门客混吃混喝,万陵广也不在意,只当做招揽人才的一种手段;能人异士多也来投靠于他,有落难来投靠于他的,万陵广总是大方款待,而他们也尽力为万陵广做事,也有盼望他名声而来的,都有一身好本领。
  
  鲁子荣,贵阳巢安县人也。五年前只因上山砍柴不小心放火烧了山上的林子,害怕被官府抓住砍头而连夜外逃,逃至广西桂林,听说有个富豪万陵广,愿结天下英雄,就想去投于他。万陵广一见鲁子荣,以为有侠客气,自然留在府上,好酒好肉招待,不在话下。
  
  冬至将至,桂林虽不甚冷,却也寒风袭袭。万陵广和众门客狩猎回来,所获颇丰,有野鹿、獐子,山猪,野鸡。万陵广吩咐厨房宰杀打猎所获的野味,用来招待众门客。酒过三巡,大家喝得高兴,有人提出以舞剑助兴,万陵广击掌附和。一个瘦高的汉子舞了一回,威舞有力,大家击掌欢呼,方罢,又有两个两个红衣汉子上来对舞,果然精彩。舞到精妙处,万陵广大声称好,手举两杯酒来给他们饮,道:“两位武艺高超,陵广大开眼界!”,一红衣汉子饮罢:“子荣哥哥那才叫好武艺呢,我们算的什么?”众人也称是。万陵广今曰也想再瞧开山将武艺,忙举酒邀鲁子荣来舞剑,道:“子荣兄弟,劳你舞一回剑如何,也叫众人一睹开山将神艺!”鲁子荣站将起来,你瞧他,身高九尺,合抱的雄腰,穿一缀葛红袍,脸黑如炭,满脸剑髯,抱拳道:“洒家今因昨晚挂念家中兄弟,一宵未睡,今未和大官人同去狩猎,真为烦闷也,舞剑正好找点兴头。”万陵广欣然,命奉上葛龙剑。鲁子荣接了,舞将起来,风声大作,隐隐有雷声,又如万马奔腾,众人击掌欢呼,万陵广频频罢饮。看到酣处,鲁子荣将剑掷地:“此剑为闰中女子使用,洒家使起来真煞^劲也,待我取锤来。”万陵广急命去鲁子荣房取子荣的黄金大锤来。一会,兄见四个门丁扛着一把大锤来,气喘不己,一人道:“这锤少说也有五百斤,没有万斤的力量,如何使得动!”
  
  鲁子荣右手持锤,众人见他宛如神仙一般,都禀气凝神。鲁子荣仰天展望,舞锤起来。风雷激激,狮吼虎咆,一锤使得鬼神惊。好个开山将,你看他,形如宝塔红袍展,金锤舞起千重影,张飞不敌惭羞愧,元霸重生空唉叹。呯,鲁子荣一锤砸碎一只石狮子,众人大惊,万陵广笑道:“少倾,此地平矣!”众人也笑。鲁子荣向众人作个揖便即归座,把锤倚了。万陵广命人赐一条熟猪腿给鲁子荣,鲁子荣谢了,擀开猪腿大嚼起来。夜渐深,众人便散去了。
  
  次日,鲁子荣起床,洗漱完来到后园。正行走间,见有个仆役过来,递给他一封书信。子荣问是谁寄来的,仆役说不知,便告退了。鲁子荣展开信,只看得全身颤抖,热泪盈眶。晚上便来向万陵广告辞,万陵广惊讶道:“子荣兄弟何以偬忙离去?”原来,五年前,鲁子荣和一个初来巢安县的故交在酒馆饮酒,听到一个女子喊饶命声,鲁子荣抢将过去,见是一个本地恶霸因调戏女子不成反被苛骂而恼羞成怒,对女子动起手来。鲁子荣见这人无赖放刁,一拳打得他撞碎一张桌子,那人见是开山将,哪敢还手,连滚带爬的溜出酒馆。只是他怀恨于心,设纵火计陷害鲁子荣,鲁子荣却误以为是自己不小心走了火,怕被捉拿坐牢,便远走他乡。官府追查不获,却因去年那调戏妇女的恶霸因杀人夺财,被捉拿入狱,不曾想供出了几年前回望林大火一案乃他所为,被凌迟处死。鲁子荣的弟弟得知后,喜不自胜,后来遇到一个从广西来的客商,听他谈起家乡事物,说到一个猛汉,身纹九龙,满脸剑髯,酒量大如牛,好打抱不平,以为是哥哥,便写一封信托这位客商带给这个猛汉,不想竟真是鲁子荣。鲁子荣喜不自胜,万陵广叹息连连,但好汉行遍天下,岂可强留?便备三十两银子,亲送鲁子荣十里方回府。
  
  鲁子荣自收到家中来信,和万陵广痛饮一天后便告辞了。这天行至广西弓马县,天下起蒙蒙细雨,鲁子荣来到镇上买了把油伞,却不歇息,又走了三十里路,夜渐深了。鲁子荣望见松树林下有座破庙,便过去歇脚。庙破烂不堪,是供奉太白金星的观宇,却也可避雨。鲁子荣把行李放在墙边,倚了铁锤,吹干净地板,坐下来倚在墙上,盯着破败不堪的太白金星像,哼了一声,也觉得他落难至此,也比自己好不到哪去。鲁子荣摸出两张大饼,慢慢嚼起来,只觉得神倦困乏,一会便呼呼大睡起来。
  
  鲁子荣坐了起来,见雨竟然越下越大。正感烦闷间,忽见庙门外走进一个人来。只见他撑着一把破油纸伞,全身湿透了,鲁子荣瞧他脸,是个三十来岁的男子,两颊突起,形容枯槁,身材瘦长,右手拿着一把破伞在拼命抖水,像个痨鬼一般。那人见了鲁子荣,跪下哭道:“大侠救小人一救,大侠救小人一救!”鲁子荣唬了一跳,大声道:“你我都没见过面,如何来求我救你,你有什么事要求人救命?说出来,洒家见你可怜,可是被恶人欺凌了?”说着握紧了拳头,弄得劈啵响,嘴里哼了一声。那人见鲁子荣为之愤愤,惊喜不己,急忙又磕了几个响头,鲁子荣伸出手往他腋下轻轻一托,抬起他的身体,道:“洒家生平最见不得别人下跪,别跪了。”那人连连说“是。”鲁子荣摸出张大饼,塞了给了,道:“唉,洒家最见不得别人哭哭啼啼的,你有何事求于洒家,且说出来,来,边吃边说罢。”那人噙着泪水,哽咽道:“小的今天得幸遇见大侠,还盼大侠出手救救我这个苦命的人。”鲁子荣道:“何人敢欺压于你,你且说来,叫他吃我一记铁锤。”那人泣道:“是。”
  
  那人道:“小人姓石,叫石董农,三年前小人一家老小被人害死,小人自被他害死后,更被囚禁于此,常常受到他的鞭打。”鲁子荣见他说的认真,倒担心起来。石董农见他惊怒,接道:“大侠,其实我现在己死,灵魂被囚禁于此,不得离去,受此煎熬,今天见大侠到来,是上天给了小人一线希望,是以小人托梦给您,盼望你解脱了我的苦难。”鲁子荣也曾遇到鬼怪之事,不想今天又碰上,却也不觉怪异:“世间有人受苦受难,想不到你死后仍然不得解脱。这恶汉是什么搓鸟,竟敢如此欺压良善?”石董农叹了一声,怔怔的摇了几下头,才道:“害死小人全家老小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小人的妹夫。六年前,小人家住在广西坪山县,小人有个妹妹,当时正好十七岁,漂亮动人。后来她结识了叫林其书的一个年轻人,那年轻人和小人的妹妹相识不到三天便冒昧来小人家向家父家母提亲。小人父母见他来的冒昧,自然不答应,且还动了怒,把他赶了出去,不准他们再见面,但小妹好像被他施了法似的,说今生今世非此人不嫁,最后还闹上吊,我们发现时她己经奄奄一息了。小人父母没办法,只好由着他们。”
  
  石董农又叹了一口气,半晌才又续道:“成亲之时是在小人家里办的,我从未见过这个妹夫的家人,听他说是从小死了父母,又无兄弟姐妹,我们便收留了他。刚开始小人这个妹夫倒还不错,可是有一天晚上,他趁小人外出,半夜里摸进小人的房里,把小人的娘子给奸污了。被老父发现,气得他老人家追着他打,惊动了所有人,他却跑得不知所踪了。得知此事小人气坏了,却也找不到他。不想三天后他竟回来了。”说到这里,石董农瑟瑟发抖,显得仍有余悸。石董农突然又跪下,不住的求鲁子荣千万要帮他。鲁子荣禁不住怜悯起他来,偏生他又爱打抱不平,宽慰石董农道:“这等奸人妻妾,杀害人命的恶贼,洒家若是见到他,就一锤打死了他,董农兄弟,这狗贼现在何处?”
  
  石董农磕头道:“大侠果真救我,小人感激不尽,只是他却也难对付,他可是只妖怪。他长了颗龙的头,腰有水桶般大,可怕极了!”鲁子荣见他惶恐,知道他这个妹夫是个龙精,便道:“我还道是何狠恶的凶徒,原来是个龙妖,洒家也曾遇到个虎怪,被洒家一锤打死了,这个龙妖,也未必禁得住洒家的铁锤。”石董农见他所言非虚,心里踏实,又道:“这个妖怪回来时,便踹开了我家的门,进来便一把抓住小人的媳妇,我见他凶狠,便去厨里拿了菜刀砍他,我家人也把他围住了。他却一下子现出原形,龙头粼身,张牙舞爪,胆小的都被他吓得晕死过去,小人当时心中害怕,几欲惊死。他一把抓起老父老母,便吞进肚子里去了,他把小人和小人的兄长绑在柱子上,便把我媳妇,嫂子,妹妹又奸淫了一遍后便弄阵风把我们摄到他的洞府里了。他把小人和兄长的魂魄摄了出来,把我压在此处,兄长却不知被他压在何处了。他每个月都来这里一次,当着小人的面奸辱我的媳妇,淫笑不止,完事后便又掳了小人媳妇回去了。小人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却苦于无法脱身。”鲁子荣跳将起来,一拳打塌了半壁土墙,厉声骂道:“这狗贼如此荒淫无耻,他在何处,我去结果了他的性命,免得他如此作恶横行。”石董农道:“他住在东北七十里外的坪顶山的一口水井里,水井旁边有座龙雕。苦于小人被他镇压在此,无法离去,大侠若是除去这龙妖,便能解救小人和我的家人,使他们不再受那恶龙的欺辱折磨了。小人来生做牛做马也要报答恩公的恩德。”鲁子荣道:“你在此坐地,我这就去打杀了这畜生。”鲁子荣扛起铁锤,把行礼留在此处保管,大踏步地去了。
  
  鲁子荣一个呼噜,醒坐起来,见天己亮了,却道原来是做了场梦,正待伸个懒腰,突然发现旁边的土墙竟然塌塌。鲁子荣道是自己在梦中真的打塌了这土墙,回想梦中之事却是真的,当下收拾行李,拿了铁锤便向坪顶山走去。
  
  行至半晌,远远见前面有个小小集市,鲁子荣走了过去,找了间酒店坐了。小二哥忙过来招呼倒茶,鲁子荣要了十斤酒,三斤熟牛肉。酒喝得精光,牛肉也不剩了,鲁子荣结帐正待要走,向小二哥问:“小二哥,此处离坪顶山尚有多远?”小二哥听见,打了个跌,忙连摆摆手:“客官要处坪顶山,那可万万去不得!那里有妖怪。”鲁子荣道:“可是有个龙妖?洒家正是去收拾它来。”小二道:“万万去不得,这妖怪可厉害了,时时出来为害附近百姓,人们都害怕它,晚上更是闭门闭户。客官,想必您是受人所托,想去降伏这妖怪?却可去不得,没得白白送了自家性命”鲁子荣哼了一声,道:“这该死的畜生,为祸乡里,杀人性命,洒家寻着了它,把它抽筋剥骨。”拿了铁锤行礼,正待要去,掌柜也来拦道:“我看客官虽有一身好本事,但人岂能比得了妖怪?没得给它吃了,我劝客官打消这主意罢!”鲁子荣却不理会,径直走了,酒店里的人都摇了摇头,只觉天下至蠢之人莫过如此。
  
  太阳斜下,远远望见一座高山,直拔而起,峭壁难攀,郁郁有黑气生出,鲁子荣心想这就是坪顶山了,撂了撂铁锤,大踏步走将过去。其实太阳余辉己尽,到处都是乌鸦啊啊而鸣,甚是荒凉。离坪顶山越近,越闻到阵阵恶臭。这时晚风吹来,酒力挥发上来,鲁子荣只觉燥热无比,刚又踏上一步,突然一脚踩空,身体扑将出去,正要跌倒,急忙一侧身,却还是掉入了一条溪水当中。只觉得一阵清凉,鲁子荣腾了几下,觉得畅快无比,才从溪水中走上岸来,放下铁锤和湿答答的行李,正待坐下休息一会,忽听见背后有人叫了声“壮士”。鲁子荣跳转身来,只见一个身穿青布衣,矮小瘦弱的老头,稀稀疏疏的胡子己然全白,手里撑着一根歪歪扭扭的木棍,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瞧着自己,心里不禁有气,正想斥他几句,但转念一想:“这老头竟敢夜晚在这坪顶山脚,不是妖怪便是鬼魂。”突然想起,厉声道:“你这老儿可识得这山上龙妖?可和他有什么关系?”青衣老头见他问话,慌忙答道:“壮士休要起疑,老儿我是这坪顶山的山神,今见壮士来此,特来相见,壮士莫要怪老儿失礼。”
  
  鲁子荣听他自称是这坪顶山的山神,稍感诧异,仔细瞧他,虽然长相丑陋却无郁郁气息,道:“老人家果真是这坪顶山山神?你来见洒家却是为何?”青衣老头道:“老儿虽活了这么把年纪,却也不敢欺骗壮士,只因今见壮士到来,老儿特来求助于壮士。”说着不禁泪出,鲁子荣却想知道何故,只是瞧着他,并不插话。青衣老头抹了把眼泪续道:“几年前,有条妖龙来到此山,他见这里山青水绿,便把此山给霸占了,还把小老儿给拘了出来,喝令给他做牛做马,打点一切。小老儿我自然不愿意,致被他打得躺床一个月不得动弹,简直生不如死。他每天前来逼迫威胁于我,要我臣服于他,然后便用皮鞭抽我,我年老体弱,如何禁得住这鞭子,我假裴表面上服于他,心里却不服,但他武艺高强,如何能与他相争?唉,小老儿我又懦弱,不敢把此事告诉上面长官,是怕他报复,况且告诉了上面长官,也未必会来帮小老儿除去这妖龙,唉,唉,唉,难矣!”他连叹几声,鲁子荣见他惆怅无比,觉得这其中必有他的难言之隐。青衣老头突又转悲为喜:“今曰见壮士前来,正气凛然,神威凛凛,必能除去此妖龙。今曰壮士若是除去了此条妖龙,便能拯救小老儿和这一带百姓于水火之中。小老儿向这一带百姓恳求壮士。”说着便向鲁子荣跪下来。鲁子荣慌得连忙扶他起来:“此妖龙作恶多端,洒家正是受人所托前来除去这恶龙,老人家不必礼,却不知这恶龙在何处?”青衣老头道:“这妖龙现住在山背脚底的一口枯井里,这口枯井口有杂树乱草遮掩,很难找到。不过离井囗不远处有块巨石,上面刻有一条龙,壮士只要找到这巨石,便能找到妖龙的住所了。”鲁子荣得他指引,喜不自胜,心中豪气大盛,便欲立马去捣了恶龙穴。鲁子荣道:“多谢老人家指引,洒家这便捣了这恶龙的巢穴。”青衣老人连连拜谢:“小老儿在此多谢壮士了,只是壮士见到妖龙时,千万不可提起见过小老儿啊!”鲁子荣见他尚有担忧,道:“洒家上去便一锤打死了它,岂容它多啰嗦。”拎了铁锤,辞了青衣老头,便往妖龙巢穴大踏步走去。
  
  其实月亮当空,道路清晰可辨,鲁子荣踏上山顶,见四处并无异常的动静,便向山脚走去。鲁子荣走进了一片树林,突然有一只斑澜猛窜了出来,张牙舞爪。鲁子荣吃了一惊,不想此处竟伏有大虫。猛虎怒吼一声,向鲁子荣扑来,挟带劲风。鲁子荣抢上一步,举锤撞向它胸口,猛虎跃在半空,如何能闪躲?“砰”的一声,铁锤重重撞在猛虎胸口,猛虎闷吼一声,身躯翻了几个筋斗,撞在几丈远处的一棵大树上,大树顿时被拦腰撞倒。看那猛虎,只见全身血肉模糊。鲁子荣踢了下猛虎,正待要走,忽见远处有两个黑影晃动。鲁子荣朝黑影急奔过去,那两个黑影冗鲁子荣过去,慌忙朝山下奔去。但鲁子荣脚速快,几下便奔到他们后面一丈远处,鲁子荣纵力一跳,跃过他们,将铁锤一横,拦住他们的去路。这时,鲁子才看清他们面目,一个长得羊头人身;一个是个黑毛怪,奇丑无比。这两个怪物见鲁子荣身躯高大,怒目圆睁,心里惊惧,忙跪下求饶。鲁子荣如何肯饶他们,举锤把黑毛怪撂倒,用锤轻轻压在他胸口上;左手提起羊头怪,向他喝道:“你们可是妖龙的手下?妖龙现在是否在这里?”羊头怪虽被拎起,心里害怕,却不肯吐露与妖龙有关的事。鲁子荣见这坪顶山上有怪物,便知是妖龙的手下或者朋友,但这羊头怪却倔强,不肯说出妖龙的事,心想这事须得着落在黑毛怪身上。于是把羊头怪往地上重重一摔,左脚往他胸口上一踏,羊头怪肋骨齐断,登时气绝。鲁子荣转头对黑毛怪喝道:“你快带洒家去寻那妖龙,若是说个不字,后果和他一样。”说着向半头怪的尸体一指,又晃了几下铁锤。黑毛怪刚才见羊头怪被鲁子荣一脚踏死,己被吓得魂飞魄散,怎敢违抗,战战兢兢道:“小的这便带大老爷前去,小的这便带大老爷前去,还望大老爷饶了小的一命。”鲁子荣哼了一下,示意他在前带路,黑毛怪只得乖乖带路。黑毛怪全身哆嗦,战战兢兢,心里寻思如何摆脱鲁子荣,但鲁子荣盯得紧,推推搡搡,且他又跑得极快,如何能摆脱得了他!不多时,他们来至山脚下,见有一块巨石,四周杂草丛生,矮树交叉相错。鲁子荣抬头去看那石雕,月光下依稀可见石上张牙舞爪的龙纹雕刻,正想问井口在哪,黑毛怪突然叫到:“大王,快快救我。”鲁子荣听到有人来了,忙四处观看,只见黑毛怪往草丛里一钻,便没了踪影。鲁子荣不见有所谓的“大王”前来,原来是黑毛怪故意引开鲁子荣的注意,急忙拨开草丛,却哪里还找得到他。鲁子荣先前听青衣老头说井口就在巨石附近,于是就拿铁锤拨开草丛,叉开树枝,寻了一会,果见有一口井,向里看时,黑乎乎的。
  
  鲁子荣往井里扔了块石头,不见水生,心想果然是口枯井,正想跳进井里,忽然看见井里火光一亮,有一支火箭从井底射了上来,鲁子荣急忙往后跳了一步。有十几个怪物从井口跳了出来,左手里拿着火把,右手里都持着一把大刀,在月光下隐隐生辉,那黑毛怪也在其中。其中有个虎头怪,身躯高大,怒目圆睁,向鲁子荣问道:“你是什么人,敢来找我们大王的晦气?你们快把他围住了,待我捉了他好做下酒菜。”其他怪物们应了一生,跑向两侧把鲁子荣包围了起来。鲁子荣向虎头怪喝到:“你们这帮撮鸟,吃人的妖怪,你们为祸百姓,害人不浅,今天洒家把你们一个个都杀了。”一挥铁锤,当头向虎头怪砸下去,虎头怪举刀迎了上去。呯的一下,大刀被铁锤砸在地上,断为两截。虎头怪丢了大刀,忙向后跳了开去,鲁子荣忙用铁锤在他右脚裸上一钩,把虎头怪撂倒在地。其他怪物见虎头怪被撂倒在地,急忙举刀砍将过来,鲁子荣往那虎头怪胸口上一踩,把铁锤挥了个圆圈,架开了看过来的大刀,十几把大刀碰到铁锤,尽数被折断,那虎头怪却被踩的肋骨齐断,口里冒出一股股鲜血,已然气绝。怪物们见他神勇,纷纷四处逃命,鲁子荣把铁锤往向东逃的怪物一掷,有五个怪物被的血肉模糊。鲁子荣奔向逃向南边的怪物,一脚踢死两个怪物,又追上前面的怪物,一个扫叶腿,绊倒六个怪物,被绊倒的怪物正想讨饶,被鲁子荣一拳一个打得脑浆迸溅。
  
  鲁子荣拿起铁锤,捡了一根怪物们丢下的火把,跳进井里。鲁子荣见井壁上有条通道,举火把走了进去,走了十几步,看见前面有火光,又走了几步,场地逐渐宽大了起来。洞里的墙壁都插了火把,墙上挂满了各种野兽和人的尸体,有几个怪物在烤肉,他们见了鲁子荣,大嚷起来,里面其他怪物听见叫嚷声,纷纷围了过来,有几十个之多。鲁子荣喝到:“作孽的妖龙,快快出来受死。”只见怪群左右分开,一个身穿白锦袍,头戴雕翎的年轻公子走了出来,相貌俊美,手里拿了把青龙偃月刀,面无表情,冷冷的问道:“阁下是谁,不知道找小龙我有何事?”鲁子荣见他俊美,身穿白袍,知他就是妖龙,喝道:“洒家前日路过太白金星庙,见有鬼魂托梦于我,你这撮鸟,为非作歹,霸占人妻,害人性命,洒家今天正是来除掉你这个妖龙。”妖龙见他原来是受到了石董农的恳求,前来报仇,微微笑到:“小龙我身为龙种,尊贵无比,杀几个人算得了什么,那是他们该杀,抢几个民女又算得了什么,……”话未说完,只见有一个铁锤砸了过来,忙用青龙偃月刀相架,妖龙的大刀被铁锤荡开几尺,知道此人厉害,忙令怪物们把鲁子荣围了起来,格杀勿论。怪物们纷纷撮起兵刃,向鲁子荣砍来。鲁子荣锤快且猛,众怪物不敢靠近,便和他游斗起来。这些怪物身手敏捷,兵刃使得风声呼呼,且避且战,上下左右围攻,鲁子荣左挡右攻,上挡下攻,一把铁锤使得浑圆如意。那妖龙在外围说道:“这位大哥,果然神勇无敌,如能和你结为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岂不快哉!”鲁子荣骂道:“你这个撮鸟,狗一般的东西,如何敢与洒家结拜兄弟?”妖龙并不生气:“我这里收罗了许多金银财宝,美女也不再少,你如能答应,我们平分如何?”说着走向内堂,从里面赶了一群赤身裸体的女子出来,鲁子荣知道他想用此分散自己的注意,哪里理会他,手上铁锤使得更加急了。有个大意的怪物,被鲁子荣铁锤砸到,身体向妖龙疾飞了过去,妖龙用手一格,却被鲜血溅了满身满脸。妖龙大怒,闪身加入战斗,他受了血溅,心里大怒,手上的兵刃使得又快又狠。鲁子荣不敢大意,攻转防,防转攻。其他怪物见他们两个神勇,不得近身,只好在旁边围观。时间一长,妖龙感觉手麻脚软,而鲁子荣神力却是丝毫未减。那妖龙突然身体一转,变成一条白龙,张着血盆大口,众怪物从未见过妖龙真身,心里暗暗惊惧,众女更是吓昏了过去。鲁子荣见妖龙化出真身,心里大喜,那白龙张嘴向他猛冲过来,携带劲风,有几个靠得近的怪物被劲风扫到,撞在石壁上,粉身碎骨。鲁子荣双手持锤,怒吼一声,向白龙头部砸去。那白龙头一摆,避了过去,龙爪往铁锤上一抓,把鲁子荣提了起来,摔向石壁,却把几个站在石壁的怪物撞死。原来那白龙急了,不分左右,乱咬乱抓,却不曾关众怪物的死活。鲁子荣随感身体一痛,却无大碍,快步奔向白龙,离白龙二米处纵身一条,持铁锤向龙头砸了下来。白龙见铁锤来的迅猛,携带劲风,急忙躲避,只感一阵剧痛,原来被铁锤重重的砸在背部。那白龙吃痛,在地上乱滚乱翻,一些怪物来不及躲闪,被他的尾巴扫死,众怪乱成一团,纷纷后避。鲁子荣一招得手,忙又补上一锤,白龙见躲不过,急忙举爪来抓铁锤。鲁子荣却把铁锤一转,砸在白龙的胸部,白龙只敢舌头一甜,一股鲜血从嘴里喷将出来。鲁子荣哪里容得他,抡起铁锤在他背上猛砸,直砸了几十锤,把白龙砸成了两段,鲜血流了一地。
  
  没死的妖怪哪里敢上来砍杀,鲁子荣兴起,像怪物跳江过去,举锤便砸,怪物们见白龙已死,已成惊弓之鸟,哪里能还手,被鲁子荣一一砸死,有几个清醒大胆的,忙向井口奔去。鲁子荣见了,忙追上去,却听见有兵刃相交的声音,原来是那坪顶山山神青衣老头赶来,刚好碰见他们要逃出去,和他们战在了一起。青衣老头却也不弱,死死拦住了去路,鲁子荣敢将上来,一锤一个,把怪物尽数砸死。青衣老头文里面情形,鲁子荣说妖龙已被他砸死,于是忙和青衣老头进去,只见地上七零八落的躺着怪物的尸体,白龙断成两截,几十个裸体女子躺了一地尚未醒过来,鲁子荣忙向后堂内扯了一床被子过来给这些女子盖上。
  
  青衣老头跪下磕头道谢,连连称赞鲁子荣神勇,鲁子荣哪里受得了这些,连忙把他扶起来。过了一盏茶功夫,那些女子渐渐醒过来,也赶忙过来拜谢!鲁子荣见她们赤身露体,极为不雅,转过头去,命她们穿了衣服再来相见,那些女子赶忙去内堂穿了衣服后出来拜谢鲁子荣。鲁子荣道:“这些妖魔作恶多端,欺良霸善,你们当中可有人是石董农的媳妇?”一个穿黄绿绸布的妇女忙出来做了个万福:“小女子便是,我夫君被这妖龙害死,我日夜思念,奈何阴阳两隔,我恨不得杀了这妖龙为夫君报仇,奈何这妖龙厉害,我一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不知道恩公是如何知道我家相公的?”鲁子荣将太白金星庙中石董农托梦这是说了,众人感谢不已。青衣老头道:“壮士大恩大德,小老儿我无以为报。”鲁子荣道:“洒家只不过见这些妖魔作恶,心里嫉恨,才打杀了他们,不必想谢,如今妖龙已除,各位就回到自己的家中去罢。”
  
  鲁子荣把妖龙搜刮来的财物给了些这些妇人和青衣老头,把剩余的财物都分散给了当地受苦受难的百姓,这些被妖龙掳来的妇人有家的都回家了,无家可归的都和石董农媳妇一起,鲁子荣为他们盖了几间屋子安顿起来,便踏上了回家的路。


【传奇故事更多精彩推荐】


中华传奇(合订本

传奇故事·上旬(

传奇故事·下旬(

今古传奇(2005-2

一尊石砚的背后

传奇故事100篇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