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天方怪谈 >> 正文

你怎么还不死  热度:

 
更多

  一、预言成真
  
  苏大志走进一条狭长的胡同,隐约觉得有哭泣声。他加快脚步却怎么也走不出胡同,他的心怦怦地简直要跳出嗓子眼了。于是他拔腿跑起来,就在他跑得上气不接下气时,一下子发现胡同的尽头是一堵墙——他走进了死胡同!与此同时耳边的哭声也越来越响,他转身欲往回逃,一回头,却见一只干枯得几乎无肉的手向他抓过来!他惊叫一声急忙躲闪,可周围又伸过来无数只枯爪,抓住他撕扯着,他的身体被撕扯成了碎片……
  
  “啊!”苏大志惊叫一声坐了起来,这才发觉是个梦。他擦了擦头上冒出的冷汗正要躺下,突然感觉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他的胳膊!苏大志吓得头发都竖起来了,颤抖着用手摸到开关打开电灯,只见妻子蔡玲正瞪大眼睛满脸惊恐,一只手紧紧抓着他的胳膊。“你做噩梦了?”苏大志问。
  
  蔡玲摇摇头,声音发颤地说:“有哭声,你没听到吗?”苏大志又是一惊,自己在梦中听到有哭声,难道现实中真的也有?他竖起耳朵听了听,摇摇头表示什么也听不到。但蔡玲却肯定地说,自己确确实实听到了有人哭泣的声音,决不会听错。
  
  这时,苏大志的手机震动起来。他打开一看是一条短信,没有显示号码,只有几个字:“你怎么还不死?”苏大志不禁打了个冷战。
  
  第二天一早,苏大志的女儿苏蕊也说自己半夜好像听到有隐隐约约的哭声,直到爸爸屋里亮起了灯,哭声才停下。她的哥哥苏伟冷笑着说:“确实有鬼,千方百计要把咱俩赶走,那样苏家就成它的天下了……”
  
  蔡玲面沉似水,抱起才一岁多的儿子苏超出去了。她是苏伟和苏蕊兄妹的继母,两年多前苏大志离婚娶了小他近20岁的蔡玲,这时苏伟和苏蕊一个18岁,一个16岁,自然对继母视若仇敌。尤其是蔡玲生下儿子苏超后,感觉母凭子贵的她不再一味迁就兄妹俩,他们之间的关系更是剑拔弩张,仿佛随时可能爆发战争。
  
  很显然,蔡玲不会安排早饭了,苏伟骂骂咧咧地要出门。“大伟,别出去!”随着叫声,奶奶拄着拐杖出来了,拉住苏伟着急地说:“你有大灾,只怕性命难保,就在家坐着哪儿也别去!”苏伟不耐烦地甩开奶奶:“你眼睛都看不见了,还会看出我有大灾?”
  
  苏大志心头一震。老母亲双目失明二十多年了,她从失明后开始信佛,整天念经拜佛,不管家里发生什么事仿佛都与她无关。不过有时她会很着急地警告苏大志会发生严重的事。几年前苏大志投资开了一个煤窑,赚了些钱,就在他要扩大规模大干一场时,老母亲极力阻拦,要他把矿封了,说再干下去的话就会大难临头,有好几个人会丧命。苏大志不以为然,认为母亲是老糊涂了,照样每天开矿采煤。结果没过几天矿就塌了,八名矿工死在了矿下。此后虽说家里风波不断,但老母亲除了吃斋念经,什么事也不管,今天突然警告说苏伟将有性命之忧,苏大志不由得也担心起来。
  
  苏大志呵斥苏伟不让他出去,苏伟被父亲监视着都快要憋疯了。他为出怨气,就不停地要妹妹苏蕊去买这买那,苏蕊也烦了,索性出去不再回家了。她最近交了一个男朋友,是个大学生,叫杜海鹏,他渊博的学识和优雅的风度令苏蕊深深着迷。那个乱糟糟的家令她伤透了心,只有和杜海鹏在一起的时候她才能感觉到一丝温馨。苏蕊约杜海鹏出来一起逛了半天街,下午苏大志打电话来告诉她,苏伟趁他不注意还是跑出去了,让她快帮着找他回家。情绪刚刚好一点的苏蕊心又沉了下来,杜海鹏安慰她说帮她一起去找。结果直到天黑也没找到苏伟,累得双腿发软的苏蕊气呼呼地回到家。奶奶抹眼泪说孙子这下性命难保,爸爸发火骂苏伟是个逆子,蔡玲幸灾乐祸,苏蕊的心情又跌到了谷底。
  
  直到半夜苏伟也没回来,一家人正急得团团转,突然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几个警察,告诉他们城东发生一起车祸,有人被撞死了,死者身上的身份证显示死者正是苏伟!
  
  二、阴魂不散
  
  苏老太太的预言再次变成了现实,苏大志又惊奇又后悔,后悔自己大意没看住儿子导致他意外丧命,奇的是老母亲尽管眼睛看不见,却有超凡的能力,可以预知别人的生死。
  
  苏伟被车撞死了,肇事车逃逸了,一时无法找到。苏蕊认定是蔡玲害死了哥哥,企图让她亲生的儿子苏超独占家产。她怒气冲冲地和蔡玲扭打起来,苏大志费了好大劲也拉不开,一怒之下狠狠地抽了苏蕊一记耳光。苏蕊又羞又怒,一跺脚走了,声言再也不回这个家了。
  
  苏大志隐约觉得儿子的死不像是意外,但究竟是谁把他害死的呢?他正在焦虑,突然手机又震动起来,打开一看还是一条短信,仍是那几个字:“你怎么还不死?”
  
  苏大志打了个冷战,看来确实是有人行凶,而且想杀死的人是他苏大志,苏伟的死不过是给他一个警告罢了。
  
  那天接到这样一条短信后,苏大志就换了一个手机卡,没有几个人知道这个号码,为什么这样的短信还是准确无误地发到了他的手机中?苏大志百思不得其解。到底是谁一定要他死呢?他死了,最能得到好处的只有蔡玲。他虽然最近没做生意,可家底还是7位数字,当初年轻漂亮的蔡玲也正是看中他有钱才嫁给他的。如今她生了儿子,只想过安稳日子,怎么还会想杀死他呢?苏伟最近不学好,吃喝嫖赌不算,还染上了毒瘾,这可是个耗钱的嗜好,几个月的时间就花掉了十多万。为此蔡玲十分生气,多次劝苏大志把苏伟送进戒毒所,或者干脆扫地出门,她怕家产都被苏伟败光了,以后她跟着苏大志过穷日子。就算她为此害死了苏伟,为什么又要吓他?难道她另有新欢?苏大志警觉起来。
  
  苏蕊出去了整整一天,直到夜深了才由杜海鹏陪着回家来,一家人都虎视眈眈地各怀心事。
  
  直到深夜,苏大志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睡梦中他好像来到苏伟的尸体旁,突然血肉模糊的苏伟一下子坐起来,瞪着滴血的双眼怒视着他,恶狠狠地说:“我是替你死的,你知道吗!”
  
  “啊!”苏大志叫了一声一下子坐起来,发觉是做了一个梦。可他感觉不对劲,身旁还有粗重的喘息声,恍惚还有什么在动。他赶紧开灯,只见苏蕊正骑在蔡玲身上,双手狠狠地掐着蔡玲的脖子。
  
  “小蕊,你要干什么!”苏大志喝道。却见苏蕊双眼像要冒出火来:“我是苏伟,向你索命来了!”
  
  苏大志一震,这真是苏伟的声音!难道是苏伟附体到了苏蕊身上,来向蔡玲复仇来了?他正诧异间,那蔡玲被掐得眼珠都快要冒出来了,手脚乱蹬死死地抓住了苏大志的胳膊。苏大志醒悟过来,狠狠地拍苏蕊的背,苏蕊身体一软就倒了下去。
  
  看来真的是被附体了,苏大志把苏蕊抱回她的房间,放到床上,她又沉沉地睡着了。这时,苏大志那失明的老母亲正坐在床上,空洞无神的双眼瞪着他,一字一句地说:“别折腾了,你的大限也快到了!”
  
  苏大志惊得几乎跌倒在地。老母亲自信佛后轻易不开口,但每次警告都成了现实,现在又说他大限将至,怎不令苏大志惊恐不已!
  
  蔡玲也听到了老太太的话,她扑到苏大志身上大哭起来:“你可不能死呀,没了你我和孩子依靠谁呀!”
  
  苏蕊也醒了,抹起了眼泪。
  
  苏大志心如刀绞,他何尝愿意就这样死去呢?可这些天的种种怪事令他不由得不害怕,仿佛暗处藏着一双手,随时会伸出来掐死他!
  
  这时他的手机又震动起来,凭感觉他知道又是那条短信,果然,“你怎么还不死!”几个字又出现在手机屏幕上。
  
  思虑再三,苏大志决定举家离开这里,远远逃开那看不见的危险。为了不惊动别人,不让任何人了解到他们的行踪,苏大志把他和蔡玲还有苏蕊的手机都收到一起关掉了。收拾了一些贵重东西,天刚亮他就叫了一辆车往城外赶。
  
  刚出了城,苏老太太突然想起她那串念珠,结果没找到。她埋怨儿子不重视她的东西,一定要回去自己找。苏大志央求了好半天,说再给她买一串,老太太死活不干。无奈苏大志只好让其他人坐车先走,他一个人回去找念珠,回头到前面的一个县城聚齐。
  
  苏大志回到原来住的屋子里,翻了好半天才找到那串念珠。他起身正要离开,一转身吓了一大跳,一个人正站在他旁边。
  
  三、仇人见面
  
  仔细一看,苏大志认出这人正是苏蕊的男朋友杜海鹏。“你找小蕊是吗?”苏大志定了定神问。“是呀,她去哪儿了?”杜海鹏问。
  
  “你们不要再来往了,我们要搬走了,以后也不会再回来了。”苏大志冷冷地说着,拿上念珠就往外走。就在他刚跨出门口时,突然头顶被重重砸了一下,他只觉得眼前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苏大志醒来后,发觉自己的手脚被绑着倒在地上,杜海鹏正站在他旁边用脚踢着他的头。见他醒过来,杜海鹏的脸上现出一丝寒气逼人的冷笑:“你的血快流干了,还有什么遗言快说吧!”
  
  苏大志一惊,忙低头看,只见自己的右手腕处被划破了血管,血顺着他的身体流下来淌到了地上。
  
  “你要干什么!你为什么要杀我?”苏大志焦急地问道。
  
  “你早就该死了!你害死过多少人你都忘了吗?”杜海鹏厉声斥责道。
  
  “你是矿工的孩子?”苏大志问。
  
  “是!”杜海鹏点点头,“我的爸爸和哥哥都死在你的煤窑中了!”
  
  3年前,苏大志开的煤窑干得正红火。这类小煤矿防护设施差,极易出事故,但为了赚钱,老板还是让矿工们冒着危险没日没夜地下矿采煤。终于苏大志的煤窑发生了塌方,8名矿工被埋在了下面。事故发生后,苏大志知道此事一旦追查起来,他不光会被重罚得一无所有,甚至可能坐牢。为了不破财又逃脱罪责,他采取了隐瞒逃避的方式,花了一些“封口费”上下打点后,关了煤窑,带上一家老小到了几百里外的这个城市“避难”。他万万没想到,今天会有死难者的家人来找他报仇。
  
  “这么说,这些天都是你在捣鬼?”苏大志问。他想起儿子的死,不禁发怒道:“你要报仇找我好了,为什么要杀死我的儿子?”
  
  “我没想杀人!”杜海鹏说。他的爸爸和哥哥外出打工,后来没了音讯,正在上高中的他放弃了学业出来找他们。费尽千辛万苦才打听到他的父兄已经死在了煤窑中,而矿主为了逃避责任,在事发后没有采取任何营救措施,而是马上关了矿举家逃之夭夭,使井下的8名矿工失去生还的可能。了解到这些,杜海鹏心如刀割,他下决心一定要找到那个没有人性的矿主,要让他为自己的自私冷酷付出代价!
  
  他又费了不少周折,打听到苏大志一家现在的住处,就找到这里。他本想杀掉苏大志报仇,但又担心那样要负法律责任。爸爸哥哥已经死了,现在他是家里的顶梁柱,不能再出意外了。于是,杜海鹏找到了一个在大学里帮厨的活,边打工边找机会实施报复。他决定进入苏大志的家,让他家从里面乱起来,不逼死苏大志也让他生不如死。于是他谎称自己是大学生,想方设法结识了苏蕊。苏蕊对杜海鹏特别有好感,很快与他发展成恋人,并多次带他回家。杜海鹏了解清楚了苏家的情况,找准时机在苏奶奶供的佛像中藏了一个小装置,在夜深人静时会发出隐隐约约的哭声,一有动静哭声就会停止。同时又在网上定时不断地给苏大志发信息“你怎么还不死!”来吓他。苏蕊不时把家里的情况告诉杜海鹏,苏伟和继母有矛盾让他觉得有机可乘。那天苏伟不顾阻拦跑出家门,一家人到处也找不到他。杜海鹏送苏蕊回家后,回自己住处,在一家舞厅门外遇到醉醺醺的苏伟和人打架,神情恍惚好像还吸了毒。杜海鹏想送他回家,扶着一步三晃的苏伟走着走着,一个念头冒了出来。这不正是报仇的大好时机吗!先让苏伟死了,给苏大志一个震吓。于是他把苏伟扶到路中央,说自己去拦车,结果苏伟倒在了地上。杜海鹏躲到一旁看着,不一会儿一辆卡车开过来,从苏伟身上轧了过去……苏伟死了,苏蕊认定是继母蔡玲欲独霸家产才害死了哥哥,她同蔡玲打架被爸爸阻拦,一气之下离开家来找杜海鹏,杜海鹏就给她出主意,让她夜里假装苏伟附体掐死蔡玲报仇。可苏蕊自走后再也没和他联系,他今天给苏蕊打电话也关机了。虽然苏蕊是仇人的女儿,但这些天的接触他发觉自己对她也有了感情,所以很担心,一大早他就赶到这里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进了屋见一片狼藉,只有苏大志一个人在翻找什么,他还说一家人再也不回来了。杜海鹏认为苏蕊很可能出了危险,苏大志又想逃避,如果放他走了,再想找到他不知会费多少周折。情急之下杜海鹏抄起椅子将苏大志打晕,将他捆了起来,用刀割破了他的动脉让他血尽而亡。
  
  四、大限将至
  
  眼看血越流越多,苏大志只觉得死神在一步步逼近。求生的欲望使他强打精神哀求杜海鹏,求他放了自己,要多少钱都行。
  
  “呸!”杜海鹏狠狠啐了苏大志一口,“你也知道怕死?你怎么不想想死去的八个冤魂?你要是有人性的话,有一线希望你也该努力救他们出来!我不想杀你,可死去的冤魂却饶不了你!”
  
  见哀求无望,苏大志住了口。突然他哈哈大笑起来,杜海鹏奇怪地问他笑什么。“我现在才知道,我老娘真是神人,她能看到谁要死了!昨晚她才警告过我大限将至,今天就应验了!”他突然转向杜海鹏:“今天她老人家还说了有一个人也活不长了,你想知道是谁吗?”“是谁?”杜海鹏下意识地问。
  
  “就是你!”苏大志对杜海鹏一字一句地说。这三个字像一记重锤击在了杜海鹏头顶,他差点坐到地上,急忙扶住了桌子才站稳。
  
  苏大志告诉杜海鹏,今天他拉上苏蕊走,但她舍不得离开杜海鹏,一定要去见他一面。苏老太太慢悠悠地说:“那姓杜的小子也活不长了,还是快刀斩乱麻尽快和他断了的好。”
  
  “不,不可能!”杜海鹏只觉得浑身发软,都快要站不住了。苏老太太能预知谁会死的事他听苏蕊讲过,起初他不信,但现在听苏大志说她预言将死的苏伟已经死了,苏大志也将丧命,现在又说到了他,怎不令他害怕呢!
  
  杜海鹏可不想死,一来母亲日后要靠他赡养,二来他有很高的志向。他从小就立志考上大学,日后有个好的前程,可父亲去世后他不得不退了学,来到这个城市后他进了日夜盼望的大学校园,尽管只是个打工的,但他有信心成为一个真正的大学生。为此他每天工作之余都勤奋苦读,想靠自己的努力实现大学梦。他步步小心,为避免犯罪,他找到了仇人也不想贸然动手,他不希望年纪轻轻就离开这个美好的世界。
  
  苏大志冷笑着望着惊恐不已的杜海鹏:“我先走一步了,到阎王那里等你!”
  
  “你快死吧!”惊恐至极的杜海鹏气愤地踹了苏大志一脚,踉踉跄跄地开门冲了出去。他明白苏大志死后警方会很快介入,一旦破案他作为凶手难免被判死刑。苏大志气急败坏的话仿佛昭示了日后的结局,杜海鹏不想坐以待毙,他决定赶快逃离这里,走得越远越好。他开始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不该一时冲动害死了苏伟又脑袋发热害死了苏大志。尽管苏大志是害死自己父亲和哥哥的仇人,可杀人毕竟是要偿命的!
  
  杜海鹏心神不宁地回到住处,拿上自己的东西,告诉老板说家里有事要辞工回家。他走出校园,突然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一抬头不禁大吃一惊,只见苏蕊在冲他招手!
  
  苏蕊快步跑过来,一把拉住杜海鹏说:“他们想带我离开,我半路逃了。我不能离开你,是死是活都要和你在一起!”
  
  杜海鹏被苏蕊的手紧紧抓着,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就倒在了地上…… 


【天方怪谈更多精彩推荐】


网上“杜甫很忙”

被吹散的云

雨夜惊魂

赚钱离婚

离奇的凶宅案

空中楼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