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天方怪谈 >> 正文

声控灯  热度:

 
更多

  奇怪的室友
  
  午夜,我蹑手蹑脚地推开宿舍的大门,在小心翼翼地走过了宿管的窗户后,立马一个闪身向楼梯跑去。站在楼梯上,我揉了揉自己困乏的双眼,在网吧奋斗了大半夜,我迫切地想回到寝室睡上一觉。
  
  随着我走路所发出的轻微声响,楼道中的灯也随之亮了起来。我看着头顶的灯光,不得不赞叹声控灯的好处。就在我站在楼梯口处准备回到自己寝室时,一阵脚步声传来,还有一个熟悉的声音:“快走!”
  
  我立马反应过来,这是同寝室杨明的声音,不过这大半夜他干什么呢?
  
  我顺墙边向寝室看去,却发现寝室那边的灯光没有因为杨明所发出的声响亮起来。在月光的帮助下,才得以看到那边的身影。
  
  我看着从另外一个楼梯口下去的杨明,还没有等着我站出来,寝室之中另外一个身影缓缓地走了出来。
  
  是同寝室的郭贺,不过郭贺佝偻着身体,双手抱臂在胸前,仿佛被什么东西压住了身子,如同机械一般缓缓行走。随着月光从窗户处洒下,我惊恐地发现,一团黑影正骑在郭贺的影子上。
  
  我看着郭贺影子上的黑影顿时感觉心跳加速,惊悚无比。那团黑影是什么?郭贺这是被鬼缠住了么?我看着跟着杨明向下方走去的郭贺,头脑一片混乱。
  
  还没有等到我有什么反应,寝室的门再次被打开,我连忙缩回墙边看去,这次是寝室中的张成。张成小心翼翼地探出头,在发现外面没有人后轻手轻脚地跟着郭贺跑了下去。
  
  我看着大晚上室友们一个又一个地向外面跑去,心跳得飞快,郭贺影子上的黑影令我毛骨悚然。看着空荡荡的走廊,我忽然想到,前几日张成曾神神秘秘地对我说过:“声控灯的另外一个读法叫做‘生控灯’,意思很简单,也就是说只有活人发出的声响才会使灯亮起来,死人是叫不亮灯光的。”
  
  想到这儿,我回想起来刚刚杨明曾说过话,但是灯却没有亮起来。冷汗瞬间从我的脑门儿上流了下来。我有些反应不过来:杨明、杨明不是人?
  
  我摇了摇头安慰自己,这不可能,和自己一起生活的室友怎么可能不是人呢?一定有什么问题,对了!一定是走廊中的灯坏掉了。
  
  想到这儿,我心中平稳了许多,抬头看向头顶的灯,伸出手拍了一下。随着这一下不大的响声,头顶的灯一下亮了起来。
  
  我站在灯光下,顿时感觉两条腿在不断打颤。灯没有坏,如果张成说的是真的的话,那杨明真的已经不是人了?我从窗户看着楼下不远处的三个人:杨明走在最前面,身后跟着佝偻着身体的郭贺,最后还跟着一个小心翼翼的张成。
  
  窃阳偷生
  
  我压下心中的恐惧闭上眼睛想了一下,决定还是要追上去看看,因为我依稀觉得这之中隐藏着什么巨大的秘密。
  
  天空上的云朵不断遮掩着月光,使整片大地忽明忽暗,略显惊悚。
  
  我紧紧地跟着张成,很快一行人便出了校门,向一个方向走去。在走了一段时间后,杨明和郭贺站在一处极为偏僻的十字路口中央停了下来。
  
  郭贺缓缓地跪在十字路口,而杨明站在郭贺面前不知在做些什么。
  
  与此同时,张成也藏在十字路口边不远处的绿化带后。我想了一下决定先去找张成会和,因为我总感觉张成应该知道些什么。
  
  当张成趴在绿化带边猫着腰看着杨明、郭贺两人时,我悄悄地从背后捂住张成的嘴巴低声道:“张成,是我!”
  
  当张成看到我后,身体松懈了下来低声问道:“陈阳,你怎么在这里?”
  
  我松开手也压低声音说道:“我上完网准备回寝室睡觉,可是在走廊里我看到你们一个一个向外面跑去,并且郭贺的影子上好像缠着一个巨大的黑影,这是怎么回事?”
  
  张成叹了一口气说道:“还是被你发现了,其实杨明已经死了!”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还是不敢相信这个事实,失声道:“杨明已经死了?为什么会这样?”
  
  张成说道:“其实你在郭贺影子上看到的黑影正是杨明的鬼魂,就是杨明控制郭贺来到这里的。”
  
  我还没有来得及再问些什么,张成突然“嘘”了一声指向十字路口说道:“开始了!”
  
  我马上猫腰向十字路口看去,只看到路边的灯光下,杨明将手按在郭贺的脸上。与此同时郭贺地上的影子如同水纹一样开始缓缓波动,渐渐向杨明身上游荡而去。而郭贺的身体开始不断颤抖,脸色越来越白,很快整个人便瘫软在地上,影子变得无比稀薄。杨明无比满意地看着脚下的影子,扬长而去。
  
  我看到这惊悚的一幕,结结巴巴地说道:“杨、杨明它在做什么?”
  
  古怪的笑声在身后响起:“因为杨明在吸收郭贺的阳气,然后让郭贺作为它的替死鬼,这样杨明才能够在阳间存活啊。”
  
  我听着身后突然变得无比古怪声音,顿时感觉浑身的汗毛都奓起来,难道张成也不是人?我猛然扭过头,却发现身后早已没了张成的身影,只有一棵小树在微风下“哗哗”作响。
  
  我看着四周空旷的环境,而张成仿佛凭空消失了一般,我感觉浑身都因为恐惧变得僵硬起来,总感觉四周好像隐藏着什么。
  
  纸灵车
  
  我低声喊了张成两声,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惊恐万分的我看了看远处倒在地上的郭贺,决定先将郭贺背回学校,这个鬼地方自己真是一刻都不想待了。
  
  就在我要去背郭贺起来时,马路上的路灯一下子全部灭掉了,四周突然陷入一片黑暗。我顿时愣在原地,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要跳出来了!马路远处,一辆纸做的白色灵车慢慢向这边飘来。
  
  我感觉自己整个人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能力,浑身直冒冷汗,本能地蹲了下来,从边上的树丛中向郭贺那边看去。
  
  只看到纸灵车慢慢停在郭贺身边,车门打开,仿佛有什么看不见的东西下来了。只见郭贺突然不知被什么东西抬了起来,然后一点儿一点儿被推入纸灵车,随后纸灵车的门关上,缓缓消失在马路上。
  
  我看着飘走的灵车,再也压制不住心中的恐惧,飞似的向学校跑去。
  
  等我跑到学校时,天边已经吐出一丝曙光。当我急急忙忙跑回寝室时,发现张成正坐在床上,满脸焦虑。
  
  我顿时火了,上去一把抓住张成的衣服开口道:“张成,没想到你居然抛下我自己跑了!”
  
  张成看到我回来后,脸上的焦虑少了几分,开口道:“没有,我一直在你身边,当我感觉到有危险想喊你离开时,不知道为什么你却看不到我,甚至连声音都听不到。迫不得已我只好一个人先回来了。”
  
  我听着张成的话,不知道是否该相信他。就在我左右犹豫间,我突然看到在上铺睡觉的孙宇一直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们。我皱了皱眉头,决定还是不要再把无关紧要的人牵连进来。
  
  张成看到我犹豫的模样,开口道:“我知道你可能不信,但是事实确实如此,现在杨明不见了,我必须要去找到它。”说完便推门出去了。
  
  我看着推门而出的张成,头脑有些混乱。回想到昨天晚上的那辆纸灵车,恐怕郭贺是凶多吉少了。
  
  就在这时,孙宇看着我开口道:“陈阳,发生什么事了?”
  
  我不想牵扯到孙宇,转移话题道:“没什么事。对了!你不是去学驾照了么,怎么还在睡觉?”
  
  孙宇飘忽的声音传了过来:“陈阳你还准备瞒我到什么时候?”
  
  我回过头,看到孙宇已经坐了起来,眼神中充满了恐惧。孙宇道:“其实杨明已经死了对么?现在在寝室中生活的是杨明的鬼魂!”
  
  十字路口的车祸
  
  我愣住了,看着孙宇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孙宇立马从枕头下抽出一沓报纸扔给我,说道:“我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件事就是在我驾校附近发生地。并且和杨明一同死去的还有张成!”
  
  我顿时大吃一惊,张,张成也死掉了?我连忙低头看着怀中的报纸,硕大的字顶置在报纸最上方《南郊十字路口处,一新人驾车撞倒两人,当场全部遇难》。
  
  我的心突然乱了起来,根本看不下去这篇文章,只记住了一辆不成样子的汽车和几张打着马赛克的照片。
  
  虽然看不清,但由于是身边最近的人,我一眼就看到被撞死的那两个人正是张成和杨明。
  
  我现在的大脑完全转不过来圈,回想到张成做的种种,我实在不敢相信它已经死了。
  
  孙宇苦笑着对我说道:“你说我还敢去驾校么?”
  
  我摇着头说道:“这不对!如果张成真的死了的话,那它为什么还会这么做?”说着我便将所有的事都复述了一遍。
  
  孙宇听完后沉默了一下说道:“因为张成变成鬼魂后,还以为自己活着!但是它的潜意识中知道杨明已经死了,所以它是在以为自己是人的前提下在提防着杨明!”
  
  我开口道:“这不是挺好的么?”
  
  孙宇冷笑一声道:“好?张成已经死了,它是不可以存在阳间的。它不是说过么,杨明在窃阳偷生,找替死鬼。昨天晚上它莫名地消失怕就是它已经快无法在阳间继续逗留了。所以它一定也会窃阳偷生,只是时间早晚罢了。”
  
  我实在不能相。孙宇摇了摇头说道:“其实张成跟你说的有一样确实是对的,那就是死人是叫不亮声控灯,不信你可以试试。”
  
  我瘫坐到床上,喃喃道:“那你这么说岂不是张成一定会杀人?”
  
  孙宇点了点头肯定地说道:“等它明白过来自己已经死了之后,那它一定会动手杀掉你的。”
  
  我用双手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头,实在不敢相信这一切,喃喃道:“那我该怎么办,难道我要退学以求保住自己一命么?”
  
  孙宇沉默了一下说道:“就算你不退学,其实也能够保住一命的。虽然这个方法看似无比危险,但也是最安全的。”
  
  我马上抬头问道:“什么办法?”
  
  孙宇开口道:“万物皆有规矩可言,它们这种窃阳偷生,并将活人害死以做替死鬼是不会被允许的。所以你只需要将它们窃阳偷生的事情报给阴差,那自然而然会有阴差回来捉它们。”
  
  我愣了一下开口问道:“阴差?那我该怎么找到阴差呢?”
  
  孙宇笑了一声说道:“你最后不是看到一辆纸灵车将郭贺拖走了么?如果没错的话,那辆纸灵车就是阴差。而你要做的就是去找到这辆纸灵车,把这件事告诉它。”
  
  求生告阴
  
  转眼间到了第二天午夜,我拿着两支蜡烛摆在马路正中央,点燃后从怀中拿出一张黄色的符纸,上面有用朱砂画的诡异符号,是招魂符。
  
  我吞了一口唾沫心跳得飞快,昨天纸灵车将郭贺拖走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我摇了摇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飞快地在手指上咬了一口将鲜血滴在招魂符上,然后放在蜡烛上点燃。
  
  随着符纸慢慢燃烧殆尽,我静静地等待着纸灵车的到来。就在这时,我突然发现我的脚下在不断地涌出鲜红的血液。我惊悚地看着地上的这摊血液,刚要从这摊血液处闪开,一只扭曲的手突然从这摊血液中一下抓住了我的脚踝,我顿时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我回身看着抓住我的脚踝即将爬出的身影,突然明白,既然招魂符能够招来纸灵车,那岂不是也能招来其它的孤魂野鬼?我左右看去,发现无数黑影向这边聚集过来。我突然有一种想哭的冲动。难不成我就要这么死在这了?就在我不断挣扎想要从那只血手中挣脱出来时,头顶的路灯突然灭了,看着陷入黑暗的四周,我突然感觉到脚踝上的血手还有四周的黑影都消失不见,远处纸灵车正在慢慢向这边飘来。
  
  我仿佛从鬼门关中走了一遭,连忙站起身,双手从怀中抽出一张写有这件事情来龙去脉的纸。我毕恭毕敬地将纸举在前面,等到纸灵车停在我面前后,我压着恐惧战战兢兢地说道:“现在有鬼在窃阳偷生,害我室友。”
  
  只见纸灵车的门被打开,我手中的白纸莫名其妙地飘了起来。我的心跳得飞快,看着飘在半空中的白纸,我低着头向灵车内看去。昨天郭贺被拖走,我很想知道郭贺是否还在车内。
  
  可是我很快便失望了,空荡荡的纸灵车内什么都没有。看着还悬浮在半空中的白纸,我突然想到了什么,继续说道:“还有一人我并不能判断他是人是鬼。”
  
  忽然一阵阴风刮过,月光下,阵阵黑烟将白纸包裹起来,一个个猩红的字出现在白纸上:再见它们,捏碎此物。
  
  随着文字结束,一节骨头掉落在地,纸灵车消失不见。
  
  纸灵车离开后,路边的灯光也再次亮了起来。我颤颤巍巍地拿起地上的骨头,急忙向学校跑去。
  
  我看着手中的骨头,心里有了几分底气。
  
  等我跑到寝室时,却发现张成正在寝室之中呵斥着什么人。我条件反射地看了一眼门外的声控灯,果然没有因为张成喊的声音亮起来。张成也死了。
  
  我心中无比苦涩,郭贺已经被杨明所害死,但是我不能再连自己都不救。我摸了摸口袋中的骨头,推开门向寝室内走去。
  
  当我推门而进时,看到杨明就在寝室内,而张成正在不停地呵斥着杨明。我走进来之后,张成惊奇地看着我说道:“陈阳你怎么回来了?你快走,杨明已经是鬼了,这里太不安全!”
  
  我看着还在“假惺惺”关切着我的张成和一旁用奇怪眼神看着自己的杨明,冷声说道:“张成,你还想伪装到什么时候?你已经死了!”
  
  事件真相
  
  张成愣住了,看着我开口道:“陈阳,你不要开玩笑好么?我好生生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死?”
  
  我看着还在糊涂的张成,接着说道:“那你说你自己还没有死,请问你在四天前去干什么了?又都经历了什么?”
  
  张成喃喃道:“四天前,四天前,啊!”张成双眼迷离、抱着头突然开始痛苦地呻吟着。
  
  杨明看着痛苦呻吟的张成,摇了摇头,说道:“自己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一直骗自己呢?”说完狰狞地看着我说:“不过陈阳真的很谢谢你,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就让它窃你的阳吧!”
  
  我冷笑一声说道:“你们既然已经死了,那就应该去你们该去的地方,而不是再出来害人!”
  
  杨明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就看到张成缓缓地站了起来,满脸鲜血,直勾勾地看着我说道:“陈阳,是你害死我的,你一定要死!”
  
  我看着向我逼近的两个鬼,取出那块骨头,杨明的脸色立马就变了,尖声道:“陈阳你干什么?”
  
  我看着变得无比惊恐的杨明,冷声道:“虽然你们可能死得无比冤屈,但是这和我们毫无关系,可你还是害死了郭贺。所以我一定要除掉你们!”说着我狠狠地捏碎了骨头。
  
  杨明惊恐地向外面跑去,惊叫道:“不!我没有杀掉郭……”还没有等到杨明说完,一辆白色的纸灵车出现在寝室内,车门大开,巨大的吸力袭向杨明和张成。
  
  只见张成转眼间被吸进车内,而杨明死死地拽住寝室的门,嘶吼道:“我真的没有杀掉郭贺!”
  
  我看着一点点儿被吸收的杨明,摇了摇头说道:“你还想着撒谎,我可亲眼看到郭贺是被你害死的!”
  
  随着杨明被吸到车内,纸灵车也随之消失不见。
  
  当一切风平浪静下来,我一下子瘫坐在地上,大口地喘气……总算结束了,这一段时间所发生的事让我疲惫不已。
  
  就在我刚要站起来的时候,一阵轻飘飘的声音从杨明床下传出:“陈阳,陈阳!”
  
  我听到这声音,感觉全身的汗毛都奓开了。我一点点儿扭头向杨明的床上看去!一只苍白的手伸了出来,那个有气无力的声音还在杨明床下叫着:“陈阳,快救我出来!救我!”
  
  我从地上拾起已经被我捏碎的骨头,祈祷它还能再有用一次,用颤抖的声音问:“你是谁?”
  
  短暂的沉默后,无比虚弱的声音再次响起:“我是郭贺啊,快救我起来!”
  
  郭贺?我头发都竖起来了,后退到床上大声道:“郭贺,既然你已经死了,那就去你该去的地方,不要来害人了!”
  
  虚弱的声音再次传来:“你才死了!我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死?”
  
  在我确认后,连忙过去,看到郭贺被一条巨大的铁链拴住脖子牢牢地绑在床下,我无比气愤地道:“郭贺你怎么会被拴在这里,是杨明干的么?”我十分恼火,感觉不给杨明它们惩罚真是对不住它们。
  
  郭贺虚弱地说:“不是杨明,我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居然在南郊的墓地,吓得我连滚带爬地跑起来,当时寝室中只有孙宇一个人在寝室,我就是被它打晕绑在床下的。
  
  我脸色”刷“一骗我?那这……”
  
  寝室的门被打开,孙宇脸上挂着诡异的笑意看着寝室中的我们,拍着巴掌说道:“陈阳,真是谢谢你了。”
  
  没有结束
  
  我看着外面依旧漆黑的一片,听着孙宇清脆的掌声心里“咯噔”一下,指着孙宇说:“原来你也……”
  
  还没等到我说完,孙宇冷笑着说道:“你明白了么?其实我也死了。是和张成它们一起死的,报纸上面的那个新人司机就是我啊!”
  
  我瘫坐在地上,失声道:“原来这一切你都是你骗我的!”
  
  孙宇摇了摇头说道:“我没有骗你,我说的都是真的,但是唯独没有说我其实也死掉了。从一开始的窃阳偷生,到之后的报纸,这一切一切都是真的。”
  
  我听到这一切,完全不敢相信,开口问道:“那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要害张成和杨明。”
  
  孙宇继续说道:“因为死的是我们三个人啊,而寝室之中只剩两个人了,所以注定有一个会烟消云散。而张成和杨明是让我撞死的,那最后注定消失的是我。但是我不想死,所以我一定要想方设法除掉它们。不过这一切都要谢谢你陈阳。”
  
  我看着缓缓向我逼近的孙宇,冷冷地说道:“你真的以为你能成功么?”说着我缓缓地举起手中被我捏得无比碎的骨渣。
  
  孙宇冷笑一声,脸上开始缓缓淌血,冷冷地说:“你已经捏碎过一次了,还指望着能再把纸灵车叫来第二次么?”
  
  我面色平淡地说:“那可不一定,我跟纸灵车说过还有一个我不能判断是人是鬼,现在判断出来,纸灵车当然会到。”说着我努了努嘴,白色的纸灵车正飘在门口。
  
  只见孙宇最后嘶吼道:“不!”
  
  我看着被扯走的孙宇,整个身子完全瘫软下来。心中百感交集,最后能将孙宇发现并消灭,纯属是因为在十字路口的那道招魂符里我看到了孙宇的身影,并联想到报纸的标题,所以才跟纸灵车说的第二句话。
  
  我强压着疲惫,将被绑在床下的郭贺救了出来,两个人各自躺在床上。
  
  虚弱无比的郭贺了解了整个事情后,感慨道:“万万没有想到整个寝室之中除了你我以外全部都死了,最后还差点儿带上你。”
  
  我笑了笑说道:“不过这一切都还好,至少它们都离开了不是么?”
  
  郭贺吧唧吧唧嘴说道:“也不知道以后该怎么才能判断出来对方是人是鬼。”
  
  我回想到这两天发生的种种,也教会我了很多,我从寝室门上的窗户向走廊看去,说道:“那我就教你一手吧,如果你看到声控灯下有人不论怎么发出声响灯都不会亮的话,那你就跑得远远的。因为它就绝对不是人!”
  
  “是么?我试试!”只见郭贺兴致勃勃地大吼起来。
  
  我也挂着笑容看着门外过道的声控灯,随着时间一点点儿过去,郭贺的声音甚至让隔壁寝室的人开始痛骂起来。而我却感觉到身子变得越来越冷,门外的灯光依旧没有亮起。”
  
  我愣愣地一点点儿抬头向郭贺看去,却发现郭贺早就已经站在我的床前。郭贺苍白的脸上挂着古怪的笑容,开口道:”陈阳,其实我早就在南郊墓地被吓死了,所以现在你懂了么?”  


【天方怪谈更多精彩推荐】


网上“杜甫很忙”

被吹散的云

雨夜惊魂

赚钱离婚

离奇的凶宅案

空中楼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