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世态万象 >> 正文

老不死的狗  热度:

 
更多

  贝贝是只瞎了一只眼瘸了一条腿的黑色泰迪狗。
  
  贝贝出现在蒙子家还颇有一番曲折。蒙子姑姑养过一只棕色的泰迪,聪明伶俐特别会来事。你给它说话,它就默默的偏头听着,你给它拍视频,它就乐呵呵的蹦跶着,没事就各种撒娇卖萌,蒙子姑姑简直把它当亲儿子养着。但天下之人之物皆是宠爱太过极易消逝,那只棕色的泰迪不久竟死于车祸。蒙子姑姑一连三天把自己关在房子里看着以前录制的视频哭泣。第四天蒙子姑姑突然想起来她的宝贝狗前段时间刚好给配过种,她去看看那只狗有没有“遗腹子。”蒙子姑姑找到那户人家时,那批所谓的“遗腹子”就剩下那个没人要的残疾狗狗。蒙子姑姑算是动了真感情了,就把那只残疾的黑色泰迪狗抱回了家,取名贝贝。
  
  贝贝跟着蒙子姑姑只过了不到一个月的好日子。蒙子姑姑家出了变故,蒙子姑父查出了癌症,虽然还是早期,能够治疗。但那巨额医疗费使得蒙子姑姑焦头烂额,不得已,只能把贝贝寄养在蒙子家。蒙子奶奶何氏看着小狗瞎了的眼睛,畸形的前腿,瑟瑟发抖的小身子很是怜悯。但蒙子妈妈香粉看到是蒙子姑姑寄送来的,本就不太情愿,再一看贝贝还长得那么丑,心里一下子就嫌恶了。嫌恶归嫌恶,她在家里基本上是十指不沾阳春水,喂狗肯定是婆婆何氏的事情,这么想来就不管了。也算是默许贝贝的寄养生涯。
  
  蒙子姑姑家里仍然忙的一团糟,顾不上照顾自己的儿子徐景,便把徐景也送到了妈妈何氏身边,让先照顾一段时间。香粉虽然懒惰不太顾家但又极其小心眼,上次收留贝贝已经让香粉心生不满,更何况这次还送来个儿子。那徐景在自己家不得吃穿零花啊。想着想着香粉鼻子都气歪了,不敢直接找蒙子姑姑的不痛快,就有事没事地去找贝贝的不痛快。贝贝也是惨,老被打的歇斯底里的叫,贝贝越叫香粉打得越狠。因为贝贝残疾跑不快,所以几乎每次都被结结实实的狠揍一顿。贝贝在家只要听到香粉的名字都吓得发抖。开始何氏还劝香粉,说这是造孽啊,干嘛和一只残疾狗过不去。后来也晓得香粉那是做给人看的,存心给人添堵的,越是劝香粉还越来劲,嘴里还指桑骂槐的出言不逊。何氏索性也不管了。每天做完一大家子的饭便去喂贝贝或者摸摸贝贝的头和贝贝默默地坐一会。
  
  一天香粉看何氏做的排骨,想着儿子蒙子不回来,便赶在没起锅前先给蒙子舀了一碗藏着。结果晚上蒙子放学回家径直回房睡觉了。徐景那晚也是凑巧,本来上了一晚上自习饿的饥肠辘辘的,便去厨房找吃的。碰巧发现了那一碗排骨,便喜滋滋得热着吃了。第二天一大早香粉想把排骨偷偷给蒙子热了吃,却发现那碗排骨没剩多少了,香粉登时就气红了脸。一猜就知道是徐景吃了,可是自己好歹是徐景的妗子,也不能为了一碗排骨骂人吧。于是把剩下的排骨一气之下倒给了贝贝。贝贝长这么大都没吃过这样好吃的食物,立刻狼吞虎咽的吃了个干净。贝贝吃完了,香粉气还没顺。于是找了个麻袋,掐着贝贝后脖子扔了进去。专门搭着公交还走了一个小时的山路,把贝贝随手扔在了山上。
  
  何氏起来后不见贝贝了,前后院找了好几遍都没找着。问香粉见没,香粉大言不惭的说给扔掉了,还指桑骂槐地说家里不养那种吃白食的白眼狼。何氏又急又气,追问香粉把贝贝扔哪里了,香粉就是不说,悠哉地回房了。为了贝贝何氏和香粉冷战了两天,最后何氏找儿子大树,让大树问问香粉把贝贝扔哪里了,赶紧捡回来,少造些孽。正谈着,蒙子姑姑来看看儿子徐景顺便看看贝贝。一听贝贝被扔到了山里,又气又急,登时眼泪掉了下来。大树一看姐姐哭了,母亲何氏也脸色不善,赶紧骑车载着姐姐去寻贝贝。终于找到了那个山坡,蒙子姑姑一看,贝贝还在麻袋里坐着,饿的奄奄一息。想着这荒郊野岭的,一只这么小的残疾狗狗,竟然还能活着,蒙子姑姑把贝贝怜惜的带了回去。
  
  蒙子姑姑走时,本想把贝贝也带走,但自己一没有时间精力,二来徐景还在这寄人篱下。也就忍气吞声的算了。当晚大树和香粉吵了一架,香粉仍旧觉得自己没错,吵到最后不了了之,只是香粉看贝贝越发不顺眼了。打骂更是比以前更频繁。
  
  贝贝是只母狗,虽然是只泰迪。但因为身体残疾,找不到配种的泰迪公狗。后来趁蒙子家人不注意,偷偷的跑了出去,也不知道找了同村哪个野狗完成了交配。最先发现贝贝怀崽的是何氏,何氏摸了摸贝贝显形的肚子,看着贝贝蜷缩的身子和身上脏兮兮的黑色毛发,微微叹了一口气。只祈祷香粉别对贝贝下重手。没过几天香粉也发现贝贝怀崽了,先是骂了贝贝一通,骂贝贝肚子里面的杂种,骂贝贝是吃白食的白眼狼,贝贝瑟缩地听着。香粉一直到骂累了,逞完威风才心满意足地踱回房间。隔了几天香粉的娘家哥来看看香粉,一进门,贝贝不知道咋了就对着香粉娘家哥狂吠,香粉一生气顺手抄起一个擀面棍就劈头盖脸的砸向贝贝。贝贝被打的嗷呜嗷呜的吼叫,香粉听着这刺耳的狗叫越发生气了,直接伸脚踹向贝贝的肚子,狠狠的踹了几下,贝贝终于只剩下微弱的哼哼了。晚上何氏给贝贝喂食时看到贝贝缩在角落也不见吃食,走过去看看,发现贝贝整个气息很微弱,肚子也明显有点瘪了。何氏猜想香粉肯定是趁自己出去时把贝贝打流产了。何氏看着贝贝小小年纪,身上的黑毛竟然夹杂了白毛,像老人斑驳的头发。何氏喃喃道:“造孽啊,你说你上辈子造了多少孽啊,这辈子受这样的苦,赶紧早死早托生吧。”何氏以为贝贝会挺不过去,没想到贝贝蔫了一个星期又爬起来了。何氏对生命力顽强的贝贝摇摇头。贝贝这样苟延残喘的活着既让自己痛苦也让香粉不断造孽啊。
  
  香粉除了儿子蒙子还有一个三岁的女儿苹果儿。苹果儿胖嘟嘟的,脸蛋红扑扑的,极喜欢笑。稍微一逗弄就咯咯咯的笑个不停。小苹果儿自打出生便一直是蒙子家的心尖肉。特别是香粉,对苹果儿真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家里好吃的从来也不先紧着年迈的公公婆婆而是先给年幼的小苹果儿。何氏经常劝香粉对娃娃不能太过宠溺,不利于小孩儿成长。但对婆婆何氏的话,香粉向来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对小苹果儿的宠爱也是越发的厉害。小苹果一般没人呵斥,便也淘气地无法无天,整天迈着小短腿四处跑。夏天天气炎热,香粉到了一大缸热水,准备凉冷解渴。这时香粉一个相好的来串门,香粉赶紧迎了上去。小苹果儿本来在后院和贝贝玩耍。看着狗狗的食盒是空的,就想给里面倒些水。小苹果儿噔噔噔跑到厨房,刚好看到厨房桌子上有个大缸子,小苹果猜想那个里面应该有水。小苹果没有桌子高,只能踮起脚尖很吃力的够杯子。终于抓到杯沿了,一使劲,刚刚香粉凉的沸水擦着脸兜脖子倒了下去。小苹果当时被烫的哇一下哭了。小孩子本来就细皮嫩肉,等香粉赶过来时看到宝贝女儿身上烫得起了透明的泡泡。急的赶紧抱着孩子往医院跑。
  
  虽然送去医院算是及时,但小苹果儿的皮肤回不到以前了。一个娇滴滴的女娃,现在脖子胸口都是烫疤,香粉看着犹不懂事的女儿默默哭泣。何氏相信因果报应,她觉得小苹果儿遭遇的一切都是香粉平时造孽太多了。但此时香粉那么伤心,何氏把想说的话忍了,只是看着孙女儿心疼不已,摊上这么个造孽的妈真是吃苦了。
  
  晚上何氏去给贝贝喂食,贝贝还犹自对何氏欢脱地摇着尾巴。何氏看着贝贝,摇摇头自言自语:“你啊,真是个老不死的狗。你活着到底是在拖累谁啊!造孽啊造孽。”


【世态万象更多精彩推荐】


《蓝盾(合订本)

故事林(合订本)

中华散文·我的故

吃田螺吃成“绿巨

北京行之我们来到

群主喊你吃饭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