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民间故事 >> 正文

香帕案  热度:

 
更多

  芙蓉镇的豆腐匠天狗有晚上做干豆腐的习惯。这天晚上,天狗做完豆腐,已经是子夜时分,天狗去院里小便。刚刚提上裤子,忽见对门张家大院那高高的西墙墙头闪过一个人影,在暗夜中一晃就不见了。天狗扑哧就笑了,那张家大院的少爷张九城患了几年痨病了。那少奶奶玉笛水灵灵正当年,不出事儿才怪呢!刚才那黑影,没准就是少奶奶的相好。
  
  天狗感叹了一番。关上门就睡觉了。正迷糊间,就听窗子外边传来少奶奶玉笛那撕心裂肺的哭声:“少爷,你走了,撇下我这孤儿寡母,让我以后怎么活呀!”
  
  天狗是个热心肠,张九城平时待他不薄,听到哭声,就跑到张家看个究竟。
  
  屋子里。老太太刘氏正指着玉笛冷言冷语地数落呢!张九城躺在床上。嘴巴张得老大,眼睛一动不动直直地望着屋顶,脸色铁青。天狗三步并作二步走到张九城的床前,一试鼻息,体温虽热,人已经死了。
  
  就见刘氏大声质问:“玉笛,这是怎么回事?九城晚上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却平白无故地死了?”玉笛哭泣说:“娘,我也不知道呀!”刘氏哭着指着玉笛说:“九城他死得不明不白。这事不能就这么草草算了,我要告到衙门里,验明确是病发而死方可入土安葬。”说着扑在张九城的身上大哭起来。
  
  这当口儿,她看到了进屋来的天狗,便乞求天狗去衙门报案。天狗平时深受张家的好处,所以,二话没说就去了衙门。
  
  知县孙兴桥和差役赶到张宅。刘氏扑通跪在孙兴桥脚下,痛哭说:“大人,小儿九城他死得不明不白,求大人为民妇做主呀!”
  
  孙兴桥将刘氏搀起,走到张九城的床前仔细地看了看,问玉笛:“少爷晚上可否有什么异常?”玉笛说:“少爷晚上好好的,吃了一碗稀粥,后来喝了药,我伴他入睡,谁想到后半夜竟然发病,等我发现时,人已经死了。”孙兴桥又问玉笛,张丸城吃饭时他都跟你说了些什么。玉笛说没说什么。
  
  这时,仵作过来禀报说,死者脸色铁青,身上没发现任何伤痕,系中毒而亡。玉笛惊得张大了嘴巴,脸色刷地就变了。
  
  这时,天已大亮,差役们在后园墙下发现了一条香帕,墙下留有一行男人昨晚由上踩下的脚印,由于道路泥泞,看起来很清晰。显然,昨晚在这儿一定有人出现过,刚才仵作已经验过,张九城系中毒而亡,那么,这个冒雨跃墙的人究竟是谁呢?他来张家到底是为了什么?香帕上绣戏水鸳鸯,似定情之物,难道是玉笛在外有了相好毒害亲夫?
  
  可是,张九城是中何毒而亡?孙兴桥熟知药理,他吩咐玉笛将昨天晚上张九城服过药的药渣拿来。玉笛呈上药渣,孙兴桥小心地验看。这都是些通常用来补身的中药。并没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就在孙兴桥有些失落的时候,突然。他发现。药渣当中有一块小麦粒大小的东西,夹起一看,竟是一块没有完全溶解的雄黄!
  
  孙兴桥知道,雄黄又名信石,有红信石白信石之分,药用以红信石为主。凡砒石,须装入砂罐内,用泥将口封严,置炉火中煅红,取出放凉,或以绿豆同煮以减其毒,研细粉用。砒石升华之精制品为白色粉末,即砒霜,毒性更剧。古人认为雄黄可以治蛇伤,杀百毒,驱鬼魅,故而旧时有端午饮雄黄酒的习俗,《白蛇传》中法海叫许仙喝雄黄酒,使白娘子显形,即与此有关。雄黄信石都是“五毒”中物。
  
  孙兴桥断定。张九城是中了过量的雄黄而亡。只有熟知药理的人才能神鬼不觉地置人于死地。这个人会是谁?
  
  这当口儿,刘氏冲过去指着玉笛喊道:“玉笛,我们张家待你不薄,你为何做出这等伤风败俗的事情来?”天狗报案时,孙兴桥听说他看到人影,再加上看到的香帕,难道真如刘氏所说,玉笛有奸夫?
  
  孙兴桥唤过刘氏问询。刘氏哭泣着说,张九城患痨病多年,镇中吴郎中常来瞧病。张九城所服之药,都是他开的。因为张九城病卧在床,吴郎中便常来出诊。一来二去,玉笛便和那吴郎中眉来眼去。所以,九城定是被这两人合谋毒杀。
  
  刘氏说到这儿哭道:“大人,一定要为民妇做主呀!”孙兴桥安慰刘氏,吩咐差役锁上玉笛,又去吴郎中家调查。
  
  吴郎中二十七八岁年纪,白净面皮,正在堂中坐诊。见孙兴桥和差役赶到,微微惊讶过后,便施礼倒茶。
  
  孙兴桥开门见山,问吴郎中最后有否给张九城出过诊。吴郎中说他已有好些日子没有给张九城出诊了。孙兴桥目光直视吴郎中:“张九城昨天子夜被毒死家中!”吴郎中脸色骤变,喃喃自语:“怎么会呢?”
  
  这当口儿,随身捕快王远将一双沾满泥巴的鞋子递给孙兴桥,说:这双鞋是在窗下发现的。鞋子的大小和张家院外黑影留下的脚印吻合。孙兴桥问道:“吴郎中,你可识得这双鞋?”吴郎中看了看鞋点头承认鞋是他的,可不知为什么上面沾满了泥巴。孙兴桥冷笑道:“吴郎中,本官知道上面为何沾满了泥巴。”见吴郎中惊愕,孙兴桥就说:“你昨晚上和玉笛私会,在药中下毒后便跳墙而逃。这双鞋便是证据!”
  
  吴郎中连说冤枉。王远冷笑道:“吴郎中,我刚才已问明你的妻子,你昨晚子夜方归。”
  
  原来,在进中医堂前,孙兴桥特意吩咐王远去问明吴郎中昨晚的去处,吴妻不敢隐瞒,只好实话实说,但她只是说丈夫出诊,其他的一概不知。吴郎中的额头渗出了密密麻麻的汗珠,他怎么也不承认他和玉笛之间有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他还说出昨晚的确出了趟急诊,如果不信,可去问西街昨夜患了绞肠沙的主家白秀才。孙兴桥道:“吴郎中,本官相信你说的话是真的,可是,你从白秀才家回来再绕道去张家行凶也不迟,所以,本官认为,白秀才也不能作为你没有行凶的证人。来人,将吴郎中锁上!”
  
  虽然吴郎中大呼冤枉。孙兴桥还是吩咐差役们将他押进牢中。将吴郎中押下后,孙兴桥又和王远耳语一番。王远领命而去。
  
  天狗背着干豆腐正在街上叫卖,突然身后有人喊他。天狗回身一看,一个满面虬髯的汉子正在冲他摆手呢!汉子说:“听说你的豆腐做得不错,我今儿个就全包了。”天狗心花怒放,将豆腐称好后,汉子道:“我是城中柳员外家新来的管家,柳家在城外又置了不少地,眼下正是锄草的时候,所以,员外吩咐为伙计们改善伙食,置下干豆腐为伙计们做午饭。”
  
  银货两清后,天狗抬腿要走,汉子道:“这位兄弟,我见你是个实诚人儿,咱们何不到道旁的小吃店喝上两盅。这阵子呀,你的干豆腐我就全包了。”
  
  天狗本就嗜酒,再加上汉子要包买他的豆腐,自然乐得合不拢嘴儿,就和汉子来到小吃店。几杯酒下肚,两个人的话儿就多了起来。
  
  汉子眯缝着眼睛说:“天狗兄弟。我听说你们家邻居出了命案,咋回事儿?”天狗压低声音说:“是的,还是我赶到衙门里报的案呢!”
  
  汉子说:“我听说,害死张九城的是中医堂的吴郎中?他和张家的少奶奶玉笛勾搭成奸,在张九城的药里下了雄黄?”
  
  天驹说:“老哥,张少爷是怎么死的,我不知道,不过,那天晚上,我的确看到一条黑影从张家的院内跃到了墙外头,这个人的身影还真有些像那吴郎中。可是,玉笛平素温柔贤惠,对张九城也很好,她怎么会毒杀亲夫呢?”
  
  汉子慨叹人心难测,世事无常。两个人越喝心越近,越喝话儿越多。天狗对汉子说:“老哥,有关张家的奇事儿我还知道一点儿呢!''
  
  天狗说。前年秋天的一个子夜,他正要休息。忽见张家的后门开了,紧接着闪出一个人影来。清冷的月光下,天狗看得一清二楚,那人怀里抱着什么东西,鬼鬼祟祟跑到镇子外边去了。难道,是张家进了盗贼?
  
  第二天,天狗家的狗就好像发了疯似的总往张家跑,天狗就追到张家,他发现,有好几条狗。围着张家后院的那棵大槐树转。树下的土似乎很松,联想到昨天晚上看到的一幕,天狗心想,莫非是奸夫带来了酒肉,二人吃不了就埋在槐树底下的?于是,天狗也没往心里去,继续做他的豆腐。
  
  可天狗没有想到的是,一连三天,他看到张家的后门又开了,那天晚上的那条黑影又出现了,他抱着一个东西,又鬼鬼祟祟地向镇子外边走去。天狗就有些疑惑了,即便那个黑影是盗贼。可他接二连三地来偷东西,张家的人怎么就不会发觉呢?如果是奸夫,又怎么可能每次出来都倒掉吃不完的酒肉呢?天狗越想越不是滋味,一直到现在,也没琢磨出个究竟来。
  
  汉子问天狗,如果是奸夫,那么奸夫会是谁呢?天狗挠了挠头说:“老哥,这个我可不好说。张家婆媳长得都十分俊俏迷人,少爷九城惠了痨病,老爷又外出至今未归,所以,这婆媳二人谁有了相好也在情理之中。至于谁有相好的就不好说了。不过,从人影上来判断,好像是中医堂的吴郎中!他经常采给少爷瞧病。和玉笛勾搭上也未可知。”
  
  汉子又给天狗满上一盅酒:“那张老爷怎么外出至今未归呢?”
  
  天狗说,镇上的天盛茂就是张老爷开的。前年秋天,张老爷进山去收货,就再也没回来。后来就有人风传说张老爷在收货的归途中遇到了拦路抢劫的土匪,张老爷被土匪给杀了。刘氏当时也没在意,后来听张老爷一同进货的伙计王大柱赶回来诉说了此事。天狗记得清清楚楚,那天,他正在院里洗豆腐包,玉笛就跑过来喊他,说婆婆昏厥过去了。天狗赶过去,喷冷水掐人中,弄了好半天,刘氏才苏醒过来。现在,天盛茂就由王大柱在那儿当掌柜的呢!
  
  天狗吃饱喝足,这才和汉子告别。他没想到,令天竟然这么顺当,豆腐一下子卖光了不说,还混了顿酒喝。
  
  孙兴桥正在后堂思考案情,一个长着络腮胡须的汉子走了进来。原来,汉子是王远乔装改扮的。孙兴桥和王远一致认为,如果玉笛勾结奸夫谋害亲夫,吴郎中是最大的嫌疑。
  
  吴郎中的妻子正在家里长吁短叹,孙兴桥和王远走了进来。孙兴桥就问吴妻,最近一些日子吴郎中有没有什么异常反应,都有谁常到他家里走动。吴妻想了想说,他们夫妻感情很好,丈夫非常厚道,不可能和玉笛勾搭成奸。更不可能毒害张少爷。至于那双鞋怎么沾上了泥巴,她也不知怎么回事儿。不过,最近天盛茂的王大柱常来他们家,有事没事和吴郎中说一会儿话。
  
  孙兴桥问吴妻,王大柱以前可否常来?吴妻想了想说,王大柱不知道为什么最近一段时间和丈夫打得火热。以前,他一年半载也不来一回,可是最近,隔三岔五地就来坐上一小会儿。吴妻记得,张家出事那天傍晚,王大柱还提了酒肉,两人喝了好一阵才散去。因为贪杯,吴郎中就喝多了。夜半,西街的白秀才患了绞肠沙,疼痛难忍,子夜求医,吴郎中酒刚醒,就去给白家出诊去了。没想到,竟牵涉到了张九城被毒杀一案。吴妻说到这儿,眼泪又落了下来。
  
  从吴家出来,孙兴桥又和王远来到了张家开的天盛茂。孙兴桥让王大柱讲述当年张老爷被土匪如何劫杀的。王大柱想了想说,前年秋天,他和张老爷去山里进货,走到打虎山一带的山谷里,被一伙土匪拦住,土匪们要张老爷交出银钱,张老爷没交,土匪们就下了杀手,然后,将张老爷的尸体扔下山崖。当时,他见张老爷被杀,就哀求土匪们放过他,土匪们得了银钱,扬长而去。
  
  这当口儿,刘氏走了进来。她见孙兴桥和王远在此,微微一愣,施礼过后说,她是来柜上看看还有多少银钱,家中正准备操办九城的葬礼呢!
  
  孙兴桥安慰了刘氏一番,依然和王大柱谈论张家少爷的案情。孙兴桥说:“王大柱。张家少爷新亡,老爷前年秋天又被土匪所害,据我所知,张家还有怪事发生呢!”王大柱满面疑惑,孙兴桥说:“前年秋天,有人曾接连好几夜看到有人从张家抱着东西外出,不知张家丢了何物?”孙兴桥说这番话的时候,王大柱摇头说:没听说张家丢了什么东西。这时,正在照镜子的刘氏说,她想起来了,前年秋天,他们家的确接连几天丢失了好几件老爷刚刚在南方买下的瓷器。到现在,盗贼还没有找到。刘氏说到这儿眼睛湿润了:“大人,一定是有人见我家老爷不在家,就入室行窃的。”
  
  离开了天盛茂回衙,孙兴桥说,此案不日可破,他和王远耳语了一番,王远领命而去。
  
  第二天凌晨,刘氏正在为儿子的葬礼忙里忙外,突然接到差役传讯,要她和王大柱去堂上听审。刘氏和王大柱来到堂前,孙兴桥正在审讯吴郎中和玉笛。
  
  吴郎中和玉笛跪在堂前。就听孙兴桥和颜悦色道:“吴郎中,张九城被毒杀一案,本官误会了你二人。现在,本官当堂宣布你们无罪。”吴郎中和玉笛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绝处逢生!就在这当口儿,就见孙兴桥脸色一沉,拍案道:“来人,带刘氏、王大柱!”
  
  刘氏和王大柱被带到了堂前,尤其是刘氏,还以为自己是原告,因此,一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就见孙兴桥拍案道:“刘氏、王大柱,你们是如何鸩杀张九城并诬陷玉笛的,当堂讲来!”刘氏和王大柱故作不解,孙兴桥冷笑道:“王远,你可将你昨晚在房顶上听到的刘氏和王大柱之间的谈话再叙说一遍。”
  
  刘氏狡辩道:“大人,您凭什么断定张九城是我和王大柱合谋所杀?要知道,我可是九城的娘呀!”孙兴桥嘿嘿一笑:“不错,天底下哪儿有你这般狠毒的后娘呢?”
  
  紧接着,孙兴桥说出一番话来。
  
  孙兴桥早就调查到,刘氏是张老爷的填房。昨天离开天盛茂,孙兴桥便将目光锁定在刘氏和王大柱身上。刚开始的时候,因为现场有沾满泥巴的吴郎中的鞋和玉笛绣的香帕,孙兴桥的确怀疑是玉笛和吴郎中合谋杀了张九城。可当他和王远从吴郎中家听了吴妻的叙说,又对吴郎中是凶手的判断产生了动摇。当他来到天盛茂见到王大柱时,孙兴桥吃惊地发现,王大柱的身材和吴郎中十分相似。
  
  当他向王大柱问起张老爷如何被害时。王大柱说张老爷被害在打虎山的山谷里。孙兴桥对打虎山地势最为熟悉,打虎山这地方虽然叫山,却一马平川。当时,孙兴桥就知道王大柱是在说谎,只不过他弄巧成拙,露了马脚。于是,孙兴桥故意提起前年秋天张家接连几天有人夜半往外抱东西时。从镜子里看到刘氏那张惊愕的脸,就断定,张老爷极有可能是她和王大柱合谋害死的。离开天盛茂后。他就叮嘱王远紧紧盯住刘氏和王大柱。晚上,王远听到了这两人的谈话。
  
  “你们胡说,我怎么能害死自己的丈夫呢?”刘氏矢口否认。
  
  孙兴桥冷笑:“刘氏,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呀!来人,将血衣呈上来!”
  
  衙役呈上血衣残片和一堆人骨。孙兴桥道:“刘氏,这是从你家院内的大槐树底下挖出来的,你不会不认识吧?”
  
  刘氏当时就瘫倒在地上,终于承认和王大柱合谋害死亲夫和张九城的事实。原来,刘氏和王大柱早就勾在了一起,为了做长久夫妻,趁九城带着玉笛回娘家,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将张老爷灌醉肢解了。当时,王大柱将张老爷的身子埋在大槐树下,又接连用了几个夜晚将张老爷的四肢和头颅搬到野外掩埋。为了独吞张家的家产,王大柱和刘氏又想出了害死九城嫁祸玉笛和吴郎中的毒计。事先,刘氏神鬼不觉地在吴郎中开的药内放了雄黄,然后,估计九城药性发作之时,王大柱假冒吴郎中翻出墙外故意吸引天狗的注意。事先,王大柱找吴郎中喝酒,趁吴郎中醉酒不注意,偷走了他窗下的鞋,在跳墙的时候,将刘氏偷来的玉笛的香帕扔在墙外,用完这双鞋后,又悄悄地放回了原处。没想到天网恢恢,最终还是露了马脚。
  
  王大柱道:“大人,小人不解,您凭什么断定大槐树下掩埋了血衣呢?”
  
  孙兴桥说:“天狗说,前年秋天,他一连好几天看到深夜有一人从虚掩的张家门中抱着大包东西出来,我推断,此时正是张老爷被害之时,深夜持包外出,必是弃尸灭迹,而那个外出的又是个男子,于是,我推断,此人就是你王大柱。我想,张老爷的血衣不可能抛在河中,一定是被找地方埋了,而天狗又说他家的狗往张家跑,在院内的大槐树下狂吠之事。狗的嗅觉最为灵敏,闻见血腥味岂能不来?所以我断定,血衣极有可能在槐树下。回衙后,我就密派了几个精干差役紧盯在张家周围。今天凌晨你们离家听审后,我便吩咐人挖出了血衣和人骨。这几件事情我在开堂前就已办好,故此胸有成竹。”
  
  听罢了孙兴桥的叙说,刘氏和王大柱终于低下头来。


【民间故事更多精彩推荐】


中外名城名楼经典

中华神仙故事传奇

三字经故事(精)

世界民间故事宝库

世界民间故事宝库

世界民间故事宝库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