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情感世界 >> 正文

眼前人  热度:

 
更多

  (一)
  
  冷风扑面吹来,刚结束晚自习的木言裹紧了身上的衣服,加快脚步朝宿舍楼走去。期末考试即将到来,木言虽然是班上公认的学神,但是也免不了在考前紧张那么一下,刷那么几套题目。
  
  快接近宿舍时听见了宿舍楼那边传来一阵阵嘈杂,木言不用想都知道肯定又是表白的情况,但是在男生宿舍楼下表白吗?是女孩子表白吗?现在的女孩子可真大胆啊。木言摇了摇头,夹紧差点滑掉在地上的书,继续埋头走着。
  
  木言抬头望见前方有个女孩子正在点燃一颗又一颗的蜡烛,可是风如同肆虐的顽童,将女孩刚点燃的蜡烛吹灭,女孩转过身来点燃刚被吹灭的蜡烛,身后的蜡烛再次吹灭,木言觉得这种场景有点莫比乌斯环的诡异感,索性停下脚步,看这个女孩子到底多久能点燃所有的蜡烛。从蜡烛的摆放来说应该是谁的名字的拼音首字母吧,木言摇了摇头,为爱痴狂的人呐。宿舍楼里的男生都站在阳台上,靠着防护栏往下看,嘴上一起唱着《因为爱情》,时不时还传来几嗓子“在一起、在一起。”女孩在点燃了所有蜡烛后,从带来的包里取出麦克风和小音箱,拨开了被风吹得挡住半张脸的长发,刚准备说话,却冷的打了一个喷嚏,女孩揉了揉鼻子,看向男生宿舍楼,铿锵有力的说,“韩硕!你……要不要考虑和我在一起?”
  
  宿舍楼的男生们整个人群炸裂了,一声声喝彩,一起喊着“在一起、在一起”,木言木讷的看着这一切,拿着自己自习的书啪啪啪的鼓起掌来,男生们在一起的吼声逐渐平息,表白的男主角韩硕还是没有出现,渐渐地,整齐划一的“在一起”的吼声变成了此起彼伏的倒喝声,“韩硕你倒是出来呀!”女孩有些急了,但是她还是选择了继续等待。
  
  “啊…嚏”又是一个喷嚏,“这孩子肯定感冒了。”木言想,“话说回来,有点心疼这个孩子啊,等了那么久了都感冒了,怪可怜的。”木言把自习的书放在了地上,脱下外套,走上前去递给女孩,“你感冒了,给你。”此刻方才倒喝的男生们误以为木言是男主,又重新喊起了口号。木言听着吼声摇了摇头,在确保女孩握住衣服的一端后,木言随后转身拿起放在地上的书,径直的走进了宿舍楼,围观的男生们有点傻眼,冷场了。
  
  女孩单手拿着木言的衣服,并没有穿上,或许是为了避免尴尬,女孩把麦克风放到嘴边,说“好吧,韩硕你还是没有出来,那我就给你唱首歌吧。”
  
  “如果我爱上你的笑容,要怎么收藏要怎么拥有。”木言恰好在楼道中,听见这旋律,“嗯,歌旋律挺好听的,她唱的也挺好。”木言走到寝室门口,看见从门内传出来的微弱的光,便知道自己室友早就回来了,他推开门,果然,打游戏呢,木言走到自己的座位上,把书放在桌子上,问“大丙,这女孩现在唱的什么歌啊?”
  
  大丙专注的玩着游戏,头也不回的说,“这么大众的歌你都没听过吗?是五月天的《知足》,你可以手机搜来听啊。”
  
  “噢,谢谢。”木言点了点头,拉开椅子坐了下来,手机连上WiFi,但背上却突然挨了一拳,
  
  “丫的,木头你还是这么客气啊,都那么久的室友了,总那么客气我们很尴尬的哟。”木言侧过头看去,原来是外号叫猴子的另一个室友小小的惩罚了他一下,木言和蔼的笑了笑。猴子跑到阳台,继续看着女孩唱歌,但这个时候猴子意识到一个问题,宿禁时间到了,这也就意味着女孩再不回寝室就不能进寝室的大门了。
  
  猴子单手撑着防护栏,奋力向外面挥手,“嘿!妹子!再不回去你就回不去啦!”
  
  出人意料的是女孩摇了摇头,“不,我要等他出来,等他答应我!”
  
  (二)
  
  木言第二次看见那个女孩是在年级主任办公室。
  
  在他敲了门叫了声报告后,发现站在年级主任面前的就是那个女孩,年级主任训斥着女孩的种种不是,说女孩不应该在宿禁后还在外面逗留,尤其是还被一些同学们举报说是打扰别人休息了。女孩低着头没有说话,木言却从侧面看见了女孩正微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她一定很憋屈吧。”木言想,
  
  “啊,木言你来了,来过来,好了冉希你先回去吧,这种情况别再犯了,你的一万字检查就交给这个木言同学吧!希望你好好学习、遵守校规校纪!”
  
  “好的老师,老师再见”
  
  冉希打开门默默的走了出去,年级主任朝木言笑了笑,“小木啊,你说你们这些孩子是不是都青春期躁动啊,刚刚这个女孩吧,半夜三更跟别人表白,结果还没人理,真是……”
  
  “老师你要的学生意见反馈表。”木言放下了手中的一踏A4纸,转身径直打开门走了出去,木言心想“啊为什么我这么冲动”同时却看见冉希正站在门外。
  
  冉希向木言挥了挥手,说“木同学你好,那天晚上谢谢你的衣服了。”
  
  “没事。”
  
  “要不你去和我去我们寝室楼下等我,我去把衣服拿给你,可以吗?”
  
  “可以。”
  
  冉希笑了笑,走在木言前面。
  
  办公室里的年级主任正默默看着十几张意见反馈表上面,都是同样字迹写的“推迟宿禁时间”无奈的摇了摇头。
  
  (三)
  
  ‘叮咚’
  
  木言的手机响起了短信的提示铃音,眉头微皱显示出一种不耐烦的情绪。
  
  “2005年,科学家追寻到凤凰座流星雨的母彗星,对其轨道进行了测量,并据此估计今年12月初凤凰座有可能再下一场大“流星雨。”12月1日至2日,地球将穿越其母彗星在轨道上留下的尘埃,形成类似于1956年的流星雨爆发。北京时间2日早上8点左右,流星雨达到极大,每小时天顶流量可能达到150颗。”
  
  看到这条消息,木言啧了一声,心理很不爽,他将手机调至静音,避免不时响起的消息提示音打扰他攻克高数题目。
  
  当木言做完了手上的这套高数题,已经过了十二点,他把手机丢到床上,去卫生间随便洗漱了下,爬上床,闭眼睡去。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了,但是促使木言起床的并不是十一点这个时间数字,而是几个未接来电以及几条短信。
  
  其中五个电话和一条短信来自冉希,冉希原本打算约韩硕去看凤凰座流星雨再一次被放鸽子,心情糟糕的冉希准备叫木言一起去吃早饭,然而她发现打木言电话打到十点半都打不通,于是回寝室去睡觉了。木言编辑了一条饱含歉意并邀请冉希吃午饭赔罪的短信发了过去,然后看起其他的剩余短信,均来自同一个人,每条短信内容也相同,“收到请回复。”
  
  木言感到十分疑惑,简单的回复了一个问号过去。没过几秒种就显示收到一条新信息,
  
  “请问是木言同学吗?”
  
  “嗯。”
  
  “问你几个问题。”
  
  “你是?”
  
  “你先回答我,我再考虑告不告诉你我的名字。”
  
  “你是直的还是弯的?”
  
  木言看到这条最新消息愣了一下,这什么情况,难道是谁的恶作剧?
  
  “直男。”
  
  对方并没有回消息,木言等了一会补发了一条。
  
  “你男的女的这种玩笑不好笑。”
  
  “嗯。”
  
  木言怀着复杂的心情放下了手机,从被窝里爬了起来,天气稍微回温了点,拿过挂在床头的外套披在了身上,接了一杯热水,一口一口的慢慢喝下,胃也暖和了许多,手机传来叮咚的消息提示音,不会又是那个人发的吧?或者又是什么广告消息也说不定?一会再看吧,木言犹豫了一下并没有马上拿手机来看,换完了衣服后,木言打开手机,是两条短信,一条是冉希所回复的“好啊”两个字,一条又是关于流星雨的消息,木言不禁有些无奈当初被室友拿自己的手机去扫一个关于星座的app以后就常收到这些消息,
  
  “没有看到凤凰座流星雨的朋友们不要失落,接下来的是双子座流星雨,双子座流星雨的活跃期从12月4日开始,直到12月17日。极大时间为12月14日晚上8时,每小时天顶流量为如果当天天气晴好,在观测条件良好的郊外每小时最多可能看到五六十颗流星。综合极大时间、辐射点高度、月光影响等因素,14日前半夜至午夜都非常适合观看双子座流星雨。”
  
  这个月居然有两次流星雨,有点像青春偶像剧啊。木言抿了抿嘴唇,把手机放在裤兜里,走向冉希所在的宿舍楼。
  
  “我到了。”
  
  “好,我马上下来,你等我一下。”
  
  然而木言看到冉希的那一刻,他有些微微发愣,冉希减去了翩翩长发,取而代之的是具有活力的短发,“为什么剪了?”
  
  “你难道不知道女生减去长发代表减掉过去吗?”
  
  木言摇了摇头,一旁的冉希看着木言真诚的眼睛,忍不住的笑出声,“逗你的,觉得太长了而已。”
  
  “好吧。”
  
  “我们吃这个吧,听他们说这家的关东煮特别好吃。”
  
  “不行,店铺看起来不卫生。”
  
  “那这个呢?”
  
  “地沟油,不行。”
  
  “咦,那你决定吧。”
  
  “对了。”
  
  “嗯?”
  
  冉希好奇的侧过脸看着憋红了脸的木言,“你想说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啦。”
  
  “你的眼睛,比流星雨更美。”
  
  (四)
  
  “同学,看流星雨需要准备什么不?”一个刚打完篮球的男子擦着汗,边走近一旁看球的木言,一边说,木言愣了一下,“其实不用带什么。”
  
  “额?不需要带望远镜吗?”擦汗的男子愣了一下,把毛巾搭在自己肩上
  
  木言摇了摇头,“要用肉眼看,看流星雨不太适合用望远镜,因为望远镜视野太小,肉眼看的视野比较大,看到的数量比较多,机会也比较大。”
  
  男子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对了,带个垫子,如果仅依靠颈部的力量,能撑过15分钟那就是天人下凡了。”
  
  “哈哈,好的。谢了”男子转身前复杂的看了一眼木言,随后把毛巾丢在场外,走进球场。
  
  恰逢飞来一架飞机,木言注视着飞机划过天空,只觉得这一幕有一些熟悉。“走吧去上自习吧。”木言心里默默的说,
  
  然而木言没有留意到刚才问他关于流星雨问题的男子被篮球砸到,
  
  “喂!林语,传球给你呢,发什么呆啊!”
  
  “等一会打完球了去约木言一起去看双子座流星雨吧,嗯就这样!但先赢下比赛再说吧!”林语心想。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林语捡起地上的球,拍了拍自己的后脑勺,然后笑了笑“但我们可是必须赢的啊!必胜!”
  
  (五)
  
  “双子座流星雨约吗?”
  
  “好啊。”
  
  林语拿着手上准备好的零食,正准备邀请木言与他一同看双子座流星雨,然而却看见了木言刚发出去短信,木言似乎也注意到林语站在他后面,把手机放在衣兜里,问“啊,是你啊林同学,有事吗?”
  
  “没,这个给你的。”林语强行笑了一下,把零食递给木言,木言却没有伸手接过,而是摆了摆手“我不吃这些零食的。”
  
  “嗯。”
  
  “额,林同学还有什么事儿吗?”木言看着站在自己旁边呆滞了半天男子,忍不住发问。却不料林语直接转头离开,什么也没说。
  
  晚八点。
  
  木言和冉希正有说有笑的在学校操场的草坪上边走边聊,
  
  “看流星雨的话,要找一个光污染少且空气质量好的地方,光源是看流星雨一个很大的障碍。”
  
  “嗯呐,也就这个时候才由衷的感谢我们学校建在郊区了。不过怎么感觉会下雨?你看那边,有乌云诶。”
  
  “有可能下雨,但是应该也要过很久一会,乌云隔得还很远,所以……”木言正准备继续一本正经的分析下去,却被冉希打断,“呜哇,快看!”
  
  流星从夜空划过,长长的尾迹留下流星划过的证明,木言看着这一切,有种不枉此行的感觉,他想到之前看过的一句话“流星的美并不像太阳般的灿烂月亮般的皎洁,亦没有恒星那样永恒的美丽,它的美来自那一瞬间的光华。”但却没能深思,因为他听到了手机拍照的声音,“冉希你偷拍我干嘛?”
  
  “因为你呆啊,哈哈”冉希把手机照下来的照片递给木言看,照片里木言张大了嘴巴,一副“宝宝惊呆了”的画面感。木言无奈的摇了摇头,铺好带了的垫子,躺在上面,静静地看着不断划过的流星,冉希也坐了下来,抱着膝,看着远方的夜空,
  
  木言起身时看见冉希黑色的瞳孔里倒映出的一颗颗划过的流星,愣了一下,
  
  “嗯?木头你盯着我干嘛?”
  
  “没,没事儿。继续看流星雨吧”说罢,木言又躺在了垫子上。
  
  两个人都没留意到,在他们的不远处,有个人影。
  
  是林语。
  
  “嗯,我知道你要说什么。”
  
  “在你瞳孔里的夜空,更美。”
  
  林语笑了,他觉得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嗯,泪水已经流到我脸颊上了吗,为什么会这么不受控制,真好笑,等等,这,是下雨了吧?我得去拿伞给木言”随后转身跑向宿舍楼。
  
  一边也留意到是下雨了的木言和冉希,收起垫子,跑到一旁的树下,“真尴尬,下雨了,看起来得等会了。”
  
  “嗯…好扫兴呀。”
  
  “没事的。”
  
  “嘻~”
  
  “木头。”
  
  “嗯?”
  
  “和你出来,真好。”
  
  木言笑了笑,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冉希头上,“头别淋雨,会感冒。”
  
  “那你呢?”
  
  “没事儿,我体质好。”
  
  “喂!木言,在哪儿呢?木言”
  
  “林语?我在这里”木言看着远方打着伞手里还拿了一把伞跑过来的林语,喊了一声。
  
  “来,伞,给你,你打上。”林语气喘吁吁的休息了会,把伞递到木言手中,
  
  “你怎么会在这?”木言一边接过伞撑开,一边疑惑的看着林语,
  
  “我。。额。。我”林语一时语塞。
  
  “难道你也是来看双子座流星雨的?”木言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问。
  
  “啊,对,然后正好看到你们,这不就过来找你们了嘛。”林语松了一口气,“好了我走了,你也快回去吧!”
  
  林语转身正想离开,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转过身来看着木言和冉希,顿了一会,看着冉希“这把伞给你。”说完把伞塞到冉希手里,林语就裹着衣服连忙转身跑开,
  
  冉希愣了愣,“你为什么把伞给我啊?那你怎么办?”
  
  或许是雨声盖过了冉希的声音,林语并没有做出答复。
  
  “没事,既然他给你你就用吧。”木言虽然也疑惑,不过也没多说什么。
  
  “哦哦,好的”冉希撑起了伞,但是两把伞一起打肯定比较拥挤,两人之间稍微站的远了点,冉希看着林语跑走的方向和身旁的木言,若有所思。
  
  (六)
  
  木言突然留意到,原来林语经常在他身边,吃饭的时候,大概身后几个桌子就是林语,出门买东西超市的另一头也有林语的影子,自己需要什么的时候,林语就会带着自己需要的东西出现。
  
  十分困惑的木言找到林语,想要问问为什么一直跟踪自己。
  
  林语看着疑惑的木言,说“要一起去走走吗?”
  
  两人围绕着整个学校,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敞开心扉,
  
  “第一次见你,是在表彰大会上面,当时我很疑惑,为什么拿了校内最高奖学金的你为何如此从荣淡定,我就想,咦这个人好像很拽的样子啊,一开始对你是抱着偏见的。后来看到你是你负责校运会的主办,当你把一瓶瓶的矿泉水递到每个参赛者手上,并嘱咐参赛者们喝点水,激励他们一会比赛加油的时候,我释怀了,每一个成功的人背后是平常的日积月累。说来也巧,每次我见你的时候你都在跟别人说话,导致了我知道你的名字,但你却不知道我的存在。那天晚自习,我看见你进了图书馆二楼,准备陪你一起自习,我这人吧,又不爱读书,随便从旁边女生的桌上拿了一本书就坐在你的对面,但你仿佛没有留意到我,我一直纠结着怎么开口跟你打招呼,然而当我纠结了半天没有想好怎么打招呼的时候,旁边冒出来一个女生向你请教起了题目,那时候我想,如果我要和木言这个学霸处的好,是不是我也得经常问他问题,于是我收起了书,回到了寝室研究起了开学以来一直没碰过的高数。”
  
  “继续。”
  
  “当我研究一半,只听见外面一阵阵嘈杂,我就意识到,又是表白,但是我不能去看啊,我要学习啊,于是我憋着好奇心,对照着课本做了一道又一道比较基础的高数题,后来正好准备休息下,走到阳台的时候看见你递衣服给冉希,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你不是滋味干嘛?大男子。。”木言刚说一半就被林语打断了。
  
  “但重点就是,我吧,是被这个社会大流所唾弃的那种人。”
  
  “!?”木言的脚步缩了一下,随即镇定下来。“你继续说。”
  
  林语看见了木言的小动作,心头一阵抽搐,“我知道人们特别厌恶男男,你看你刚刚也不经意间表现了出来。。”
  
  “难道那天发短信的是你?啊,我刚刚并不是。。”
  
  “你别说话,听我继续说。”林语漫不经心的理了理袖口,继续说“某种意义上,感情这个东西就像是潘多拉魔盒,我其实知道它所蕴含的危害,但是我还是无法控制我自己的内心,很早之前我听人这么说过,人与人之间只要有真正的感情,那么一切问题都不将存在。”
  
  林语顿了一顿,“其实大多数人来说他们对gay反感,认为他们违背了社会的伦理,我也知道我这样不好,只是说,有时候控制不了那种感觉,木言你能明白吗?就像是你最喜欢的玩具放在你的面前,可你一旦伸手去触碰,就会被鞭子抽打,但就算如此,你会放弃吗,假如今天你的父亲心脏衰竭,急需资金去做心脏移植手术,而你面前恰好有几百万,你会不会宁愿忍受着他人的唾弃责骂,去拿到这笔钱为自己父亲治病。”
  
  “额,这好像不能等同来说。”木言看着林语的眼眶渐渐红润,不知道怎么去安慰。
  
  “我知道我知道,可对我而言就是这样的感觉,一个喜欢的人在自己的面前,却不能伸手去触碰到,不能尝试着和那个人在一起,被他人的看法所束缚,难道不是很可悲吗?我们这类人难道就这样失去了追求所爱之物的权利吗?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你以为gay是真的喜欢男人吗?不,只是他喜欢的那个人恰好性别是个男的!”
  
  “我不喜欢男人,我只是喜欢你。”
  
  (七)
  
  刚结束晚自习的木言在回寝室的路上忽然转了方向,慢慢走过校园的每一个角落。却不知怎么的,到了这个地方。曾经热闹的篮球场一如既往地热闹,此起彼伏的响起篮球撞击地面的声音。
  
  木言的脑海中的每一帧画面都是那个人正在球场上挥洒汗水的热血画面,茫然地望着充满人群的球场,心中多了一丝孤寂,十指扣着铁丝网,却不知道下一步要干些什么。
  
  “喂,你在这干嘛呢?”身后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不是林语,是冉希。
  
  “哦,我。。我看他们打球呢。”木言松开了十指转过身来。
  
  冉希看着微微变形的铁丝网,撇了撇嘴,“去吃饭吧?”
  
  “好。”
  
  “想吃什么?”
  
  “都行?”
  
  “这家的串串香咯?”
  
  “嗯,可以。”
  
  “咦?你不阻止了吗?”
  
  “你开心就好,我陪你。”
  
  “哈哈,木头开窍了。”
  
  终于在木言的不强行制止下,两人终于一起吃了顿舒坦的串串香,还去看了场电影,电影的内容很校园很青春,告诉了人们一个很简单的道理,一个即使一直知道也不知道用来警戒自己的道理,那就是“珍惜眼前人。”
  
  木言在电影那一刻的瞬间参透了这个道理,看着一旁正在红了烟圈却憋着不让眼泪留出来的冉希,无奈的笑了笑,“你是猪吗?”
  
  冉希愣了一下,不是为了这句话,而是为说出这句话的人愣了一下,
  
  “看我干嘛,我说你是猪呢。”
  
  “你才是猪!”
  
  随后冉希破涕而笑。木言把冉希送到了寝室楼下,也回了自己的寝室,洗漱完毕后躺在床上,突然想到些什么,拿手机百度搜索了一些什么。
  
  “早点睡。”
  
  “好的,我知道的。”
  
  “以后早点睡。”
  
  “为什么?”
  
  “目前我还养不起国宝。”
  
  (八)
  
  五年后。
  
  人们在教堂里真心的祝福着面前这对新人,婚礼的过程中,有个调皮的小孩问“木哥哥冉姐姐上一次接吻是什么时间?”新娘明显是害羞紧张了,歪着头还在想日期,新郎揉揉她的头,低着头就吻了下去,然后抬头对着小孩说“上次接吻?就在刚才。”
  
  (九)
  
  眼前的人啊,谢谢你。
  
  谢谢你出现在我眼前。
  
  也谢谢你,曾经出现在我眼前。


【情感世界更多精彩推荐】


101个爱情故事

老师的爱

跟踪者

有你,生命就有意

如果只能自己温暖

又见人间四月天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