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青春励志 >> 正文

我的美好成长记  热度:

 
更多

  原本我家是住在县城的小区里的,但为了我,搬到农村的老家。以前村上人都羡慕我们在县城有房子,我爸妈也是以这个为荣。就在我三岁的时候我爸妈把县城的房子卖了,搬到农村老家。很多不了解情况的人都认为我家是做买卖赔了钱,才会回农村住。他们当然不知道这一切都是都是为了我。
  
  我的出生给爸妈带来了无以言表的快乐,但这样的快乐没能维持多久。我的病情就慢慢显现出来了,爸妈带我去医院检查,得到的诊断书竟然是先天性脑瘫。虽然医生告诉爸妈先天性脑瘫,目前还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可爸妈不甘心,依然带着我到全国寻医问药,妈妈甚至还去求神拜佛,走了不少弯路。在去过众多医院,但仍不见明显好转后,爸妈决定在家自己帮我做康复训练。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
  
  转眼间我已经到了该上幼儿园的年龄,可让爸妈担心的是怎么让我去幼儿园呢?我几乎是没有任何的自理能力,但智力上完全正常,跟别人家孩子比反而更加机灵。但让我去上学爸妈觉得实施起来实在是很困难,再者也没学校肯收我,爸妈就打听到了一家搞特殊教育的学校,想把我送那去学习,可去是去了,校方说:“您家小孩病情太重了,还是你们家长自己教教这孩子就行了。
  
  三岁的时候我看着电视上小朋友都可以去幼儿园和很多小朋友一起开心的玩,我就经常问妈妈“我为什么不能去幼儿园里和小朋友们一起玩呢?”妈妈一脸无奈,但强颜欢笑回答我“因为你生病了,但只要我们好好锻炼,很快就能好,到时候妈妈给你买一个最漂亮的书包送你上学去。”虽然妈妈在家也天天教我识字,但我还是很想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妈妈也知道我的心思,就经常抱我去小区花园找小朋友玩,可跟我同龄的小孩大多数都在幼儿园里,放学就回家或者去兴趣班学这学那的,很少有人会跟我玩。
  
  这样时间一长我的性格也变得内向多了,妈妈看着心里也着急,就跟爸爸商量怎么办?爸妈知道我的病情是已经改变不了了,但爸妈非常想让我拥有一个和健全孩子一样健康的心里,乐观开朗、积极向上的性格。爸妈就决定卖掉县城的房子回老家住。在农村毕竟接触的人多,大家也互相串门,在农村还有个大操场,茶余饭后,男女老少都会去操场坐会聊聊天,村上小孩放学后也基本都在操场上玩。我们回村后妈妈就经常抱我去操场上,我似乎还记得当时看到一个四五岁的小孩一个人拿着一个和他身体比例完全不符的篮球,他看到我就兴冲冲的跑过来,叫我一起玩,我很高兴点点着头,可我不能自己下地玩,妈妈看到后,就一只手抱着我,另一只手代表我和那个小孩玩,他就是我回村后认识第的一个朋友,叫昌镐,比我大一岁。
  
  之后昌镐也经常还到我家,我在推车上,他还会用他那小胳膊小腿推我去操场玩。他让我认他做老大,还说以后有人欺负我他给我报仇。那虽然是句句稚嫩的话语,可在我眼里这就是最初兄弟情。到操场也还有很多其他小朋友,看到昌镐推着我过来,他们就纷纷的跑过来,男孩子们手里拿着水枪互相喷水,昌镐也很快投入到了“战场。”有两个小朋友跑来拉我的手“快来帮我们打他们。”其中一个小孩看着比我还小,递给我一把水枪。昌镐看到后就跑过来解释,说我生病了。他们把枪放在我推车上,结果被另一个阵营里的小孩看到了。他们就跑过来对着我喷水。昌镐他们看到后马上过来护着我。一下子“追逐战”就变成“保卫战”了。虽然我身上衣服都湿透了,可我以前从来没有像这次一样的开心过。尽管那时候还没什么记忆力,但这件事我记得很牢。从那以后我基本就认识了村上同龄的小朋友了。我的性格也向着我爸妈希望的方向发展。开朗、乐观、积极的生活态度。时间过的很快,回村已经第三年了。
  
  我们这些孩子除了我,也都上了小学。不过他们放学写完作业还会来推着我去玩。而我也从小推车换成了小轮椅。村上和我比较要好的四个小伙伴,被村上的大人们称为“五大名铺”,我当然就是那个坐轮椅的“无情”、还有分别是“铁手”昌镐、“冷血”晨昊、“追命”霄楠、还有就是递给我水枪的“炫脚”李凯。呵呵,这个外号当然是李凯自己取的。夏天他们放暑假这些兄弟就一窝蜂的钻到我家的空调房里,那时候在村上我家也是为数不多有空调的。他们在空调房里嬉闹、看电视、还陪我一块做康复训练。傍晚的时候他们总是会去村西边的那个池塘洗澡,说是去洗澡,其实就是去游泳、打水仗。我却只有羡慕的份,那段时间一到傍晚总是让我觉得很失落。他们也看出了我的不开心,李凯甩着鼻涕跟我说“放心,我们每人都会把水枪装满带回来给你洗澡的。”昌镐也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等哥游泳学精了,我一定带你去池塘玩。”爸爸回家知道后,就马上给我买了件救生衣跟游泳圈,带我一起跟他们去游泳。
  
  有年冬天我在操场上看他们打雪仗,几乎所有的小孩都在玩雪。只有我和王悦静在边上坐着,王悦静人如其名,从小就不仅长的文静,性格还相当的内向。那天我不知不觉就盯着王悦静看了好几分钟,那时候感觉她挺神秘的,也不会经常出来玩,那天如果不是下雪了,还不一定会出来呢。可能我看她的太久了,被她给发现了,她冲着我翻了个白眼,刚开始我还以为她生气了,我就很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去,正当我快要完全低下头去,她快消失在我的视线上方时,王悦静翻白眼的脸突然做了一个吐舌头鬼脸,我不敢相信的立马抬起头看,没错,王悦静真的在冲着我做鬼脸,我在一番紧张,不自觉的扭动几下身体后,也做出了几个鬼脸予以回应,几轮交战后,她冲着微笑了一下就跑回家了。现在想她那一微笑简直成了我的女神了。时间转眼之间就帮我们封存了美好的童年。随之而来的就是青涩的少年时代。
  
  我们“五大名铺”里的“铁手”昌镐已经读初一了,其他三个也都面临着小升初的压力,压力来源各有不同,“冷血”晨昊是为了跟小女朋友考入同一个初中、“追命”霄楠是真心想考一个好点的初中、“炫脚”李凯的压力则基本来自他爸妈。当然他们来找我次数也减少了,但还是能在周末操场上见到他们。
  
  我爸妈看我也不小了,整天不是在家看电视,就是跟操场那些爷爷奶奶聊天。爸妈决定培养我一个立足之本,为我将来能够自力更生做准备,更重要的是希望我的性格里能有独立与自信,爸爸就给我买了一台当时价格不菲的台式电脑,当时互联网在中国起步没几年,也没那么多明显的机会。爸爸就要求我先学会打字。爸爸说“学会打字相当于掌握了一门外语。”当我用我那相对而言灵活点的左手在键盘上慢慢的第一次敲出自己的名字的时候,我高兴级了!渐渐的我对拼音跟输入法软件越来越熟悉,打字的速度也有所提高,但改变不了的是我身体的协调性。妈妈更让我天天看《百家讲坛》、和一些读物。我想当时爸妈就想让我以后写作为生。也许他们根本想象不到就在几年电商行业的蓬勃崛起。我也顺着爸妈的意思开始学习,一段时间后我就试着写了几篇短文跟诗。但我总是觉得这文学以后不能养活自己,再加上昌镐他们周末总会来玩游戏,我看着看着就学会,在平时我也背着爸妈偷偷试着玩。这样一来,我就根本静不下来写东西了。
  
  自从我家有了电脑,我这四个兄弟,不管是在周末还是在平时,只要一有时间或者他们爸妈去下地,他们就跑来玩电脑,我爸妈只要求他们写好作业后,经过家长同意就能来,我家要是有什么好吃的,他们来了我妈也会分给他们吃。特别是李凯玩游戏挺上瘾的,暑假的时候能在我家玩上几个通宵。这样一来,他们的家长有时候也会说是我家不好,那个阶段确实让我太尴尬的。不过这个阶段很快就习以为常了之后也没这些事了。有年除夕夜我们商量好一起去镇上玩,说好是轮流推我的,结果在路上就昌镐推我,去镇上总共就两里地,昌镐推了一里地后抱怨道“兄弟们,说好的肝胆相照呢?”李凯在那矫情的说“谁让你是老大呢?,再说了,你不叫‘铁手’吗?”其他兄弟也附和着,昌镐怒道“你不还叫‘炫脚’吗?”边上的霄楠说“应该让晨昊推,看他膘肥体壮的,你看看都有胡子了。”晨昊又说“早知道‘无情’今年过年换大轮椅了,我就该把我家电瓶车开来,拖着‘无情’的轮椅走。我开慢点,你们在后面扶着点就行了。”昌镐无力低沉的吼着“别废话了,先过了这次再说。”说完,其他兄弟也纷纷的响应了,其实我挺难为情的。
  
  到镇上后熙熙攘攘的都是人。我们买了烧烤饮料,我们就想去个人少的地方吃,正想挤到边上的空地,我一个没控制住,就把前面一个跟我们年龄差不多的小孩拌到了,没等霄楠、昌镐挤过去扶,他们自己人就把他扶了起来。我们兄弟几个连忙一起跟那个人道歉,那个人拍了拍手下的灰,不屑的对着我说“残废可能不是你的错,但把你这个废人推出来就是你后面这帮弱智的错了。”当时霄楠就忍不住了,昌镐就一把抓住了霄楠的胳膊。那几个过头就走,可嘴里还嘀咕着“真是人多了,什么狗都挤进来了。”我们这几个兄弟互相凝视了一眼,之后昌镐面无表情,犀利的说“李凯,把‘无情’推到边上去。”之后昌镐、晨昊、霄楠就冲了上去,我当时心里挺害怕的,本想叫住他们的,后来一想让他们为我受辱也不好,那时候的他们,我恐怕说什么也拦不住他们了。李凯把我推到边上后,也扑上去跟他们扭打在一起。我们四个,他们三个,虽然在人数上占优,可在战斗力上丝毫没有占到便宜。没打多久就被路上过往的大人拉开了。兄弟们虽然没受什么伤,但过年的新衣免不了破了几处。打完架后只有霄楠还对着脖子上挂的玉观音,暗自窃喜道“美女,你终于显灵了。”说完还亲了一下玉观音,因为只有霄楠的衣服没破。我们在回村的路上实在忍不住霄楠的显摆,我们就决定偷偷在他裤裆里放一个小鞭炮,害得他像兔子一样蹦蹦跳。但我们还是统一了口径,家长问起来一律说我掉田坑里,他们为了救我才弄破衣服的。为了能更逼真,他们找来很多稀泥涂在各自的新服上,我妈帮我脱裤子的时候,发现裤子的屁股后是干干净净的,没办法,我只能把实情告诉了妈妈,妈妈淡淡的一笑说了句“有这帮兄弟,真是你的幸运。”虽然其他家长们不太信,但是也没深究、
  
  光阴似箭,我们又告别了少年阶段,迎来了一个人生中最有朝气的阶段。
  
  这个暑假昌镐收到了南开大学的入取通知书,我们这些兄弟也非常替他开心。晨昊跟霄楠也在紧张的参加暑期补习班,为明年的高考努力奋斗。而我也冲进了蓬勃发展的网店行业,从前年年末开始的无人问津,到现在的小有成绩,这一路上感谢爸妈的鼓励跟陪伴。刚开始开网店,也是因为爸爸在报纸上看到网购将来会成为购物的主流方式。首先,爸爸联系了个开网店的朋友,让他收我做他代理,爸爸帮我开通了网银,又给注册了淘宝号,还交了一千元保证金,加入了“消保。”再从爸爸朋友那接收了商品数据包。可我什么都不懂,不知道怎么将数据包里的商品上传到我的店铺里?虽然我知道开网店很不容易,但我万万没想到连商品都还没上架,就遇到这样的问题。没办法,我只能自己到找网上的高手请教。琢磨了两天终于搞明白了。接着又用了四天时间把一千两百多件商品整理、改名、分类、上传。努力了六天网店总算是开起来了!可我发现爸爸那朋友的网店页面很华丽,很漂亮。我加了几个高手。他们愿意教我如何装修网店。我得到了高手的支教。用了整整一天时间,依样画葫芦的,跟爸爸那朋友的网店装修的很接近了。一周前过去了。我的网店终于看上去有点像那么回事了。我让爸爸看看我的战果。爸爸表扬道“恩,挺像那么回事的。不过你从第三天开始就陆续的上传了商品,这都已经一星期有人来询问没?”我嘴上虽然说着“我都这才刚装修好店铺呀。哪有那么快有人来问啊?”心里却也在犯嘀咕,这都那么多天过去了,怎么没人来问呢?我赶紧在淘宝主页上搜索相关商品。果真我商品在非常非常后面,一般卖家根本不会到那么后面去找的。我一下子就傻了眼了。我回过神来赶紧去问高手怎么办?我得到的答案是,要么花钱做推广,要么自己用各种方法打广告。花钱,我绝对不干。从高手那,我也得知了一些自己打广告的方法。我又开始了,注册各大论坛的账号,到处发贴、跟贴、回帖、评论。虽然吸引了一些客流,但始终没有成交。有天我又打算广告了,论坛账号却怎么登都登不上去了。一申诉才知道,原来是被人举报了,说我乱广告,被封号了。而且不止一个账号被封,其他论坛账号也在同一天陆续被封。那刻我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心情也跌到了谷底,不想去再打开“阿里旺旺”了。也根本不敢和支持我的爸爸说,我遇到困难了,然后,被它打败了。就在我快想放弃的时候,突然那两三天内就接到了六七单生意,我开始兴奋起来,又重新奋发图强,更加努力的坚持发广告,经过几个月的不懈努力,我的网店也慢慢得步入了正轨。
  
  今年我已经不做代理了,爸爸自己从县城给我带货回来,妈妈则天天帮我发快递。现在才知道,在我快要放弃时候出现的那些订单,原来是爸爸暗自的托人帮我买的。虽然这是违禁的,但就是因为爸爸在暗自的帮我,才让我有了坚持下去的动力。我现在的目标就是把网店越做越好,以后可以自食其力,甚至给爸妈养老!
  
  也许这个年纪本该谈场恋爱,看着兄弟们都在热恋,到我家来玩也是各个捧着手机在跟女友聊天。我也好羡慕他们啊。可我却没有这样的机会,因为一般女孩根本不会想和我这样的人交往,其实我们这个群体在不了解的人看我们的态度或是好奇、或是怜悯、或是冷漠、甚至学样取笑的人也有,真正用平等眼光看我们的很少很少。我想就算是有人喜欢我的性格,也会有很多的顾虑的。但我真的想知道恋爱的感觉。我知道现实中留给我的机会不多,我就选择了网恋。所以我就去了还算红火的聊天室,因为我是成心的想尝试一下恋爱的感觉,我也知道恋爱的基础是相互信任,我就很坦诚跟愿意和我聊天的人说我是残疾人。终于在几天后,我认识了一个女孩。聊天过程中得知,她是江西人,今年她没考上高中就来到了,她哥所在的上海崇明岛,她先是卖了几天水果,因为没有身份证不让卖,就只能帮她哥看店了。由于她性格比较内向,那时的心情也处于低谷期,在上海也没什么朋友,我的开朗和乐观让我很快的成为了她唯一能够敞开心扉的人。在我们认识以一段时间后,两颗青春懵懂的心互相寄托着。可我就是不敢向她表白,也许是我太自卑了,这些日子里我们最期待的都是上线后看对方有没有在线,有没有给自己留言。这段时间我们都多了彼此,多了一份憧憬,感觉每天都过得好充实的。虽然我心里很清楚,我们这段感情以后会遇到许许多多的坎坷。但我们都会勇敢,坦然面对的。
  
  临近暑假结束的这几天,我们兄弟几个约好晚上一起去小溪边逛逛,那天我刚吃完晚饭他们几个就来找我,我看着昌镐、晨昊、霄楠都进来了,就李凯双手背在后面,没走进来,似乎是拎着什么东西。跟爸妈说了一声后,我们就出发了。出来才发现李凯手上竟然拎着好多罐装啤酒,我好奇的问“你们今晚还要喝啤酒?”昌镐笑着回答道“是啊,我们长那么大了,也该放开的喝一会了。”说着就到了,小时候经常玩耍的小溪边。到了我们就开喝,除了昌镐我们几乎都喝不惯,虽然喝不惯,但是我们还是硬着头皮喝。很快一袋啤酒就所剩无几了,昌镐掏出一张百元大钞叫李凯去超市扛一箱回来。因为去村上的小店买怕传到我们这些家长的耳朵里,所以才舍近求远。我叫住李凯说“这个钱得我出啊,好得我现在也能赚几个小钱了,快来从我右边兜兜里拿。”我爸妈从小就会在我的口袋放点零花钱,五六岁时一两块,十来岁时就十几块了,到现在我口袋里爸妈总会放上一两百快,特别是跟兄弟们出去玩的时候。虽然在平时我不会主动去花钱,爸妈还是一如既往的这样做。李凯听到后还是选择了拿我的钱去买,并笑着对昌镐说“你就别逞能了,还是认这个‘大老板’请我们喝吧。”昌镐苦笑了一下,又嘱咐李凯“帮你‘无情哥’带一吸管回来,舍得我们在喂他酒的时候弄湿他衣服。”听到这话我心里暖暖的。很快李凯就抱着一箱啤酒回来了,还带了很多瓶RIO。我们在小溪边喝着酒,也聊了很多,我们聊爱情、志向、将来,几乎是把想说的话都说光了。当然少不了互相调侃。聊到爱情我们就起哄,叫昌镐向暗恋三年的女孩表白。可能真是酒壮怂人胆,昌镐还真鼓起勇气拨通了那个女孩。接通昌镐也不管对方有没有说话,就大声的对着电话那头大喊“我喜欢你,喜欢你整整三年,也许你压根没发现,可我是真真切切的爱恋你三年了。”电话那头沉默许久后问道“你喝酒了吧?”又委婉的说“等你明天酒醒了再联系我吧。”昌镐挂断电话后突然大笑起来说“谢谢你们,如果不是你们怂恿我,我这三年就白爱了。”
  
  我们从傍晚聊到了月半弯搞搞的挂在了天上,期间李凯又去买一次啤酒。看着月亮的倒影也印在小溪里,他们几个捡起溪边的小石头扔向溪面月亮的倒影。看着水面的的月亮起起伏伏,我们也似乎同时感叹道月有阴晴圆缺,人月悲欢离合。昌镐高亢的说“兄弟们,虽然我们以后在一起的时间会越来越少,但不管我们以后会怎么样。都不要忘记我们是曾经最好的兄弟,曾经的‘五大名铺’。”昌镐说到这也重重的拍了拍我的肩膀。边上的晨昊捡起一快石头向昌镐扔过来“你现在怎么那么会煽情了?”除了喝RIO的李凯好点外,我们都喝得醉醺醺的一个个。不知道他们是为了让身上的酒气少点?还是觉得不够嗨?他们索性脱光光跳到了小溪里,欢快的游了起来。故事说到就告一段落了。相信有这样的不幸中的人生却处处是幸福。想必很多健全人都会羡慕的。我最后想说的是,人可能会很不幸,但不能在不幸时放弃自己。感谢一路上有你们!
  
  以上写的部分都按理想化的方式去写。有些事并不是真实存在,有些人也尚未出现。用红楼梦里的一句话,“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写这个故事的初衷,是想弥补成长途中的些许遗憾。虽然我现实中生活没有故事中的多彩,但我还是幸运的。也从未放弃对理想人生的追求!


【青春励志更多精彩推荐】


妈妈,我不会让你

心灵鸡汤(全集)

29个不必在乎

成功就是一片浩瀚

自强是男儿不屈的

父母的肖像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