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天方怪谈 >> 正文

最佳死亡  热度:

 
更多

最佳死亡

作者:王秋蓂
  
  她,一头暗红的半卷长发,披散在两肩及背,端坐在窗台上,外面的昼光把她头发的部分暗红,照得泛起一层微妙的刺眼红光。
  
  她眺望着,也似居高临下般,双目无神地想着什么。
  
  那通透雪白的肌肤,被一缕鲜红分了界,那尽端是无名指腹,瞬间,窗台的雪白绽开了一朵鲜红的花。
  
  “最终,我也逃不过……”她口中呢喃,那绝望的语气吞噬了空气,窗外的疾风也侵袭不进,在她眼里,一切似乎都是空白。
  
  四年前,她还在这房子里优雅地弹奏钢琴曲,阳光是那么美好,透过窗折射到地面,窗台上的粉色玫瑰有的盛开得无比灿烂,有的刚刚吐蕊,含苞待放。
  
  那是一个周六午后,她出门去附近的教堂,打算做礼拜。然而在巷子的一个拐角,不经意间跟一个披着黑色斗篷的男人擦肩而过。
  
  她看了他一眼,苍白无血色的肌肤,高挺的鼻梁,凛冽的眉下水晶般的双眼,最引人诧异的是仿佛贫血的肤色却有血一样红的唇。
  
  而且那一瞬间的经过,竟能隐约感到他身上散发的寒冷。
  
  她停留在原地,侧身扭回头看了拐角那人的最后身影,匆忙而稳的步伐,消失在那转角的墙后。
  
  “因父及子……”她踏进教堂大门的时候,礼拜已经到了第二个程序,祷告。
  
  她放轻了脚步,目寻最近的位置走了过去,双手合抱闭目跟着念祷告词。
  
  每一次礼拜完毕后,她都主动留了下来,帮忙收拾。这时一位牧师走了过来,“愿我主护你。”说着给她脖子上挂了一条黑曜石制成的十字架状吊坠项链。
  
  她最喜欢的事就是在家弹奏钢琴曲,然后在傍晚时分去镇子上的奶茶店坐着,点一杯热饮,看着书。
  
  “Excuseme,mayIsithere?(请问,我可以坐这里吗?)”那是一个讲外文的男人。
  
  “Yeah.(可以。)”她有一口流利的外文,对于那人能很快的反应。
  
  他们认识了。
  
  也许命运很捉弄人,五百次的回眸,都不及这一次的擦肩而过。她认出来了,那天那条巷子的那个拐角,就是他。
  
  她很快坠入了爱河,义无反顾地选择了跟他在一起,即使……
  
  “你要是敢踏出这家门,就别再回来!”母亲很生气,养育了多年的女儿,辛辛苦苦地培养成才,给她买了一座在郊区的房子,无忧无虑。可现在,却为了一个男的……
  
  “妈,我长大了,我有自己的想法,请您成全我吧,不然……我也只好离开了。”她似乎是铁了心要跟那个男的在一起,跟他生活。
  
  “你看看妈妈的这些姐妹,有哪个父母不同意就在一起的,最后的下场都是怎么样!”
  
  “不,我不相信没有你们的祝福我就拥有不了幸福!”
  
  她收拾好了包袱,甩门而去。
  
  跟家里人断了关系。
  
  新婚燕尔,他们在别人眼里最为幸福的一对儿,相敬如宾,相濡以沫。
  
  可是好景不长,也许真的如母亲所说,没有他们祝福的婚姻,是不会幸福太久的。
  
  她怀孕了,待产九个月。在怀孕的第四个月……
  
  “今天早点休息,我好累。”他半眯着眼打了个呵欠便躺在了床上,看都不看她一眼。
  
  自从知道她怀孕了以来,他就开始逐渐冷淡,每次晚回家,都以工作为由,甚至一个月只有那么两天回家陪她吃顿晚饭。这样的日子,令正在怀孕的她很是压抑,久而久之,在心里铸成一个解不开的毛线团。
  
  “老公,这个礼拜六我们去教堂做礼拜吧,好吗?自从嫁给你以后,我还都没再去过了……”她的话没说完,便被丈夫一口回绝了,“不,这礼拜六我要出差,你好好在家,哪儿都不要去。”
  
  她的心情很是失落,也知道自己现在如果不调整好心情就会影响胎教,以后孩子一出生就会很极端的性子怎么办?所以她没有听进去丈夫的后半句话。
  
  他出差了。这天是周六,她早早起身吃了早餐,准备了果点贡品要去教堂参礼拜。
  
  街上交通堵塞,车烟滚滚,很是呛鼻。来到教堂刚好八点,她步行轻盈的迈进大门,来到最近的一张长椅,同来做礼拜的信者给她让位,一位奶奶帮她放好了贡品扶着她坐下。
  
  教堂的空气清凉如冰,人们的态度温婉如玉,聆听着悠扬的奏乐,一切是那么宁静和谐。她很喜欢这种氛围。抚摸了微凸的小腹,脸上柔和如水的笑荡漾了出来。
  
  她脖子上的那黑曜石十字架吊坠,隐隐裂了一条缝。
  
  她心情愉悦的从教堂出来,心里安定了不少,也许是信奉基督教的原因,也许是骗了自己,生活如她所愿的美好。
  
  她在公车上的窗旁,眺望拥堵的车辆,忽然一幕,映入她眼帘,内心一揪,好似一撮针猛然扎进心头。
  
  他丈夫在自家的轿车主驾驶上,抱着一个长发的女人,那女人妩媚娇小,靠在他肩上,一脸惬意,他非但没有推开,还低头吻了那女人,浓情无比,洋溢了车内。
  
  对于一个怀孕的女人来说,自己的丈夫在自己最需要他的时候,出轨。这无疑是失望加心寒,痛彻心扉。
  
  她开始想起了妈妈的话语,泪不自禁地溢出眼眶,淌过那逐渐苍白的脸颊。
  
  “他就是一个吸血鬼!”
  
  她想象着,他的嘴唇紧贴那个女人的脖子,一道道血痕流淌出来,他在贪婪地吮吸着血液,享受着血液的美味。
  
  她觉得自己开始厌恶她的丈夫,害怕他。
  
  光阴似箭,白驹过隙。转眼待产期还剩两天,婆婆带着自己大包小包地拎着住了医院,等待随时分娩,孩子的降生。
  
  她是怎么度过那几个月的?谁也不清楚。
  
  孩子哇哇啼哭,她产了一名可爱的小女孩。
  
  也许婆婆的思想还处在封建落后年代,一直到自己的儿媳生了个女娃,脸上如阳光般的灿烂笑容瞬间似划过一道闪电,阴沉着。
  
  她被护士们推出产房,心想着婆婆会来抚慰她,结果产外,一个认识的人都没有,同样被推出来的一位,只见椅子上焦急等待的人蜂拥而上,对那产妇关心极致。
  
  她躺在车床上,别过头,两行泪霎那划过眼角,没入鬓发。
  
  护士把她推进普通病房,抱来了孩子让她喂奶。
  
  “咦,女士你的家人没来吗?昨天那位阿姨呢?”
  
  正在她不知怎么回答的时候,另一名护士在门外招呼那个护士出去,人背对着门细声呢喃,“她的婆婆好像听说她生了一个女孩儿便走了,这事你先不要跟她说,产后的恢复很重要,搞不好得产后抑郁就麻烦了!”
  
  “不会吧……天呐,好可怜。”
  
  两名护士不约而同回头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离开了。
  
  她不用想也知道怎么一回事儿了,心里的纠结越来越令她不安,她后悔了,当初没有听妈妈的话。
  
  可是现在的她,当初为了和他在一起,跟自己的亲生父母成了陌生人,回不去了。然而,自己的丈夫,对自己不闻不问,而自己的婆婆……唉,总之一切的一切,原本的美好,支离破碎,都是自己的选择,而改变了这一生。
  
  她的内心失落到了极点,抱着孩子,离开了医院。
  
  她身体极度虚弱,没有经济来源的她,只有十几块钱搭乘公车,回到她认识丈夫前的那所父母买给自己的房子。
  
  心里开始惊恐,开始有了颠覆性的变化,她觉得丈夫是一个吸血鬼,开始令自己着迷得欲罢不能,感觉生活只有花开般的美妙,然而当她发现他的“真实身份”后,才醒悟一切都是表面的假象!逐渐的,心里扭曲的她把目光转移到了自己孩子身上。
  
  她着一身雪白盖膝的裙子,披着一头半卷的红发,抱着婴儿现在房顶。
  
  她抚摸怀里的孩子,面无表情地,两眼出神地呢喃:“孩子,对不起,怪就怪你是个吸血鬼的孩子!我不能让你害人!我不能让你长大……不能,你会和你爸爸一样吧……不!”她激动之余,两手不经意朝前一抛!
  
  一声闷响,原本粉嫩的小脸蛋,失去了光泽。
  
  她转身走了回去,回到房间,那架三角钢琴,覆上了一层厚厚的灰。
  
  她看着房间,死气沉沉,不可置信地抬起手,朝着手腕狠狠地咬了一口,贝齿入肉,血管破皮。她缓慢坠下手,行尸走肉般朝着窗台走去。
  
  产后的她虽然身材没有走样,但是待产期间营养摄入不多,使得她整个人肤如白雪。
  
  某市中心警局接到医院报案,一名产妇刚分娩未缴费完全便带着婴儿离开医院,请警方找回这名失踪产妇,因为根据医院与家属的协议,必须保证产妇在医院产前产后及出院前的有效护理,所以不想打上官司的医院院方立即对这名产妇做出了重视处理。
  
  警察通过监控摄像及排查询问,很快找到了她的行踪。
  
  此时的她,正坐在窗台上,想着四年前的美好画面,逼自己去把所有的悔恨,都怪在丈夫身上。
  
  警方通知了医院的人来,对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婴儿实行紧急抢救,由于抛下的高度和地面距离相差不远,加上土面有一层层的枯萎花草形成一层软垫,才使得孩子捡回了一条命。
  
  她以故意伤害罪被警察带走。
  
  经心理医生诊断,该产妇患上了抑郁症,把自己的丈夫想象成吸血鬼,而做出一系列不正常的举措,导致的自残和伤害。
  
  某个月黑风高夹杂电闪雷鸣的夜晚,一道昼光从长空霹雳下来,地面裂开一道缝隙,伸出一支如荆棘状的细长条,上面有个红色的花苞。
  
  一道魅影徐徐而来,她一身红黑层叠的长裙,肩上散乱的长发半卷妖娆,“我回来了……”
  
  她咬破自己的手腕,那个伤口再次破了血,滴在花苞顶上,花那原本血红的颜色,眨眼间与黑夜化为一体,朔风笼月黑的画面甚是令人发颤。
  
  她隐忍不住的喜悦淋漓尽致地表现在笑声中,那苍白纤细的手指,紧扣花托,一个劲提起,一支在闪电辉映泛光的金属剑状物体,被她从裂缝中拿了出来。
  
  她,高举着,脑海里似乎想着什么,眼中不知是不是雷电的经过留下的星芒,一闪即逝的光,怔住了。
  
  “不,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刚才的喜悦化为了乌有,取而代之的是惊恐和无措。她慌乱的脚步后退,好似眼前有谁和她说话。
  
  随着一阵巨响,电光铺盖了一块幕布一般,过后的一切,恢复了宁静。
  
  那支剑,在她心脏,盛开一朵,白色的花。
  
  她解脱了。她是一名抑郁症患者,在她的美好想象中,死去。
  
  其实生活本来就是酸甜苦辣咸的,五味交换才能品出精彩的人生,不过在此之前,请一定不要放弃希望,别人给不了,就请给自己一缕阳光,相信能开出更美的花。  


【天方怪谈更多精彩推荐】


网上“杜甫很忙”

被吹散的云

雨夜惊魂

赚钱离婚

离奇的凶宅案

空中楼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