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天方怪谈 >> 正文

谋杀的证据  热度:

 
更多

谋杀的证据
  
作者:刘德 李克南
  
  一
  
  周四晚上,一条电视新闻引起了约克警长的关注:关押在丹恩兰肯监狱的抢劫惯犯比尔越狱逃走,并在公路边的指示牌上留言,要对抓捕和指证他入狱的所有人进行报复。警方已向全国发出通缉令,并通过电视提醒广大市民注意防范。
  
  这个消息让约克警长十分不安,因为惯犯比尔是他三年前亲于抓捕的。为防万一,约克将妻子和儿子悄悄送到酒店去住,并嘱咐他们注意安全。
  
  一连三天,平安无事。周一早上,约克正要去警局上班,突然接到了警察分局局长打来的电话。局长说,本市M大学昨夜发生了一起谋杀案,该校生物系的弗兰多教授和他的女助手丽莎在教授的公寓内双双遇害。局长命他立即赶赴案发现场。
  
  约克警长赶到弗兰多教授的公寓时,法医和刑侦技术人员已经到达,他们立即开始了侦查。
  
  弗兰多教授今年54岁,妻子两年前去世,独生女儿在国外工作,公寓内平时只有他一人居住。约克警长发现,房门没有被破坏的痕迹,公寓内十分凌乱,客厅的餐桌被打翻,菜肴满地,室内所有柜门和抽屉都被打开,两万美元现金被盗,弗兰多教授有记账的习惯,柜内一个小本子上记着他的现金使用情况。弗兰多教授倒在靠近门口的地上,胸部被尖刀刺中,深及心脏。女助手丽莎的尸体斜仰在沙发上,颈部有一道深深的刀痕,是失血过多而死。现场显然已被凶手处理过了,未发现手、脚印之类的痕迹。
  
  据此分析,该案很可能是一起入室抢劫杀人案。死者生前正在与人聚餐,死亡时间大约是昨晚十点钟。凶犯很可能与弗兰多教授熟悉,或者是冒充熟人骗开他家的门。
  
  经过对现场进一步缜密侦查,在弗兰多教授右手食指的指甲缝里,发现了一道不明显的黯淡血痕。约克警长敏锐地感到,这很可能是死者在受袭反抗时,无意中抓破凶犯皮肤留下的。于是,他立即让人对那血痕进行DNA鉴定。
  
  接下来,经过走访附近居民,约克警长得知弗兰多教授生性古怪,平时少言寡语,很少与外人接触,平常与他来往较多的有两个人,一个是他的男助手克拉克,另一个是他的女助手丽莎。目击者说,昨天晚餐前,弗兰多教授的女助手丽莎和男助手克拉克,曾先后去了他家。八时许,男助手克拉克离去。大约九时多,有一名身穿宽大外衣、戴口罩和墨镜的男子曾进入楼里,一小时后,那男子又离去了。由于天气较冷,各家各户的门窗都关闭得很严,加之当时许多人都在看电视,故出事时未听到响动。
  
  约克警长断定,那个穿宽大外衣、戴口罩和墨镜的男子就是杀人凶手。为了解案发前的情况,约克警长首先传讯了克拉克。
  
  克拉克是个二十六七岁、精明干练的年轻人。他说,弗兰多教授曾是他的研究生导师,他博士生毕业后,又被教授选进了他的实验室。得知恩师遇害,他伤心欲绝。随后,克拉克又说,昨天是弗兰多教授的生日,丽莎早就与他商议,要给教授庆贺生日。教授以前从未庆贺过生日,所以没有同意。谁知周六晚间,教授突然来电话又同意了。后来才知道,是教授在电视里看到一则“惯犯比尔越狱在逃,并扬言报复”的新闻后,才改变主意的。因为教授此前曾指证过比尔,害怕比尔找他的麻烦,准备借聚餐之机,与他们商量是否要求警方提供保护。克拉克来到教授家中不久,就接到女友的电话,说她突然肚子疼得厉害。克拉克立即赶到女友那里,送她住进了医院。之后,他就一直陪在女友身边。没想到,导师竟……说到这里,克拉克禁不住掩面而泣。
  
  克拉克的话提醒了约克警长。三年前抓捕比尔时,由于狡猾的比尔在最后一次作案时,清除了现场的所有痕迹,警方无法指证他是罪犯。关键时刻,约克请本市司法鉴定中心的权威专家、M大学生物系的弗兰多教授,对案犯遗留在现场的一根头发进行DNA鉴定。经与警方DNA档案数据库资料“比对”,最终锁定比尔,判他20年刑期。比尔既有杀人报复的动机,又急需要钱生存,况且,那个戴口罩和墨镜男子的身材和破坏现场的手法也极像比尔……
  
  约克警长想到这里,心里不由一阵后悔,后悔没及时提醒弗兰多教授防范。克拉克临出门时,突然回头欲言又止。约克警长问他,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说?克拉克吞吞吐吐地说:“警长先生,还有一件事,因有损弗兰多教授的名誉,我本不想说,可人命关天,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你们。”
  
  接下来,克拉克对约克警长说,弗兰多教授很喜欢女助手丽莎,两人关系非常亲密。这件事不知咋的,被丽莎当外科医生的丈夫乔治知道了,三天前,乔治曾开着他的红色轿车来找他,委婉地向他打听教授和丽莎的事情,他当时没敢对乔治说实话。昨晚,丽莎比他先到教授家,他来到教授家公寓楼下时,看到乔治的汽车也停在不远处。因而,他怀疑乔治在跟踪丽莎。
  
  约克警长听后,不由暗暗思忖:乔治肯定与弗兰多教授熟悉,可以轻而易举地叫开教授的家门,且又有作案动机。他问克拉克,你确信没有看错那辆车吗?克拉克说,因为那辆车他见过多次,所以绝对不会认错。
  
  约克警长感谢克拉克提供的重要线索,并请他发现有什么新情况就及时与自己联系。
  
  二
  
  克拉克走后,约克警长立即向上级通报了比尔的情况,请求加大对比尔的搜捕力度。随后又兵分两路,分别去调查丽莎的丈夫乔治和克拉克当晚的活动情况。
  
  约克警长带人亲自去了死者丽莎的家。乔治已经知道妻子遇害,他眼圈发红,神情悲伤,几名亲属正在劝他节哀。乔治得知约克是负责调查此案的警长后,悲愤地说:“警长先生,您一定要尽快查出凶手,替我的妻子报仇!”
  
  约克警长见乔治的身材与那个杀人嫌犯有些相似,不由暗吃一惊。接着,他又发现乔治右颊处有一道凝结不久的轻微抓痕,心中的怀疑又增了几分。他安慰乔治几句后,就请其他亲属暂且回避。当房内只剩下乔治和警察时,约克突然盯着乔治的眼睛,单刀直入地问道:“乔治先生,据说你最近怀疑妻子与弗兰多教授关系暧昧,有这事吗?”
  
  乔治脸上掠过一丝惊疑,随之又坦然地说:“我们夫妻关系很好,说丽莎与弗兰多教授关系暧昧,那是流言……”
  
  约克警长起身在房间里四处看了看,突然,他指着卧室里那个被打碎的结婚照镜框,问跟在身边的乔治:“这是怎么回事?你脸上的抓痕又是怎么造成的?”
  
  “这,这……”乔治一慌,竟一时答不出话来。
  
  约克警长见状,乘胜追击道:“凶杀现场,弗兰多教授和丽莎都是被人一刀毙命。乔治先生,你是一名出色的外科医生,想必对人体结构了如指掌吧?”
  
  乔治有些语无伦次地大声抗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和丽莎之间是发生了一点不愉快,可是……可是,我爱丽莎,非常爱她,我没有杀害丽莎!”
  
  约克不无讥讽地说:“我说过是你杀害丽莎的吗?不过,有人见到你的轿车曾停在弗兰多教授居住的那座公寓外,请问,你去那里干吗?”
  
  乔治听约克这么说,知道隐瞒不住了,只好说出了事情原委。
  
  几天前,乔治接到一个陌生人打来的电话,说见到他妻子丽莎挽着弗兰多教授的胳膊从一家医院出来。那陌生人还阴阳怪气地请乔治问一问妻子,看她是不是怀上了教授的孩子?乔治怕约克怀疑他撒谎,边说边调出存在手机里的那个号码叫约克看。
  
  约克看过号码,隐约觉得那个陌生人应该与案子有牵连。于是,他让乔治暂停一下,走到外边打电话命人去查那个“陌生人”。随后回到房里,叫乔治继续讲。
  
  乔治说,过去,丽莎经常到教授家中帮他收拾房间、做家务,有时也陪教授去医院做体检。对此,乔治曾起过疑心。可丽莎对他说,那是因为她看教授一个人生活很不容易,身体又不好,才去帮他的。乔治相信了妻子的话。但接到那个神秘电话后,他疑心大增。
  
  周日晚上,乔治本想与妻子好好沟通一下,以便证实那个陌生电话说的是不是事实。谁知丽莎说,教授今晚请她去家中吃饭,可能要晚一些回来。乔治问她,教授为什么要请她?她说,最近他们科研所取得了一项重大成果,加之今天又是教授的生日,教授请她和另一位助手一块聚餐,以示庆贺。
  
  乔治又问,是什么科研成果?丽莎说,教授要求暂时保密,因为这一科研成果一旦公布,将会在生物学界乃至司法界引起轩然大波。
  
  经再三追问,丽莎也不肯透露这一成果,乔治有些急了,就讥讽她说,你不就是要去与教授幽会吗,何必找这么个堂而皇之的借口?丽莎恼怒地骂他“卑鄙无耻”,然后赌气要走。乔治拉着她不让走,两人撕扯时,乔治的脸不慎被丽莎的指甲划伤。
  
  丽莎离家后,乔治开车跟踪她到了弗兰多教授的公寓。时间不长,就见教授的男助手克拉克也去了教授家。他见妻子所说不假,就开车回了家。回家后一边看电视,一边等妻子回来。后来,他实在太困了,就先上床休息。一觉醒来,天已大亮。他见妻还没回来,就打她的手机,但手机关机。乔治见妻子竟然在教授家一夜不归,不禁怒火中烧。这时,他无意中看到卧室内两人的结婚照,妻子往日那清纯的微笑,这一刻竟让他感到充满虚伪和讽刺,他一怒之下,打碎了镶有结婚照的镜框。就在这时,他接到警方的电话,说他妻子昨晚在弗兰多教授家中遇害……
  
  约克警长听了乔治的叙述,好一会儿没有说话。
  
  一名探员见约克不说话,忍不住问乔治:“如果你现在说的是真话,那你一开始为什么要撒谎?”乔治说,他已经知道妻子遇害,害怕说出两人正在闹矛盾,会被警方怀疑。探员又说:“你脸上的抓痕,究竟是与丽莎争执时划破的,还是你行凶时被抓伤的,我们很快就会有鉴定结果。现在,如果你不能证明昨晚你一直在家里睡觉,那么,请配合我们的调查,接受DNA鉴定。”
  
  乔治起初大喊大叫,说他一个人在家里睡觉,到哪里去找证人?还说,自己妻子遇害,你们不去捉拿凶手,反而怀疑他,真是岂有此理?但最后,他还是同意去做了DNA鉴定。
  
  三
  
  回警局的路上,去医院调查的探员向约克电话报告说,经询问医院值班护士和克拉克的女友等人,都证实克拉克送女友入院后,整个夜里都没有离开过医院。紧接着,寻找“陌生人”的探员,也向约克报告说,他们通过电信局,找到了那个手机持有人,但那人的手机早在一月前就丢了。
  
  约克警长刚回到警局,又收到了上级的回复,说逃犯比尔已于昨天夜里在另一座城市落网,现正在审讯中。
  
  约克警长想不到比尔会跑得这么快,这么短的时间就逃到了另一座城市,他庆幸这家伙及时被抓。
  
  约克带人迅速直奔那座城市,然而,当他见到比尔,弄清事情原委后,竟是大失所望。
  
  原来,比尔越狱后,扬言报复曾经抓捕和指证他的人,只是虚晃一枪,目的是要转移警方视线,实际上他越狱后,就直接去了那座城市的秘密情妇家。与情妇会面的第四天夜里,比尔和情妇到附近一家私人整容诊所,出重金让医生为其整容。为防被人发现,他让医生将大门紧锁,在诊所门外贴出“外出度假、暂停营业”的告示,在室内专为他一人手术。机警的医生发现比尔与电视里公布的逃犯长相有些相似,决定先稳住他,然后再设法报警。做完手术后,医生在卫生间里,用手机短信悄悄报了警……事实证明,弗兰多教授和丽莎遇害当晚,比尔正在接受整容手术,根本不可能出现在凶杀现场。
  
  三个嫌疑人被一一排除后,侦查一时陷入困境。约克警长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下一个嫌疑人来,因为弗兰多教授长年醉心于科研,虽是大名鼎鼎,却与世无争,处事低调,行事谨慎,从未得罪过任何人。没有法子,只有等DNA鉴定结果了。
  
  DNA鉴定结果终于出来了,令约克警长吃惊的是:弗兰多教授指甲内的血痕竟是逃犯比尔的。既然比尔不是凶手,现场为啥会有他的血迹,难道那个戴口罩和墨镜的凶手的DNA信息,与比尔的完全一样?带着这个问题,约克请教了多位遗传学专家。专家告诉他,两个人DNA数据完全相同的情况,仅可能出现在双胞胎身上。然而比尔是个独子。
  
  教授指甲内的血痕,曾是警方最期待、最依赖的线索,现在,这个线索却变成了最大的疑惑。长期以来作为案子终极证据的DNA鉴定受到了严重挑战,约克警长不得不转换思路。
  
  约克警长想,既然血痕与在现场的人毫无关系,那血痕会不会是有人伪造的?这时他猛然想起,乔治说过,丽莎曾对他讲,教授最近取得了一项重大科研成果。弗兰多教授是世界有名的血液研究专家,他的重大科研成果,莫非与这可疑的血痕有啥关系?如果是这样,克拉克就成了重要嫌疑人,因为弗兰多教授科研所的三个成员中,就剩下了克拉克,会不会是他为独占这项科研成果而行凶杀人呢?可如果克拉克是凶手,案发当晚,他整夜在医院陪伴女友又作何解释呢?
  
  约克警长虽不相信克拉克是凶手,但还是悄悄去医院进行了查证。经过反复、细致的调查,终于查到了克拉克那晚曾离开医院一小时之久,且离开时间也与案发时间相吻合。
  
  克拉克的嫌疑迅速增大。为稳住克拉克,约克警长决定先到弗兰多教授的实验室进行搜查,准备寻到与可疑血痕有关联的那项重大科研成果的证据后,再与他摊牌。然而奇怪的是,搜遍整个实验室,也未发现那项重大科研成果的任何线索。约克警长分析,丽莎所说不应该有假,很可能是凶犯在作案前,毁掉了重大科研成果的全部资料。
  
  无奈之下,约克警长只好从克拉克作伪证入手,对他进行讯问,希望能从他身上获得一些有关重大科研成果的信息。当约克警长问克拉克,听说弗兰多教授最近完成一项关于血液研究的重大科研项目时,克拉克脸上先是露出了惊恐之色,但随即断然否认,说他们只是在进行日常教学和系里安排的普通课题研究,从没搞过什么重大科研。稍纵即逝的惊恐,没能躲过约克警长的眼睛,他一看就知道,克拉克在撒谎。
  
  随后,约克警长又问他那天夜里是否离开过医院?克拉克说,没离开过。
  
  约克警长见他还不老实,就按动一个小录放机的按钮,机子里随即传出了克拉克表弟的声音:“那晚,表哥突然给我打电话,让我赶快到医院一趟。到后才知道,他女朋友在那里住院,他要出去吃饭,让我替他看护一会儿。大约一小时后,他在医院外打电话让我出去,见面后我就走了。”“在这段时间,你与克拉克的女友都说过什么?”“什么也没说,他女友一直在睡觉……”
  
  听过录音,克拉克头上已是冷汗淋淋,但仍然狡辩说:“因为我在教授家没有吃饭,需要到外面吃饭,才让表弟来替我一会儿。我因为害怕,先前没敢说实话,可这并不能证明我去了案发现场呀……”
  
  虽说克拉克守口如瓶,拒不透漏有关重大科研成果的任何消息,约克警长还是从他的表情上,看出了那项科研成果存在的可能性很大。他综合所有情况,将案件进行了复原:
  
  弗兰多教授的科研所,研究出有关血液的重大科研成果后,克拉克起了歹心,为独占成果,他决定抢在外人知道之前,杀死弗兰多教授和丽莎。他先是用偶尔捡到的手机,匿名给乔治打电话,挑拨他与丽莎的关系,准备在适当的时候,把丽莎骗到教授家中,将其杀害后,再让乔治前来“捉奸”,让警察现场抓获“杀人犯”乔治。
  
  实施这一计划时,克拉克无意中看到了“比尔越狱逃走、扬言报复”的电视新闻,顿时来了“灵感”。他知道,弗兰多教授当年所做的DNA鉴定,是导致比尔被定罪入狱的关键证据,弗兰多教授应该是比尔的报复对象之一。于是,他改变方案,决定用所里研究的新成果,伪造比尔的血液,制造比尔报复杀人现场。
  
  紧接着,克拉克又借弗兰多教授生日之机,以庆贺科研成果大功告成为由,请求教授周日晚间在其家中聚餐。
  
  当晚,克拉克去聚餐前,在女友的茶杯中放入少量无色无味的化学药品,让其喝下,并让她有事时往弗兰多教授家打电话。
  
  晚上八时许,女友喝茶后突然腹部剧烈疼痛,就打电话给克拉克,克拉克迅速赶回,送女友住进医院。接着,他在喂女友服药时,暗中混入安眠药,女友服后不久就睡着了。随后,克拉克就叫与其长相相近的表弟来到医院,替他看护女友。
  
  克拉克溜出医院,开车直奔弗兰多教授的公寓。在车内,他换上事先准备好的肥厚棉衣,罩上外罩,戴上口罩和墨镜,装扮成比尔的模样前去叫门。教授毫无防范地打开了门。克拉克进门一言不发,对教授当胸猛刺一刀。接着,又杀害了还没反应过来的丽莎。而后,他将伪造的比尔的血液,涂在教授的指甲内,并伪造了抢劫现场。清理完现场后,他又回到医院。后来,他又在案发后第一时间,委婉地向警方提供了比尔和乔治有犯罪嫌疑的线索,企图将警方引入歧途。
  
  克拉克虽然离开医院达一小时之久,可昏睡的女友认为他一直守在身边。而本来就不关注他们的值班护士,误把长相、穿着与克拉克相似的表弟当成了克拉克,也误认为他没离开过医院。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比尔的落网,让他的计划落空了……
  
  现在,约克警长虽是料定克拉克是杀人凶犯,但由于缺少有力证据,无法定他的罪。就在约克警长为此着急时,分局局长来电话告诉他,弗兰多教授的女儿灵芸小姐生病住院,一出院就从国外赶回。灵芸小姐想了解父亲的案情,警局决定由他全程陪同。
  
  作为凶杀案的主侦警官,约克警长觉得这么久了,凶手还逍遥法外,感到有些对不住死者的亲人。见面后,他首先向灵芸小姐表达了歉意,随之把案情作了介绍,然后又陪她去了家里。
  
  踏进家门,灵芸小姐就忍不住大哭起来。约克警长劝了好一阵,她才止住哭泣。听完约克警长介绍大厅当时的情况后,灵芸小姐又走进了父亲的书房。当她望着墙上镜框里父亲那慈祥的遗像时,泪水止不住又“哗哗”淌下,她取下父亲的相框,双手紧紧捂在自己的胸口……
  
  就在灵芸小姐取下父亲相框的同时,一件东西“啪”的一下掉在地上,沉浸在失父悲痛里的她,竟然毫无察觉。约克警长捡起一看,发现是个光盘。
  
  约克警长回警局后,好奇地把光盘插进电脑里,却发现是个坏光盘。经过专业人员维修,终于放出字来了,约克警长一看,高兴得险些跳起来,因为这正是他最需要的东西。
  
  四
  
  克拉克买好赴瑞典的旅游机票,正要检票登机时,约克警长突然出现在他面前,出示拘捕证后,说:“克拉克先生,你涉嫌谋杀弗兰多教授和丽莎一案,且有出逃嫌疑,你被拘捕了……”
  
  克拉克一愣之后,忙辩解说:“我是因为恩师遇害,悲痛欲绝,才决定去瑞典散散心的,根本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约克警长不愿与他多说,命人把他带上了警车。
  
  审讯室里,约克警长请克拉克交代杀害弗兰多教授和丽莎的犯罪经过。克拉克不但拒不交代,相反还质问他:“你说是我杀了弗兰多教授,请问,我杀人的动机是什么?证据在哪里?”
  
  约克警长不屑地看他一眼,不动声色地说:“不要着急嘛,听我讲个故事,你就清楚了。”
  
  约克警长说,三个月前,有一个著名教授,在一次实验中出了一次差错,无意中把一份已经分离出白血球的血液样品,与另一份DNA样本搞混了,结果他发现,前者的血液样品,显示的竟是后者的DNA信息。这个差错,触发了他的灵感——神秘的DNA信息是否也可以人为地异体复制?之后,他带领助手进行了大量实验。他先提取一位女子的血液,将血液中的DNA信息成分全部分离出来,然后从多人的头发、唾液及吻痕中提取DNA样本,用离心机通过“全基因组扩增法”(让微量的DNA样本数量扩增方法)将其扩增,加入那女子血液中。混合后,新血液所显示的DNA信息,就是后者的。就这样,教授的异体DNA复制实验成功了。
  
  当时,教授的两位助手都支持教授发表《异体基因复制》论文,把这一必将震惊世界生物学界的科研成果公之于众。可教授考虑到,一旦这项研究成果广为人知,就有可能被一些心怀叵测的人用来伪造犯罪现场,这将给司法界侦破案件和打击犯罪带来潜在威胁,甚至是难以估量的灾难性后果。经过慎重考虑,教授决定:暂时将这项实验成果封存起来。同时,全力投入到“鉴别DNA样本真伪”的研究中去,待这一新课题研究成功后,再将两项成果同时公布于世,这样,就能弥补和克制“异体基因复制”带来的负面作用。为防资料外泄,除那份封存资料外,教授当着两位助手的面,将其余资料全部从电脑里删除并销毁。
  
  可教授怎么也没想到,他的这一决定,给一直虎视眈眈盯着这项成果的男助手创造了机会,为了名誉和金钱,男助手起了杀心。经过一番周密准备后,就下了毒手。这个教授就是弗兰多,而那个男助手不是别人,就是你克拉克。
  
  克拉克脸上掠过一丝惊慌,但随之又冷笑两声,反攻为守地说:“简直是天方夜谭,你所说的我一点都没听懂,我根本不知道‘异体基因复制’是什么,这完全是你主观臆断编造出来的。警长先生,你把杀人犯的帽子强扣在我头上,证据呢,请把证据拿出来吧。”
  
  “证据嘛,就是弗兰多教授指甲缝里的血痕,是它帮我们找到了你。”约克警长不紧不慢地说。
  
  “噢,你是说,弗兰多教授指甲缝里的血痕是我的?”
  
  “不,那血痕不是你的,确切地说是逃犯比尔的,但它却是你事先造好,放进死者手指甲缝里的。”约克警长仍不愠不火地说。
  
  “什么,是我造好放进去的?你简直是血口喷人。告诉你,我就是想那样做,也没有那个能耐……”克拉克歇斯底里地嚎叫起来。
  
  约克警长像欣赏被耍的猴子似的看他一眼,依然不慌不忙地说:“不要发火嘛,我们警察是不会冤枉任何一个无辜者的,我之所以断定比尔的血液是你制造的,是因为已经掌握了确凿证据。你非常清楚,弗兰多教授早在死前就研究出了这项成果,你作为参与研究的三人之一,当然掌握伪造血液的技术;其次,弗兰多教授的DNA资料库中,就存有比尔的DNA样本,你完全可以用自己的血液,分离掉白细胞后,再把扩增后的比尔的DNA样本,放进你只剩下红血球细胞的血液中,就制造出携带有比尔DNA信息的血液;况且,现在除你之外,世上还无第二个掌握这种技术的人……”
  
  克拉克大喊冤枉,拒不承认。
  
  面对死不认账的克拉克,约克警长虽是恼火,但却没有发火,他取出一个光盘,插入电脑里,按动了启动按钮,边按边讥讽说:“你可能是患了健忘症,这个光盘里面的东西,或许能帮你恢复以往的记忆。”
  
  果然,克拉克刚看了开头,就脸色大变。再看下去,两腿一软,险些晕倒在地。接下来,他不得不承认了作案事实。
  
  其实,约克警长先前所做的案件复原,正是克拉克作案的真实过程。他满以为杀死教授和丽莎,毁掉那份封存在实验室里的资料后,这项科研成果从此就只有他一人知晓。待事情平息后,他就移居国外,重复这一实验,然后公布出去。他做梦也想不到,弗兰多教授将那份封存资料又另行复制一份,悄悄藏在了家中。怪不得克拉克一看,就招供了。
  
  更让克拉克想不到的是,弗兰多教授刻录的这个光盘,只是个最早的废弃光盘,因为刻录到一半时光盘发生故障,他只好另换一光盘。因该光盘已经录上一些内容,他不敢乱丢,就带回家里,随手放在了书房的相框后边。由于弗兰多教授未将该事告诉克拉克,废弃光盘才有幸保存下来,成为破案的关键证据。其实,废弃光盘里只录了他们研制过程的前半部分,还不能证明研制已经成功。也正是因为如此,约克警长才根据光盘里的有限资料和掌握的情况,大胆推理,与克拉克斗智斗勇,关键时刻,用它震慑住了克拉克……
  
  弗兰多教授被害案终于划上了句号,然而,此案令司法界乃至生物科技领域深感不安和忧虑。因为随着克拉克的被捕,弗兰多教授生物实验室从此不复存在,鉴别DNA样本真伪的研究成果何时面世,还是个未知数。这使人悲伤、惋惜之余,不得不感慨康德的名言:“人类,应该赞叹和敬畏的,是头上的星空和内心的道德律。只有如此,人们才能在罪恶面前,恪守住心灵的那份纯净。”


【天方怪谈更多精彩推荐】


网上“杜甫很忙”

被吹散的云

雨夜惊魂

赚钱离婚

离奇的凶宅案

空中楼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