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讽刺幽默 >> 正文

鬼天气  热度:

 
更多

  太阳透过薄纱似的云絮,照射在这山岭上。灰蝉没命的在松树上嘶叫着。
  
  “鬼天气,热死了!”老陈用毛巾抹了一把汗,他正在自留山上采松脂。自留山上的松树不多,只有百来棵,每天只需两小时就可以采完。所以,老陈上午干果园的活,午后就上山采松脂。因为午后气温高,出脂量多。
  
  采脂是辛苦活儿,一会儿工夫老陈的衣服就拧得出水。他停下来,坐在松树底稍歇一会。这时,他腰间的手机响了一下,是信息:“一至三小时内,有雷雨大风天气,局部有大暴雨,请做好…。。”
  
  “这信息靠得住,母猪也会上树。”老陈蔑笑一下,随手把信息删除掉。不过老陈佩服天气信息中的“局部”两字,局部是哪里?哪里下雨哪里就是局部,万能的。下暴雨了的地方的人说:真准,准过老伊的“飞毛腿”;没有下暴雨的地方的人说:幸亏咱这里不是局部,要是来个泥石流死翘翘了。
  
  老陈仰起脖子咕噜噜喝了半瓶“白马茶”,汗水跟着“汨汨”的涌了出来。手机又“伤不起,伤不起……”地唱了起来,是老友兼死党张扬来电话:“老陈头,准备下暴雨呜,还不回来?”
  
  “兄弟,太阳高照呢。你是无聊过头,又来打扰我工作是不是?”这个张扬,是个无聊的主,又好整蛊作怪。有时半夜三更来个电话惊醒你的美梦,他却只在那头哈哈傻笑。大伙因此给他起了个外号:“无聊张扬”。
  
  “你这个老陈皮,我好心提醒你呢,天气信息你没看?一会看你淋成犀利哥。快回来,在李财家等你,三缺一呢。”
  
  哈,昨晚胜了他十几元,这小子就耿耿于怀。
  
  “那好,一小时后……”
  
  老陈话没说完,头顶上空突然“霹雳”一声滚了一个炸雷,惊得老陈手机扔出了两米远。老陈往天一看,妈的,还是那一丝浮云,太阳明晃晃的照着呢。
  
  “神马东西,居然来个晴天霹雳,真是个鬼天气。”老陈骂骂咧咧着找回手机。
  
  鬼,这个字不是随便乱讲的,一讲就真正活见鬼。又一个炸雷从头顶上滚过,老陈发觉天顶上的云突然厚了很多,太阳光竟然被遮挡住了。他这才彻底理解了“风云突变”这个词的意思。老陈天文地理古今中外读过很多书,知道一切的形成与雷电有关,盘古开天时雷电不断,促进有机质化合成了生命。传说中,有男和女同居一室,一响炸雷,女的吓的倒入男的怀抱,就这样延续了下一代。但老陈想不到雷公的一声令下,竟然刹那间风云际会满天。紧接着,跳棋玻璃珠大的雨点巴答巴答劈头盖脸砸下来,一点也不客气。
  
  “喂喂…。。”手机里张扬还在叫。
  
  “还叫,我可不想五雷轰顶。”老陈立马关机,千万不能惹雷上身哦。
  
  雨越下越大,雷越响越起劲。突然,一道白光从眼前闪,像利剑直插下山谷里,老陈恐怖感顿时从脚底生起,心悬了起来。他骤然醒觉,自己正站在方圆两里的最高峰之上呢。以前的闪电是在天上,现在的却飞落到脚下的山谷,自己随时会成为雷击目标。
  
  闪电此伏彼起,像无数炮弹在上甘岭轰炸一样。老陈想,跑回家已经不可能,两脚一跑,形成跨步电压,就成为闪电袭击对象。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躲开高大的松树,避免雷击松树时自己成为无辜牵连者。但也不能站到空荡荡的地方,被闪电一眼相中,顷刻变成烤猪。老陈唯有寻了一处密密的草丛,像老鼠一样钻了进去。草丛挡不了雨水,不过没关系,他的衣服早湿透了。老陈原先估计这场无根雨不会下很久,但是出乎他意料,头顶那云层就是不挪动,似乎被雨神用螺丝拧死在这天顶。
  
  雨一泼一泼落下,四面白茫茫,雷电一下比一下厉害,东一劈,西一劈,像是在寻找老陈的踪迹。一把把电光仿佛火烧眼眉,一声声炸响震耳欲聋。每一次闪鸣,老陈就心悸一次。此时,他才感觉生命如此脆弱,命悬一线的恐惧感笼罩心头,人的魂魄似乎就要被惊散。他只是本能的紧闭双眼,双手捂住两耳,头低藏在双膝间,两肩索索抖动。半小时过去了。一小时过去了。雨依旧索索而下,没半点要停的迹象。这可急坏了在家里的陈嫂,老公没见回来,打电话又关了机,雨大雷响的,真怕有什么不测。她赶紧电话张扬:“老陈采松脂不见回来,雷公这么犀利,真怕他什么事?不知如何是好。”
  
  “老陈做过伤天害理的事吗?”张扬问。
  
  “从来没。”
  
  “那么你放心好了,雷公只劈坏人。”
  
  可是,雷公就是雷公,现在正如一头怪兽,咆哮着四处乱窜。老陈依旧在草丛里,缩成一团,默默念着阿尼陀佛。突然,一道蓝光从云端闪下来,随着一声巨响,老陈整个人抛起了两尺高,又重重摔下来,屁股怪痛。不远处,一棵大松树被闪电击中,从尾到头削开长长的口子,空气中散满硫磺味。
  
  老陈顿时醒悟过来,要是在此多呆一秒钟就多一分危险,他立马作出决定:跑。他呼的冲出草丛,弯着身子狂奔起来,不再理会雨多大雷多响,脑袋里只有一个字——跑。只有冲出敌占区才有生存的可能,他不管下坡路多滑,也不知道摔倒了多少次,也不理身上划了多少个口子,流了多少血,只是一口气滚蛋似的到了山脚,口里喘粗气,脸面却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好久,他才摇摇晃晃站起来,往山顶上望望,忽而哼起歌来:
  
  “老么老儿郎,为采松脂上山冈,不怕太阳晒也不怕风雨狂,只怕雷公霹雳响呀,为了两餐我差点把命丧,郎里……”
  
  老陈“犀利哥”似的回到家,见老婆却倚靠在大门口哈哈笑,顿时恼火啦:“哼,亏你笑得出口,老子差点命都冻过水了。”
  
  “放心,雷公不劈好人,你的死党张扬说的。”
  
  吗吗的,这厮竟把“无聊张扬”的话当真理了,哼。


【讽刺幽默更多精彩推荐】


在线笑话大辞典-笑

左琴科讽刺幽默作

钓饵

笑话:紧盯对手等

阿凡提笑话大全

AA制婚姻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