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讽刺幽默 >> 正文

腐女小日常  热度:

 
更多

腐女小日常

作者:君华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天气晴朗,万里无云(以下省略一万字)的日子里,我,陈君,一个对开学始终保持着一种看灾难片心情的新初中生,就这样迈进了新校区。

  刚进校园,感觉良好。看看,这树,多么的高大;这草,多么的葱翠,这花,多么的娇艳,这教学楼,是多么的...呃...富有历史沧桑感(请容许我做一个悲伤的表情)。

  作为一名新生兼一只神级的麋鹿,我果断的迷了路。

  “哎,同学,2号教学楼怎么走?”

  同学甲以一脸懵逼状回望我,说“我怎么知道,我也是新生啊。”

  我无语,继续找人问路ing

  “老师,请问2号教学楼怎么走?”

  只见,那位身材略有些发福的老师就那样高冷的瞟了我一眼,一脸高深莫测的指向了前方,随后,他说“前面那所教学楼就是了。”说罢,潇洒的走了。

  徒留我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什么鬼щ(゜ロ゜щ)

  好不容易爬到了教室,我就看见看见:窗明几净的教室里,一屋子青春活泼的少年少女安安静静地读着书,练着字,台上的老师满意地看着,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然而,那是不可能滴。

  真实情况是,脏乱的教室里,一屋子同学吵吵嚷嚷着不知道在谈什么,台上的老师气急败坏的喊着stop。

  呵呵

  等到了操场,我才发现,我还是太傻,太天真。在大家的想象中,操场都是那种椭圆的塑胶跑道外带草坪对吧。我们的操场做到了一半,因为它是一片开阔的大草地。是的,你木有看错,那上面还有各种各样的野花杂草。如果不是老师发话了,我还傻乎乎地以为老师只是带我们来参观校园的,我还以为那只是一片很普通的被遗弃了的荒地而已。

  你看见过谁家的操场上时不时有几只蚂蚁踏着正步走过吗?你看见过谁家的操场有一大群麻雀在我们做早操时,乌泱乌泱地从那一棵老松树上飞到另一棵老松树上吗?当时,我们全班人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垫着脚尖在那边傻望。当麻雀飞过我们头底时,我们都仰着脖子目不斜视地望着,甚至还有几个同学特别开心地鼓起了掌。

  等到校长终于念完了他那字正腔圆的小稿子之后,宝宝心很累,宝宝只想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我也不造。

  刚开学的时候学生的座位都是随意坐的。比如,我是个女的,我同桌也是个女的,我后桌也是个女的,我后桌的同桌她也是女的。

  一看,我乐了。妹子好啊,每个妹子她都是宝贵的腐女部的候补人员,只要你能把她带腐了,以后就不愁没有人陪你聊黄段子和yy了,有空还能互相传一下资源,简直是革命阶级的战友。

  然而吧,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我有那么点预感,却没想到她一下子给我来那么一下猛料。

  事情要从我很久以前就期待着的军训说起......

  在没去军训以前,我们对它的幻想总是美好的。总是认为一定能看到帅哥美女,什么《霸道校草爱上我》之类的,想想就要流口水了,花痴ing。

  但,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在我们高高兴兴地整理好了行李,把珍爱的小黄书藏进行李箱最底层,费劲心思把手机,ipad之类的必需品乔装打扮一番,这才心满意足地拉上了行李箱的拉链。

  当我们兴奋地拖着沉重的行李箱下了车,准备迎接视觉盛宴时,呵呵,我看见了什么,从我这个矮小的视角望过去,那就是一群绿巨人从我身边飞快跑过,到目前为止,我只能看到几个和我差不多高的女同学的面容。至于男同学嘛,唉,果然我就不该有什么期待的对吗?

  于是我们默默拖起了行李箱,跟着大部队走进了宿舍。当我们看着那传说中污泥遍布,刀记纵横的床时,我们的心情有点复杂。其实吧,它就是一张普普通通的盖了凉席的铁床,顶多,就是墙壁上的“到此一游”太多了点。上下铺时,它经常会发出吱呀吱呀的呻吟,害得我以为它马上就它马上就散架了,差点一个不查儿跌了下去。宿舍的墙上是密密麻麻的字,有聊天记录,有QQ号,还有花痴的证据。嗯,能忍。至于那曾经死过人的传说,在我们安安稳稳住了七天后,不攻自灭了。

  在女教官的命令声中,我们开始了来到宿舍后的第一次大扫除。在一阵兵荒马乱的打扫卫生后,我们精疲力尽地躺倒在了了床上。嗯~,人生美好。除去女教官那近乎苛刻的检查外,人生美好。

  再然后,我们就去集合了,默默听完了各路人马的小稿子,我们就有了新的教官,我默默打量了下我们教官,是个戴着绿帽子的小平头。嗯,以后我们就暂时管他叫小平头了,当然,明面上肯定是不能喊的。在小平头一阵一本正经地鼓舞完人心后,就是训练了,小平头同志让我们原地站半小时,或练走路,转身,正步,本来我们还有些许怨言的,然后小平头非常淡定地跟我们说:“你们想在外面大太阳底下站我也不反对。”此话一出,同学们个个乖的跟只被驯养的猫一样安静。再然后,我们就到太阳底下练正步了,我们的内心几乎都是崩溃的:教官我们错了,我们不该抱怨的!然而,反抗无效。等训练终于结束时,我们已经喘地跟头驴一样了。

  练完,吃饭,吃饭要等到人来齐了再吃,可怜我们一群大吃货,面对美味的午餐却还要忍耐。不过,对我来说,午餐味道还是可以的。但是广大群众的美食永远都是方便面,不信,看看小店门外那一排排桌椅上吃着方便面的同学们就知道了。

  到了晚上,呃,大伙们疯狂happy的声音很响,嗯,晚上睡觉时从门口传来的鸭子步的声音也很响。要写作文交上去,哎,人生不易。正当我怀着满心哀怨写作文时,突然我听到了我同桌一脸兴奋地吐出了瓶邪二字......

  同胞啊!我的内心正在无声呐喊。等等,万一她是听别人说的怎么办?那我不就丑大发了。不行,我要谨慎,先试探一下吧。

  想到这儿,我飞快地下了床铺,悄悄来到她的身后,拍拍她的肩膀,收回脸上猥琐的微笑,换上友好的表情,问道:“同学,你知道攻的反义词是什么吗?”

  只见她原本漫不经心的脸上露出了狂喜的笑容,而原本跟她交流着的那个女同学的脸上也露出了那堪称猥琐的微笑。

  “受,哎哎,真没想到你也是啊!”

  “对啊,我听到你们谈论小哥和吴邪了,你们也追啊!”

  “那肯定的。”

  “哎哎哎,你们入腐几年了?”

  “三年。”

  “五年。”

  “一年。”

  “哎,你怎么才一年啊?”

  “我……”

  “哎,让我说,让我说。我是她师父,是我带她入门的。”说着,我同桌自豪地拍了拍她的胸膛。

  “哦。”

  “哎,你看见今天练正步时的那一幕了吗?”

  “看见了看见了,就是那两个男的靠在一起的场面对吧,可温馨了。”

  ”对对对,你想,白净绵软的小受安闲地靠在高大俊秀的小攻肩膀上,小攻用宠溺的眼神温柔的注视着小受。旁边是一个高大的饮水机悄悄挡住人们的视线,守护这为世俗不容的爱恋。”

  “啊啊啊!别说了,我已经脑补出来了。”

  “嗯嗯。”

  突然,一阵富有节奏的脚步声响起,随后,一阵如电影《功夫》中包租婆的怒吼声响了起来:“大晚上的不睡觉啊!谁要是再给我吵,整个宿舍的人都给我出来走鸭子步!!!”

  这句话一出来,宿舍里再也没有人敢讲话了,我悄悄地把整个人都缩在被窝里,缓缓拿起手电筒,飞快地写下“明天再聊”,趁着查岗老师离开的那一霎那,把纸条递给她。她向我露出了一个了然的笑容。

  啊,人生美好。突然间我觉得这个初中还不错,嘻嘻,有点期待明天了。

  在女教官准时来到的怒吼声中,我们又迎来了新的一天,新的早餐,新的检查,新的午觉,新的打扫卫生,新的练习,新的写作文,新的鸭子步......

  我发誓,我那天一直在非常认真的写着老师要求的征文,我就快写完了,就差那么一段啊,就差那么一段我就写完了啊!可是,偏偏,偏偏我的舍友们都是腐女,偏偏她们在看耽美文,偏偏她们在另一本书中所支持的CP各不相同,偏偏她们为了自己的CP而开始争论,偏偏检查的女教官就那么拿着衣服路过了我们的寝室......

  然后,嘤嘤嘤嘤,为什么我从头到尾都没说一句话,却还是以讲话的罪名拉了出来走鸭子步。我冤啊我。而且,为什么你们就不能迟一分钟再吵呢,宿管大妈出去洗澡了,教官也要出去洗澡了,你们只要迟那么一分钟不是万事大吉了吗?宝宝心累,宝宝拒绝说话,即使你是宝宝的同党也不行。

  本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然而,还是我太天真,是我低估了一群女生的说话能力。即使我们的寝室已经安静了,但其他的寝室还没有明白她们的处境,依旧喧嚣。

  于是,中午午睡时,我们便听到了门口那响亮的鸭子步声。为她们默哀,阿门。

  等到了晚上,我原以为这事就这样过去了,我们整个宿舍都战战兢兢地跟一群鹌鹑似的,连同桌想上个厕所,后桌想放个屁这样的小事都被我们统一地用一记凶狠的眼神瞪了回去。

  不知是不是女教官来了大姨妈或是生理期紊乱,当我们刚刚把作文写了一个开头时,就被她叫起来以中午午睡时太吵的理由接受惩罚,宝宝真切体会到了什么叫比窦娥还冤,只见鸭子步,深蹲,仰卧起坐,俯卧撑轮番上阵。等所有流程都走完时,我们已经累的精疲力尽,回到寝室,她又关了电闸,让我们睡觉。正当我想翻身上床时,突然想起,今天的征文啊!我还没写呢!正当我为此发愁时,我的下铺已经非常娴熟地拿起了小型手电筒和写作三件套,把被子一蒙就开始奋笔疾书了。这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我和我的室友都看呆了。于是我们也开始有样学样,开始奋笔疾书。

  哎。这日子什么才是个头啊!

  就这样又过了几天,我们终于迎来了最后的篝火晚会。篝火很漂亮,如果忽略这篝火是我们校长(一个秃头大叔)点燃的就更好了。

  校长(秃头大叔)蹦跳着,欢脱着一边举着一根滋啦滋啦冒着火星子的火炬,一边挥舞着他那肥硕的手臂来到了篝火前,你们想象一下那个画面就知道我们当时的心情了。

  而且,那飞舞着的火星子差点烧着了校长他那所剩无几的头发,还好一众老师护驾及时,校长他最后还是没有成功地成为光头,他那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几根头发还是保住了的。最终校长还是硬着头皮点燃了篝火,就是最后离开时的背影令人唏嘘。

  然后,我们又观看了几个同学们和教官们准备的节目,我们一大帮女生还起哄让我们教官也上去,还有几个男生特别热情洋溢地吹起了口哨,在外人听起来是这样的:“教官上!”"吁”"教官上”"吁”喊着喊着,我们就喊出了节奏,喊出了神韵,喊出了激、情,并且越喊越起劲,越喊声音越大。喊到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派了个代表去团购矿泉水了。然而嘛,教官他依旧坚挺地伫立在我们身旁,无论我们怎么鼓动,他都不曾离开那个地方半步,一直站在原地腼腆地笑,笑得脸都红了,还顺利的利用我们的起哄声给他们的总教官加油。

  晚会开始之前还有一个插曲,隔壁班的一个女教官小跑过来给我们教官送了一瓶矿泉水,教官对着那个女的笑得特!别!开!心!于是我们一拥而上,追在教官屁股后面问:“教官,那女的谁啊?”“教官,你对他有意思不?”“教官......”那场面,你能想象地到吗?一个班至少一半以上的人全冲了出去,一边追一边问,我们教官被我们追着跑。最后,教官被我们问的实在没办法了,无奈地摊开手,说:“人家有男朋友了。”我们不约而同地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纷纷走过去,拍了拍教官的肩膀,还有几个女生嬉皮笑脸地走上去,跟教官说要帮他介绍对象,弄得教官哭笑不得。

  对此,我们深感无奈。最后有一个环节是每个班派一个同学上来唱歌,我之前说的那只小攻特别深情款款地唱了一首《红玫瑰》,我们这群腐女的眼睛都亮了,齐刷刷地回头看了眼小受,小受特别专注地看着小攻,然后我们就认定,这里面有故事(jianQing)。晚会结束后,我同桌概括出了一个真理:本来我们都是特别想走的,这个晚会一开过后,我们都舍不得走了。等回到了寝室,我好想听到了一个女生哭着说:不想走。

  到了明天早晨,我们拎着行李,心情复杂地看了眼我们教官。虽然我们的教官平时很严,但是真到了离别的时候还是有些不舍的。当我们上了巴士,另一车的学生们也来了。另外,我还发现一个问题,我们的床铺跟我们刚来时并没有什么区别。我们的军服都要脱下来给刚来的同学们穿,那么,我们这些天穿着的都是......细思极恐。突然对刚来的同学们充满了怜悯。

  当我们终于回到了学校,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我们又开始上学,学习,写作业,只不过不同的是,那些小学时的伙伴都被换成了另一伙人,新班级中的人很好,腐女们依旧可爱。

  经过我们长时间的熏陶,我们班上的段子手,老司机与日俱增,通常情况下都是男生讲黄段子把女生弄脸红了对吧,然而,我们班则是女生讲黄段子,一旁的男生脸!红!了!哎,等等,为什么我会觉得这种场面有点萌?算了,找班花(男,我们班公认的小受)玩去了!

  顺带一提,我们班的腐女数量非常多,上体育课的时候我们经常起哄让班草抱班花,结果,你猜怎么着,班草把班花抱起来了,并且是公!主!抱!真是大快人心。

  当然,早恋现象还是有的,例如我下铺就被隔壁班的一个男生拐跑了,我们经常集体打掩护。所谓掩护就是就老师经常在点到某一个同学名字时,全班开始咳嗽,而且咳得特别有节奏,老师在台上经常感到莫名其妙。

  好了,我所知道的就只有这些了,让我们下次再见吧!


【讽刺幽默更多精彩推荐】


在线笑话大辞典-笑

左琴科讽刺幽默作

钓饵

笑话:紧盯对手等

阿凡提笑话大全

AA制婚姻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