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世态万象 >> 正文

农事之娶妻风云  热度:

 
更多

农事之娶妻风云

作者:李文军

  年岁未尽,过堂的西北风不要命地吹着已经枯断了的白蒿子,苞谷地里捡玉米吃的老鸦忽地打颤了一下,仿佛看见了不干净的东西。穿过一排依稀可见的老杨林后,牛头洼突兀的钻了出来。

  就在今天早上,牛头洼顶的李瞎子家发生了一件足以震得全村要抖三抖的大事,李瞎子的儿媳妇——莲巧,在自个儿的炕头上抹了手腕,走了。

  听有人说,在这之前,李瞎子的婆娘——巫婆三,(村里有名的泼妇,在娘家排行老三,不知谁起的这名副其实的外号,在村子里传开后,人们私底下都叫她巫婆三,因为李瞎子不睁眼,娶了有辱祖上的婆娘,大家都叫他李瞎子)躺在烧和的炕上,扯着一扇破锣似的嗓门,骂骂咧咧的使唤莲巧去倒掉尿盆,喊了几声,见没有动静,便“蹿”地一下贼的像一只狐狸,一脚蹬开被子,双手叉在臃肿的腰上,活是一尊丧门神。“你个死三八,臭婊子,活该你寡妇命,你尽早和你那个老不死的爹死的远远地......”越来越没谱的话如同寒九天刮下的冰刀子狠狠地插在这片千百年来平淡的如同白开水的黄土地上,泛起一片片狰狞的涟漪。

  我知道,莲巧嫂子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带着一身伤端起了孟婆汤,走向了奈何桥。

  出殡那天,李瞎子坐在有些油腻的土炕上,呆呆地望着炉子熏得发黑的顶棚,脸上干裂地如同房后那棵老榆树皮的皱纹锁的更紧了,闻风而来的苍蝇都吓得来了一个急刹车,害怕被夹死在上面。

  李瞎子从兜里摸出来一袋烟和一盒洋火,火柴盒上的擦皮有些发老了,擦了半天,一丁点儿火星都没蹦跶出来,只好悻悻的甩了甩烟嘴,将烟锅放在老杏木做成的旧梳妆台上。就在刚要探身的一刻,李瞎子的目光突然定在了立在台角跟里的那张发黄的相片上,他张开嘴,露出一口铺满烟渍、参差不齐的大黄牙,想要说些啥子喉咙里却像是拽了一口痰,只是发出呜呜的声音。

  照片上有两个穿着情侣装的年轻人,一个戴着大黑框眼镜,长着一副憨憨的脸蛋儿,另一个眉如黛,嘴唇如樱桃,模样清秀,煞是好看。李瞎子像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的捧起相片,用破了好几个洞的袖子擦了擦落在上面的土渣子。他瞧瞧左边的男子,再瞧瞧右边的小媳妇,多好的一对儿,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我李瞎子自个儿眼瞎,我也认了,可是我猪油蒙了心——千不该,万不该因为自己的果祸害了儿子和儿媳妇啊!”李瞎子的两眼像是丢进太上老君炼丹炉里炼了一番,一滴滴浑浊的泪恍惚了整个世纪。

  农历丙午年的春天,山里的桃花像美人儿初成般含苞待放,黄鹂鸟轻挑着舌丫,你依我侬,打情骂俏,就连三老汉家的那条老黄狗也不知从哪里骗来了只花母狗,干那些种瓜点豆的苟且之事。坐在田埂上的李瞎子叼着一锅烟,吧嗒吧嗒地抽着,时不时的瞅瞅洼南边的一处小山凹,手里掐着一束狗尾巴草,胡乱的扔着,寻思着差不多的时候,便起身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印,向着远处走去。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功夫,一座护理得很精细的坟墓闪了出来。其四边上各栽着一棵半径约两指的青松,七八只麻雀鸟在上面啄着松子,忙得不亦乐乎。李瞎子走到墓堆前盘起腿坐下来,习惯性地往上面填了两捧土,“爱云哪,你走得早,这些年,我一把尿,一把屎的将咱们的心头肉——傻根给拉扯大,傻根这孩子也争气,几年书么有白念,到城里给大老板打工,咱在这牛头洼脸上有光,不是?咳咳••••••”说的有些过于激动,唾沫呛了嗓子,李瞎子急促的咳了起来。

  估摸了半会儿,顺平了气后,“爱云,傻根走了,日子一下子少了些盼头,到了后半夜自个儿才发现暖被窝的人一个也没了,心里空荡荡的,你在天上也看着,洼顶对面的疙瘩窝里的牛老大前年放驴的时候,脚没站稳,给摔没了,婆娘守了寡,我寻思着等过些日子,把她过了房,一起凑活着过日子。”李瞎子由于几天没有刮胡子而略显邋遢的脸上露出一抹坚定的神色,手里攥着的土块被捏成粉末缓缓流下。

  李瞎子火烧屁股——坐不住,随即便着手张罗起自己后半辈子的婚姻大事。探望亡妻后的第三天,提了点心,备好大红钞票,骑着一辆傻根念书用过的破自行车,赶往洼后边的“尕阴阳”家。尕阴阳是村里精通阴阳风水之术的大师,据说他通阴阳眼,晓鬼神,一卦定天机,被传的神乎其神。在这一带,要是遇上谁家死了人,或者是娶媳妇,动土盖房子这等大事,都是备好份子钱,正正当当的请大师出山算上一卦。

  李瞎子来到大师门前,手心里因为有些紧张而出了不少汗,他蹑手蹑脚地张望着门帘背后正抱着一本《周易》啃的大师。“咯吱”,李瞎子不小心碰到门槛,红漆大门发出咬牙切齿的呻吟声。

  “吆,老李啊!”尕阴阳被打扰后也没有了看书的心思,笑呵呵的招呼着让李瞎子坐下,再泡上一杯香茶,李瞎子受宠若惊,连忙拉着大师的手,示意这样就已经很好了。尕阴阳拗不过,只好坐下来。

  李瞎子递上一根昨天特地从省城买的黑兰州,“噗”,大师长长地吐出一口烟雾,往烟灰缸里弹了弹积累的灰烬。“老李啊,今天来有啥事吗?”尕阴阳看了看摆在桌子上的点心,经验丰富的他立马就知道有一桩比较重大的事等他来解决。

  李瞎子利索的从裤兜里掏出之前备好的三张百元大钞,恭恭敬敬的放到大师面前。“大师,我正好有一件事情要请教你,请将我的这点心意收下。”尕阴阳也没怎么推脱,收拾过后,李瞎子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大师,我屋里的那口子走了好多年了……我就盼着再找一位伴儿,当然,黄花大闺女咱肯定不糟蹋,再说就咱也配不上。疙瘩窝里的婆娘不是男人没了嘛,你老给我算一卦,看我和她后半辈子能不能过下去,这样不是两全其美?”李瞎子难为的低下了头,脸也变得有点发红。

  尕阴阳收了好处,也不磨蹭,洗好手,烧起一柱香,拿起滚卦算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大师的头皱了起来。

  “老李,你俩八字不合,命运想克,不宜……”尕阴阳的脸色有些不好,毕竟人家可是诚心诚意。“大师,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俩一个丧妻,一个丧夫,有啥好克的?”李瞎子心头升起一股无名之火来。

  走在回来的路上,李瞎子无力的蹬着自行车,旁边的田埂上有几只老母鸡咯咯的叫着,李瞎子一下子从自行车上跳下来,捡起一石头扔了过去,“一帮畜牲,再吼明天杀了吃肉!”

  之前的热情一下子如同数九寒天里的黄河一样熄灭,李瞎子开始厌恶生活,他恨透了老天爷——不但带走了爱云,还不让找寡妇!

  春去秋来,洼里一大片林木被画家染成了画儿,红色的杏树像流动的火,映着白杨发出金色的光芒,不甘寂寞的果树挑逗着庄家汉的味蕾,壮硕的野兔吃着肥美的土豆,正如谁家的姑娘唱的:却道天凉好个秋!

  李瞎子刚从苞谷地里回来,远远的看见尕阴阳对着自己招手,李瞎子不敢怠慢,迎着大师跑去。“老李,这些日子一直觉得对不住你,我给你打听了一门亲事,张家湾张四的女儿至今没有嫁出去,和你年龄相仿,八字合拍,刚好一对儿。”大师慢条斯理的说着这件事。

  李瞎子一听来了劲,一个多月的阴天日子顿时拨云见日。

  他打电话将这件事告诉了傻根,傻根听了一下子就打断了:“爹,不是我反对你找伴儿,张四的女儿是出了名的泼辣,她有时连他亲爹都敢打敢骂,我是怕委屈了你。别听尕阴阳瞎掰,疙瘩窝里的大娘,我就觉得挺合适的。”

  李瞎子怎么也没想到儿子死活不同意,于是开口大骂:“我辛辛苦苦的将你养大,你这个白眼狼子哎,你爹我就这么点事,要是你反对,你到城里享福去,我也没你这么个儿子。”傻根是出了名的孝顺,看到李瞎子火了,再跟他爹没有顶嘴,大不了到时候将爹接到身边来。

  婚事在中秋节举行,街坊邻居都赶来帮忙,傻根屋里屋外的招呼着客人。好多人都在四下小声议论着:“这老李怎么搞的,怎么将张家女子娶进家门,这以后有的受了,傻根也不会劝劝他爹。”“别说了,大喜庆的日子。”一帮大婶们摇了摇头。

  第二天,张家女子,也就是巫婆三便开始展露出獠牙的一面。“呸,这是什么饭,能吃吗?”巫婆三将饭吐在地上,顺便踩了两脚。傻根有些不高兴,但看着老爹咧着嘴笑着,不想扫了兴,只好端起碗重新炒了一盘西红柿鸡蛋出来。

  之后的几天里,巫婆三百般为难傻根,作为一条二十几岁的汉子,傻根的血性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爆发出来。“张姨,你不要太过分,我是看在我爹的面子上,才不跟你计较。”傻根嫌弃地看了看坐在炕边上跟只老虎要吃人似的女人。

  “老不死的,你看看,看看,我才来几天,你儿子就这样对我,我哪只眼睛瞎了,跟了你了。”巫婆三一下子坐在地上,撒起泼来。

  李瞎子的前妻爱云贤淑解人,哪里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他手忙脚乱地安慰巫婆三,用目暗示傻根出去。傻根第二天就扛着行李箱回到城里去,临走时巫婆三还幸灾乐祸地嘲讽着。

  不放心爹,傻根隔三差五的就回来看望李瞎子,来的时候脸上挂满笑容,离开的时候却是被巫婆三赶着出来。

  时间就像一匹赛跑的猎豹,快的让人很容易忘记。五年过去,傻根从一个热血小伙变得稳重起来,敦厚善良的他遇到了莲巧,两人一见如故,到了年底,傻根便将莲巧带回家去见李瞎子。

  李瞎子乐呵的嘴都开出花来,儿媳妇长的漂亮,还乖巧懂事,赶忙杀了养得很肥的公鸡,做了大盘鸡招待,莲巧一个爹,一个爹叫着李瞎子耳根子发软。

  吃过饭后,李瞎子从梳妆台的柜子里拿出来一个很精美的盒子,送到莲巧面前。“莲巧,这是傻根他娘留给儿媳的嫁妆,打开看看,喜不喜欢?”莲巧惊喜地将盒子拿到手中,扳开扣在上面的铁环,一副玉镯躺在盒子中央。

  李瞎子把镯子拿出来,亲手戴在莲巧的手上,青翠欲滴的玉再配上莲巧滑嫩的小手,很是养眼。

  “比爱云当年还要好看”,李瞎子拍手夸赞。

  站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巫婆三脸色阴沉如水,“哼,当时我们结婚的时候你可啥都没送”,巫婆三忍不住的抱怨。聪慧的莲巧一下子明白了,她把镯子拿下来打算要送给巫婆三,傻根一把夺下,“巧儿,这是咱娘给你的传家宝,你要保存好!”

  巫婆三一脚踢开门,气呼呼的睡觉去了,从这以后,她和莲巧的坎就结了下来。

  结婚后,巫婆三将最重,最脏,最累的活扔给莲巧,自己迈着步子,从白天浪荡到晚上,吃完饭接着睡觉。莲巧觉得只要有傻根在,天就还晴着。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晴朗的天空很快就变得乌云笼罩,压抑着让人喘不过气来。

  一个冬天的早上,巫婆三闹着要吃集市上的麻辣烫。傻根不想跟她计较,于是骑着摩托车赶往镇上去买。

  到了中午,李瞎子邻居的大儿子突然气喘吁吁地跑进来,“不好了,傻根哥被人撞没了!”这句话像霹雳震呆了莲巧和李瞎子,“我的儿呀!”李瞎子晕了过去。

  等他醒了过来,莲巧的眼皮已经肿的不像样了,他费了很大功夫穿上衣服,(由于傻根还年轻,不能下葬,只能火葬),来到傻根的骨灰盒前,抱着它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他开始有种想狠狠揍自己一顿的冲动,并且心里开始后悔起来,为什么不听傻根的话?

  傻根的去世没有带给巫婆三多大感觉,即使他是因为给自己买一口吃的丢掉了小命,反而更变本加厉的为难莲巧。

  ……

  李瞎子的心很疼,被愧疚和悔恨撕裂的鲜血淋漓,他抱着照片久久地不愿醒来。


【世态万象更多精彩推荐】


《蓝盾(合订本)

故事林(合订本)

中华散文·我的故

吃田螺吃成“绿巨

北京行之我们来到

群主喊你吃饭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