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天方怪谈 >> 正文

恐怖黑影  热度:

 
更多

  当我第一次见到这些漆黑而不祥的小生灵时,我压根儿不知道它们是什么东西,更不知道它们的存在有什么意义。
  
  那是大概半个月前的事,我和往常一样准备去上班,刚出门,迎面与一个面容枯槁的老人擦身而过。老人的肩上,蹲着一个黑影,长着尖尖的角,细细的尾巴,有点像猴子,但肯定不是猴子。这东西很奇怪,更奇怪的是老人脸色平静,似乎对此毫无知觉。
  
  我摇摇头,暗想自己是不是还没睡醒。然而,当我走上大马路时,眼前的景象让我吃了一惊。满街的行人,肩上蹲着“黑猴子”的竟然为数不少。
  
  那时,我正站在斑马线外等公交车。公交车来之前,人群时疏时密,最后的结果是,所有肩上蹲着怪物的人都挤在了一团。
  
  公交车终于来了,然而这辆公交开得越来越近时,大家却看出有些不对劲,这车开得歪七扭八,像是一个醉汉,没等大家反应过来,公交车突然撞向那群被“黑猴子”蹲在肩上的人们,而更可怕的是,公交车从我面前擦身而过的瞬间,我清楚地看到包括司机在内,车里的乘客肩上都有这不祥的黑影。
  
  事已至此,傻子也该明白了。那恐怖的黑影,正是死亡的前奏。
  
  那场意外让我精神恍惚,我不得不向公司请了三天假,回到出租屋调整心态。
  
  第一天我24小时不敢出门,缩在床上发抖,连饭也没吃,就在半梦半醒之间打发了时间。然而到了第二天我受不了了,怀着忐忑的心情,我决定出门。
  
  打开门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妈妈,她因为我昨天没接电话而担心,所以来看我了。见我平安无事,她的脸上浮现出一股欣慰之色。
  
  然而我却没办法高兴起来,因为在妈妈的肩膀上,我看到了端坐着的黑色身影,没等妈妈开口,我就拉着她夺门而出。我要送妈妈去医院,24小时看护她,一步也不离开。
  
  我叫了辆出租车,风驰电掣般地冲向医院。妈妈被我的怪异行为吓得惊慌不已,连声询问,可这种事情……你要我怎么向她解释?
  
  所幸直到进医院的那一刻,妈妈一切安好,我就这么把她推到医院的主治医生面前,医生大概被我扭曲的面孔吓呆了,或许在他看来,蓬头垢面的我才更需要治疗,而我妈年纪虽然略大,看上去却面色红润。
  
  妈妈顺利入院,除了她本人的不解与反抗,没有受到任何阻碍。
  
  我寸步不离地呆在妈妈身边,并且不断告诉她,检查一下身体没有坏处。我坐在病床旁和妈妈聊天,目光却一刻没有离开过那个该死的黑影——它对我做出的抵抗似乎全不在意,偶尔抓耳挠腮,龇牙咧嘴,可怎么看也没有消失或者离开的迹象。
  
  混蛋……你这家伙,别想从我身边带走妈妈,想都别想!
  
  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深夜。妈妈睡着了,我坐在她身边,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那黑色的小恶魔,唯恐稍不注意便被它得逞。但是很晚了,真的很晚了……
  
  我看着看着,眼皮便越来越沉重,隐隐约约觉得妈妈在我面前笑得安详,我正在高兴,这幸福的画面却猛然被那黑影扯碎,我尖叫一声,突然清醒过来。眼睛睁开的瞬间,正好看见那黑影小心翼翼地从母亲肩膀爬下,蹒跚着坐上另一个病人的肩头。
  
  那是一个年轻女孩,看上去比我还小,可能是快要出院了吧,显得很健康的样子。然而当黑影爬上她肩头的瞬间,她的脸色便迅速地灰败下去,就像一个原本饱满充实的气球,却突然松开了口子。
  
  这时病房里除了我以外,没人醒着,哪怕别人醒着,恐怕也没用,因为他们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我呆立半晌,却始终没有帮她按下护士铃。女孩在床上痛苦地扭曲着,脸憋得通红,我只是站在那里,安静地看着。虽然我心中也有煎熬,但我什么也没有做。一个小时后,女孩不动了。她停止呼吸的那个瞬间,黑影窃笑一声,好像终于被解放似的,化为一缕轻烟,消散于空气中。
  
  很好……妈妈没事。我松了口气。心想,对不起啊,陌生女孩,你就当我是普通人,什么也没看到吧。
  
  那件事之后,我的情绪又陷入了低谷。我把妈妈送回家后,一个人在出租屋里发愣。我这样做……算不算杀人呢?虽然我一根手指都没有动……但我很清楚,那个女孩原本可以不死的。
  
  不过这种无聊的迷茫并没有持续多久,我很快就发现了这能力正确的使用方法——是的,并不只是“看”,而是“使用”。
  
  我回公司上班那天,正好目睹了这样一个黑影,从天而降地出现在我的同事小美肩上。这次是我在心底偷偷喜欢的女孩。我迅速想起上次妈妈好不容易才脱险的往事,不禁暗骂,该死的,我哪能一次又一次地陪你们这些混蛋玩比耐心的游戏!
  
  气急败坏之下,我抓起这令人不安的猴子,猛地把它从小美肩上扯下,用尽全身的力气扔向无人的角落——可令人意外的是,它没有如我想象中那样被砸得脑浆迸裂,反而像鸟儿一般飞了起来,在办公室盘旋不止。
  
  小美似乎被我突如其来的诡异行为惊呆了,张着嘴说不出话来。我盯着那不祥的“猴子”,它失去了可以依靠的人类……居然还能存在?这一点让我很紧张,直到它在另一个人的肩上停下,我才松了一口气。
  
  老是无理取闹刁难我的总监,如果你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对我多一些尊敬。那我倒可以考虑考虑,救你一命。不过,我想你是不会这么做的,对吧?
  
  总监当晚死于心肌梗死,之前我可从没听说他有这个毛病。我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哈哈大笑,一条生财之道已经在我脑中成形。
  
  我辞去了工作,开始在大街上四处游荡,专门寻找被黑影附身的人,以拯救他们的性命为名,向他们索要金钱。
  
  一开始我被当成骗子,老实说颇吃了些苦头,但是当那些嘲笑我的人纷纷因各种理由迅速亡故时,我渐渐变得名声大噪。
  
  此后,我频繁出入媒体,与要人为伍,我拥有这么厉害的本领,所有人都惧怕死亡,短短几年间,我便名利双收。我逐渐沉湎于金钱与享乐,慢慢地再也不把任何东西放在眼里。
  
  然而总会有些遗憾的事情,比如小美拒绝了我的求爱,她说我不再是那个富有朝气的年轻人,我的嘴脸酷似一个贪婪的暴发户。我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我想她终有一天会后悔的,只要死亡的翅膀笼罩在她头顶,她不可能不屈服。然而,我永远等不到小美哭丧着脸来求我的那天了。
  
  那天我和平时一样,懒散地呆在家里一怕死的有钱人自然会来找我。
  
  这次的主顾是本地的一位政要,他自觉病入膏肓,便挣扎着来到我的住处,想知道自己离死亡还有多远。我很想告诉他死亡已经蹲在他的肩上,不过这么说的话,估计他也不会相信的吧。
  
  幸运的是,他是个爽快的人,我们很快就以10万元达成了交易。
  
  他屏退身后的秘书,我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说这样隐秘的事情,他不放心让别人看到。好吧,我耸耸肩膀。
  
  房间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我熟练地把黑影从他身上抓下来,就在黑影离开他的瞬间,他的脸色马上便红润起来,仿佛一下年轻了10岁。
  
  然而我看看左右,惊恐地发现,房间里只有我们两个人,那我该怎么处理这只怪物?我没命般地跑向窗台,漆黑的“猴子”狞笑着,顺着手臂向我的肩膀攀爬。
  
  巨大的落地窗日照充足,可这时不知是哪儿卡死了,我使出吃奶的力气也拧不开,眼看怪物就要爬上我的肩膀,我后退两步,深吸一口气,猛然朝玻璃撞了过去!
  
  然而,在我撞上玻璃的一瞬间,那刚才还卡得死死的销子,居然鬼使神差般松开了。窗户被我的体重猛然推开,我霎时绝望了。如今我早已不住在那间破旧的出租屋,新居可是位于25楼的敞亮大房间。我拼命伸出手去,可我能抓住的只有一片虚空,漆黑的怪物嘎嘎大笑,在我眼前化作青烟。
  
  下一个瞬间,一阵剧痛袭来,我丧失了意识。
  
  我以为我已经死了,可我的精神居然又恢复了过来。
  
  然而,现在的我,已经不再能享受奢侈糜烂的生活了。
  
  我变成了一种小而漆黑的东西,整日盘旋在空中,寻找着生命之火将要熄灭的灵魂,然后快活地冲下去,享受他们因各种原因而死亡时,带给我那一瞬的饱腹感。


【天方怪谈更多精彩推荐】


网上“杜甫很忙”

被吹散的云

雨夜惊魂

赚钱离婚

离奇的凶宅案

空中楼阁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没有了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