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荐读
更多故事集,点击观赏故事林意林少儿名著中华传奇
 >> 您现在的位置: 好故事网 >> 传奇故事 >> 正文

一尊石砚的背后  热度:

 
更多

   一、农家奇遇
  暑假的头天,同学王兵约赵大强到乡下去玩。王兵的爷爷在城郊的农村,那里有树林、有小河、有水塘,村南土岭上还有一个古庙,古庙里经常有人上祭品,花生、核桃、水果应有尽有,吃着祭品,躲在神像后装神卖鬼多有意思。赵大强早就听王兵说过,对乡下那种景色十分倾慕,心里痒痒的非常想去,就硬着头皮跟姐姐说。姐姐赵晓珠是赵大强惟一的亲人,平素根本不让弟弟随便出门,但因弟弟刚刚参加了中招考试,考后估分在全校名列前茅,心里正高兴着,再说又是去同学爷爷家,离县城又不远,所以她就爽快地答应了。
  大强与几位同学跟着王兵结伴而行,坐了一个小时的车,就来到了王兵爷爷家。王兵的爷爷到别村赶会去了,奶奶一个人在家,看到城里的大孙子带来一帮子同学,老人的眼睛都笑眯了,马上生火做饭,让一帮小子吃了个饭饱肚圆。等孩子们山跑海喊野玩去了,老人急忙上楼,给孙子们收拾休息的地方。
  大强四个同学跟着王兵在村外边玩得开心极了,小河也趟了,池塘里也游了,树林也钻了,折腾了一大晌,到正午时,一个个小脸被毒拉拉的太阳晒得红扑扑的,正准备向山丘上的古庙进发,奶奶这时让人捎话让他们快快回去吃午饭。几个人已经跑累了,更经不起太阳的暴晒,回到家吃了午饭后,就在二楼的房间里呼呼大睡起来。
  大强一个人睡一张床。一觉醒来,房后桐树上知了的叫声一阵紧似一阵,聒得他怎么也无法入睡。他起身来到另外两个房间,看到王兵他们睡得正酣,叫了几声,没有一个人搭理他,只好拐了回来坐在床上发呆。这时,他忽然发现屋子后面还有一道红门,红门趟开一个小口,门环上搭着一把老锁,老锁上还留有灰尘和指痕,显然是打开后没顾得关门。赵大强上前想把门拉上,处于好奇,他不由地探头朝内看了一眼,这一看,让他的眼光再也无法从那里挪开,因为他发现了一件自己似曾相识的东西。他犹豫了片刻,便迅速走了进去,拉开了靠墙的那个铝合金柜子的玻璃门,一尊暗红色的石砚真真切切地出现在他的眼前。
  大强拿起沉甸甸的石砚,上下仔细看了几眼,心顿时急跳起来,差点叫出了声,这不是自己家里失去多年的石砚,是家父的祖传之物,怎么会流落到这里呢?三年前爸爸在患病去世时还曾念叨它,那时大强才知道爸爸为了做生意,忍痛割爱,不得不把这尊石砚送给了一个工商所所长,爸爸在临终时还哭着说,他对不起爷爷,祖上的传物让他给败了。大强与姐姐以为永远看不到它了,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碰到它。大强掂着石砚,再也不愿放手,他想无论如何也要把它弄回去,把它献在爸爸的遗像前,让爸爸看上一眼,九泉之下的他也会瞑目的。
  大强想,王兵的爷爷把石砚放在这里,看来是长时间不用了,自己是不是把实情跟他讲了,或许老人家会让他带回去的,这毕竟是自己家传之物,对他来说不过就是一个老砚台而已。但又一想不成,它要是文物了怎么办,一旦人家不答应,不就永远失去得到它的机会了吗。大强犹豫再三,决定还是把它偷偷弄出去。
  怎么把它带出去呢,大强想不出办法。夏天穿的衣服根本掩不住它,包在什么东西里拿出去又不行,他越想越没着,鼻尖上的汗星都冒了出来。时间容不得再拖下去了,情急之中,他爬在后窗上,发现房后靠墙的地方有一大堆麦秸,周围是一片深深的玉米地,就把石砚小心地丢了下去。看到石砚无声地落在麦秸堆上,大强悄悄地下楼来到房后,捡起了石砚,钻进了玉米地一直向南跑。几分钟后,他来到村南山坡上的小树林里,迅速把石砚藏了起来……
  下午,做贼心虚的大强再也不愿在王兵的爷爷家呆下去,他装作肚子疼,坚持要回城。本想离开这里时悄悄把石砚带回去,但王兵几个同学非要把他送上返城的客车上,大强只好决定先离开这里。
  大强回到了家里,就不用再佯装肚子疼了。姐姐自然感到了诧异,正在询问他发生了什么事,王兵与他的爷爷后脚就追来了。王兵的爷爷穿着农村那种普通的衣服,满脸焦虑,一见到大强就拉着他的手急切地说:“孩子,你是不是从爷爷那里拿走了一尊石砚,还给爷爷吧。那只不过是一尊老石砚,过去我练毛笔字用的,又不值钱,小孩家拿它一点用处都没有,你还给爷爷,爷爷给你几百块钱,去买自己想要的东西。”大强本想说那是他家的石砚,但觉得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能那么说了,再说偷东西毕竟不光彩,就矢口否认,并说自己是王兵他们亲自送上车的,他回来时什么也没带。王兵也点头称是。他爷爷说:“可那个房间就你去过,他奶奶给你们收拾屋子时忘记了锁门,你说这东西还会自己长翅膀飞掉不成?”
  正在相互理论的时候,站在旁边的姐姐赵晓珠已经明白了几分,她一把拉住弟弟,生气地说:“说,东西放在什么地方,赶快告诉爷爷。”大强坚决否认。姐姐一下把他按在床上,操起桌上量衣的木尺,照屁股就打,等王兵的爷爷挡开时,大强至少挨了十多下,由于下手狠,衣服薄,屁股上曝起了一道道青筋。
  大强奋力反抗,挣脱后哭着跑了出去。
  王兵的爷爷急了,他一边埋怨大强的姐姐处理方式欠妥,一边焦急地喊王兵:“快追,千万别让他跑丢了,那石砚是你爸爸的爱物,如果找不回来,我怎么向你爸交代呢。”
  二、黑色作坊
  半个小时后,大强摆脱了王兵和他的爷爷,来到了汽车站。这个时间,屁股蛋子开始火烧火燎地疼,经过这一番折腾,肚子也饿得也咕咕噜噜直叫唤。想到自己为爸爸找到了石砚,却挨了姐姐这般无情的打,感到十分委屈,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心想今天无论如何也不能回家了,王兵的爷爷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晚上就到同学家里借宿一夜,明天去远处的老姑家,或许老姑能把这件事处理好。
  正要离开车站时,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穿着学生装的长发男孩走了过来,与他套近乎。大强没吭声,他并不认识这个陌生的孩子。长发男孩笑笑说:“我也是本市的,放暑假了不愿再家呆着,帮家长干活又不愿听他们唠叨,还不如趁假期打份小工,等挣到了钱,大人他敢小瞧我们?”大强听了这话,觉得怪占理,不由多看了长发男孩几眼问:“我们啥都不会,能干什么?”长发来劲了:“不瞒你说,郊区我大姨家果汁厂招临时工,有好些学生都去那里干活,活又不重,就是把罐头往箱子里装,装满了有人用胶纸啪地封住,工资一天这么多……”长发伸出了一把手。五十元,大强心动了,想想自己眼下又没处去,还不如去那里干几天活,真能挣上几百块钱,也未姐姐减轻了负担。他决定跟长发男孩去看看,不行了马上返回来。
  长发男孩引着他上了公共汽车。汽车开动了,也不知朝什么方向走,反正在郊区的土路上跑了半个时辰,从车窗里能看见了外边有一座大山。大强问男孩这是什么地方,男孩说等会儿就知道了,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通完话后说他姨夫正在公路口接他们。半个小时后,汽车在乡下的一个岔路口停住,果见一个男人早已开着三轮车侯在那里。两人下了车,爬上三轮车,那男人把后面的帆布帘子吊了下来。
  三轮车开动了,显然上了土道,路面坑坑洼洼,车子在不住地摇晃,颠来倒去,大强两手紧紧地抓着车蓬内的钢筋棍,以免自己摔倒。透过篷布破损处往外看,路边是深深的玉米地和茂密的果园,几乎看不见一个人影。车跑了好长一段路,还是不见停下来,大强心里有点发毛,大声喝叫停车,但车子仍疯狂地向前奔,车子的机器声已掩盖了他的呼声。十几分钟后,车子终于停下了,大强跳下车看时,发现这儿根本不是什么罐头厂,而是一个黏土砖厂。大强正要与长发男孩理论,长发男孩却一把推开他,从开车男子手里拿了一百元钱,转身跑得没踪没影。开车男子忽然一把攥住他的衣领,把他拖进了屋子。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从小生活在都市里的大强根本无法接受。几个土里土气的乡下人竟然拿出一份劳务合同要他签字。大强仔细看看那份合同,上面把自己的年龄都写成了十八岁,而且劳务合同期竟是一年。他头皮都发麻了,忙说自己今年才十五岁,还是个初三学生,开学了还要上高中,而且他出来时也没告诉姐姐,姐姐现在肯定在家四处寻找他,他若不回去姐姐会急疯的,说不定还要找派出所报案呢。他解释了半天,那些人只是笑,哪听他的。大强急了,猛得挣脱出来向门口跑,几个男人一窝蜂凑上前按住他,扯住耳朵一阵拳打脚踢,他只好求饶,乖乖地给人家签了字。
  不容他喘息,大强就被送到了砖窑出砖。砖窑是那种煤烧的土窑,温度至少有四五十度,内面干活的、的人都光着膀子。监工面露凶相,挥着木棒在旁边监视着工人,人与人不能随便说话,如果消极怠工,监工就会冲上去给你一棒子。大强长这么大,只是从电视电影上看到这种可怕的情景,今天身临其境,早就吓傻了,他连监工的眼睛有不敢看,乖乖地低头搬砖,乖乖地拥着板车一趟趟地往外跑。
  这个时间太阳已慢慢坠下西山,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大强越来越想念姐姐,眼前不住地晃动着姐姐的身影,姐姐现在肯定在到处寻找他。想起有一次在同学家过夜,他没有告诉姐姐,第二天见到姐姐时,姐姐的眼睛都哭肿了,嘴唇上竟然急出了一堆水泡。姐姐抱住他不停地哭,一句话也没责备他,大强心里不知有多后悔。今天如果不逃出去,明天姐姐再找不到自己,恐怕真的要急疯了。所以他一边干活,一边留心着周围的地形,发现砖厂南面是一座大山,其余三面被高大的林木遮挡,除了土黄色的砖厂和高高的围墙,连村庄的影子也看不到。要想逃出这个大院,只能是翻过两米多高的围墙,或者是躲开门卫的眼睛,乘机从大门口溜出去。
  快收工的时候,天已完全黑下来,监工让他把开水桶送到伙房去。从伙房出来,大强看见砖厂大门口停着一辆拉砖的拖拉机,司机与门卫站在车的一侧,不知为何事争论起来。大强的心腾腾地跳了起来,这是多好的出逃机会呀,千万不能放弃这样的机会,他看看四周无人,远处的人并不注意这里,便放轻脚步,慢慢地迂回过去,从背面悄悄地出了偏门。
  大强逃出来了,他从来都没有这样激动过,撒开了腿,沿着土道疯狂地向前跑,心想只要跑到有人的地方,这些坏人就不敢把自己怎样了。他越想越来劲,两条腿换得更快。跑着跑着,迎面开来一辆三轮车,他像遇到救星一样向车子挥手,大喊着“救命”,谁知三轮车开近时,他才看清了车夫正是下午拉自己的那个人。车夫跳下车子,一把拧住他的耳朵,一顿狠揍。大强被打得天旋地转,加上又饥又渴又累又急,便一头栽倒在地上昏迷过去。
  第二天早上,大强才睁开了眼睛。一个留着平头的陌生人正在注视着他,看他清醒了过来,平头轻声说:“孩子,别害怕,我是公安局的便衣,我来这里就是为救你出去。”大强激动地喊了声“叔叔。”
  三、明知身世
  平头连忙示意大强不要大声说话,他说民工们都在外边干活,他还是趁上厕所的机会偷偷溜进来的,没想到把他摇了摇,他竟醒了。平头附在他耳边低声说:“要想出去,你必须配合我,要听话。”大强使劲地点了点头。平头悄声问:“现在你可以告诉我,你把那个石砚藏在什么地方。”大强怔了怔,不说话。平头说:“实话告诉你,你偷石砚的事人家已经报案,公安局也已立案。我们之所以没有采取激进的方法来处理这件事,是因为你还是一个学生,今年才十五岁,今后的前程还远大,我们不想耽误你,你要知道,偷盗文物是要判重罪的……”
  大强坐了起来,争辩道:“那是不是文物我不知道,但我肯定那石砚是我家的。”平头愣了:“怎么是你家的?”大强说:“就是我家的,那是我爸爸最心爱的东西,听说是我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传下的,那上面现在还刻有我老爷的名字。”平头问:“你家的东西怎么能跑到别人家去?难道是人家偷走了你家的东西?”大强嘟囔着说:“那倒不是,听说是我爸爸送给别人的……但我爸爸是不愿意送的,是有人家逼的,我爸爸送了就后悔了,后来想托人赎回也没成。那天我在同学的爷爷家玩时,没想到会在他们二楼的杂室里发现了它。我之所以这么做,是想让我爸爸在天堂里不再有什么遗憾……”大强说着哽咽起来。
  平头越听越感到糊涂:“这事真是这样的吗?”
  大强说:“是的,我不会骗人的。”
  平头思忖了片刻叹息道:“这么多人牵挂它,看来它确是一件文物,是一件很值钱的东西,你到底把它藏在什么地方了?”
  大强本想把藏的地方说出来,但他害怕说出来了让王兵的爷爷拿走,就摇了摇头:“我现在说不清了,因为那地方我是第一次去,只有去了才能找到。”
  平头摸摸大强的头,赞叹道:“好孩子,这不是你的错,你做得好。目前我们必须尽快想办法把石砚找回来,如果确实象你说的那样,国家会把石砚还给你家的。”
  大强觉得这话中听,感动地问:“……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家了?”
  平头急忙摇摇头说:“不行,我现在也出不去了,他们拿走了我的手机,强迫我签了一年的合同。这是一伙与当地官员勾结的非法砖厂,如果他们知道我是公安局的,肯定会杀人灭口,所以我们不能来硬的,只有伺机逃出去……”
  大强的心一下凉了下来。
  一连三天,仍然没有找到逃出去的机会。
  第四天晚上工人们歇工后,大家吃饭洗涮,然后回到低矮的瓦房里准备入睡。这个时间正是九月天,因为屋里闷热,砖厂的几个小头目把电视机搬到院子里,边看边聊。大强在屋里正准备脱衣睡觉,隐隐约约听见电视机里说自己的名字,他一骨碌爬起来,光着脚丫跑到院里,站在远处看着电视机。电视机里的女播音员声音非常清晰,只听她一字一句地说:“今年我市中招工作又传捷报,市第一初级中学大强同学今年中招分数位居全市榜首。但是这么好的消息,大强同学可能还不知道,因为与姐姐吵架后赌气离家出走,至今未归,也不知现在流落在什么地方。姐姐赵小珠心急如焚,四处寻找无果,为了弟弟,她的眼泪快流干了,她的嗓子沙哑得快要说不出话了。今天,赵小珠来到了我们的演播室,她想借电视这个平台对弟弟说几句话,真诚地向弟弟道歉。如果大强同学此时就在电视机旁正看着你的姐姐,请尽快给本台打电话,我们马上派车接你……”
  大强紧张得瞪大了眼睛。
  电视机前的几个头目相互看了一眼,不约而同回头向工人宿舍看,发现大强就在身后不远处站着。他们也不说话,其中一个还向大强招招手,示意他到跟前去。大强向前跑了几步,终于看清屏幕上的姐姐了。
  电视里的姐姐依然那么漂亮,但眼睛明显发肿,嘴角又起了一片水泡,话未出口,泪水就顺脸颊流了下来。姐姐沙哑着嗓子说:“弟弟,我是你姐姐赵晓珠,姐姐在这里向你报喜了,你以全市最高分考上了一高,姐姐为你高兴,死去的爸爸也为你高兴,你是一个好孩子,你是姐姐的好弟弟……姐姐那天打你是姐姐的不对,可你也不该离家五天也不回家呀。你出门时分文未带,五天了你吃什么,喝什么,肯定受了不少的委屈,你现在在哪里,快告诉姐姐,姐姐快要急死了……”赵晓珠哭着说不下去了。
  赵晓珠擦干了眼泪继续说:“有件事情本想等你长大后再告诉你,但今天姐姐就在电视前跟你说了。咱爸并不是你的亲爸,也不是我的亲爸,你也不是我的亲弟弟,咱俩都是爸爸从小收养的孩子。为了咱俩,爸爸含辛茹苦,操累了一身疾病,五十多岁就早早离开了人间。爸爸去世后,为了你成人,姐姐就是受再大的苦也毫无怨言。这么些年,你从没有这么长时间离开过姐姐,你要是再不回来,姐姐就要急死了,到那时你连这个不亲的姐姐也就失去了……”
  大强再也按捺不住自己的悲伤,大声哭着冲向了电视机:“姐姐,我在这里,我在这里,你快来救救我吧,我再也不离开你了。”一个工头急忙抱住他,对同伙说:“这孩子怪可怜的,咱们还是放了他吧。”另一个人说:“可是现在咱们这里正缺人,放走了就少一个人干活。再说这里的人只能进不能出,放出去乱嚷嚷,坏了咱们的生意谁负责?”其他人默认了,大强被搡回了宿舍。
  很快,宿舍里的雇工都指导了大强的事,大家非常同情大强,毕竟他还是个孩子。这些人中大部分人都是自愿来打工的,因为近段时间工人少,砖厂才到外边四处骗人,听说当地一个派出所所长在该厂入有股份,所以这个砖厂才胆大妄为。大家劝大强还是别逃了,根本逃不出去,在这里干活的人根本没人逃走过,等人家把钱挣够了不要砖厂了再说。
  深夜,大强忽然觉得有人附在他耳边悄声说:“快起来跟我走。”他听出了是平头在叫他,连忙爬了起来。平头在大强的耳边吩咐他如何如何做,见大强答应了,披衣走出屋子。院子里悬着一颗大灯泡,四处照得通明,有人在院子里巡逻,看见平头要去厕所,也就放了过去。平头刚进厕所,宿舍门口的大强立刻呻吟起来,直喊肚子疼,惹得看守围着他团团转,不知怎么办。闹了一会儿,大强喊着要去大解,提着裤子进了厕所。
  大强进了厕所,才知道平头确实功夫非凡,不知用什么办法,早已把高墙上的铁丝网扯开了一个口子,他人已爬在上面,大强刚到墙下,他伸手一拉,就把大强提拉上去,两个人翻身下墙,稳当当落在院墙外边。
  四、夜闯山谷
  五分钟后,看守发现有人越墙逃走,便大呼小叫,一群人打着手电追了出去。
  再说围墙外面是一片人工栽植的槐树林,树木已长得很高,但林间的空隙也很大,平头引着大强在漆黑中摸索了一段路,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摸出一把手电打开,眼前立刻明亮起来。有了灯光照路,两人飞快地向前跑。这样跑出了一里多地,他们以为已经安全了,正想停下来喘口气,却发现后面的林子里人声嘈杂,手电光直向他们这个方向照射,而且越追越近。
  平头立刻明白了,肯定手电光给对方提供了目标,这样跑下去,迟早都要被他们追上的。他马上关了手电,四周变得漆黑一团,连树干都看不清,两人只好拉着手,在黑暗中摸索,悄悄地向另一个方向移动。后面的追兵追了一段路,一下失去了目标,焦急地用手电在林间乱照,但这时槐树林却越来越稠密,大树小枝交叉在一起,十米开外根本看不见人影,那些人气得相互骂着娘,在附近毫无目标地乱搜一通。
  这段时间,大强与平头已走出了好远,可以说完全摆脱了那伙人。但他们丝毫不敢停歇,就在黑暗中摸索前行。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面前的树枝多起来,不是挂住他们的衣服,就是划住他们的面孔。他们完全丧失了方向感,走一走,听一听,想一想,凭感觉盲目地向前走。这样走了将近两个小时,林木渐渐地变得粗大高深,树种明显增多,藤藤条条攀来扯去,大枝小叶带着露水沾湿了他们的衣服,脚下泥土残叶泥泞难行,有种夜鸟惨烈的叫声令人不寒而栗。最然人难受的空气冷了许多,加上两人的衣服已被汗水和露珠浸透,冻得浑身直打哆嗦。平头警觉地停下脚步:“不好,我们可能进入了老林区,因为辨不清方向,所以不敢再盲目向前走了。”
  两个人只好停了下来。
  平头担忧地说:“老林区野兽很多,我们恐怕凶多吉少,如果我们都遭遇了不测,我没完成组织交给的任务不要紧,而你家的石砚就要失传了,这件珍贵的文物不知何年何月此才能被发现。大强同学,你好好想想,把你那天藏石砚的过程详细叙述一下,我们可以把它刻在石头上,人们找到了我们就会看见……”
  大强说:“当时我无法把石砚从家里带出去,看见房后有一大堆麦秸,就从窗户上扔了下去。然后,我也不知往哪里跑了,真的记不起来了,但到了那地方肯定能找到……”
  “不急,你还是慢慢想吧。”平头虽然在安慰大强,但他却显得十分焦急。
  这时天终于亮了,树林和山壁的影子清晰起来,林间的小鸟开始喧哗,高处山头染上了明亮的晨晖。平头攀上了一颗大树,四处观望了一阵,高兴地叫起来,他告诉大强,他看见山口了,沿着山谷向北边再走几里地,出了林子,就到了下山的公里上。
  两个正准备沿斜坡向下走,猛然发现十几米开外的地方有一大一小两只恶狼在瞪着他们。大狼一条母狼,个头高大,牛犊一般,呲牙咧嘴,眼里冒着凶光。另一条小狼毛茸茸的,象家里养的小狗崽子。大强从没见过这么大这么狰狞的狼,发现母狼的正拿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头上的也汗冒了出来,不由地往平头身后躲。平头也害怕了,他一边盯着母狼一边紧张地对大强说:“这只大狼咱们恐怕对付不了,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爬到大树上去。赶快挑中一棵大树,我喊一二,咱们就迅速上树,越快越好。”
  两人用最快的速度奔向各自选择的大树。母狼看见他们跑向大树,进攻的欲望悠然而生,丢开狼崽,“噌”地蹿了出去,直扑身小瘦弱的大强。大强跑到树下,刚抱住树干向上攀,回头瞥见母狼已到了跟前,心里一慌,“扑通”一下栽倒在地。母狼飞身赶到,一口咬住了大强的后脖子。
  已经安全上树的平头,见大强危在旦夕,便大叫一声,飞身下树,操住一节枯枝,朝小狼横扫。小狼尖声哀叫滚下山坡,母狼慌忙丢下大强向平头奔来。平头让大强赶快上树,他自己则挥舞枯枝,不断地刺向母狼的面孔,迫使母狼左右躲闪。大强脖子被咬烂了,疼痛难忍,但他还是拼命爬上了一棵树。地上的平头这时已无法脱身,一边与母狼搏斗,一边向后退。僵持了几分钟,平头手里的枯枝被摔断,母狼一下跃起,把他扑到在地。平头与母狼厮打在一起,最后沿着陡坡向下滚,滚到了石岩边,眼看就要跌下石岩,突然石岩边的一棵小树前停下来,平头和狼都一动不动。
  大强跳下树,跑到了跟前,平头已慢慢地站起来。只见平头的一只手紧紧地抓着小树,母狼已被他活活掐死,但他的脸上、身上、手上被母狼抓烂了许多口子,鲜血染边了全身。大强看着眼前惊心动魄的人狼大战,看着平头为了救自己伤成了这样,心里非常感动,他突然一下拉住平头的手,哭着说:“叔叔,我看出来了,你是个好人,你是个英雄,你是公安局的,都是我不好,我以为你是坏人,所以骗了你,我现在就把藏石砚的地方告诉你……”
  原来大强对平头一直怀有戒心,尽管平头告诉他自己是公安人员,但他并不相信,大强看过好多电视,公安人员既是化妆成便衣执行任务,也要随身携带证件,而他进入砖厂后被搜了身,可为什么没有看到他的相关证件,一个非法砖厂绝对不敢把公安人员怎么样的。就凭这两点,大强才不敢把实情告诉他。而现在大强完全改变了看法,他相信了平头,因为只有公安战士才有这般胆识,有这种英雄的行为。
  大强含泪把藏石砚的地方告诉了平头,其实很好找,就在那个村子南边小树林里一座坟堆旁埋着,把上边的一层枯叶掠走,刨个尺八深就能看到。
  平头听完了大强的讲述,脸上露出少见的笑容。突然,他飞起一脚,把大强踹下了石岩,大强惊叫着,沿着陡壁翻滚下去,最后摔倒在石岩下一动不动。平头冷笑一声,又是一脚,母狼也跟着滚下去,躺在了大强的身边。平头站在石崖边不由大笑起来。
  五、石破天惊
  半个小时后,平头下了山,走出了自然保护区的大门。他正要叫一辆拉游客的出租车下山,突然几位公安人员出现在他的面前,告诉他涉嫌杀人被拘留。平头大声地责问公安人员自己杀了谁,证据是什么,公安人员告诉他稍等一会就知道了。果然几分钟后,几个人抬着担架从山口跑了过来,上面躺的人正是赵大强。原来刚才平头把大强踢下山时的那一幕,正好被高处巡逻的护林员看见了,护林员立即报了案,并组织人去石崖下救大强。
  其实大强并没有死,正在昏迷状态,公安人员忙派车把他送到了市医院进行抢救。
  平头被带回了公安局,公安人员紧锣密鼓地对他进行审讯,很快闹清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赵大强那位同学的父亲王某是市国税局局长,五年前当他还是副局长的时候,听人说赵大强的父亲有一尊祖传的石砚,这石砚的石质滋润细腻,研墨不用加水,而研出的墨汁粘稠适度,清香润鼻,润笔有感觉,挥笔如有神,确实非同一般。这事传到王局长耳朵里,王局长就动了心,其实他并不会书法,只是他父亲爱写毛笔字,一直在他跟前提到赵家的石砚。为了孝敬父亲,王局长利用职权,让一个当工商所所长的朋友强行从大强做生意的父亲手里要走了它。谁知王局长的父亲得到石砚后不久,患了轻度脑溢血,右手变得僵硬,从此与书法无缘,石砚也就静静地躺在二楼储藏室的一角,永远歇息下来。那天城里的孙子带着同学到家里玩,没想到石砚被人偷走了,老爷子着急,王局长更急,亲自驾车回到乡下,盘问儿子,最后大强成了惟一怀疑的对象。老爷子亲自到大强家索取未果,王局长前思后虑,暗中高薪请来了一位老战友,就是现在的平头,让他不惜血本尽快拿回石砚。平头知道这尊石砚是民间宝物,立刻行动,部队服役时他在特务连干过,手段特多,很快跟住了大强,监视着大强的一举一动,伺机拿回石砚……
  公安人员带着平头来到了乡下,按照大强所述,找到了村南小树林里那座土坟,果然刨出了石砚。公安人员带着石砚去请教当地相关专家,但鉴定结果让在场人大失所望。原来这尊石砚是清代的东西,离现在不过一百多年,石质为一般的云南红石,市场价不超过一万元,并不是什么奇宝异珍。事到如今,令公安人员大惑不解的是,仅仅是一尊清代普通的石砚,王局长为什么要大动干戈,甚至不惜伤害一个年仅十五岁中学生的性命,是真正出于对老父所爱之物的关心,还是怕赵大强拿走后家追究陈帐,或是其他什么目的,实在令人匪夷所思。不料想后来有了重大发现,专家在用放大镜观察石砚时,意外地发现石砚较厚的底座侧边,有一道五六厘米宽的不易觉察的小缝隙,他、用木刀轻轻一扣,竟然从底部拉出了一块光滑的石板,底部竟出现了小暗仓,一个塑料袋随着石板的拉开从暗仓里滑落出来。打开塑料袋,是一叠新旧不一的存单,数数整整十六张,合计款项达两千一百万元。在场的人倒吸了一口凉气,才知道了这尊石砚的秘密所在。
  再说大强躺在市医院的病房里,他依然昏迷着。脖子上的伤口已经包扎,右胳膊骨摔断了,被木板白带固定着,全身还有十多处皮肉伤。赵晓珠守在弟弟的床前,看着高悬的液体一点一点流入弟弟的血管,眼里不住地流泪。
  直到第二天中午,大强才清醒过来。睁开眼睛后,他看见了姐姐赵晓珠,眼泪马上脱眶而出,声音微弱地说:“姐姐,我终于见到你了,这是不是真的?我以为这一辈子永远见不到你了。我不是一个好孩子,那个石砚是我偷的,我要是早承认了,就不会惹姐姐生气,惹姐姐担惊受怕。姐姐,你以后不要再说我是爸爸收养的孩子,也不要说我不是你的亲弟弟,你就是我的亲姐姐……”
  赵晓珠不住地点头,呜咽着:“你放心,你就是我的亲弟弟,这次是姐姐害了你,害得你跑出去受了这么多苦,姐姐对不住你……”赵晓珠抱着弟弟大哭。
  市公安局的几位领导手捧鲜花来看望大强,他们告诉大强,正是因为他的表现,全市有史以来最大的一起贪污受贿案破获了,王局长已被双规。另外,那个非法砖厂已被关闭,相关人员正在接受处理,市局将来还要对他立功行为进行表彰奖励。领导还告诉他,通过对王局长审讯,核实了这尊石砚原来就是他爸爸的爱物,是王局长利用职权索要走得,现在就让它物归原主。
  看着眼前的石砚,大强颤声说:“是你们救了我,是你们让我父亲的灵魂得到了安慰。我和我姐姐谢谢你们。”


【传奇故事更多精彩推荐】


中华传奇(合订本

传奇故事·上旬(

传奇故事·下旬(

今古传奇(2005-2

一尊石砚的背后

传奇故事100篇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我来说两句

昵 称: *游客、会员均可参与
评 分: 1分 2分 3分 4分 5分
感 想:
  • 请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严禁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损害国家利益、破坏民族团结、破坏国家宗教政策、破坏社会稳定、侮辱、诽谤、教唆、淫秽等内容的评论 。
  •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
  • 上一个故事:

  • 下一个故事:
  • | 返回首页 | 加入收藏 | 故事搜索 | 友情合作 | 拓展阅读 | 网站站歌 | 管理登录 | 

    读故事,悟人生! 【好故事网】——每天一个好故事!浙ICP备05067795号
    站长:故事小王 QQ:2460709866 联系邮箱:
    eywedu@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