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16期




肮脏的手

作者:孟宪歧





  
  小霞生在乡下。那时候,她成天扎在男孩堆里,摸爬滚打,弄得泥猴样,街坊四邻都叫她假小子。长大后考大学进了城,小霞竟出落得水灵灵,她的回眸一笑,能让许多男士的眼睛一亮。
  人常说,生姜改不了辣气。小霞虽说没了早先的虎气,多作淑女状,但她从娘胎里带来的脾气还是没变,还是个风风火火、有啥说啥、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
  小霞毕业后招聘进了市电视台专题部当节目主持人。电视台女人多,故事也就多。台里有个姓王的编导很有气质,也很有才气,台里好几个女人都围着他转。小霞就曾多次发现王编导拥着不同的女人,出入酒吧和舞厅。小霞就想,那几个女人有点贱,这个男人也不怎么值钱。
  有一次,恰巧小霞与王编导一同下乡拍片。那个乡的书记和乡长挺能喝酒,也能劝酒,小霞觉得自己也是农村的,就放开多喝了点,但啥事没有。可气的是,王编导不但不帮她,还和她连干了两杯。不能再喝了,小霞假装有点醉态。当英俊的王编导搀扶着小霞走出饭店时,书记和乡长便相视一笑。
  书记对乡长笑着说:“八成又要拍片啦。”
  乡长说:“拍毛片吧。”
  书记和乡长就故意不往前走,离一段距离。小霞心里明白着呢,她分明感觉到王编导的一只胳膊架着她,另一只手却在她的胸前试试探探。
  小霞质问:“你这人怎么啦?”
  王编导一愣,说:“我没怎么,你喝多了一点。”
  小霞使劲一把推开他,大声说:“我说的是你那手,没地方放了吧?”
  王编导很尴尬地站住了,说:“你这人真没意思。”小霞不理睬他,自己走回乡政府,王编导只好等后面的书记和乡长一起走。
  下乡回来后,王编导便跟那几个相好的女人说:小霞这人喝酒没出息,醉在了人家乡党委书记的怀里,是书记把她抱回乡招待所的。几个女人一传播,整个台里都知道了,就小霞一个人不知道。
  还有一次,小霞她们的专题部拍片时,要采访市里一位分管领导。这位西装革履的领导一看见小霞,就显得异常活跃,眼睛直朝小霞眨,眨得小霞的头一阵一阵的晕。
  因为领导密切配合,采访很顺利。领导高兴地说:“今晚我请你们吃饭,我推掉所有应酬,专门陪你们。”领导说完,就有意地看了小霞一眼。
  晚上的宴会安排在一个豪华酒店,领导朝小霞招招手,说:“过来,挨着我坐。”大家就让开,小霞只好坐在了领导的身边。领导的酒量很大,一杯接一杯,来者不拒。大家也都喝得高兴,互相敬酒,气氛热烈,喊声、笑声响成一片。小霞忽然觉得有热乎乎的东西贴到自己大腿上,她低头一看,领导那只大手正往上游移着。小霞的脸立刻就红了,好在人多,别人都忙着喝酒,没有人注意。小霞急中生智,把手一扬,“啪”的一声打在领导的那只不安分的手上,口里说:“打死你这只臭蚊子!”领导忙收回手,说:“这酒店,咋让蚊子进来了呢?”
  往后,领导喝酒便没了兴致,晚宴也就草草收场。
  在制作这期节目时,有个问题还需要领导解释一下。小霞打通了那领导的电话,领导一听是她,便冷冷地说一句:“我现在没时间。”便“咔嚓”一声挂了机。小霞很气愤,把这事跟同事许大姐说了。许大姐叹息一声:“你呀,还是那么不开窍。那大腿让男人摸一下又咋啦?少不了一块肉。不吃腥的男人还叫男人吗?”
  小霞就狠狠地骂道:“什么男人!臭男人!”
  有一位著名企业家,是省级劳动模范,电视台要为他做一期专题节目,把这个任务交给小霞。节目不到两天工夫就拍完了,企业家非要请小霞吃饭,实在推不掉,她就随企业家吃了一顿饭。吃毕,企业家提议说:“天还早,我请你去唱几首歌,好吗?”小霞觉得到歌厅唱几首歌也不是不可以,就跟企业家来到了华都练歌房。
  企业家唱得很投入,嗓音也不错,小霞认为听他唱歌简直是一种享受。小霞唱歌水平一般,也不是很喜欢,就随意唱了两首便不再唱。最后,企业家说:“咱们合唱一段黄梅戏《夫妻双双把家还》就结束吧?”小霞说:“可以,你说唱就唱吧。”两人便站在一处唱了起来。唱着唱着,企业家的手便很随意地搭在了小霞的肩上。小霞顿时变了脸,用力甩开企业家的手,骂了一句:“臭男人!”便推门而去。企业家愣了片刻,嘟囔一句:“神经病!”
  小霞出了练歌房,心里的气还没消。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男人和女人,嘴里不由地说:“这些男人都怎么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