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16期




二奶与小偷

作者:翁志刚





  
  罗梅是翁局长包养的二奶。这天,罗梅上街买衣服,回来后发现屋里来了一个陌生人。此人是谁?罗梅一瞅整个屋里都被翻得乱七八糟,顿时明白了:原来屋里来了个小偷!只是这小偷的胆子也实在太大了,见屋里无人,居然像是主人请来的朋友,竟斜躺在罗梅床上看电视!罗梅不知打哪来的勇气,逼到对方面前,厉声喊:“你是谁?”
  对方只瞥了她一眼,又专注地看电视。
  这还得了!罗梅把手里的衣服甩了过去,喊:“你跑到我屋里干啥?”
  床上的男子被甩来的衣服蒙住了脸,“哗啦”一下甩开,从床上跳起,气势汹汹道:“呸!你说我上你屋里干啥?没瞧见吗?看会儿电视!”“谁让你上我屋里看电视?”“谁?看会电视还要经过中南海批准?”小偷厚颜无耻地说,“嘻,还问我是谁?你是查户口是不是?咋,你没瞅见你屋里被我翻得乱七八糟,难道你还要我在脸上写上小偷两个字?”
  “你、你是小偷?!”
  “怎么,不相信?这世界冒充什么的都有,就是没有冒充是小偷的!”
  “滚!”罗梅一边倒退一边喝斥对方:“你再不从这屋里出去,我报110!”说着罗梅掏出了手机。
  小偷“扑通”躺在床上,斜视着罗梅:“你要报110?好主意,你报吧,叫110的人来,让他们陪我一起看电视,今天这电视还真有点儿意思!”
  电视?什么电视?
  “小梅,不要那么紧张兮兮好不好?你要报警就报警,不报警就过来陪我看会儿电视。今天的电视特好看,外面看这种电视联防队还要抓,可在这,真安全!”
  小梅?小偷咋知道她名字?罗梅抓着手机,才按了两个键,听小偷这么一喊,她整个人霎时就僵在了那儿,尔后忽然像想起了什么,发疯似的扑向电视,去夺DVD中存放的VCD碟片。那男的动作更快,罗梅还没有扑到DVD,碟片就让对方抽了出来,并跳到了一边,说:“想销毁证据?没那么容易!”
  罗梅不甘“证据”落到小偷手里,如猫逮耗子般两人在屋里上蹿下跳。
  小偷怎么知道她小名儿?从碟片中知道的。原来小偷钱没找到,却无意中发现了DVD中的一张碟片,是罗梅同“老公”翁局长的“生活片”!当初罗梅把她与翁局长的“生活”记录下来,是为了一个人闷在屋里没事时消遣消遣,不想这会闯了祸!她的春光被小偷拿去“欣赏”事小,关键在翁局长,这碟片若流传到社会,“大奶”发现准会闹得翁局长下不了台;纪委呢,也肯定要追查,那时翁局长的位子保不住,她名声肯定也不好听,得把碟片夺回来!然而一个柔弱女子,又如何是小偷的对手?两个人在屋里折腾了半天,罗梅就是近不了小偷的身。最后,罗梅累得筋疲力尽,指着小偷说:“你究竟想干啥?你把碟片还给我,否则我告你擅闯私人住宅!”
  小偷“嘿嘿”两声奸笑,晃着手里的碟片说:“我说小梅,你别吓我,你说我‘王大胆’擅闯私宅不错,可你知道不?你给翁局长做二奶就合法吗?我干啥?这不明摆着,拿钱来,否则……”
  “怎样?”
  “王大胆”跟罗梅打了一个“拜拜”的手势,说:“咱们公安局见!”说着拉门要出屋。
  “别、别……”罗梅慌了,“这位‘大哥’,咱们有话好好说。”尔后从地上捡起甩落的坤包,从里面拿出几张百元大钞递了过去。
  “就这点?”王大胆一手合上门一手接过钞票,“把一部‘电影’的版权卖给你,你这点钱也未免小看了咱王大胆!”说着把钞票吹在了地上。
  “你要多少?”罗梅紧张地盯着对方。
  王大胆伸出两个指头。
  “两万?”
  王大胆摇摇头。
  “20万?!”
  
  王大胆笑了笑,说:“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完事后你想怎么与翁局长‘生活’就怎么‘生活’,不然就别怪王大哥我不给面子!”
  “你想敲诈?”罗梅瞪大双眼,“那碟片是咱‘私有财产’,你要我拿20万买回自己的东西?”
  王大胆说:“你说敲诈也可以,说收费也行,反正咱俩是做生意,我不强迫你。你不出钱没关系,至于这碟片说是你‘私有财产’,咱也无法证明,如果你不愿意买,不如这样:咱找人鉴定鉴定,鉴定结果出来,你王大哥一分钱也不要,到时双手奉还怎么样?”说着又拉开门欲走。
  “别,”罗梅再也经不住对方要挟,喊住对方说:“让我考虑考虑!”
  如此,小偷又合上门。然而不管罗梅怎么哀求对方,小偷依旧咬定20万不松口。罗梅拿得出这笔钱吗?打死她也拿不出。双方僵持不下,罗梅不得不拨通翁局长的手机,将“家中”发生的一切告诉了对方。翁局长获悉“家中”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顿时惊呆了!他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告诉罗梅:“不要报警,一定要保持镇静。”并询问:“他要什么条件才肯还碟子?”
  “他要20万!”罗梅哭着说,“我到哪去弄这么多钱?你快想想办法!”
  翁局长有心花钱买平安,可问题在他刚出国“考察”,说回家也还有一个过程,然而小偷却逼得紧,罗梅拿不出钱,小偷带着“证据”出了门,把碟子一复制,就是给20万都搞不定!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等他回来,尔后让他从自己的秘密账户里取出钱来亲自同小偷谈判。翁局长对着电话说:“现在不是钱的问题,宝贝儿,你听着,现在你给我看住那家伙,寸步不离,知道吗?你要牢牢守住他,不能让他出门,否则他把碟子拿出门一复制,那咱俩就都完了。想尽一切办法,不惜一切代价守住他,懂了吗?我会争取三五天内就回来!”
  挂断电话,罗梅吓傻了。她发现问题比她原来估计的还更加严重!可对方叮嘱她要牢牢看住小偷,她一个女人怎么能看得住一个大男人呀?!
  在一旁的王大胆似乎从对方的电话中看出一些端倪,用挖苦的口气说:“小梅,怎样,你‘老公’他不想赎回这碟子?”
  “不不不!”罗梅连连摆手,说,“你给我一点时间,钱不成问题,关键在他随团出国考察去了,要过几天才能回来。”
  王大胆说:“你不会是缓兵之计吧?那行,我就等你‘老公’回来再说!”说着又准备要走。罗梅忙过去拦住他,恳求说:“你哪儿也别去,就在我这儿等着,我‘老公’说他一回来就付钱!”
  “是吗?行,我答应你,咱就等翁局长回来!”王大胆折回屋,七仰八叉地倒在沙发上,说:“折腾了大半天,现在我肚子也饿了,喂,你总不能叫‘客人’饿着肚子在这等人送钱来吧?”
  为了稳住对方,罗梅虽说不情愿,但也不得不从冰箱取来啤酒、鸡爪及糕点,捧到对方面前。王大胆也不客气,将端来的食物及啤酒一扫而光。突然王大胆放下手中的杯子,说:“小梅,你不会背着我往食物中下毒吧?”
  遭到质疑,罗梅不高兴了,说:“喂,你有没有良心?我将我的夜宵请你吃,你还不放心,你是我请来的还是怎么着,难道我事先还预谋着来害你?”
  王大胆心想也是,他入室毕竟不是赴约,于是厚着脸皮说:“跟你开个玩笑嘛,不然咱俩傻乎乎坐在这里岂不闷死人?来来来,陪我喝一盅!”
  这样,你一杯我一杯,两个人很快把冰箱中啤酒喝了个精光。只是王大胆依旧不罢休,说:“不行不行,要喝就喝个痛快,我酒量大着哩,没酒我去买!”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