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16期




纠纷为媒

作者:杨海峰





  
  一
  
  这天中午,独自在长春打工的肖明赶完一个夜班回到住处,却被楼下叫卖盒饭的声音吵得睡不着。他打开窗对卖盒饭的人说:“请您小点声行吗?”卖盒饭的是位五十多岁的妇女,她把肖明的劝告当耳旁风,继续高声叫卖,声音大得像高音喇叭。
  肖明只得再次提醒她,不料竟把她惹火了,她撒泼道:“哪条法律规定不准在这儿卖东西了?我一个下岗工人,不卖盒饭就得饿肚子,你还让不让我活!”肖明心地善良,听了这话就不好意思再多嘴。可是那妇女的叫卖声实在吵人,为了图个耳根清净,肖明走下楼去,陪着笑脸对她说:“大婶,我买6盒盒饭,请您别在这儿卖了行吗?”一听这话,那妇女顿时眉开眼笑地说:“行,那我马上就走!”肖明哭笑不得地拎着一堆盒饭上楼,总算没有发生矛盾冲突。
  几天后的中午,肖明下班回来,发现楼下有很多人围观。他好奇地凑过去一看,见那个卖盒饭的妇女满头是血地昏倒在地,盒饭花花绿绿地洒了一地,旁边还有一只摔碎的花盆。肖明吃惊地问:“发生了什么事?”有人告诉他,这个妇女正在卖盒饭时,不知哪层楼上的花盆被风刮落下来,正巧打中了她的头。
  肖明不解地问:“那你们还等什么?人命关天,赶紧把她送医院啊!”围观的人纷纷撇嘴说:“谁敢送她,回头让她反咬一口,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肖明被这些看客们的麻木激怒了,他大声说:“你们怎么能见死不救呢!”说完,他立刻把伤者送往医院抢救。
  
  二
  
  医生们紧急会诊,发现伤者的颅内血管溢血,病情非常危险。有位医生对肖明说:“小伙子,我们一定尽全力抢救你的母亲,不过,你得有思想准备啊!”肖明知道医生误会了,但他没有解释,心想:眼下也不知道她的家属是谁,自己就权当是她儿子吧!
  点滴一瓶接一瓶地打,各种药物轮番上阵,可是患者仍然昏迷不醒。肖明交的押金很快用完了,他向同事借了2000元,续交了住院押金。由于患者还没有脱离危险,肖明无法离开,只好委托朋友帮他寻找病人家属。
  两天后,朋友打来电话说:“这个人的身份已经查清了,她是一家印刷厂的内退工人,叫孙玉荣。她老伴几年前因病去世,她一辈子没有生育也没有领养,是一个孤老婆子。你已经做了自己该做的,我劝你还是尽快设法脱身吧!”
  这时,肖明犹豫了。是的,他不能不工作,不工作就意味着没有收入;购房的贷款也不能不还,每月还贷900元是雷打不动的。可是,自己能眼睁睁地扔下这个可怜的病人不管吗?正当肖明左右为难的时候,公司邹经理来医院了。他赞赏肖明的做法,不仅以公司名义捐出了3000元,还决定特批他一个月的假,工资如数照发。
  有了上司的支持,肖明大受鼓舞,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照顾老人身上。六天后,孙玉荣终于苏醒过来。她吃力地辨认了许久,才认出曾跟自己有过一面之交的肖明。她颤抖着手拉住肖明,悔恨和感激的泪水忍不住流了下来。
  一个月过去了,孙玉荣颅内的淤血点逐渐消失,病情基本稳定了,虽然说话仍不清楚,但被人搀扶着可以走上几步路。医院此时已了解了她家的情况,决定让她出院,安排医生到她家进行跟踪治疗。
  
  三
  
  孙玉荣出院后,肖明想到,孙大婶遭受的不幸是由那只花盆引起的,应该追究花盆主人的法律责任才对啊!一天,肖明搀扶着孙大婶来到自家楼下,经过观察和分析,两人一致认为花盆应该是从二楼阳台掉下去的。肖明决定走法律程序,向法院民事庭递交了起诉书。
  法院很重视这起楼房坠物伤人案,很快给二楼王大民家下了传票。王大民气哼哼地到了庭,辩解说:“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那个花盆是我家的?我家已经很久没养花了,如果你们再纠缠下去,我还想告你们诽谤呢!”这一席话把肖明弄得哑口无言。法官说:“民事纠纷的处理原则是谁建议谁举证,你们还是回去调查清楚再来吧。”肖明知道麻烦来了,事情已过去了这么多天,到哪儿去找证据呢?
  幸运的是,几天后,找到法律依据的法庭重新调解此案。法庭认为:虽然不能确认王大民是唯一责任人,但孙玉荣遭受的意外伤害是既成事实,所以王大民家以及和王家相邻的三楼和四楼都是事件的相关责任人。如果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自己与本案无关,那么二、三、四楼的三家应平均分担责任。由于三楼的住户因故未能到庭,所以法庭决定将择日再次进行调解。
  这一结果令肖明惊讶万分,因为他家恰好就是王大民家楼上的四楼,而自己的阳台上从来就没有摆过任何东西。这么说来,自己与孙大婶之间已不是道义上的帮助,而是他必须承担的法律责任!
  孙玉荣也同样不肯接受这个结果。她做梦也没想到的是,自己告来告去,到头来竟把救命恩人给告了。她对法官说:“我不告了,我不能做这种昧良心的事!”肖明当场表态说:“既然法律已经明确了责任,我更有理由把这件事负责到底。”听着这铮铮誓言,孙玉荣再一次落泪了。
  
  四
  
  孙玉荣的后期治疗还需大笔费用,肖明认为这时候不能再坐等法庭的调解或判决,自己应该主动去协调另外两家,大家共同帮助孙大婶渡过难关。
  一个双休日,肖明去了王大民家。肖明看到王大民家有一个双腿残疾坐在轮椅上的女儿,而且家中没安暖气,这就意味着,王家每年都得经受寒冬的煎熬。肖明犹豫了半天,还是把来意说了。王大民一听,立刻变了脸色,语气中充满了火药味儿,其结果自然是不欢而散。
  从王家出来,肖明又去了三楼那家。三楼住的是一个漂亮的单身女性,自我介绍之后,肖明知道了对方叫周倩,是一家星级酒店的领班。肖明刚说明来意,周倩就笑了,说:“我已经知道了这件事,不管那只花盆是不是我家的,既然法庭这么决定,我愿意无条件接受。”她随后要求肖明带她去孙大婶家看看。
  在孙大婶家,周倩坐在老人床前,关切地询问病情,还拿起梳子细心地为老人梳头,用湿毛巾给老人擦手擦脸,孙玉荣感动得不知说什么好。周倩说:“孙大婶,从今往后,你就当我是你的女儿好了。”
  这之后,每到周末,肖明和周倩就会不约而同地来到孙大婶家,忙完了家务,就坐下来说说话。周倩烧得一手好菜,说话更是让肖明如沐春风,孙大婶家这个简陋却温馨的小屋,逐渐使肖明感到了一种留恋。
  
  五
  
  一个周末,肖明按惯例又到孙大婶家去,周倩却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有来。肖明一边做事一边扭头向门口张望,差不多快把脖子扭断了。孙大婶看到他心神不宁的样子,笑着说:“你什么心思我早看出来了,你可要勇敢些啊!”肖明听了,脸“唰”的一下红到了耳根。
  一个炎热的夏天,肖明和周倩又在孙大婶家见面了。周倩烧菜的时候,红扑扑的脸上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眼看那汗珠就要落下来了,肖明赶紧拿起毛巾替她擦。周倩一侧脸,两双眼睛碰到了一起。肖明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她,这回轮到周倩脸红了。
  考虑到孙大婶的后续治疗还需要大笔费用,两人的手头又都不宽裕,只得坐下来商讨解决问题的办法。两人想了半天,周倩忽然恍然大悟地说:“我房子的贷款已经还清了,把它卖掉,不就有钱了吗?”肖明问:“卖了房子你住哪儿啊?”周倩脱口而出:“我住到你那儿不就行了吗!”肖明愣愣地看了周倩足有半分钟,猛然醒悟过来,紧紧拥抱着她。
  这年冬天,肖明和周倩在一家大众化的酒店里举行了简朴的婚礼。在新婚庆典上,有一个人悄悄走到肖明身边,递给他一个大信封。肖明匆忙拆看,发现里面装着一沓钱,另外还有一封信,信中写道:
  肖明、周倩你们好!
  我是你们的邻居王大民。今天我想告诉你们,那只砸伤人的花盆就是我家的。因为我的自私,而使你们遭到连累,使我非常愧疚。在你们高尚的精神面前,我感到无地自容。今天,我把半年来积攒的2000元钱捎给你们,算是一点补偿吧!真诚请求你们原谅,祝愿你们永远幸福。
  肖明看完信,急忙寻找送信人,却已找不到那个人的身影。肖明和周倩商量后,决定把钱还给王大民,因为王大民家的生活也很困难,既然他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