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5年第16期




“长豇豆”开当铺

作者:郑祖平





  
  有个朋友姓江,他的脑袋特别长,外号就叫“长豇豆”。脑袋长了,脑细胞就多,所以他特别聪明,又特别善于钻营。就说他的工作吧,每月有两千多元的收入,并不算赖,他却偏要辞职,找了个已经退休的邻居“老芋头”为伙伴,两人合伙开了一爿典当。
  据“长豇豆”说,目前正是开典当最好的时机。为啥?旧社会跑典当的都是些揭不开锅的穷人,现在跑典当的不再是穷人了,都是些有房有车的老板。他们想扩大再生产,或进货急需一笔资金,向银行去借贷吧,一来手续繁,二来审批的时间长,往往远水救不了近火,所以他们都涌向典当来告贷。只要你有存单折子、金银珠宝、古玩字画或者私宅房契,都可以拿来质押,又快又省事。虽说典当借贷的利率要比银行高出许多,但这些老板还是愿意找当铺。“长豇豆”的典当才开了三个月,果然光借贷赚来的利息就有十余万元。说实话,到了晚上数钞票时,“长豇豆”的嘴巴就像敲开的木鱼,笑得抿也抿不拢,对自己的英明决策好不得意,连走路都有些轻飘飘起来。
  开当铺虽然赚头好,但风险也大。尤其在收进抵押品时,你要懂行、识货,认清抵押品的真伪。尤其像古玩、字画,市场上赝品多得是,如果你看走了眼,整爿典当就有破产的危险。好在“长豇豆”是三代祖传裱画匠出身,谁想在字画上骗过他的双眼,那真是走进了诸葛亮的八卦阵——没门!至于古玩瓷器方面,“老芋头”是行家,为人外拙内秀,精明踏实。他家开过古董行,不仅双眼能识宝,还有一本《历朝历代古玩鉴赏年谱查考》的宝书。万一看走了眼,只要拿出“查考”一对照,上面不仅有文字记载,还配有照片,是真是假,就像独眼龙看风景——一目了然。两个人互补有无,相得益彰,三个月来,他们的典当从来没有发生过一件骗当的事情。
  这天,“老芋头”上客户家去收购古玩了,下午四点钟光景,当铺里来了一个中年人。他穿着笔挺,手里拎着个皮包。“长豇豆”一看,暗自高兴,生意来了。只见中年人把皮包往柜台上一放,拿出一个用织锦缎包裹着的青瓷笔洗来,“老板,我想调个头寸,你看它能当多少?”中年人神情自若地说。
  “长豇豆”一看,心里一沉。瓷器这种东西,看看花的,摸摸光的,是古是今,很难弄清楚。假如鉴别金银珠宝,名人字画,那是“长豇豆”的强项;瓷器这东西,“老芋头”是内行。但是生意来了,总不能不做吧,先接过来再说。于是“长豇豆”就学着“老芋头”的样子,捧起笔洗上上下下看了起来。所谓笔洗,就是专供文人墨客在写字、画画时洗笔用的器具。它比碗大,像个盘子,但盘子没有围起来的边,无法蓄水;笔洗的周围有个圆凸型的边围着,当中蓄水,有点像盂。
  眼下这个笔洗非同一般,青瓷绿釉,坯胎薄,底部厚,它圆凸型的围边上,还刻有一朵朵的莲花,共八朵。每朵莲花的花芯部位都薄似蝉衣,半透明,如果你的笔醮满了墨汁,在笔洗中一洗,盂中的黑水在花芯中一汪一汪地闪动,显示了莲花出污泥而不染的高洁品性。如果你的笔或是红,或是绿,在笔洗中一洗,盂中的水或红或绿,透过花芯,映衬花瓣,使朵朵莲花,鲜艳得犹如刚刚出水,青翠欲滴。笔洗的一左一右,还配有两个耳环,随着洗笔时的动作,它会发出悦耳的响声。就凭这般精致的制作,“长豇豆”想:“这肯定是好货!”他便偷偷地把那本《历朝历代古玩鉴赏年谱查考》拿了出来,放在柜台下面客户看不到的地方,认认真真地找出和笔洗一样的照片来,然后细细地两相对照。根据书上介绍,这笔洗是明初洪武年间的东西,名唤“青瓷绿釉莲花八座双耳盂”。它的底部刻有“洪武七年”官窑的印记。“长豇豆”将笔洗翻过来一看,果然有“洪武七年”暗红色的火印,这笔洗和《查考》上的照片可以说完全一样,看来确是真品!“长豇豆”故意不露声色,把笔洗颠过来倒过去,反反复复地验看,就是不开口。其实,他是想压低入当的价格,可以减少风险。
  
  可是那位先生等得不耐烦了,说:“老板,这可是我家祖传的老古董,我要不是等着钱用,哪会拿它出来露眼呢?这样吧,我当它半个月,半个月就来赎当。”
  “长豇豆”暗自确认这是明初洪武官窑的真品,就试探地问:“你想当多少?”
  中年人伸出三个指头:“30万。”
  真品确是这个价,但是典当放贷的款子,只能放贷实物价值的百分之六十,如果按真品算,最高也只能贷18万。为了少贷些,“长豇豆”鸡蛋里寻骨头,总算在两个翠绿色耳环中,被他找到了各有一个黑点。他指着黑点说:“没有这两个黑点,能值30万,现在有了这两个黑点,连半价也不值了。你就当8万吧。”
  “不行,我急需20万,才拿它来调头寸的。”
  “长豇豆”摇摇头,把笔洗还给了中年人。
  中年人收起东西就走,走到门口又转过身来问:“老板,能不能再加点,15万行不?”
  “长豇豆”也怕失去这笔生意,心想:“他只当半个月,15万就15万。如果他到期调不到头寸,这个明初洪武官窑的笔洗就归我们典当了,这岂不是大大地赚了一笔!”“长豇豆”顿时把口一松,说:“依你15万,但是当期就半个月。”
  “一定一定,我半个月内一定来赎当。”中年人当场填写了当票,而且写明两耳环上各有一个黑点。两个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长豇豆”把笔洗小心翼翼地收入当铺。
  傍晚,“老芋头”回来了。“长豇豆”十分得意地拿出那个笔洗想显显宝,不料“老芋头”接过笔洗,翻过身来看了眼底部的火印,就看了这么一眼,便说:“假的。”
  “假的?怎、怎么是假的?”“长豇豆”猛吃一惊。
  “老芋头”指着暗红色的火印说:“你瞧瞧,这是朱盖墨,还是墨盖朱?”
  原来,真品都是在瓷坯上盖了官窑的红印再进窑,出窑后再上釉彩,这就是墨盖朱。字画与这恰恰相反,字画的真品,是先用墨或画画或写字,然后盖上印方,这叫朱盖墨。字画的赝品往往是先偷到某某印方盖上,然后再由别人代笔或写字或画画。瓷器与它相反,先有印,后上釉彩倒是真品。眼下这个洪武笔洗,分明是先上釉、后盖印,所以肯定是假!
  “老芋头”讲完,“长豇豆”捧出了那本《查考》来,说:“我和这上面全对过了,一模一样的,怎会是假呢?”
  “老芋头”告诉他,最近有人就是按《查考》上提供的古玩原样来制假,所以我们收货时要特别的警惕。
  “长豇豆”一听,差点急晕过去,他马上翻出当票来,上面有那个中年人留下的身份证号码和电话号码。“长豇豆”想把他找回来,就按当票上留下的电话号码拨了过去,谁知对方是空号。这一下他着急了,对“老芋头”说:“我、我吃进了假货,被他骗、骗走了15万啊!”
  “15万!”“老芋头”也急得跳了起来。
  这时,隔壁饭店把炒好的一桌菜送来了,还特地送来一瓶五年陈的状元红。“老芋头”拿起酒瓶子就往地上摔,气得脸色铁青地说:“骗走了15万,你还有心思喝酒!”
  正在这时,电视台一位导演走了进来。最近,电视台开播了一档财经节目,想介绍介绍典当的业务,想请他们去当嘉宾。
  “长豇豆”想,我吃进了假货,哪还有脸去当什么嘉宾!他不想去,就让导演和“老芋头”联系。“老芋头”皱着眉头沉思了半晌,忽然爽快地一口答应下来。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