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7期




失而复得

作者:陈则豪





  记者程煌正当壮年,在榕城是小有名气的收藏家,尤其是积累的全国各地的名片,叠起来有几尺高。他把名片分门别类装了十几个本子,其中有一本封面印着山水彩景的本子,是专门装着各地省、市领导、大企业老板和作家、艺术家们的名片,有的还用的是铜雕材料哩。这是他随身携带的重要名片本,他每天都要打里面某几个人的电话。“我宁可丢了几千块钱,可这本子不能丢呀!”程煌经常在心里告诫自己。
  但再记性好的人,也有一时疏忽的时候。这天上午10点多钟,他照平时习惯,到自己家附近的市少体校里跑道边打IP卡电话,这里打长途特便宜。学生们大多在项目馆内上课,偌大的绿地上一个人影都没有。他昨天刚收到在邻市的老战友的信,说他刚当上副市长,叫他赶快到他那里采访一家对当地纳税作出贡献的大企业,还说自己分管工交系统,得给有作为的企业在媒体上表彰一下,人家会干得更欢。自然信封里夹着他的名片。程煌在电话亭对老战友说,自己马上打的去。他打完电话,就把名片本搁在横板上,翻着找本市一家企业老总的电话号码,想告诉他自己改期再去采访。突然,腰部的手机响了,他连忙边转身边从皮套里掏出手机接听,慢慢地向草地走去,但很快他就悠闲自在不起来了。他焦急地放好手机,把采访皮包往自行车把手前的铁篮子里一塞,就急匆匆地蹬车,飞一样往体校门外冲去了。
  他汗流满面地赶到十几里外的省立医院急诊室,好生安慰突发心脏病的大哥之后,才想起那本重要的名片本忘了拿,丢在电话亭横板上了!他焦急地对大哥说道:“糟糕!我丢了名片本,得马上去找!”说完就转身大步跑出医院。
  程煌一路上急匆匆地骑着车子,心里焦急万分!是啊,我本子里放着两张IP卡,话费各剩几十块,拾去的人能不拿走吗?管你什么名片不名片的!这下彻底完啦!他越想越后怕,那沮丧的样子,让体校门口的保安感到不理解,因为常见面,就问他:“大记者,你今天咋啦?病了还去打电话?”“唉,你说对了,我真是打了IP卡电话,得了头痛病!”“嘻,此话怎讲?”保安兴趣地问。“唉!”程煌长叹一声,把前后经过简单讲了一下。保安听了,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说:“肯定找不到了!现在贪小便宜的人太多了。东西丢了,有人拣;落水或车祸都没人救!”程煌打断他的话:“同志,你也太片面了吧?悲观要不得哦,兴许、兴许有人看到没拿走,名片本还搁在那里呢!”
  “嘿!你做梦去吧!本子如果还在电话亭,我从你胯下钻过去;你如果空手而归,你就请我喝好酒去。敢不敢打赌?”胖乎乎的保安眯着小眼睛笑。
  程煌苦中作乐勉强说道:“那就成交吧!”说完他就往电话亭快步走去。过了半个钟头,他又慢慢推着车子走来了。他告诉保安名片本确实是不见踪影了,自己还反复在周围草地、树下、水沟里到处仔细瞧,只希望拾本子的人拿走他的两张IP电话卡,把名片本丢在这些地方让他找到,他还要千谢万谢这人呢。然而,现实就是这样的残酷无情,自己只能千辛万苦地从头开始收集大人物的名片了!“唉!倒霉!这捡名片本的人简直不是人,是混账王八蛋,真该千刀万剐才解恨!”程煌此刻顾不得自己平时文质彬彬的样子了,当着保安的面破口骂了起来。保安说:“别骂了,骂几千年也找不回呀!你就请我喝酒去吧!不过,我现在正在值班,改今天晚上好不好,呶,就去对面街那家酒店。”
  “行呀。我现在得回家休息一下,让我慢慢消口气吧,我午饭还没吃呢!”程煌两手一摊,苦笑一下,正把车子推出门外想骑走,突然,腰间的手机响了。他慢吞吞地掏出手机接听,马上脸色由阴云转晴天,嘴里连声说道:“太好了,太好了!我马上来!”说完把自行车锁都没锁放在门旁,喜滋滋地对保安说了一句:“给我看一下车!我马上就回来!”话一说完,就箭一般地向电话亭方向奔去。
  大约过了半个钟头,程煌回到保安身边了,他把失而复得的名片本子放在手掌上,递到对方眼前,激动地说道:“是拾得本子的一位男青年,打我手机叫我去领回的!”“刚才?”“是刚才我在你这里接的手机电话!”
  “唉呀,我输啦!天下居然有这样的好心人,为了一本名片本,他居然一直在找你,在替你操心,你真应该好好答谢他一下!”“他也是你们四川人。今天他带着女友到体校草地晒太阳聊天,路过电话亭见到我的本子,两个人在草地上翻看了半天,才跟我联系上的!”保安问:“本子上的名片那么多,他怎么判断是你丢了,直接通知你去拿呢?”此刻,程煌感觉到什么似的把头往东侧一抬,说:“嘿,说曹操曹操就到啦!你去问他吧!他叫曾飞,重庆人,来福州打工两年了。”
  这时,曾飞与女友小蔓肩并肩地往门口走来了。“记者叔叔,你还没回去呀?”曾飞问。“我正跟你的老乡夸奖你们两个呢,你就给他解解谜吧!”
  曾飞中等个子,不胖不瘦,人显得很忠厚,他简单说道:“程记者在本子里有一张兼职十几家报刊特约记者的记者证彩照,都是他的姓名,我就分析是他这人丢的,再找他里头一张名片,就打电话给他啦!”“就这么简单?”“就这么简单。”程煌拍一下他肩膀:“给你100块奖金你不要,你以后若需要我替你维权时,我一定好好回报你!”“要得!”曾飞开心地笑了,“我打工的厂子就在体校隔壁,我去上班啦!”说着曾飞就携着女友告辞了。 (责编:王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