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7期




会变的发廊嫂

作者:路轲瑜





  王俊腾出自家屋让女邻居开发廊,女邻居才25岁,长得灵秀可人,发廊也有一个好听的名字:“雅丽”,但由于这儿是后街小巷,生意十分清淡。苦撑苦熬了四个多月,女邻居实在撑不住了,一气之下,将发廊租给一个名叫肖芳的乡下大嫂。
  肖芳粗眉粗眼,脸皮黝黑,看上去至少三十六七岁,很像男人。她租下发廊的当天晚上就到王俊家造访,腼腆地请他和妻子“多多关照”。王俊实话实说:“这里不是市口,没客流,连住家户都熬不下去,你能行?”还有一句没说出口:“开发廊大多年轻靓丽的女孩,哪有你这样的。”肖芳却自信地一笑:“试试吧。”
  “雅丽”发廊重新开张了,座椅、壁镜、工具台、化妆柜等一切依旧。王俊夫妇密切关注她的营业状况,第一天两个客,第二天两个客,第三天还是两个客。肖芳闲多忙少,常到王俊家串门,串门也不多说话,就那么站站看看,眼里流动着焦躁和不安。正当王俊夫妇捉摸她快要卷铺盖走人时,情况变了,客人一天天增加,五个、七个、十个、十二个……肖芳终于忙得不露身影了。
  这一变化令王俊夫妇吃惊不小。
  一个乡下丑大嫂凭什么能磁铁般把这么多客人吸引过来?王俊决定考察一下,因为他妻子的小弟也开发廊,而且开在市面上,但门可罗雀,濒临倒闭。他想从肖芳身上发现诀窍,再转教给他。
  一个周六的上午,王俊走进发廊,边和肖芳拉呱聊天,边进行考察。他发现肖芳理发手艺特好,客人们理发后无不笑着开心地离去,他颇为肖芳高兴。但时隔不久,肖芳遇到了麻烦。这天晚上,王俊下班回家经过“雅丽”,听见肖芳正在跟一个男客争吵,便隐在门外细听,渐渐听出眉目,原来这个男客最近连续来这儿理过两次发,都没给钱,今天又来理发,理完肖芳让他付钱,他仍不给。肖芳问他凭什么不给,他说谁叫你长得这么丑。肖芳说我丑跟你什么关系,他说当然有关系,因为你丑,我每次来理发都是一次折磨。肖芳说那你可以不来嘛,他说不来不行,谁叫你手艺好呢!肖芳说你这人无耻又无聊,他便说肖芳侮辱他人格,要她赔偿名誉损失,两账相抵,谁也不欠谁。肖芳岂肯答应,两人越吵越凶。王俊知道肖芳遇到流氓了,一时义愤,走进“雅丽”,指着这男客喝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今天你必须如数付钱,不然我就打110!”这男客见半路杀出个程咬金,又见他人高马大,气冲斗牛,一时慌了手脚,犹豫片刻,掏出钱包,如数付了三次理发的钱,灰溜溜地走了。肖芳十分感谢王俊帮了她的忙。
  回家后王俊把刚才“雅丽”发生的事告诉妻子,妻子担心地说:“这人不正经,肖芳以后可要小心哩!”
  第二天早晨,王俊上班,见一向开门很早的“雅丽”意外地没有开门,预感不妙,便过去敲门。敲了半天,肖芳才开门,只见她脸上红一块紫一块,走路一瘸一拐,还说腰痛。王俊大吃一惊,问她夜里发生了什么事,她说半夜里有两个男的敲门要理发,而她早睡下了,不想给他们理。他们不答应,说他们是乡下来打工的,明早要回家相亲,白天没空来,请她无论如何要帮忙,他们给双倍工钱。她没法,便起来开门,门刚开,就闯进两个蒙面人。她刚要喊叫,其中一个捂住她的嘴,另一个反身关好门,然后便对她拳打脚踢,直到她瘫倒在地才罢手。临走还抢走她衣袋里的一百多块钱,并警告她不许报警,报警明晚就来要她的命!王俊估计这两人的背后肯定是昨晚那个寻衅闹事的流氓,要肖芳报警,她不报,说她一个乡下女人到这儿挣钱不容易,得饶人处且饶人,积怨太深对自己更不利。
  肖芳关门躺了四天才开门恢复营业。
  为了肖芳的安全,王俊和妻子劝她夜里住到他们家,他们的书房可以搁一张床。肖芳起初不同意,他们说城里不比乡下,人多,坏人自然也多,要再遇到更歹毒的,你不仅挣不了钱,还会落下病残,甚至搭上性命,那就太不合算了,还是防着点好。她最终同意夜里住他们家,但要给他们租金,王俊拒绝了。
  他们给了肖芳钥匙,让她晚上到他们家自己开门。
  半个多月后的一天夜里,王俊妻因失眠到书房拿书看,正在熟睡的肖芳让她大吃一惊,原来肖芳是个柳眉粉腮、肤白如脂、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年轻女孩,那个粗眉黑脸的丑大嫂没一点影子。显然,白天的肖芳是乔装的,王俊妻马上将发现告诉王俊。
  第二天早晨,肖芳起床后要去发廊,王俊夫妇叫住她,说了他们的发现,她刷地红了脸,嗫嚅半天才承认自己是乔装的。他们问她为什么要这样,她说怕城里的流氓痞子骚扰,她在家时听说城里的流氓痞子坏透了,她一个弱女子孤身进城心里好害怕。他们开导她,说城里虽然有流氓痞子,但这些人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劝她赶紧解除乔装,不要折腾自己。她摇头道:“这不行,如果不乔装,麻烦肯定不少。”
  显然,她对城市成见很深。
  王俊夫妇同情她,答应为她保密。但他们心里一直不安,难道他们就不能帮她消除恐惧,安全愉快地在城里生活吗?一天,妻子忽然对王俊说:“我们把肖芳说给我小弟吧,让他来保护她。”王俊心里一亮:“对,他俩挺般配。他俩要是好上了,以后一起开发廊,再好不过。”妻子先把想法告诉小弟,小弟十分乐意。她又将想法告诉肖芳,以为她一定愿意,因为小弟常来他们家,他俩已经相识,并且相处得不错。没想到肖芳竟冷着脸半天不语,弄得她好尴尬,只好自己找台阶下,要她考虑两天再答复。
  王俊夫妇对这桩婚姻仍然信心十足。第三天早晨起来,妻子想问肖芳考虑得如何,到书房一看,肖芳已经不在了,书桌上有张纸写满了字,拿起一看,原来是肖芳写的:“邻居大哥大嫂:真对不起你们,我回老家了,我不能答应你们提的亲事,因为我已经有了男朋友,他原本和我一起在老家开发廊,去年他忽然患了脊柱麻痹症,瘫痪不起,需要3万多元才能治好。而他是孤儿,只有我能救他,可靠我一个人在乡下开发廊挣钱只能是杯水车薪,我只好进城淘金。为防不测,我乔装了自己,得到了你们很多很多的帮助,我十分感谢你们。为了防止在城里呆久了,感情生变,背叛我的男友,我决定回老家去,就在乡下挣钱,慢慢挣吧,总有一天会挣够给他治病的钱。很对不起你们,祝你们一生平安!”看完信,妻子赶紧让王俊跟她一起去“雅丽”,“雅丽”果然铁将军把门。他们许久无言,肖芳对爱情的忠贞深深打动了他们。
  半晌,妻子担心地说:“在乡下她驴年马月才能挣够给男友治病的钱呀!”王俊也有这样的担心,他们决定帮助她,办法是让她带着男友一起回城,动员妻子的小弟跟她合伙开发廊,让肖芳好一边挣钱一边照顾男友。
  他们将肖芳的困难和他们的想法告诉妻子的小弟,小舅子马上点头:“行,没问题,不做终身伴侣做终身朋友也好嘛!”并要求跟他俩一起去乡下接肖芳进城。
  三人根据肖芳说过的地址,在200里外的一个偏僻小村找到了她。听他仨说了来意,肖芳感动得哭了。
  不久,“雅丽”发廊再次开张,肖芳已变成窈窕淑女。她和王俊的小舅子共同操持这个发廊。里间的床上躺着肖芳的男友,发廊里充满快乐的气氛。
  (责编:王凡 图:张永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