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17期




爱情奴仆

作者:张 修





  那年我从农村考入大学,就为自己设计好了今后的人生轨道:将来毕业后,找个理想的工作,然后再娶个漂亮的城里姑娘相伴一生。
  工作的事情挺顺利,我刚一毕业,就应聘到一家外资企业搞技术开发。可爱情的事却让我屡屡受挫。一开始,我将爱神之箭射向周围的白领丽人,可她们听说我家在农村,就以种种理由回绝我:“哦,我已经有恋人了。”“嗨,我不愿意找同事。”
  阿萍姑娘最直率,她对我说:“你家太远了,我要是逢年过节跟你回去探望老人,都会很麻烦,又乘火车又坐船,我从小就有晕船呕吐的毛病。”
  我心想,要是我家在美国西海岸的旧金山,绕半个地球你也不会嫌远,呕出胆汁来你也乐意去。还不是因为我家在贫困山区!
  我于是又考虑将爱神之箭射得再远些。这时恰巧阿萍说要给我介绍个护士,是她的一位闺中密友,我欣然同意。
  一个夏日黄昏,我们在公园见了面。她长得小巧玲珑很漂亮,让我心中暗喜。
  但我很快发现,她有个“小辣椒”脾气,因为我们刚约会两次,她就对我约法三章了:“我听阿萍说,你家在农村。如果咱们将来真结婚了,你可不能招你家乡下的亲戚来住。另外你给家里寄多少钱,都要跟我商量。第三点嘛,我还没想好,等遇到新问题再补充吧。”
  我笑笑说:“男主外,女主内,家里的事将来还不都由你作主。咱们要是真能喜结连理,同甘共苦是没说的。”
  她嘴一撅道:“谁跟你同甘共苦,我可是家里的独生女,父母的心肝宝贝儿!不像你,弟弟、妹妹一大帮。我告诉你,将来脏活累活你可要抢着干,别指望我侍候你!”
  我说:“那好办,我原先在家什么活都干。上大学四年,我的被褥都是自己拆洗,十分拿手。以后你啥都别管了。”我心里想:你别骄傲太早,等生米煮成熟饭再说!
  她一听又恼了:“什么?你让我啥都别管,你想造反吗?”
  “不敢。你不是说,你以后不管家务吗?”
  “我不管家务,但要管两件事:一是钱,二是你。明白吗?”
  “这还用说,我从小就喜欢被人管,在家时父母管我;上大学后老师管我;这不,眼看我又要有你这位新领导了,真幸福!”
  她转嗔为喜说:“这还差不多。”
  我一开始有点喜欢她的“小辣椒”脾气,觉得漂亮女孩撒娇使性挺有趣。但时间一长,我就有些烦了,因为她不分场合,在大庭广众之下也不给我留面子,让我很难堪。
  一天,我们和阿萍以及她的男友相约同去逛街购物。在商场里,“小辣椒”嘴一撅,就不理我了。我纳闷地问她:“这好好的,怎么就生气了?”
  她说:“你知道,别装糊涂。你看看人家多殷勤。”
  我一看才明白,原来阿萍的男友给阿萍背着挎包。我笑笑说:“你看我怀里抱着个新买的压力锅,哪还腾得出手来。”
  “可这反映了你心里到底想没想着我。”
  “我当然想着你。我想,你的挎包又不重,自己背着没问题。”
  “好啊,你根本不爱我!”
  “我怎么会不爱你呢?我又一想,你的挎包就是再轻,也应该由我背才对。”
  “你想背啊,晚了。我必须罚你!过来,让我掐你三下。”
  “别掐了,上次被你掐的还没消肿呢。”
  “你还敢犟嘴?六下!”
  说着,她就扑上来拧我胳膊。我用压力锅一挡,正撞在她的小手上。她痛得一捂手,蹲在地上哭了。
  阿萍对我说:“看你多冒失,还不快哄一哄她。”
  我急忙赔罪。但她不依不饶,对我又打又踢。众目睽睽之下,我被她一番花拳绣腿“修理”得十分狼狈。我只好强压怒火,自我解嘲说:“你可真是我的野蛮女友。”
  这件事后,我真想跟她吹了。但又一想,要找个对象不容易,况且她长得蛮漂亮,只是脾气不好,吹掉有些可惜。也许婚后她会慢慢好转。
  婚后,我因为没房,暂时住在她家里。她父母对我都挺好,但我的野蛮女友又升级为野蛮妻子了,倒插门使我的地位更低,我不仅要承担许多家务,还要伺候她的起居。
  每天她上班,我要开车送她。她下班后,往床上一躺,懒洋洋地对我说:“去,打一盆热水来,给我泡泡脚,我的腿像灌了铅。这一天,我一会儿给病人打针,一会儿给病人喂药,哪是护士,简直是护工。只有回到家,我才觉得自己像个‘病人’。”
  就这样,我又成了她的“护士”。
  她很爱美,总买高级化妆品和名牌时装,我收入的一半都被她抹在脸上穿在身上了。
  一天下班前,我打电话向她请假:“亲爱的,我今晚要参加一个老同学聚会,叙叙旧。”
  她毫不通融地说:“不行。告诉你,下班必须来接我,我要去买一身套裙。我的同事说,长安商场新到了一批名牌货。”
  我据理力争说:“你和朋友聚会,我可从来没干涉过,你不能不给我一点自由呀!”
  “我怎么不给你自由了?今晚你就可以自由地陪我逛商场。”
  “我自由什么,哪回我陪你逛商场都像个保镖,寸步不离。”
  “好吧,今晚我保证给你当保镖。”
  “别瞎扯了,你只能保证把我的钱包花个精光!”
  “我花个精光也是为你好,你是从农村来的,我打扮得漂亮些,你脸上也光彩呀!”
  “你别总提城乡差别好不好?我是大学毕业的白领,不比谁低一等。”
  “哼,咱们谈恋爱时,你可对我低三下四呢。现在你把我搞到手了,想抗旨不遵吗?”
  “别说得那么难听,婚姻自由,我没强迫你。”
  “我不跟你废话,今晚你必须听我的,不然咱们就分手!”
  她“啪”地挂断了电话,我无可奈何。唉,难道恋爱娶妻就不能有自尊了吗?这个“小辣椒”,我早晚把她做成“辣椒酱”!
  (责编:小川 图:张永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