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24期




特别遗嘱

作者:戚 城





  灾难发生时,黄怡欣感觉到整个办公大楼都在摇晃,接着眼前一片黑暗,人就昏迷了过去。从伤痛中醒过来,黄怡欣听到离自己不远处传来一阵轻轻的呻吟声。“是谁?”他问道。“是我,唐念军。”黑暗中一个微弱的声音回答。
  唐念军在这座大楼里可是个有名的人,他17岁在唐山的一个煤矿干活,二十多岁时唐山大地震中被压在了井下,三天以后被解放军救援人员营救,大难不死,后来就回到了四川省北川家乡。今年五十多岁了,还是单身一人,平时舍不得吃舍不得穿,除了喝点酒,也不怎么花钱,大楼里的人都说他攒的钱少说也有五十来万,大家都叫他“老抠”。
  在黑暗中,黄怡欣挣扎着想移动一下,让自己靠“老抠”近些。但他的大半个身子不能动弹,只有一条右胳膊能伸出去,他忍受不住哭着绝望地问唐念军:“‘老抠’,你看我们还能出去吗?会有人来救我们吗?”唐念军伤得很重,整个身子被卡在混凝土预制板的缝隙里,只露出头和一只握着一支圆珠笔的左手。他摸到黄怡欣的手,打起精神安慰道:“能出去的。唐山在地震那会,我在下面呆了三四天,还不是被救出去了?你别哭,上面的人知道我们被压在这底下,他们比我们还着急,一定会来救我们的!我们一定会被救出去的!”黄怡欣这才止住了哭声。
  两天,三天……
  黄怡欣惭惭支持不住了,精神恍恍惚惚的,一个劲地说:“完了,没指望了,我们出不去了。”唐念军说:“你得坚持住啊!你还没找老婆,好日子还没开始呢,怎么能死呢?”黄怡欣丧气地说:“我看是没什么指望了。”唐念军说:“不!一定会有人来救我们的,我们得坚持住!”
  又过了一天,唐念军已经奄奄一息了。他喘着气对黄怡欣说:“我怕是坚持不住了,你年轻,一定得坚持到有人救你!”黄怡欣哭着说不出话来,唐念军握住黄怡欣的手说:“你一定得活着出去,我存的五十多万元钱都给你,够你这辈子花的。不为别的,就为这钱,你也得活着出去。你年轻,你一定挺得住的!我给你写个遗嘱……”说着,唐念军在黄怡欣的手臂上写下“黄怡欣是我财产的合法继承人。唐念军”。然后又气喘吁吁地说了几句话,头一歪,就再没有了声息。
  黄怡欣感觉就好像做梦一样,唐念军的遗嘱和交待,像是给本来已经丧失了活下去的勇气的他打了一针强心剂。是啊,就为这五十多万元遗产,他也得活下去,那是自己也许一辈子才能挣到的钱啊!这个信念支撑着黄怡欣,在黑暗的混凝土瓦砾堆中又坚持了两天,就在他神志越来越模糊时,他感到有一丝凉风吹了进来……
  地震后第五天,黄怡欣被救援人员营救了出来。他被抬出废墟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请记者把唐念军在他手臂上写的遗嘱用照相机拍了下来。住进医院刚一周黄怡欣就恢复了健康,他坚决要走回到北川去,一是要去救援受难的人们,二是心里还有个小九九:他要根据唐念军临死时的交待,找到寄托着自己发财梦想的那个铁皮箱子。
  黄怡欣一回到北川,没等他向领导说什么,单位领导就郑重地把一只铁皮箱子交给了他,说:“报上已经报道了唐念军在你手臂上写下让你继承他全部财产的遗嘱,这是唐念军留下的,你接受吧!”黄怡欣打开铁皮箱子,箱子里有三样东西,一张32年前的诊断书,一叠汇款单存根,一束信札。
  诊断书上写着:唐念军在唐山地震中性器官受到了损害,不适合结婚。一叠汇款存根是他平时给贫困大学生、中学生汇款留下的,一共有三十多个不同的姓名,金额总计五十多万元。一束信札是那三十多个受助学生给“唐叔叔”写的信,信上写着受助学生的学习和生活情况,以及对“唐叔叔”的感激之情。
  黄怡欣被震撼了,他知道自己被唐念军善意地欺骗了。但他也感悟到:人在灾难面前,如果没有一种信念作为支撑,是很难度过危机的。不管这种信念是虚是实,它带给人的信心和力量,是其他任何一种东西都无法替代的。
  黄怡欣流着眼泪,跪拜在办公大楼的废墟前,坚定地说:“唐叔叔,您一路走好。我已经接受了您的遗产,那些孩子们会一如既往地收到‘唐叔叔’的汇款的……” (责编:何碧 图:薛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