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24期




劫色护宝

作者:赵式武





  老李是司马局长家的管家兼杂工。这天,他突然打电话给正在外地参加一个重要会议的局长,告诉他家里出了大事。司马局长听了心中一惊,迫不及待地说:“老李,你快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别再考验我的忍耐性了,我都快急疯啦!”
  老李犹犹豫豫地说:“司马局长,我想……我想我应该告诉你这件事,我觉得您是个好局长,我不能再对您隐瞒下去了。”老李终于把事情说出来了。
  老李告诉司马江山,五个月前在他刚刚到他家做管家时,就发现司马江山的老婆王璐琴总是在他外出开会的时候,深更半夜带一个帅男人回家,两个鬼混后早晨5点左右离开他的卧室。王璐琴还给了那人好几千元人民币,只要是司马江山不在家,王璐琴总是带那男人来过夜,两个人亲密得不得了。今天上午,老李无意间听到他们两人的窃窃私语,竟然密谋两人要远走高飞。他们约定明天下午5点到司马江山的家里见面,然后坐飞机到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地方。老李说:“我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如此地步,再不告诉局长您,我的良心会把自己折磨死。”
  这个消息对司马江山来说尤如当头一棒,一时不知所措。但他清醒地知道必须在那对狗男女出走之前一定要赶回来。于是司马江山告知其他与会领导家里有急事,必须立即坐飞机赶回去。
  司马局长匆匆赶回家,老李告诉他,王璐琴中午就出去了,可能是买什么东西,他们的箱包都还在卧室里。司马江山飞快地冲上二楼卧室,把墙上的一幅油画取下来,画的后边是一个密洞,他把手伸进去摸了两下,发现东西不在了。司马江山的脸一下子青了,他马上把王璐琴准备带走的两个行李箱翻了个底朝天,可什么也没有找着。他一下子瘫坐在地板上。
  老李提醒他,王璐琴随时都可能回来,您不能在这里呆愣着。司马江山才说:“谢谢你老李同志,你先回房去吧,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别出来。”说完他走到书房,从一个加锁的抽屉里拿出一支手枪,放进了裤袋。
  大约一个小时后,楼下传来了王璐琴的开门声和埋怨声:“老李这个老东西,跑到哪个老鼠洞去了,门也不给开!”接着是一个男人的笑声。这笑声刺痛了司马江山,他立刻拔出手枪做好准备。
  卧室的门开了,一个男人拥着王璐琴走进来。一进门王璐琴就感觉到情况不对,为何自己收拾好的衣箱被搞得七零八落?还没有等她作出任何反应,身后的门已被重重地关上了。司马江山满脸狰狞地看着眼前这两个人,用黑洞洞的枪口对着他们。王璐琴惊呼一声:“哎哟!你想干什么?”
  司马江山用斜视的眼睛打量着那个男人:的确比我漂亮,长相英俊,皮肤白皙,头发卷卷的像个西方人,嘴角上还留着八字胡,难怪能迷住王璐琴。司马江山用低沉的声音命令道:“告诉我你的名字?”
  那男人很沉稳,看不出一点惊慌失措的样子,而且居然大大方方伸出了右手,像个绅士一样打起了招呼:“你好,很高兴认识你司马局长,我叫杨涛。”
  “你这个王八蛋!”司马江山咬牙切齿,枪口对着杨涛的头。王璐琴像疯子一样扑过来,紧紧抓住司马江山持枪的手说:“你不能杀死他,不能啊!”司马江山一脚踹倒王璐琴,刚要扣动扳机,却见杨涛摆了摆手说:“请等一下,司马局长!你都不想知道我跟夫人到底是怎么回事吗?我全部告诉你之后再动手也不迟呀!”
  司马江山没有反对,但他持枪的手并没有放下。杨涛于是一五一十地向司马江山讲述起他与王璐琴的故事来。
  “我与王璐琴是在酒吧里认识的。我请她喝了三杯陈年法国干红后,她便以……相许了。其实我也没有什么正当职业,只是喜欢与美丽的女人打交道,哈哈!当然我是不会为一个女人吊死在一棵树上的,最初只想和王璐琴玩上一个月,再各投各的林子。可是有一天她突然对我说拜拜了,真是奇了怪了,我没有把你甩了,你却甩了我,你长本事了吗?我说今后你有生活着落了吗?这个时候你夫人跟我说了一句话,使我改变了主意。”
  杨涛停了停喝了一口水,司马江山却神色紧张地追问:“她跟你说了句什么话?”“她告诉我,她手里有一个一千多年前大唐宫庭音乐会遗留下的一个价值连城的宝贝———一支黄金制成的金笛子,上面有大唐正德年号。有了这个宝贝,两辈子也吃不完!”司马江山一听顿时气得吼道:“你闭嘴,你这个混蛋!”一下子把杨涛推到窗边,又从地上拉起王璐琴,狠狠地摔了她一巴掌,用枪顶着她的头怒吼道:“你这个荡妇!你居然把这个秘密都说出来,你真是不要命了!好,我成全你!”
  王璐琴痛苦地挣扎着说:“不,不,我没有说,我没有……”司马江山根本不信:“你没有说他怎么会知道得一清二楚?”王璐琴说:“是杨涛用激将法逼我说出来的。”司马江山追问:“说!你把金笛藏在什么地方了?”
  王璐琴在枪口的逼迫下,只得掀起上衣,从腰带上取下那支珍贵的唐代金笛,不甘心地交给司马江山,一边哭着说:“老公,原谅我吧!现在我算看清他的真面目了。相信我,是他往死里逼我,我才说出来的。”
  司马江山拿到了金笛,仍然没有放过杨涛。他大声问道:“你不像一个吃软饭的人,你到底是什么人?!”
  杨涛还是处事不惊,胸有成竹地说:“看来你对我是什么人很感兴趣,我呢?也对这支金笛的来历很感兴趣,你能告诉我吗?”司马江山听了杨涛的问话脸色大变,他终于下了杀死杨涛的决心。他再一次把枪口对准杨涛:“你不用说了,你该去见阎王了!”说完就扣动了扳机。没想到枪没响,杨涛也没有应声倒下。司马江山大吃一惊。正在这时,身后老李微笑着走进来说:“杨涛,我的好朋友,这次我可是救了你一命哦!”司马江山还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手枪已经到了别人手里,他的手上却多了一副闪闪发亮的手铐。他又惊又急,大声叫喊:“我的天哪!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杨涛坐在沙发上,冷冷的眼睛盯着司马江山:“别急,司马局长!你会明白的,我先给你讲个故事吧!”
  很多年以前,有一杨姓人家是很早以前从中原迁到南方的一个县城。杨家的祖上在盛唐时期专门为宫庭制作笙、笛、箫……各种乐器,在安禄山叛乱中逃难来到南方。杨家当时在制作皇家乐器时,精心制作了两支金笛,其中一支交给了大唐皇家,另一支就偷藏在家里,从此成为传家之宝,一直传了二十几代。
  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有个年轻人凭着家庭出身好,加上善于紧跟“潮流”,年轻轻的就当了公社革委会副主任。一次他到生产队慰问知识青年,无意中听说了有一户姓杨的老人家里有支金笛,是个祖传宝贝,就暗中动了心。此后他常以关心老人为名,经常到杨家向二位老人嘘寒问暖。一次杨家老人病了,他就以乡下治病条件差,送老人到县医院治疗为名,把二老害死了,趁机夺取了杨家的宝贝金笛,又假惺惺地把杨家二老厚葬了,瞒过了村里人。
  后来他又被提拔当了某市的工业局长,讨了一个年轻貌美的老婆。
  司马江山听了杨涛讲的故事,面如死灰。他无力地说道:“你是谁?你们到底是谁?”
  老李说:“你喊什么喊?你听我继续说嘛!那个当了局长的人,认为他所做的事天衣无缝,人不知鬼不觉。可是杨家二老还有一个在国外读书的侄儿,回国后在省公安厅工作。他听说他叔父当年死得蹊跷,发誓一定要把案子搞个水落石出,我就成为了他的助手。
  “当然我们抓捕你也是要有证据的,最有力的证据就是找到国宝———那支金笛。于是我就设法到你家当管家,管杂务,看大门。可是你实在太狡猾,我来了几个月,没能找到一点线索。最后只好请英俊的帅哥杨涛出马了,他的任务就是主动接近你的漂亮老婆王璐琴。事情很顺利,你老婆王璐琴很快迷上了杨涛,并想与他私奔。我觉得时机成熟了,就打电话告诉你,你也看到了你老婆对杨涛的那个亲热样子。我们本想给你和王璐琴一个机会,主动把金笛交出来。顺便说一下,你老婆王璐琴真的没有透露过金笛之事,她只是想偷偷地带走金笛,和杨涛私奔……”
  司马江山歇斯底里地用手捶着自己的脑袋,他彻底绝望了。这时老李掂着司马江山的那支手枪,对他说:“我在你家这么久了,当然知道这把手枪,我不会让我的战友杨涛冒生命危险的,就在你回来之前,就已经把子弹调换了。最后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杨涛就是杨姓老人的侄儿。”
  司马江山和王璐琴听到这里,不由瘫倒在地。这时,门外响起了警车的警笛声……
  (责编:何碧 图:刘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