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24期




水中冒出个林妹妹

作者:尤培坚





  我向来喜欢钓鱼,因为钓鱼一来可以陶冶情操,二来可以钓来野趣,还有,如果钓得三两只鱼,回家还可热一壶米酒,把鱼煎煮了,就着味道鲜美的鱼肉下酒,快活似神仙。我钓鱼常常去离我单位不远的茅头村鱼塘,一来那地方幽静,可以边钓鱼边思考些问题;二是那地方的鱼没受什么污染,吃起来放心。
  星期天,我早早地带着渔具、骑着电动车来到了茅头村鱼塘。就在我接近鱼塘的时候,我似乎听到了一声响亮的“扑通”声。我大喜:这鱼塘里的鱼可真大呀,连跳跃声响都与众不同。于是,我赶紧拉长鱼竿,穿上鱼饵,往那还打着漩的水面抛下了鱼线。果然,只一会儿的工夫,我就感觉到我的鱼竿被什么东西猛的一拉!“好大的一条鱼啊!”我感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在使劲地拉扯着鱼竿,于是我赶紧收线。可是,这鱼左右摇摆,因为力量太大,我手中的线根本收不上来。就在我焦急万分的时候,鱼竿却猛地往上一弹,只听得“哗啦”一声,一条花色的大扁鱼挣脱了我的鱼钩。
  正在这时,有个小孩着急地跑来,问我有没有看见一个姑娘跑到河边来?我的脑子一激灵:“不好!刚才那‘扑通’声可能是那个女人跳水自杀了!”我向来是个古道热肠的人,于是,我赶紧脱了上衣,光着身子,“扑通”一声跳入水中,向那还在冒着水泡的水里潜去。不一会儿,我就摸到了一个光滑的身子,擅长水性的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那个女人救了上来。我学过如何抢救落水者的方法,看那女子还有气,我赶紧蹲下身子将那女子俯身放在我弯曲的腿上,并轻轻拍着她的背部。不一会儿,她体内的水被迅速排出来。待她缓过气来,我就用我的上衣给她擦身子,还用手掌轻轻拍打她的脸,使她苏醒过来。
  那女子长得还算不错,身材也挺性感,我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那女子醒过来后,竟然抱着我哇哇大哭起来。我连忙把她放在一旁,轻声地安慰她,劝她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了。那女子边听边点头。我把那女子扶起来,准备送她回家。可就在这时,一群人突然围了上来,带头的一个大婶冲过来,二话不说对我就是一巴掌:“你这花心的男人,睡了我的女儿还不想负责,害得她天天往水塘边跑,还闹着要自杀。今天,你给我说清楚!”我不由叫起来:“冤枉啊,大婶,我是来钓鱼的啊!是我救了她,你认错人了!”“我打的就是钓鱼的!就是你们这些有钱人爱钓鱼,结果把我的女儿给钓走了。今天我就要打死你!”
  那大婶一边说着,一边继续用巴掌攻击我的脸庞,我吓得连连后退。“我要杀了你!”突然,从远处又跑来一位大叔,他一边叫着,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斧头。“你快走!”这时,那个跳水自杀的女子突然站了起来,把我的上衣往我怀里一塞,然后使劲推了我一把,“我的父亲脾气坏,不爱听人劝说,你先走,我慢慢跟他解释吧!”这时,我刚好退到了我放电动自行车的地方,我连忙跨上车,可那些人呼啦一下上来围住我。那女孩子生气了,她张开双手挡住了那些人,大声哭喊道:“你们不要闹了,再闹,我就再去自杀!”那女子的话终于镇住了那些人,我连忙骑着电动车落荒而逃。
  今天真是倒霉透了,救了一个人还被人家当作负心汉。我提着湿透的上衣回到了家,老婆见我全身都湿透了,就问我是怎么回事?我刚想解释,老婆却突然变了脸色,指着我的脸,恶狠狠地问:“今天你是不是又跟那个狐狸精鬼混去了?看看你脸上的爪子印!哼!”我连忙喊冤,谁知眼尖的老婆又从我怀里掏出了那个女子包头的花纱巾,这下,一向爱吃醋的她可受不了了:“你这天杀的!老娘我每天在家围着灶台转,侍弄着你们父子俩,还让你去钓鱼休闲,没想到,你却瞒着我和其他女人鬼混!这家我再也不想呆了,我们离婚!”
  完了!这下老婆对我的误会更深了。哎,都怪刚才跑得慌张,没把纱巾还给人家。没办法,我决定去找我的两个铁哥们刘山和张思,要他们陪我一起到那个茅头村,让那个女子把事情真相说清楚,以消除老婆对我的误会。想到这,我不顾老婆的哭闹,赶紧进屋换了衣服裤子,准备到单位的宿舍楼去找刘山他们。他们俩还没结婚,都住在单身宿舍里,平时我们常常喝酒聊天,也算是铁杆的哥们啊,这忙他们一定会帮的!
  由于今天是星期天,单位的人不多。我骑车到了单位的铁门前,刘山和张思正好站在门口说着什么。我一见他们立刻委屈地大叫起来:“刘山、张思,你们快来帮帮我,我老婆吵着要和我离婚呢!”可我没想到的是,以前和我称兄道弟的两个铁哥们好像变了一个人,刘山冷冷地说了句:“阿东啊,我看你这事也做过分了些。瞒着嫂子去外面鬼混,还把人家弄得要跳水自杀,你说,你这忙我们怎么帮?”这时,张思也板着脸说:“刚才那女的家属拿着你掉在鱼塘边的证件闹到单位来了,说你睡了人家的大闺女还想跑!阿东啊阿东,我真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人……”我吃惊地张大嘴巴:天哪!这下我可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在刘山和张思鄙夷的目光中,我垂头丧气地推着电动车走出了单位的大门。出大门不远,就见一辆面包车在我身边停了下来,车门一开,从车上下来了几个男女。我定睛一看:完了,这不是在茅头村鱼塘要揍我的那伙人吗?我刚想加快车速逃跑,可那个先下车的中年男子却一把抓住了我的电动车:“大兄弟,别跑了,我也不打你了,我们还是坐下好好谈谈吧!这件事你是想公了还是私了?”
  “公了?私了?”我一下子蒙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公了,就是把你在鱼塘边光着身子非礼我女儿的事情报告给政府,告你一个强奸未遂!私了,就是把我女儿给娶回去,反正她肚子里已经有了你的孩子了。”那大叔黑着脸,一本正经地对我说道。
  “天哪!这孩子的父亲并不是我呀!”我连忙把站在那大叔旁边的落水女子拉到一边,央求道:“大妹子,你行行好,快把事实真相说给他们听啊!”谁知,那女子眼泪汪汪地对我说道:“大哥,实不相瞒,我已经把事实真相告诉了我的父母,可他们就是不相信,说我肚子里的孩子就是你的!我看你长得帅,人又好,索性我就跟了你吧!”
  我一听,只觉得两眼直冒金星,脑袋一阵眩晕,一头栽倒在了大街上……
  (责编:何碧 图:张永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