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24期




震中缘

作者:杨志科





  震惊世界的“5•12”汶川大地震,也波及到我们宝鸡陈仓。那天下午,我正在三楼的一间教室给学生上历史课。我们是14时上的课,14时25分我还看了一下表,我看完表才3分钟,忽然间看到课桌椅连同学生都在摆动,就像在一个大摇篮中一样摇摆。我正要批评是谁摇桌子摇椅子,但立即觉得我自己也在摆动,像踩在摇摆器上一样。这时就听到校园里有人喊:“地震了!地震了!”一听地震,教室里一下子乱哄哄的,学生们乱嚷乱闹,有的惊慌失措地傻笑,有的害怕得要哭,有几个望着我问:“老师,咋办呀?”我赶紧说:“往下跑!”一时间教室门口拥挤不堪,有几个男生急得要跳窗子。我也慌了,但立马觉得咱是人民教师,危险时刻保护学生是咱的责任。我于是急急制止了要跳窗子的,批评了胡乱拥挤的,指挥学生全部出了教室跑下楼。
  我指挥我班和三楼其他班的学生都下楼后,正要往下跑,忽然想四楼不知还有没有学生和老师,咱是年轻人,腿脚灵便。于是一步踏两三阶楼梯,匆匆跑上四楼。一看走廊里没人,料想是全跑光了,正当我转身要跑下楼时,一个身影忽然映入我的眼帘。啊!竟是梅梅。原来她这节也有课,看来她也是赶学生出教室下楼后自己才准备跑的。这太危险了,她竟然将自己落在了最后,还在四楼。
  我急喊:“梅梅,快!赶紧往下跑!”
  谁知梅梅可怜巴巴地望着我说:“我的腿软得不行,实在跑不动了。”一听说她跑不动了,我一个箭步蹿上去,一手揽住她的腰,一手端起她的双腿,将她整个儿抱起来往下跑。梅梅比较胖,身高1米60,体重约有70公斤。我这人好静不好动,懒得锻炼,一次家里装修,一袋水泥从门口抱到二楼,就抱得我呼哧呼哧地喘,可那天抱起梅梅竟然奇迹般跑得那么轻快。当抱到二楼时,梅梅让我放下她,说这样抱着下楼去,让学生和其他老师看见不好意思。要在以前,梅梅的话对我来说绝对是命令,可这天我不但没有听她的话,还回敬了她一句:“命比面子重要!”我就这样紧紧抱着梅梅一直跑下四楼,跑到一块空地上,才把她放到地上。
  学生们跑下楼后都集中在操场上。吕校长正和政教处的老师一起安抚学生,让学生别慌、别害怕,吕校长让各班清点人数,清点的结果是,全校学生除请假的外,一个不少,老师只少了梅梅和我。
  原来,我把梅梅抱到空地放下后,她紧张得面色惨白,似要昏迷,我赶紧跑回宿舍拿开水。
  得知不见了我和梅梅,吕校长一下子急了,亲自带人寻找。找到教学楼附近的空地时,我正端着一杯热开水送到梅梅嘴边。
  吕校长一向比较严厉,爱训人。我有点害怕他批评我们没有去操场,违反了纪律。可他不但没有批评我们,还激动地抱住我,拍着我的肩膀说:“好样的!危险时刻不顾自己,勇敢救人,好样的!”我看他的眼眶还噙着泪花。吕校长回到后边操场,当着全体师生的面表扬了我和梅梅,并且说要上报我的英雄事迹。
  吕校长的表扬令我鼓舞,更让我高兴的还是梅梅。自从5月12日我抱过梅梅、救过梅梅后,我大着胆子开始在梅梅门口转悠。梅梅隔着门帘看见了,微笑着把我叫到她房中。我有点不自在,以致于不敢在她的床沿上坐。
  说起来不好意思,以前我曾提出要与梅梅谈恋爱,没承想梅梅毫不客气地说我文文弱弱,蔫蔫萎萎,胆小性怯,不像个男子汉,与她谈婚论嫁,没门!现在我虽然是在梅梅的房间里,可还是不知是站好还是坐好。梅梅笑着问我:“你是怎么了?眼前的你与5月12日的你不一样啊,简直判若两人!那天你能把我从四楼抱下来,今天却连坐也不敢坐。”大概是梅梅激了我一下吧,我一屁股坐在她的床上,厚着脸皮说:“一样的。以前我在心里爱着你,今天我仍在心里爱着你。”说毕我壮着胆去看梅梅,没想到她也一脸潮红地望着我。我一激动便问梅梅:“你爱我吗?是爱眼前的我,还是5月12日的我?”
  梅梅听后“扑哧”一声笑了。我慌了,急问梅梅笑啥?是我问的话太傻,还是笑我单相思?梅梅捂着嘴笑着说:“傻瓜,你以为你胆大,那天其实还是我叫你抱的。”我问梅梅:“你啥时叫我抱的?怎么叫的?我怎么不知道?”梅梅边笑边说:“还记得我当时说的那句话吗?我不是向你说‘我的腿软得不行,实在跑不动了’吗?我哪里是跑不动,我是在叫你抱我啊!同时我又是在考验你,看你在最危险的时候表现如何。”梅梅一说,我顿时两眼放光,一颗心也突突地跳,追问梅梅:“那么考验结果如何?我过关了吗?”只见梅梅红着脸说:“傻瓜,一个在最危险的时候能抱你的人,让他抱你一生又有什么不放心的呢?”我高兴极了,情不自禁地抱着梅梅亲了一口。
  后来吕校长真的把我危急关头组织学生下楼,又冒着生命危险上楼抱梅梅老师下楼的事写成了材料,报了上去。上边派人下来调查,情况属实。就这样我被评为区级抗震救灾先进人物,出席了抗震救灾表彰大会,戴着大红花回到了学校。不久我与梅梅老师登记结了婚,戴着那朵光荣的大红花进入洞房。
  (责编:小川 图:薛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