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24期




撞夜钟

作者:周荣初





  一
  
  台北市中山路中段有个中式大院,今年端午节特别热闹,人来车往,笑声不断。原来这里住着一位百岁老人叫杨端午,她生了10个儿女,从事工农商学兵各个行业,业绩显著,在社会上很有声望。10个儿女又生了12个儿子,6个女儿,加上重孙、玄孙,五世同堂,全家已超过百人。杨老太太耳聪目明,对拜寿的人开口就笑,10个儿女一个个都叫得出名字。
  今日拜寿非同寻常。杨老太太事先对大儿子朱一明说,四川汶川发生的“5•12”8级大地震,几万同胞不幸遇难,我们都是炎黄子孙,感同身受,我悲痛万分,几天几夜都难以安生。今日儿孙回家为我祝寿,我想一切从简,把今天贺寿的钱物全部捐给灾区,以尽我朱家的绵薄之力。中午寿宴我已作了安排,每人一碗长寿素面,酒水全部省掉……杨老太太的计划得到朱一明连声赞同。在他主持下,杨老太太带头把多年积蓄的100万元新台币投入箱中。儿孙们见状也争先恐后地捐款,不到一个小时,共捐资800多万新台币。杨老太太吩咐儿子朱一明当天就交到台湾慈善总会,请他们转赠四川灾区。
  杨老太太见儿孙们都有仁爱之心,心里感到很高兴。她提议去台北法华寺举行平安祈福法会,全家人撞响夜钟,祝愿5•12大地震中死难同胞安息往生,祈福生者平安吉祥重建家园。她的提议当即得到儿孙们的赞同,都说老太太想得周到。大女儿朱二妹对母亲说:“近来去法华寺撞夜钟祈福消灾的人很多,而且出资不菲,不预先联系恐怕难以如愿。”杨老太太说:“费用问题不大,我还留有一笔终老钱尽可支付,预约之事就请你出面落实。”孙辈中有不少人是商界政界名人,异口同声地说此事不必祖母、外婆操心,一切我们自会安排妥当,到时请祖母前往法华寺举行法会就好了。老太太听了,直夸孙辈们有孝心。
  第二天,杨端午的孙子朱振华来到法华寺,方丈妙空法师奉茶热情接待,问朱局长光临古刹有何见教。朱振华说考虑到法华寺近年来香火鼎盛,对外文化交流频繁,急需增加接待能力,经研究同意在寺东空地上建造一座法华楼,用于接待宾客。妙空听了十分感谢,口念阿弥陀佛,双手合十致意。谈完公事,朱局长呷了一口香茶,对方丈说:“妙空法师,我受祖母之托,想在近日举行平安祈福法会,为大陆5•12汶川大地震死者和生者祈福……”妙空听了,面有难色地说:“朱局长,你百岁尊祖慈悲为怀,令我等敬重。我本当立即应承下来,只是昨天已有一位朱老板前来预约,他答应付100万元新台币的香金,撞钟结束还给30万元的僧众‘散福’钱。别人有约在前,你看如何处置为好?”朱局长听了颇感意外,他也不再说什么,只说声:“我去市府还有公干,法会之事我相信方丈会安排妥当,不过130万元资费我们会一分不少地奉上,请方丈尽管放心。”说完朱振华起身道别,妙空法师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朱局长走后不过一小时,一辆宝马车从寺外飞驰而来,在山门外停下。车中走出两位男女青年,衣着华丽,熟门熟路径往方丈楼走来。妙空一见,满脸堆笑,对来者说:“大施主造访,不知有何赐教?”那女青年说:“我们受董事长委派,为其母亲百岁大寿祈福,到法华寺撞夜钟。这是香金300万元,请方丈领纳。”说着她拿出一张现金支票。妙空接过,连连道谢,说:“一切请大施主放心,我会妥善安排,一定让朱老夫人高兴而来,满意而归。”
  入夜,古刹已做完晚课,诵经声停了,灯烛也灭了,只有方丈楼还烛光明亮。妙空盘腿而坐,面对如来金身小佛像,细细思考祈福法会撞钟之事。
  法华寺的大钟在唐朝就有,至今已有一千多年历史,重10吨,高3.8米,最大直径为2.5米,钟声宏亮悠远,在5里外也可听到余音长达2分钟之久。大钟上铸有偈语:“闻钟声,烦恼清,智慧长,菩提生。”
  每次撞夜钟108下,可祈福安康,消灾避难。整个撞钟过程以前十八后十八,中间十八徐徐发。往复一次,大约1个多小时。到半夜子时即止,所以称撞夜钟。
  现在法华寺撞夜钟如此热门,许多信众争相来撞夜钟,妙空法师的确要好好想想。对第一位预约的朱老板,他想可以用延后的办法,少收他30万、50万大概就可以摆平。唯有朱局长和朱董事长这二位比较难办。若以金钱而论,朱局长自然无法与朱董事长相比,但朱局长毕竟是官场中人,他对这二位大人物是哪一位也得罪不起。好在还有几天时间,相信到时总会有两全之法。
  
  二
  
  抗震救灾,万众一心。汶川大地震当日,大陆中央领导就奔赴震区慰问灾民,领导军民抗震救灾,十万雄师更是火速赶赴重灾区,救百姓于水火之中。新闻报道的详尽和公开前所未有,引起全世界的关注和支援。杨端午老太太是四川成都人,对故乡的灾情更是关心倍至,她每天至少看一小时的新闻,还叫儿孙们每天把最新灾情和救灾进展摘录下来读给她听。昨天,她在四川新闻中看到,北川灵德寺方丈怀仁法师大开山门,迎接数百民众入寺避灾,并施以粥饭充饥……杨老太太看了惊诧万分,马上叫孙女从网上查对这条新闻。孙女告诉她确有其事。杨老太太心潮澎湃,从心底里喊出一句话:“怀仁你还活着,我终于找到你了!”儿孙们见老太太如此激动,不由追根究底,老太太于是对儿孙们说了一段60年前的往事。
  1949年初,共产党已夺取了大半个中国,即将渡江南下。国民党节节败退,想在西南一隅积蓄力量,伺机反攻。杨老太太的丈夫朱从武时任西安市警备司令,佩少将军衔。因为夫人当时已怀上第十个孩子,为避乱,夫妻商量让她回四川成都老家分娩。从西安到成都有千里之遥,要翻越高峻的秦岭,一路上非常艰险。朱从武特地安排一辆美国军用卡车,随行的有一对儿女和管家,以及女佣、医师、副官、警卫等十余人。为防不测,不但开了通行证,还给沿途水陆码头胞哥大爷写了信,备了几份礼金。在陕西境内通行证十分管用,地方官及警务人员多予礼遇;进了四川却像进入异国他乡,穿各种军装的部队五花八门,占山为王,到处设卡,名为检查实际是敲诈财物。由于一路颠簸,夫人动了胎气,在群山中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全车人正在焦急,随行医师看见路边不远处的灵泉寺,马上决定先到寺中急救。灵泉寺方丈仁空先是面有难色,说寺庙乃清净之地,不可有血光之灾,夫人临产最好另想办法。这时夫人腹痛加剧,只得请他帮忙寻个合适处所。仁空方丈说寺旁有一处看管山林人住的小屋,那里住宿、烧水、煮饭都十分方便。众人谢过方丈,赶忙扶着夫人来到小屋。随行医师等马上烧开水消毒器械忙碌起来。哪知胎儿横位,先前生那9个孩子时从不曾有过这种情况。医师想尽办法,仍无法让夫人顺利分娩,她下身出血过多,面色惨白。医师见状恐怕夫人有危险,要赶紧设法输血。夫人的血型是AB型,同行人中只有一位司机为AB型,医师担心他输血太多难以开车,正在为难,仁空方丈闻讯后赶来,说本寺有一位年轻僧人叫怀仁,年幼时在医院动过手术,所以清楚地记得他是AB型血。医师大喜,让他快来。怀仁赶来后爽快地献出了600CC鲜血,因献血过多,当场晕倒在地。加上司机献的300CC的鲜血,夫人这才捡回一条性命,十妹也顺利降生。
  一周后母女平安,夫人决定次日动身去成都。
  当夜,夫人让副官请来方丈和为她献血的僧人怀仁,当面表示谢意。她见战乱年头灵泉寺香火冷寂,寺中僧众生活清苦,特赠黄金10两,银元300块,作为香金。仁空连连道谢,表示要将这些金银铸一口大钟,悬挂于寺中,年年月月,让钟声远震四野,宏扬佛法。夫人听仁空这样说,又吩咐副官再加300银元,盼仁空早日办好这件好事。次日清晨,仁空为夫人一行做了平安课诵,依依道别。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