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24期




假面视频

作者:丁震山





  一
  
  城建局局长马福标喜好与美女视频聊天,这阵子,妻子回娘家养病去了,女儿在外省读大学,他一个人在家,正好打开视频找美女神聊。这天,一位女网友又进入了马福标的视频,没想到她脸上戴了一副鬼怪模样的假面具,只露出一对深不可测的黑眼珠。对方何以不露“庐山真面目”?难道她崇尚另类或者脸部有什么缺陷?为了弄清情况,马福标故意用调侃的语气说:“哇噻,美女戴上假面具好可爱呀,能不能摘下来认识一下?”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后,对方轻启朱唇:“能与马局长见面我很开心哦!我姓朱,听小姐妹说马局长您挺有风度,交个朋友,请多多关照!至于这副面具嘛,我想还是暂时不摘下的好,不是有句话叫作‘无限风光在险峰’吗?交个朋友如同登山一样,走到山巅时才能看到绝妙的风光,您说是吗……”
  “啊,朱小姐妙语连珠啊!那我们就一起去登那座神秘的山吧,到时候我想朱小姐一定会给我一个意外惊喜吧?哈哈……”马福标用一种暧昧语调夸奖对方。自从当上城建局局长,主动接触他的女人还真不少,不是求财就是想借助他的权势。这个戴面具的女人不仅了解他的情况,还戏称“无限风光在险峰”,此言一定有她的用意吧?此刻的马福标早已想入非非……
  接下去,两人就在一种神秘的气氛中聊天。令马福标大喜过望的是,朱小姐不仅嗓音甜美,且知识面广,从克林顿与莱温斯基的绯闻谈到张国荣主演同性恋影片,从母系社会的生育观到21世纪的新门当户对……话题虽然海阔天空,却紧紧围绕马福标极感兴趣的“爱情与性”这个主题。
  “啊,朱小姐真是一位博学多才的大家闺秀呀!不知什么时候能与朱小姐您见上一面,算是我今生的幸事,哈哈……”谈了一阵,马福标便迫不及待地邀请对方网下见面。
  “好啊,我也想一睹马局长您的风采呢!今晚9点您到环城西路444号来找我吧,我在那里恭候您,不见不散。”
  马福标抬腕看表已是晚上8点半了,于是赶紧关了电脑,换好服装,乐不可支地出了门。
  
  二
  
  马福标驾着奥迪小车来到朱小姐指定的地点,抬目一看不由傻了眼:这环城西路444号竟是一座殡仪馆!朱小姐怎么会选择这种地方幽会?难道附近还有什么幽会场所?可举目四顾,就只有这么一座让人望而生畏的殡仪馆。张望了一阵仍不见美女的身影,马福标只好悻悻返回。回到家后他赶紧上网拨朱小姐的QQ号,却无法联系上,直至次日晚上才在视频上看到她的靓影,依然戴着面具,所不同的是当天她戴着一副美女面具,而昨天则是一副面貌狰狞的魔鬼面具。
  “马局长,昨天我在那里等你好久呢,怎么就不见你来呢?你怎能失约呢……”朱小姐用稍带嗔怪的口吻说道。
  “啊,昨晚我开了小车去见你,就是不见你的人……”马福标不敢把殡仪馆这样不吉利的字眼说给美女听,生怕会影响彼此的好心情。
  “是这样啊,也许我没戴面具马局长你认不出吧?今晚我再约个地点与你见面好吗?现在你好好瞧瞧我的面具,我的长相就跟我现在这副面具几乎一模一样,你只要记住了这副面具的样子,就能认出我了,嗯……”朱小姐闪动着一对迷人的黑眼珠道。
  听朱小姐这么一说,马福标心里顿时漾起一阵喜悦。昨夜的事也许真如她说的那样自己没认出呢,于是赶紧细瞧朱小姐脸上的面具。今天朱小姐脸上戴的是一张放大了的彩色美女照,马福标心底突然袭过一阵寒意,情不自禁地记起了一个女人……一年多前,他通过网上聊天结识了一个名叫朱艳的三陪女,后来她成了他的秘密情人,再后来她怀上了他的孩子吵着要跟他结婚。为了不暴露这件丑事,他先用安眠药让她昏睡,然后把她丢在铁轨上造成卧轨自杀的假象,这件事做得天衣无缝,至今公安部门无从查起。怎么今天这位女子突然戴着朱艳的照片出现在视频中?
  “马局长,你怎么了?该记住我的容貌了吧?等会儿我在火车西站的十字路口等你,这一次真的不见不散……”
  “火车西站的十字路口见面……”朱小姐的话像利剑一样刺中了马福标的敏感处,他一手制造的“卧轨自杀”正是在火车西站十字路口附近的铁轨,现在对方突然提出要和他在火车西站会面,而且还戴着朱艳的照片,这个也姓朱的女人到底是谁……马福标再也不敢往下想下去了,平素迷信鬼神的他此刻突然觉得视频中似有一股阴气弥漫,不由打了个寒噤。
  “朱、朱小姐,可以问一下你叫什么名字吧?还有你的年龄……”马福标小心翼翼地探问着,心里犯疑:她会不会是死于非命的朱艳的鬼魂?
  “啊,马局长,时间不早了,这一切我想还是到了会面地点再告诉你吧,那里能看到当今时速最快的子弹头列车呢,嘿嘿……”视频中的她含蓄地说道,继而又发出一阵笑声。
  “那好,我们就去那里见面吧……”马福标说着赶紧关了视频,只觉得一颗心还在怦怦乱跳,朱小姐那一句“子弹头列车”就像一粒子弹击中了他的灵魂……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她怎么会戴着朱艳的照片出现在视频中?为什么要约他到朱艳惨死的地点去会面?难道她真是那位死于非命的朱艳的鬼魂?一向笃信鬼神的马福标越想越害怕……
  
  三
  
  夜幕早已降临,马福标驱车壮着胆往火车西站方向驶去。透过路灯,马福标发现十字路口已站着一名身着白色裙子秀发披肩的年轻女子,朱小姐果然如约而至。当近距离看清这女子的面容时,马福标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这女子不是别人,竟然真是那位死于非命的朱艳!尽管已过去一年多了,可她的音容笑貌仍牢牢刻在他的脑海中。马福标只觉得周身冰凉,赶紧调转方向猛踩油门溜掉了。
  一连多日,马福标都不敢看视频。他万没想到,那个已经死了一年多的朱艳会突然出现在视频中与他聊天并约他相见,看来这世界上真有鬼魂,冤死的朱艳鬼魂来找他算账了……
  日子一天天过去,惊惧未定的马福标每天夜里都做着噩梦。然而,朱艳的“鬼魂”并没有来找他,他想,这件事也许是自己多疑了,那个想见自己的女网友也许只是长得像朱艳吧,自己错过了这么一次艳遇的机会也挺可惜。抱着这样的想法,马福标重新打开网络视频并在朱小姐的QQ系统里留了言:“朱小姐,对不起,那天我的小车临时发生故障,未能赴约见你,望原谅。”
  接着,马福标就等着朱小姐在视频中重新出现,却迟迟未见。正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笃笃”的脚步声,接着又响起了轻轻的叩门声。马福标再也不敢去开门了。难道朱艳的鬼魂真的来找他了?正当他疑神疑鬼时,电脑视频里突然出现了一位黑衣长发怒目圆瞪的年轻女子,定睛一看正是一年前被他害死的朱艳!只见她突然发出一阵凄楚的冷笑:“马福标,你还认得我吗?”
  “你……你是朱艳……你、你是人还是鬼……”此时的马福标再也控制不住极度的恐惧感,他想逃出屋子,可视频里的女子大声喝住了他:“马福标,今天你是插翅难逃!你刚才不是已经听到脚步声和叩门声了吗?那就是我的鬼魂!不错,我就是一年前被你害死的朱艳。马福标,你好狠毒呀!你在我喝的咖啡中放了大量的安眠药,又把我放在铁轨上造成卧轨自杀的假象。你不仅害死了我,还害死了我腹中无辜的胎儿!我约你去殡仪馆和火车西站,就是想让你好好为我凭吊一次,我是一名冤死的女鬼呀……”
  吓得魂飞胆破的马福标突然“扑通”一声朝着视频中的“女鬼”跪下,哀声央求:“朱小姐,你饶了我吧!我是真心爱你的,害死你实在是出于下策,因为当时你逼我和我老婆离婚,还要把孩子生下来,我是被逼得没法才这样做的……对不起,今生我不能和你成夫妻,来生一定娶你为妻……”马福标在古装戏中曾看到那些迫害发妻的负心汉被阎王派来的小鬼捉进阴间地狱的故事,他朝着视频中朱艳的鬼魂磕起头来:“朱小姐,看在你我以前的情分上,饶了我这一回吧!当时我害死你是一念之差,求求你宽恕我这一回,来生我做牛做马伺候你……”
  “马福标!你这个狠毒的贪官,为了掩饰你的风流事,竟狠心杀死情妇。你以为自己干得天衣无缝,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你最终逃脱不了法律的严惩!快打开房门,看看外面站的到底是谁!”
  “我就去开门,就去……”听朱艳的“鬼魂”这样诉说,马福标赶紧去开门,想把冤死的“鬼魂”迎进屋子求她宽恕。可打开房门一看,面前站立着几名威严的警察。他正在惊愕,一副冰凉的铁铐已戴在了他手上……
  马福标被公安干警押到公安局,突然见到一名身着警服英姿焕发的女警察,觉得她有点像视频上见到的“朱艳”。心里正在嘀咕,只听女警察对他说:“马局长真是贵人健忘呀!刚才咱们还在视频上见面呢,怎么一转眼就不认识了呢?”说着随手打开了桌上的一台电脑,那里还保存着马福标刚才见到“鬼魂”失魂落魄的模样及他不打自招的“杀人”供词。
  此时的马福标如梦初醒,原来这一切都是公安机关设下的圈套!
  与马福标视频聊天的女侦查员,一年前在西站铁路段发现了惨死于铁轨的孕妇。经验尸发现,该女子生前曾服用过大量安眠药,初步确定为他杀,却因为无人认尸加上死者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证件而成了悬案,然而公安机关一直没有放弃追查此案。不久前通过这个QQ号,终于查到该女子原来是城建局局长马福标包养的情妇。案情浮出水面,马福标有重大作案嫌疑。在查案过程中,公安机关了解到马福标平时十分迷信“鬼神”,并喜欢视频聊天,为了“引蛇出洞”,于是特地派了这名容貌与死者朱艳有几分相像的女侦查员,通过化妆后装成朱艳的“鬼魂”故意与马福标视频聊天,终于让这个杀人恶魔原形毕露。等待马福标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责编:何碧 图:薛志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