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24期




飞来鸿运

作者:张运国





  马老顺今年快60岁了,半辈子跟土坷垃打交道,很少出远门。孙子高中毕业后考上大学,需要一大笔钱,家里一时拿不出,儿子、媳妇卷起行李到广东打工,可即使这样还难以凑齐学费。眼看着孙子因为缺钱面临失学的危险,一家人为此事愁得整天唉声叹气。马老顺想了想,卷起被子就往门外走。老伴一把拉住他,问:“你这是干什么啊?”马老顺叹了口气,说:“我也到城里打工,给孙子挣学费。”
  老伴一把夺下他的被子,数落说:“你也不看看你多大年龄,还想去打工!你打得了什么工?那是吃苦受大罪的活儿,你受得了?!”
  马老顺夺过被子,说:“干不了重活,干轻活;干不了细活,干粗活。那么多人都在城里找到活干,我就不信我找不到。”老伴倔不过他,只得千叮咛万嘱咐放他进城去打工。
  马老顺到了城里,看到到处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一下子傻了眼,别说找工作,连路都不知道怎么走。不过,马老顺一心想给孙子挣学费,硬着头皮满脸堆笑,顺着街两边的门店一个接一个问:“老板,你要打工的吗?我什么活都能干,保证让你满意。”老板看了看马老顺,咧咧嘴说:“去去去,不要说不找打工的,就是找也不找你这样的!”
  就这样,马老顺连续找了几天工,什么工作也没找到,因为没有人愿意雇他这样一个老人来打工。马老顺是有名的老倔头,他还是一家家地上门“推销”自己。有人看马老顺可怜,给他指路说:“你到劳务市场碰碰运气,没准能找到工作。”
  马老顺来到劳务市场,四下一看,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劳务市场求职的人更多,而且差不多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大姑娘,竞争更激烈。尽管如此,马老顺还是心存侥幸,希望能够找到一份工作。
  可是,一连几天,马老顺蹲在那里,没有一个用工单位对他感兴趣。马老顺失望极了,心里说再这样下去,城里工作没找到,家里地里活也耽误了。正当马老顺打算打道回府的时候,有个胖胖的中年人在他面前来来回回走了几遍,像是相面似的盯着他的脸看,看得马老顺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最后,那个中年人把马老顺叫到偏僻处,问:“你是来找工作的?”
  马老顺点点头。中年人笑了一下,说:“有一份工作,我看你非常适合,出力不大,报酬不低,你愿不愿意干?”
  马老顺心里巴不得马上就找到一份好工作,但是中年人的话还是让马老顺多了一个心眼。于是说:“我出来就是想找工作,挣钱供孙子上大学。但是,我一个老人,身无所长,没有技术,又下不了大力气。你让我去做的工作,会不会是违法犯罪的事?要是那样,你给我再多的钱,我也不干!”
  中年人听后呵呵一笑,拍拍马老顺的肩膀,宽慰地说:“你放心,绝对不是让你干违法犯罪的事。至于干什么,到家了我再给你细说。”
  马老顺想,自己一个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头,要钱没钱,要色没色,谅他也不能怎么样。于是,他就背起被子坐进了中年人的小汽车,来到一座漂亮的独门独院的大房子。马老顺简直跟走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似的,两只眼睛看到的尽是稀奇宝物,嘴里禁不住赞叹:“这房子真好啊!”
  中年人哈哈大笑,对马老顺说:“这不叫房子,叫别墅,是有钱人住的地方。”
  马老顺急切地问:“你让我来,是给你打扫卫生、看护家门吧?你放心,我做这个特别在行,保证让你满意。”
  中年人伸出手摇了摇,说:“那些事早就有人做了。我先告诉你,我叫林大壮,以后你直接叫我大壮就行,不用客气。至于你的工作嘛……”
  林大壮挠挠头,像是有话说不出口。马老顺急了,说:“大壮,你让我干什么,尽管直说,我保证干好,绝不让你为难。”
  林大壮想了一下,进屋拿出一个相框,递到马老顺手里。马老顺接过一看,顿时愣住了:这不是自己的照片吗?怎么跑到这屋里来了?林大壮指着照片解释说:“让你来,就是让你装他。他是我爸,叫林森。”
  马老顺听后吓得浑身一抖。一个不相干的人让另一个人当爸称老子,这不是自己骂自己吗?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傻人。马老顺认真地说:“大壮,你不要乱说,我怎么能当你爸呢?”
  林大壮微微一笑,有几分得意地说:“看来找你找对了,连你都分不清照片里的人跟你的区别。我实话给你说吧,正是因为你长相特别像我爸,所以我才花大价钱请你来,让你装扮我爸,这事只要做成了,我不会亏待你的。”
  马老顺有点明白了,又有点糊涂,忍不住问:“你爸是跟我长得很像,但你爸是你爸,干吗还要我装啊?”
  林大壮诡秘地一笑,说:“不该问的你别问,你现在的任务就是装我爸,越像越好。”
  马老顺心里说这个有钱的林大壮到底在搞什么鬼啊?但是,既然他愿意花钱雇自己来给他当爸,我就当,反正只当干活挣钱。于是他看着照片说:“我跟你爸已经很像了,猛一看一般人根本分不出来,难道还用装吗?”林大壮说:“从外貌上看,你跟我爸相差无几,外人在短时间里根本无法辨认出来。但是,这只是形似,还没有达到神似,所以你必须在几个月时间里,了解学习我爸的习惯动作、说话语气等等,就是说你要变得从外到里简直就跟我爸一个样。”马老顺听后,禁不住叫了起来:“我的妈呀!我又没见过你爸,怎么能变得跟他一个样?太难了!”
  林大壮“嘿嘿”一笑,说:“我自有办法让你学会。不过,你首先必须记住并做到,从现在起,我就是你儿子,你就是我爸。现在,你就叫我一声儿子,叫啊?”马老顺瞪着眼睛,半晌开不了口。别说是主人,就是一般人,也不敢随随便便叫人家儿子,可是现在林大壮却要自己叫他儿子,马老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马老顺干笑着对林大壮说:“老板,我们不玩这种游戏好不好?这个不好玩,我们换个别的更好的游戏玩,行不行?”
  林大壮立即瞪大眼睛,厉声呵斥说:“谁在跟你玩游戏!我可没有闲工夫陪你玩游戏,这是真的,这就是你的工作,你必须这么做!如果你连这点事也干不了,别说没工钱,我还不会放过你!”马老顺看到林大壮眼里闪着凶巴巴的光芒,顿时蔫了下来,知道这不是开玩笑,连忙向林大壮赔礼道歉:“行行行,我听你的,一切都听你的。”
  林大壮这才收敛起凶相,然后没好气地对马老顺说:“现在,你叫我儿子。”
  马老顺看了看林大壮,鼓足勇气,涨红着脸,从嗓子眼里憋出两个字:“儿子。”
  林大壮听后,亲亲热热地应答:“哎,爸。”
  马老顺浑身上下直起鸡皮疙瘩,心里说有钱人就是会来事,连叫爸都别有味道。林大壮意犹未尽地又说:“刚才那一声叫,很不合格,一点也不像我爸平时叫我的样子。你得这样,带着喜悦、带着高兴、带着兴奋地叫,还得尽量大大咧咧的,不能那样干巴巴、怯生生地叫,没有一点感情,让人一听就是假的!不行,再来一遍。”
  马老顺表面上连连点头称是,心里却说我在家里从来没有这样叫过儿子,儿子要那么亲热干吗,又不是外人。可是,马老顺心里这么想,表面却还得装出一副虚心接受的样子,冲林大壮说:“你说得对,我刚才是有些怵,没有叫好,接着来。”说着,马老顺学着林大壮刚才样子,卷起舌头,吊起嗓门,叫道:“儿子。”
  已经叫过一次了,马老顺这一次叫还真有林大壮教的那种味道。林大壮连忙接口道:“哎,老爸。”
  林大壮微笑着拍拍马老顺,夸奖说:“不错,进步很快,比上回强多了。不过,我们还得再来几回,把这事练得炉火纯青,跟真的一样才行,一点破绽也不能有。”
  接着,马老顺叫,林大壮应,一唱一和,一叫一应,又接连练了很多遍。最后,林大壮满意了,对马老顺说:“其实,我这么训练你,就是要你准确掌握我爸的说话样子,让你真正进入角色,成为我爸,这样以后关键时刻才能起到作用。”
  马老顺害怕起来,问:“老板啊,你这么做,是不是要害我啊?”林大壮虎着脸,说:“我害你干吗?你只管干你的事,别的不用多问。我再一次警告你,不该你问的事,以后别再多嘴,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2]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