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8年第24期




老张的博客生活

作者:朱玉强





  张传锋在广告公司搞策划,经常跟文字打交道,这也算充分继承了他打小写日记的好习惯。
  前几天老张跟一个客户闲聊,那人问他“博”了没有?老张脸一红,还以为说他那方面不行,后来才知道这个“博”指的是“博客”,也就是在网上写日记。老张觉得这事挺新鲜的,详细咨询了一番才知道,前几年网站靠着邮箱拉客户,今年流行博客了。老张搞懂以后马上动手,挑了个注册用户不多的博客网站安了家。根据他做广告的经验,越是人少的地方越有潜力可挖。
  本来日记这东西是见不得光的,而今不仅要人看,还追求高点击率,老张有点迷糊,一时间不知道该写点啥。写写昨天晚上回家晚了跪搓衣板?不行,太丢人,还是记在自己的小本本上好;要不写写同事小吴昨天请假吊丧其实是跟女朋友看电影了?也不行,让领导发现了还得了!算了,先摘点诗歌贴上占着地方吧,以后想好再说。
  咋没人访问呢?为了拉动人气,老张在给客户分发名片前,都用标准手写体在名片显要位置标上“蜗居”二字,后边缀上他博客的网址。另外,老张还对他的同事、他老婆的同事逐一下了“通知”。您别说,还真有凑热闹的,半个月下来,参与老张博客讨论的人越来越多,页面点击率直线上升。这让老张的脑袋瓜儿一时间持续升温,接连在博客上贴了三十多篇珍藏日记。老张这一亢奋就忘了提高警惕了,有天他一不留神在博客日志中提到了前任女友,被老婆逮了个现形,吓得他再也不敢瞎嘞嘞了。可巧领导安排老张去外地出差,头脑发热的老张逐渐冷静下来,心想咱一不是名人,二不是帅哥,写的尽是些跟老婆藏钱、背老婆抽烟的龌龊事,真没劲,这博客不写也罢。
  两个月后,老张出差回来跟老板汇报工作。老板不大高兴的样子,老张也不敢问,灰溜溜地走出办公室,回到他的隔断间里。一晃两个月没上自己的博客,老张好奇心又起,打开一看,哇,好热闹嘛,都好几页了。等仔细看过以后,老张的脸由红变白,由白变黑,眉头上豆大的汗珠开始往下淌。只见博客跟帖里有很多诸如“老板的啤酒肚,赛过六月小孕妇”、“老婆的大屁股,正面侧面一样鼓”这样的文字。最最要命的是,跟帖的落款是他张传锋!可是这些话绝对不是他写的!检索自己为数不多的网络知识,老张觉得肯定是自己的密码被人盗取了,否则不可能以自己的名义发帖。他赶紧登录博客的后台管理,发现自己还能进入,看来盗取他密码的那人并没有给他改,于是赶紧把个人资料刷新了个遍,然后把“啤酒肚”、“小孕妇”之类的日志通通删掉了。干完这些,他明白老板为什么不高兴了。老张想去解释解释,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就在“最新公告”栏目里用大红黑体字出了个“通告”:“我们老板的啤酒肚绝对不是六月小孕妇,我老婆的屁股绝没有四尺八寸!前几天盗用我密码乱跟帖子的,没你这样坑人的!有胆子就站出来单挑……”
  老板对张传锋的态度降至冰点,老张越想越火,就给那家博客网站的客服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位声音很甜的小姑娘,耐心听完老张机关枪似的投诉,小姑娘甜甜地说:“对不起先生,您是我们博客网站的免费用户,我们不提供售后服务。不过出于道义,我建议您赶紧申请密码保护,经常修改密码。根据您的描述,我怀疑您的电脑中了木马病毒,建议您及时杀毒。最后,感谢您使用本公司产品,请挂机!”
  老张这个气啊!你们网站有几个VIP用户啊?还说什么免费用户不享受售后服务,你们网站的点击率全凭我们这些免费用户撑着呢!没办法,老张赶紧从网上下载了个破解版的杀毒软件,装上后杀起毒来。这一杀毒不打紧,原来好好的系统一下子崩溃了。他打电话咨询了哥们,人家告诉他网上下的东西你就这么放心啊,很多病毒都捆绑在打着免费旗号的软件里并随之泛滥成灾!老张通过惨痛的经历再次搞懂了一个朴素的道理:便宜没好货。
  重装了系统,打好补丁,老张给爱机装上了斥“巨资”购回的正版杀毒软件和防火墙程序,心想这下总该消停了吧?到现在,老张是一点儿写博客的心思都没了,只要那个讨厌的黑客不再给自己惹麻烦,他就烧高香了。
  怕什么偏来什么。就在老张折腾好电脑的第二天下午,又有人以他张传锋的名义跟帖,声称前几天说“老板的啤酒肚赛过六月小孕妇”实属谬传,向大家诚挚道歉,并用特大号的红色黑体字标明:“老板的啤酒肚,赛过八月小孕妇!”老张看到又赶紧给删掉了。这让他很纳闷:系统也重装了,杀毒软件也是正版的,怎么就挡不住这个黑客呢?难道他的水平真有这么高?你水平高又干吗跟我这一无权二无钱的老百姓过不去呢?你“黑”个名人网站或许还能出点小名,你“黑”我为了啥?
  老张又打电话咨询博客空间供应商:能不能把他的博客注销了?对方说免费空间注册后不能提交注销请求,如果确实不想再用,那就荒置它三个月,不登录,不维护,不写日志,这样它就自动注销了。如果你想自主注销的话,需要交纳每年60元的会员费。老张说这不是扯淡吗!交这60元要是为了自主注销,那也就是一锤子买卖注销一次,又谈何每年?接线员一听这话,撂下一句“本来就不该跟你这免费用户扯”就收线了。
  老张很气愤,可理智告诉他除此以外别无他法,他决定用“三个月不理会”省下那60块钱。打这儿起,老张再不看他那鬼博客了。
  这天,老板拉着脸让老张跟他到办公室去一趟。坐好后,老板说:“你出差那两个月里,下了个新文件,初步决定在你和小吴之间选个新办公室主任出来。我看你忙得很,成天折腾什么博客,就没跟你说。一个半月后公开选举,你心里有个数。”
  老张听老板提到了博客,心想坏了!他已经有一周多没看这网上之家了,莫非这期间黑客又有新动向?办公室主任,这可是他梦寐以求的职位啊!老张赶紧打开自己的博客,这一看,他又是大汗淋漓,日志下又有以他张传锋的名义跟的帖子,说老板绝对没二奶,他有的是三奶、四奶……老张这时候也顾不上什么三个月自动注销了,赶紧在后台登录,删了这些对自己仕途有着致命性打击的话。
  人家写博客为了让人点击,老张玩博客则害怕别人看见,而且他还只删不写,专门给黑客张传锋“擦屁股”。三天后,老板又来找老张郑重地谈话,让老张上班时间多做业务,少干私活。老张一听就明白老板这是在说自己上班时间鼓捣博客,不敢不收敛,只好下班后在家清除博客里对老板不敬的跟帖。老张也知道这是掩耳盗铃,老板一定会看到,可他又没什么更好的办法。
  这天老张为了一个文案去找小吴。顺带说一句,老张和小吴在一间办公室办公是不假,但他俩还有另外三位同事的工作台都由隔板隔开,所以平时也不大打照面。老张拿着方案钻进小吴的“单间”,发现小吴正在看他老张的博客,一边看还一边打字,好像在写“啤酒肚”之类的……
  后来,老张咨询了一位电脑高手。高手说,一般博客程序都允许访问者匿名跟帖,访问者也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随便起个什么名,比如张传锋、李传锋什么的,但访问者没有管理员权限,不能开新帖。老张顿悟,回家赶紧把他发的几十条日志删得干干净净,又把自己博客的留言板给关了。打那以后,老张的博客上再也没有以张传锋的名义发布的“老板新动向”了,小吴见了老张,脸上总是讪讪的。至于老张有没有当上办公室主任,那是后话了。
  (责编:何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