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1期

祖父的表

作者:斯坦.巴斯托



字体: 【





   那块挂在床头的表是我祖父的,它的正面雕着精致的罗马数字,表壳是用金子做的,沉甸甸,做工精巧。这真是一块漂亮的表,每当我放学回家与祖父坐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盯着它看,心里充满着渴望。
   祖父病了,整天躺在床上。他非常喜欢我与他在一起,经常询问我在学校的状况。那天,当我告诉他我考得很不错时,他真是非常兴奋,“那么不久你就要到新的学校去了?”他这样问我。
   “然后我还要上大学,”我说,我仿佛看到了我面前的路,“将来我要当医生。”
   “你肯定会的,我相信。但是你必须学会忍耐,明白吗?你必须付出很多很多的忍耐,还有大量的艰辛劳动,这是走向成功的必经之路。”
   “我会的,祖父。”
   “好极了,坚持下去。”
   我把表递给祖父,他紧紧地盯着它看了好一阵,给它上了发条。当他把表递还给我的时候,我感到了它的分量。
   “这表跟了我50年,是我事业成功的印证。”祖父自豪地说。祖父从前是个铁匠,虽然现在看来很难相信那双虚弱的手曾经握过那把巨大的锤子。
   盛夏的一个晚上,当我正要离开他的时候,他拉住了我的手。“谢谢你,小家伙,”他用一种非常疲劳而虚弱的声音说,“你不会忘记我说的话吧?”
   一刹那,我被深深地感动了。“不会,祖父,”我发誓说,“我不会忘的。”
   第二天,妈妈告诉我,祖父已经离开了人世。
   祖父的遗嘱读完了,我得知他把那块表留给了我,并说我能够保管它之前,先由我母亲代为保管。我母亲想把它藏起来,但在我的坚持下,她答应把表挂在起居室里,这样我就能经常看到它了。
   夏天过去了,我来到了一所新的学校。我没有很快找到朋友,有一段时间内,我很少与其他的男孩交往。在他们中间,有一位很富有的男孩,他经常在那些人面前炫耀他的东西。确实,他的脚踏车是新的,他的靴子是高档的,他所有的东西都要比我们的好——直到他拿出了自己的那块手表。
   正如他自己所说的,那表不但走时极为准确,而且还有精致的外壳,难道这不是最好的表?
   “我有一块更好的表。”我宣称。
   “真的?”
   “当然,是我祖父留给我的。”我坚持。
   “那你拿来给我们看看。”他说。
   “现在不在这儿。”
   “你肯定没有!”
   “我下午就拿来,到时你们会感到惊讶的!”
   我一直在担心怎样才能说服母亲把那块表给我,但在回家的汽车上,我记起来那天正好是清洁日,我母亲把表放进了抽屉,一等她走出房间,我一把抓起表放进了口袋。
   我急切地盼着回校。吃完饭,我从车棚推出了自行车。
   “你要骑车子?”妈妈问,“我想应该将它修一修了。”
   “只是一点小毛病,没关系的。”
   我骑得飞快,想着将要发生的激动人心的时刻,我仿佛看到了他们羡慕的目光。
   突然,一条小狗窜入了我的车道,我死命地捏了后闸,然而,在这同时,闸轴断了——这正是我想去修的。我赶紧又捏了前闸,车子停了下来,可我也撞到了车把上。
   我爬了起来,揉了揉被摔的地方。我把颤抖的手慢慢伸进了口袋,拿出了那块我祖父引以自豪的表。可在表壳上已留有一条凹痕,正面的玻璃已经粉碎了,罗马数字也已经被古怪地扭曲了。我把表放回口袋,慢慢骑车到了学校,痛苦而懊丧。
   “表在哪儿?”男孩们追问。
   “我母亲不让我带来。”我撒了谎。
   “你母亲不让你带来?多新鲜!”那富有的男孩嘲笑道。
   “多棒的故事啊!”其他人也跟着哄了起来。
   当我静静地坐在桌边的时候,一种奇怪的感觉袭了上来,这不是因同学的嘲笑而感到的羞愧,也不是因为害怕母亲的发怒,不是的,我所感觉到的是祖父躺在床上,他虚弱的声音在响:
   “要忍耐,忍耐……”
   我几乎要哭了,这是我年轻时最伤心的时刻。
  (刘可荣摘自《精华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