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1期

疯女人的清醒一刻

作者:澜 涛



字体: 【





   灾难从来不会动用怜悯去选择施虐对象。
   她是一个疯女人,她的神志常常处于浑浊状态,每每遇到惊吓就会失常,要么瘫痪、要么发狂。这天晚上,她和三个儿女或躺或坐地挤在一张床上看电视。晚上9点多了,她想起还没有喂猪,在穿过堂屋去厨房拿猪食时,突然发现房顶簌簌地向下掉泥灰,她便走到门外,想看个究竟。她刚走到门外,就看到房子化雪一样慢慢往下塌。
   前一天,当地下过一场大雨,她家的土坯房当时被水淹了,连墙根都泡软了,但她并没有意识到房子会出现什么异常。她一下怔呆住了,脑子一片空白,只感觉自己似乎要晕倒。她不知道该怎么做,只是一遍遍在心里提醒着自己:“不能晕倒。”
   突然,一片混沌中传来小女儿的呼叫声:“妈妈!快帮我撑起!”她一下清醒过来,意识到三个儿女在房间里。她急忙问:“你们有事没有?”这时候,她听到大儿子的回应:“妈妈,我们都还活着。”
   确定三个孩子都还活着,她立刻扯开嗓子喊人救命,但那天晚上她的丈夫不在家,附近的邻居也都外出了。漆黑的夜色中,喊叫声悲切、凄凉、无助。喊叫了一会儿,只有风声回应着她,她等不及了,决定自己救孩子。她开始顺着孩子们的声音疯狂地扒残垣、瓦片和泥土,她一边疯狂地扒着,一边和几个孩子轮流着说话。
   她问大儿子:“儿子,你们有事没有?”
   大儿子回应着她:“妈妈,我们都还活着!”
   这时候,她听到小女儿忐忑的声音:“哥哥,是不是下冰雹了?”
   她听到大儿子镇定地回应着妹妹:“不是,是房子垮了。别怕,妈妈在救我们!”
   她又听到小儿子虚弱的声音:“哥哥,我吸不了气了!”
   她再次听到大儿子镇定的回应:“别怕,有哥哥在呢!”
   ……
   她终于知道,灾难发生后,她的大儿子的手脚虽然都被木头压住,右手臂插进了一颗钉子,但仍然强挺着用身体顶住垮塌下来的横梁,用身体撑起了一片高不过20厘米的狭小空间,将弟弟妹妹护在了身下。
   孩子们命悬生死让她更加忐忑,她更加疯狂地扒,泪水劈啪滚落着。她感觉自己的双手越来越疼,脚也开始发软,她一边继续扒着,一边鼓励着自己:“不能晕倒!”灾难撕破那晚的安宁,鲜血染红了那晚的夜色。终于,她看到了纱帐,知道挖到床了。她一把撕开纱帐,将三个孩子一一救了出来。
   这个事件发生在2005年9月13日的璧山县大兴镇万民村,那位身患精神病的母亲的名字非常普通——安昌贤。
   灾难可以夺走一个人清醒的神志,但永远夺不走一颗母亲的心。猝不及防的灾难常常让人们变得异常渺小,但常常也是唤醒那些平日里被埋藏起来的人性之光铿锵、凛然和鲜亮的时刻。
  (刘夏摘自《八小时以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