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06年第1期

与火炮的战斗

作者:秋 潭



字体: 【





   惊恐的叫喊声响成一片。与此同时,声声巨响,像打雷似的,震得战舰直晃。
   舰长和他的副官赶紧跑到升降梯口,可是他们已无法下到炮台甲板了,因为所有的炮手都在梯子上争着往上爬,想爬到顶层甲板。
   刚刚发生了一起可怕的事故。一门发射24磅炮弹的火炮刚刚从炮位固定处脱开了。这是舰上可能发生的最危险的事故。对于一艘正全速航行在公海上的舰只来说,不可能发生比这更可怕的事了。
   火炮装在一个有4个轮子的炮架上,以便于装填炮弹与开火时前后移动。它要是挣脱了锁链,就会突然变成一只可怕的怪兽。它会像球一样,随着舰的颠簸而来回滚动。它会前冲、过去、过来、转向,然后从甲板的一端像箭一样射向另一端。它会撞击、砰响、翘起、跳开,然后大开杀戒。
   它会变成一只疯狂的怪兽。它快捷如豹子,灵活似老鼠,又沉重、笨拙得像大象。它有1万磅重。它能像球一样快速旋转、飞奔和弹起。顷刻间,全体船员纷纷逃命。这是炮长的过失,他没系牢拴炮的铁链,也没固定住炮架的4个轮子。随着大海的翻腾起伏,火炮就挣脱了铁链在甲板上狂奔起来。
   火炮脱开的那一刻,炮手们都在炮台甲板上。有些炮手正按规定分组作业。随着舰体的前后摇摆,火炮向前冲去,在一组炮手中冲出一个缺口,第一下就撞死了4个人。接着它滑了回来,随着舰的颠簸又冲了出去,把第5个人一轧两段。火炮自由奔跑,寻找着更多的倒霉鬼,炮手们纷纷逃离这层甲板。
   舰长和副官都目瞪口呆,面色苍白地站在升降梯口,茫然不知所措。
   舰长迅速恢复了意识。他命令把所有可以抑制火炮疯狂攻击的东西——床垫、被子、备用帆、缆绳和水手袋——通过舱口扔到下面的炮台甲板上。
   可这些破玩意儿能顶什么事呢?没人敢下去把这些东西放到合适的位置。不一会儿,这些东西大部分都被碾成碎布条了。
   老海军司令像一尊塑像似的站了一会儿,一动没动。他知道这艘战舰很快就会被毁,许多人将要丧生。甲板中央出现了一个人,手中拿着根铁棍。他正是那个炮长,正是他的大意闯了这场祸。他现在试图弥补自己造成的严重后果。他一手抓着铁棍,另一手抓着根绳套,跳下舱口,到达了炮台甲板。
   接着就要出现一个惊心动魄的场面了——这是一场炮与炮手的争斗,一次精神与物质的伟大较量。
   炮手站在一个角落里做好了准备,等着那炮随着舰在海浪间摇晃从他身边滑过。
   他了解他的炮。他一直和它生活在一起。不知多少次他把手伸进它的嘴里给它填炮弹!这是属于他的猛兽。他开始像对狗那样对它说话。
   “来啊!”他说,“到这里来!”每个人都盯着他。没有人相信眼前的情景。如果那猛兽冲过来,那人必死无疑。老海军司令静静地站着。忽然他眼睛一亮。
   在他们脚下,大海在盲目地操纵着这场较量。
   有一刻,大海平静了,炮也停了下来。“来啊,宝贝!”那炮手又喊道。大炮似乎在倾听。突然间,火炮跃向他,炮手敏捷地躲开了一击。战斗已经开始。
   天已经黑了。炮手需要亮光。黑暗对那猛兽来说无所谓,它照样随着舰体的每一次摇动来回冲撞。
   炮架上还挂着铁链的另一端,松脱的链条在火炮攻击时像鞭子般凌空飞舞。飞链的一击便可将人的头颅击碎。但炮手没有退却,仍与火炮对峙着。
   “来啊!再来一次!”炮手喊着,握紧了手中的铁棍。
   火炮再次轰鸣着沿甲板冲了过来,似乎执意要杀死它的主人。炮手快捷地跳开,安全地落在升降梯脚下,离正在观看的老司令不远。炮似乎注意到了这一点,身子都懒得转,退着便向他冲来。这时海军司令下到了甲板上。他迅速抓起一个水手袋,向火炮的两个轮子中间扔去。
   水手袋起到阻碍作用。炮一时迟滞了滚动。炮手就利用这个机会把铁棍插入了炮架一个后轮的辐条间。当车轮再次转动时,铁棍就在地板和炮架间死死卡住了。火炮停住了,向前靠去,接着倒向一侧。炮手全速冲了过去,把绳套绕在了那猛兽的脖子上,绳子未系套的一端则捆在了船舷上。
   战斗结束了。海军陆战队队员和水兵们都鼓掌欢呼。然后,全体船员带着铁链和绳索冲上前去,不一会儿就把火炮捆绑好了。那个炮手向老司令敬了个礼说:“长官,您救了我的命。”司令没有回答。他爬上升降梯,回他的舱室去了。
   炮长制服了火炮,但这猛兽几乎毁了这艘战舰。死了5个人——他们的尸体都被碾得血肉模糊。战舰侧壁的好几个地方被砸烂了。船在漏水,而风暴就要来了。当船员们正在修补炮台甲板的破损之处时,海军司令又来到甲板上。
   他没有注意到前甲板上发生的事。副官集合海军陆战队队员在主桅边列队,水兵们则按命令排在队员后面。
   舰长向司令走去。他后面跟着那个炮手,虽然疲惫不堪,但看上去很为自己赢得与火炮的这场战斗而高兴。舰长向司令敬了个礼说:“长官,鉴于他的所为,您是否认为他的指挥官应该给他嘉奖?”
   “我想应该,”司令答道。
   “那请您下命令吧,”舰长回答说。
   “应该你下命令,你是舰长。”司令说。
   “但您是司令,”舰长说。司令看着那个炮手。“向前一步,”他命令道。
   他转身面向舰长,从舰长的夹克上取下一枚圣路易十字勋章,把它别在了那个炮手的夹克上。
   “好哇!好哇!”水兵们欢呼起来。陆战队员们笔直地肃立着。
   接着,司令指着那个吃惊的炮手说:“现在把他枪毙了!”
   水兵们都惊呆了。
   于是司令提高了嗓音说道:“这个人的疏忽大意几乎毁了这艘战舰。大海几分钟内就会吞没我们。敌舰也会在此时趁黑击沉我们。我们肯定都将为这个人的粗心付出生命的代价。他应该因他的勇敢而荣获勋章,但现在他必须为他的渎职付出代价。执行吧!”舰长点点头,下达了命令。
   海军陆战队的一名军士下了道命令。12名队员出列,排成两行,每行6人。那个炮手一声不吭地走到那两行人中间。
   军鼓缓慢擂响,随军牧师手中握着十字架来到甲板上,站在了那个炮手身旁。
   “齐步走!”那个军士喊道。陆战队员一步一步缓慢走到舰首。随军牧师行完临终礼后退到一边。
   军士又是一声令下。顷刻间,12支枪火光闪动,枪声齐鸣。接着就是一个人掉进海里的响声。
  (刘辉摘自《英语世界》2005年第10期)